【14】基督宗教的信仰体系

2019/6/27 14:50:17      点击:
原创: 朱建军

这个体系的诸种信仰,起源于中亚两河流域。其前身是犹太教。

犹太教也是个很大的宗教,但是在中国人中影响不大。最早是亚伯拉罕和他的神耶和华定约。亚伯拉罕信仰神,神则应许亚伯拉罕的后裔为神的选民并得到救赎。救赎时将会有弥赛亚降临。以后的发展中,这个宗教逐渐把耶和华说成是普世的神、唯一的神,上帝,而不只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所信仰的神,但依旧认为他的后裔也就是犹太人是上帝的选民。犹太人曾经流亡到埃及,又在摩西的引领下来到“上帝应许给他们的地”,建立了以色列国,但是后来又亡国——在上个世纪再次建立以色列国。

公元1世纪,在耶路撒冷地区,耶稣在犹太教的基础上建立了基督宗教。耶稣宣称他就是上帝的儿子,就是来救赎人们的弥赛亚或基督。耶稣因爱心而牺牲自己,为人们赎了罪,用血和人类立了约。相信耶稣的人,因此约而能得到精神的永生,在死后进入天国。

亚伯拉罕、摩西和上帝所立的约,被称为旧约;后人和上帝之子耶稣所立的约,被称为新约。耶稣说他不是要取代旧约中的律法,而是要成全它,因此我们可以认定新约也不是对旧约的取代,而是对旧约的再一次认可并赋予新的形式。耶稣建立了基督宗教后,逐渐从以色列扩展到希腊罗马文化区,再随后逐渐扩展到全世界。在以后的发展中,先分为两个不同宗派:天主教和东正教,之后在16世纪,宗教改革运动中,从天主教中又分化出新教(在中国,把这个新教翻译为基督教)。除了天主教、东正教以及新教(基督教)这三个最大的分支外,也还有一些影响比较小的分支,这些都可以统称基督宗教。

当今全世界信仰各分支的基督宗教的总人数超过了20亿。从人数上看,基督宗教是世界上的第一大教。

基督宗教最早在唐代传入中国,被称为景教,但影响很小,并且不久后就被禁而消失。元代也一度传入中国随后消失。明代再次传入中国后,影响也不大。到清末,由于西方人和中国的联系大大增加,基督宗教在中国的影响越来越大。基督宗教的信徒增加后,和中国传统的信仰之间发生矛盾。加上政治经济社会等各方面的矛盾,在中国发生了排斥基督教徒的运动,其中以杀洋人杀基督教徒的“义和团”运动影响最大。另外,洪秀全等人借用基督宗教的思想并加以扭曲,自创了一种叫做“拜上帝教”的邪教,组织其信徒起兵,一度席卷大半个中国,最后被消灭。

民国期间,基督宗教在中国有一定发展。民国总统蒋介石也是基督徒。1949年后的大陆,所有宗教包括基督宗教一度都受到了政治的打压。现在的中国大陆,有国家认可的基督宗教活动,但是也有不少未被认可的基督分支,甚至包括怀疑已经邪教化的分支。从中国留学或移民到西方国家的人之中,也有很多人皈依了基督宗教。

基督宗教的教义内容繁多,各个分支也有不同。

简而言之,大约有这样一些内容。

世上只有唯一的神,上帝,是它创造了世界。上帝全知全能,上帝是善,上帝爱世人。

人的祖先亚当与夏娃被蛇(化身为蛇的魔鬼)诱惑而不服从上帝,偷吃了禁果。企图靠自己的智力达到和上帝一样。这种狂妄使得他们离开了伊甸园,和上帝所代表的生命源头隔绝。这就是人类的原罪。由于这个罪,使得魔鬼缠身,生活在痛苦中而不免于死亡。

基督宗教认为有世界末日,在那个时候上帝降临,并裁判世人。如果人能信耶稣基督,人的罪就可以得到赦免,人就可以能得到永恒的生命。肉体死亡后,灵魂能够升到天堂。而不信耶稣的人,则会失去灵魂,被魔鬼带入地狱,而遭受永恒的痛苦。

基督宗教认为人的灵魂是向上的,但是肉体倾向于堕落。因此,我们应保护自己的灵魂,不要被肉体拖累。借助耶稣基督的拯救,我们就可以避开魔鬼的诱惑。



虽然在历史上,基督宗教的信仰者也有过很暴力的行动,比如在对异教徒的战争中,在猎杀女巫时,有很残酷的行为。不过在当今社会中,基督宗教的影响往往是正面的。基督宗教信仰者,所注重的品质主要是公正、信义和博爱等。对公正的信仰,实际上成为了西方文化中法制的基础;对信义的追求,成为西方文化中诚实、守信等基本价值观的来源;而博爱的精神,更成为西方文化中一种重要的价值。原罪以及赦免的主题,和博爱的主题结合,使得西方文化中有了对罪人的宽恕。

基督宗教和中国传统文化有相似也有不同。比如基督宗教中所讲的博爱,和中国儒家文化中的仁爱,相似处在于都是爱。但是,这两种爱并非相同。博爱的基础是“上帝之爱”。因为上帝就是爱,上帝爱每一个人,爱善人也爱罪人,而基督徒信仰上帝,承接上帝精神,所以基督徒也爱人——这种来源于上帝的爱,就是博爱。在上帝眼中,人与人是平等的,他们都是上帝的造物,也都有一样的原罪,也都是可以救赎的。因此,上帝对人的爱是平等的(这种说法,和以色列人是上帝的选民,以色列人在上帝眼中与众不同的说法不一样。我们或许可以解释为,现代的基督宗教已经是世界宗教了,不再是以色列人的宗教)。因此博爱是平等地爱别人,耶稣要求大家爱邻如己,爱自己的朋友也爱自己的敌人。而儒家的爱则是人与人之间的爱,而非上帝与人之间的爱。仁爱也不是人先信了上帝,再因上帝爱人而人才相爱的。仁爱的最早来源,是父母子女之间的血缘之爱,因此发展出来之后,也还是有远近亲疏不同的爱。我们更爱自己的亲人,推而广之才爱其他人。

如果把基督宗教中的博爱比之于中国墨家的兼爱,却会发现更像一些。墨家也认为这个世界的主宰是一个唯一的神,而且这个神也是爱。因此墨家提倡的兼爱,也是一种没有远近亲疏的爱。(顺便说很巧的一个事情,耶稣生于一个木匠的家庭,而墨家的创始人墨翟也刚好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木匠。)当然,墨家和基督宗教也还是有许多不同的,比如墨家并没有末世说,没有死后上天堂的说法,没有信主则得救的说法,墨翟也并不自称是上帝之子。墨家信徒之所以愿意兼爱,只是出于对墨子等领袖人格的敬仰,和对道义的单纯的认可——我行义,并不是因为行义死后可以上天堂,而是因为人应当行义。这一点和基督宗教似乎不同。



我个人觉得:基督宗教的基础是信。信上帝存在,也就是信这个世界从根本上是真善美的。在我看来,这样的信,本身就会为自己创造一个有真善美的世界。现实中,我们也的确可以看到,基督教的信徒会有很多美好善良有爱心的行为。比如特蕾莎修女,服务于对贫穷的人们。许多传教士,怀着对上帝虔诚的信而到世界上最危险、最荒凉、最多困难的地方去,为那里的人们服务。而且,基督教徒相信这真善美的来源,是外在于自己的,并且比自己大不知道多少的那个神。

他们把自己的善行的“荣耀归主”,这可以避免他们的傲慢之心。作为人,我们都是有缺点的,没有一个人能够达到完美。如果我们把这些善行归于自己,而我们自己又是有缺点的,那么,我们自己的缺点就会“污染”这个善,让这个善不够完美。而当我们把善归于上帝——把我们行善中的不足归于自己——那么,我们就可以在心中塑造一个纯粹的善、完美的善的图式。这样的一个图式可以指引我们去接近它。

在寻求善的时候如此,寻求真、美、爱、义等一切价值时也是一样。因为我们不从任何一个天然有不足的人的身上去寻找这些积极价值的标尺,而是把这个标尺放在我们心中的上帝身上,所以这个标尺就可以超越人的局限,而成为完美。基督宗教的这个特点,让客观的、完美的价值标尺可以存在。所有的这些积极价值的总体,就是天堂的理念。天堂是一个超越性的存在,但是作为一个标尺,天堂可以告诉我们追求的方向,并让人有机会把我们的世界逐渐接近于地上的天堂——通过让我们去归依于上帝。




以上内容选自朱建军先生未出版著作《信仰心理学》
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朱建军:中国著名心理学家。意象对话疗法创始人。回归疗法创始人。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教授。中国文化传承与发展在当代的开拓者与践行者。著有心理、文化方面的著作40余部。
 

本期编辑 | 猫宝                                                                        图片来源 | 由琛视觉授权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