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说:一个成长的童话

2019/3/11 12:13:36      点击:

意象体验


在朋辈小组上,我心血来潮将曹昱老师教的一个活动稍作改动,让大家体会当下的状态是一个什么动物、植物或其他什么物件,相互介绍后大家各自用这些角色(不一定要全用)编一个童话故事,而后再做带领体验。

 

A:花斑蟒蛇,叫小花,十几岁,很胆小,想一个人待着。不喜欢北方,很冷,想要冬眠,回到大自然去。

B:狮子,紧张警觉、余怒未消。名字叫做大王,它的权威性不容质疑和挑衅。远远地看着母狮子和小狮子嬉戏,心里感到安慰和安全,能稍微放松点,此时会略感疲惫。

C:一只青色的鸟,叫青鸾,羽毛都是青色的。在一个山谷里,受伤了,飞不起来,也无法发出清脆的鸣叫声。正在养伤恢复的过程中,大概好了一半。

D:一头大熊,黑毛憨厚善良,救一只猴子。小猴毛是黄的,调皮不安。

F:一块不会喘气的石头。

我:一个头重脚轻的香菇,腿软,整个人也软,就想四仰八叉地趴着。


当我看到上面几个角色后,下面这个童话故事很自然地就浮现出来。


我是一个不会喘气的石头。人们常说那些不知所出的人是从石头缝里面蹦出来的,可我却真真的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我的母亲是谁,我也好奇过,可是想了千百万年,我都没有想明白。虽然千百万年于我并没有什么变化,最后我决定懒得想了。只在特别无聊还是会蹦出这个念头。原本,这个地方苍茫一片,什么都没有,慢慢的开始长草长树。环境开始慢慢的变化,可是我始终在这里,看着周围的物件来了又去。


最近我有点烦,主要小花和青鸾老在我身上斗嘴。青鸾是只青鸟,受伤了落下来,蟒蛇小花想把它吞了,结果被青鸾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可惜小花是个死心眼,仍旧每天来各种偷袭明斗,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打到后头,我开始怀疑它们只是无聊凑个乐,不然为啥都不下狠手,发展到最近,这两家伙就只剩下嘴皮子功夫了。



深圳心海湾心理(心理咨询&个人成长)


这时候我身子下面传来个哈欠声~这是小肉包,昨天才冒头的香菇,刚出生时它对这个世界抱有极大热诚,可当它想撒丫子往外跑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只有一条腿,还是固定住的~在它努力拔了半天之后发现自己终究是徒劳,累得躺下大喘气,顺便听一耳朵小花青鸾的争吵。


听墙根的不止小肉包,还有大王,大王是真的百兽之王,坐拥后宫佳丽一群。往日里我就是它的休闲处,当它厌烦自己后宫争吵以及各种草原争斗后,就会趴在我身上安静一会。自从青鸾小花在我身上杠上之后,它就很干脆地趴草丛里听墙根,而且看似非常上瘾……


小肉包累得趴着不动时,瞅了大王一眼说:“这狮子挺八卦的!”


那是,自己家内讧和看别人吵架,角色不同,感觉自然不一样。


小肉包很快就软下来了,它晃着自己的大脑袋一直念叨:“我要到处看看,我来一趟不能就这样了……”听得我耳朵生茧(幸好我没有耳朵),要不是不能动,估计我早就一屁股压死这个复读机了~


又过了半天,小肉包开始变色了,还发出难闻的味道,它已经摊倒在地上,可是嘴里还嘟囔着:“不能这样,我来一趟要到处看看~”


“为什么非得到处看看”我没好气地说:“我在这里千万年了,可我还是能看到各种精彩!”


“那不一样,如果你可以动,你就可以选择去看到什么……”小肉包带着弱弱的声音说。


选择?千百万年前我出生就是块不会喘气的大石头,除非哪天有人突然对我感兴趣想把我挪到别处去,不然我只会在这里继续千百万年呆着,等着慢慢被风化。


小肉包继续努力地拔了拔自己~最后终于动不了了,声音也弱下去了,最后竟再也听不到了。


青鸾和小花终于不吵了,青鸾看着小肉包,直直地落下一滴泪~而后它很柔和地跟小花说(小花吓得一激灵):“往日我自己在天上飞,人们只当我是幸运的象征,我也以为是。原来有时候吵架是件挺开心的事,原来我本是那么孤独。很高兴认识你!”而后它跳下石头叼着小肉包飞走了。


泪滴在我身上的地方,慢慢地长出一棵蒲公英,种子成熟的那天,风一吹,蒲公英随风而起,我突然裂开了。我的灵魂化做一颗微尘寄在蒲公英身上随着风飞,看着自己熟悉的地方渐渐远去,我突然想:我可否选择我的方向?

 

编写这个童话的时候没有多想,而自己又是带领者,所以没有被带。但是当我回看这个故事的时候,我涌起很多情绪:感动、悲伤、感慨、欢愉……我的“信”很弱,但不是没有,这几年的成长慢慢地也建立起来了一些。我的“行”一直被“信”所以影响,所以特别受束缚,可它也慢慢地萌动了。内心渐渐懂爱,感谢爱也能给出爱;感觉自己活着;相信自己可以自由,这些已是过去所无法想象的了。


所以我想把这个故事说给别人听,我成长得很慢很慢,但所幸一直在路上。

 



文章转自意象对话微信公众号,作者:黄艳  意象对话准珍珠咨询师、六期全程班学员、泉州盈宁身心心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微信号:Mayfly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