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海湾微课文字实录】叶前:哀伤辅导(二)

2016/10/15 9:57:03      点击:

导师简介:

叶前
四叶草心灵成长工作室 创始人
中科博爱(北京)心理研究院总院首席咨询师、督导师、讲师 
意象对话治疗师、督导师
欧洲EMDR创伤治疗师、督导师
意象对话研究中心常务理事
中国心理干预协会意象对话专业委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心理治疗与咨询专业委员

EMDR创伤心理治疗学组副秘书长、理事

叶前老师

      1999年起师从意象对话技术创始人和释梦技术领军人物朱建军博士学其心理动力学取向的意象对话技术及释梦技术,成为其授业的第一位女弟子,接受了专业的精神分析和临床督导,期间进行个人分析和个人体验长达近千小时。与此同时,还系统的接受了精神分析、认知行为、创伤治疗、系统派家庭治疗、结构派家庭治疗、儿童家庭治疗、催眠治疗、叙事治疗、认识行为治疗、存在-人本主义心理治疗、团体治疗、婚姻家庭等课程的学习和培训,成为中科院首届中美家庭治疗师,国际认证催眠治疗师,EMDR欧洲创伤治疗师、督导师。


专长方向:


       各种因灾难、生活事件等引发的心理创伤、亲子关系、学习障碍、婚姻家庭、人际关系、职场压力、焦虑症、抑郁症及精神病人康复后期的咨询等。

社会活动:


       《北京青年报》,《心理月刊》,《心探索》,《婚姻与家庭》,《精品购物指南》等媒体的采访对象、特约专家及撰稿人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午间一小时》,《青青草有约》节目的特邀嘉宾主持

2012年品牌中国女性高峰论坛特邀演讲嘉宾。

 

讲座文字:


      接上:


       只有我们知道了什么是属于丧失的时候,当我们面临丧失的时候,或者我们的家人或者亲朋好友面临的时候,我们才给予这样理解。否则如果什么是丧失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可能就不能理解人家所经历的一切,也没法给人家一种抚慰。当别人需要的时候不能给予,有时候甚至是拒绝,可能我们会给别人带来二度创伤,恐怕这样也就是另外一种丧失。

 

       因为有丧失,我们就会有这样的情感反应,就像我说的哀伤其实是丧失的一个情感反应。广义上来说什么是哀伤,哀伤的定义:对于丧失带来的情感反应都属于哀伤,不止是死亡带来的哀伤。哀伤就是指任何人在失去所爱或所依附之对象时所面临的情况,这种情况既是一种状态,也是一个过程,其中包括了悲伤与哀悼的反应。

 

       接下来说的哀伤所指的更多的是跟死亡有关的哀伤,我们说的这个哀伤里边包含两部分,一个是悲伤,另外一个是哀悼。
 
       悲伤主要指一个人面对损失和丧失时出现的内在的心理、生理反应,内在心理、生理则主要包括情感和认知两个部分。哀悼是哀伤的另外一个部分,指的是一个人在面对损失和丧失时,因身心的反应而带来的外在社交和行为的表现。
 
       当发生了各种丧失的时候,不管是作为朋友还是亲人,我们常常会跟人说一句:节哀顺变,希望你尽快走出来。但是这样的话真的是好的吗?我相信我们的心是好的,但是这样的话可能并不是那么恰当,这就需要我们真正去了解哀伤的发展过程。
当丧失发生的时候,它会是这样的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里是有着震惊与逃避的,在这个阶段首先可能会出现的是否定,比如当我们面对突如其来的噩耗的时候,我们本能的第一反应就否认,否认机制是我们最常惯用的一种心理防御机制。记得在近二十年前,我所在公司的秘书被害身亡,当刑警队找到我的时候,我清楚的记得我的第一反应是否认。太震惊了,真的太震惊了。我眼泪一边往下流的时候,人不由自主的呆了。当对方告诉我这是真的时候,我就是呆在那了。有一种傻掉的感觉,两种感觉就是否认和震惊掺杂在一起,真的是说不出来的那种状态。因为当时她前一个月还刚刚打电话邀我去她家,她准备结婚了,十一月打的电话,十二月就告诉我她遇害了。
 
       在面临这样事情的时候,除了震惊之外,还会有些什么呢?这种冲击太大的情况下,还会有一种麻木的那种状态,而且反应会很迟钝。这是我的亲身感觉,但是有些人可能会因为麻木,因为跟他有更近的关系,他会出现隔离状态。这种隔离的生理反应甚至会表现为和家人也不沟通,就更别说一些社会上交往了,对社交,对一些相关的话题都是采用回避的态度,甚至一些跟死亡相关的场所或跟故去亲人相关的场所,他也同样是回避的。当面对孩子以这样异常的方式结束生命的时候,他们是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的,而且他们更是不能去跟其他人讲这样的事情。因为不能讲,所以他把自己完全的封闭在自我的空间里,在社交上完全是不会跟人进行交往的。
 
       面对亲朋好友故去的悲痛,我们也要去看到,哀伤表现是与逝去的人的关系深浅有关。比如说关系浅一点的,可能就是一些悲伤、难过,可能是几个小时或几周就过去了。如果是亲密的人,有的可能高达数月或者是数年。我记得以前香港已故的女富豪小甜甜,当初她的先生被绑票以后,后来得知是被撕票了,但是家里人都不相信,他们就是一直找寻了很久。

       面对死亡的丧失,第二个阶段就是要去学会面对。当第一个阶段结束以后,开始是非常的难过,甚至很愤怒。第一个阶段可能更多是震惊和难过,第二阶段可能就是愤怒。因为他觉得老天很不公平,给自己这样的一个痛苦。有的人会觉得是医生的问题,没有用心治疗。有些我身边的朋友,因为他们挚爱的父母去世或者得病,他们会觉得都是自己没有尽好责。但是,有些家里人也会觉得有些安慰,比如有些病人真的很痛苦,经历的时间很长,如果他们故去了,他们会觉得亲人少受些罪,这样他可能也会稍有些安慰。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不管经历了怎么样的内心挣扎,最终他也还是要去面对这样的一个现实。这个时间的长短跟逝者的关系深浅成正相关。从生者面对逝者,他们去面对这个现实之后开始自己的生活,这个时间可能有的是几个月,有的可能要长达数年。如果有些时间太长了,并且已经影响到自己的现实生活的时候,那可能就要去找专业的帮助了。

       第三个阶段就是完全的接纳和重整,就是真的接纳现实,开始从对内在伤痛的关注,转到对外面现实生活的关注。从这些回忆中找到一些力量,找到一些积极的意义,再投入到生活中来。

哀伤辅导

哀伤辅导

       前面说的这三个阶段可能是相互重叠的,也可能有时候会从某一个阶段又倒回去。只要不是停滞不前的,那么这种情况都是正常的。

       在这三个阶段里头,并非经历丧失的人每个阶段都要经历的,刚才前面提到否认,最开头是通常会发生的,但是有的也不发生,比如说有些人可能对某些事能够去直面。有的时候,比如说他们的猫猫狗狗丢失了或死亡了,可能会说我的猫死了,或者我的狗丢了,他不会说我的猫没有死,不可能死。但是,可能他听到消息瞬间,或看到的瞬间会有这样的一个念头,但是不会持续。还有些人可能因为家里有病人,经历了预期哀伤之后,病人得到解脱,他可能反而有一些欣慰,而不会说像有些人会觉得特别愤怒,觉得老天为什么不公平,为什么老天会把我的亲人给夺走?所以像否定、愤怒这样的一个情况,并不是人人都会出现。但是可能有些情况是共性的,比如说当我们丧失的时候,尤其亲人离世,我们会精神恍惚、食欲不佳,睡眠不好,有时候情感会大起大落,今天我可能好一点,有人陪伴我就好一点,明天可能触景生情我又跌入低谷了。 

       在经历创伤中,我要在这里特别跟大家分享两个特殊人群:一个就是儿童,一个就是老人。在儿童,因为受到他们自己的生理和心理年龄的影响,很多时候我们大人有可能会忽视了他们对丧失的感受,或者不知道如何去帮助他们。以儿童来讲的话,在出生到六岁的时候,他们对他人的感觉和成人相比肯定是很少的。他们能感知温饱,感知拥抱这些东西。更多的可能就是也许有感知,但并不能直接表达。
 
       大家知道,我们在做儿童治疗的时候,好多时候都要借用游戏、布偶和沙盘、绘画来做,它们也是源于日常生活的。小朋友很多的时候都是通过这样的一个方式来表达他们自己的。他们在平常没有经历哀伤的时候不都通过游戏、画画、讲故事来表达吗。所以,当孩子们经历亲人丧失的时候,是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做哀伤辅导的。
 
       如果我们不给孩子这样的一个表达机会,不管是经由亲人的丧失还是其他的丧失,孩子很容易因为他们没法用嘴去说,或不那么容易说清楚,有些感受可能根本就说不出来,最终他们很容易转化为躯体化的症状。很多孩子会肚子疼、头疼,我见过三岁孩子就头疼,四岁疼的撞墙的。
 
       尤其是面对死亡问题,可能到了六七岁的孩子,恐怕都不是太懂的。大人就特别需要去注意孩子在经历丧失后的各种举动,以及他们提出的问题。我记得抚养我的奶奶去世的时候我才七岁,那时候其实我并不了解死亡是怎么回事,但我知道我不再能每天看到她,我在心里告诉自己的是她去了很远的地方。当然大人也不正面跟我提这个问题,说说这问题,而且有时候老逗我说:你奶奶再也回不来了。大人从来也没会去体会过我的难过和孤独感。所以,在处理孩子对死亡的哀伤的时候,我们大人要做的是要有同理心,要用适当的语言跟孩子公开的讨论死亡,并把它看做是生命的一个阶段。要多陪陪孩子,要帮助孩子恢复正常的生活规律。
 
       我也接过一个个案,这个爸爸是某个行业的精英和先驱者,意外身亡。他的太太就来问我:孩子能不能参加爸爸的追思会? 我说:那是他和爸爸的一个链接,一个非常重要的链接,我是持赞同态度的,但是不要让孩子在那边滞留太久,让他有一个告别。我觉得留下这一段,孩子将来长大的时候也能了解这个过程,也知道他爸爸是英雄。当然他妈妈也非常棒,在我们不断的交流中给了孩子足够的关爱,很快就恢复到她们母女的正常生活中。这是件让人很欣慰的事情,让故去的人也非常安心的事情。
 
       这是有关孩子的部分,还有老年人的哀伤,因为我们的问题里面也涉及到老年人的哀伤。老年人的哀伤在于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日渐衰老,他们身边的人甚至是伴侣在相继离世。这个时期的老年人除了经历失去挚爱亲朋的伤痛外,他们自己也要面对自己死亡的恐惧,这是他们的双重恐惧。
 
       在这种情况下,老年人需要被了解,还需要一个有耐心的人陪伴。陪伴的人需要仔细的留意老人的需要,陪老人聊天,回忆往事。同时,也要留给老人自己能够独处的时间,有时间独处回忆他的时光,回忆跟老伴美好的记忆,同时也让老人表达自己的丧失,还有跟丧失有关的未处理的事情,也帮他们处理一下,这样可能帮老人尽快的处理自己的哀伤。照顾好他们的日常生活,如果老人这个时候有情感需要,其实老年人再婚也是一个让他们回归正常生活的方式。我接触的个案里面,当初他的女儿是我的来访者,后来母亲走了,父亲受到的打击很大,精神一度出现一些问题,康复之后现在找到一个伴侣,他的生活也振作了很多。

哀伤辅导

哀伤辅导

       我们谈到了两个特殊的人群,那么在整个我们自己处理哀伤的过程中,我们需要去做哪些工作呢?这个时候可能我们需要注意四个点:第一点就是,当当事人自己能谈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们才去谈,如果他没有做好这个准备的话,我们不要贸然去开启这个话题。
 
       第二点就是在这个处理过程中需要的是陪伴、共情,还有充分的理解当事人的心情。不要不允许谈,或者急着去平复对方说什么你不要再难过了,要允许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去表达哀痛。哀伤是否真的平复跟时间没有太大的关系。很多貌似平复的哀伤,其实从未真正的启动和处理过。我们可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这些也是我听到的,比如一家姊妹过年过节聚在一起,父亲或者母亲不在了,可能有一个兄弟姊妹忽然就想起来要提,其余的就说别说了,过节别说这么难过的事儿,就去掩盖,这样的事情可能每年到这个时候都会出现。为什么会出现呢?其实这样的一个哀伤是一种未启动的哀伤,所以每年到点的时候都要犯。可能有人会说:我们亲人故去的时候我们也哭过了,比如清明、周年的时候也都祭奠过了,但是别忘了每一个和亲人有关的人的个人哀伤是没有充分的、公开的表达过的,这就没有得到很好的宣泄和处理,因此对于这种哀伤能够给予充分公开的、充分的表达机会,并能获得理解是非常必要的。
 
       那么当这种丧失降临的时候,我们怎么去抚平我们的伤痛呢。就我们中国文化而言,首先是中国人特别喜欢大家庭,家族的支持。但是,现在的家庭结构越来越简单了,可能这时候就需要一些其他关系的介入了,比如说好友,还有社区这样的一个支持系统。其次,还有我们的传统礼仪,比如乡村喜欢土葬,现在城里就习惯开追思会。除了这两种方式外,还有宗教信仰。通过宗教对生死的一些看法或信念来帮助我们平复。还有一种就是我们要区分与分离对象的关系,就像我前面说的,可能这种关系比较浅,有些东西很快就会平复;还有一种是跟逝者的关系很深厚,那么他可能会借由各种的方式,如保留逝者的遗物,或者其他的一些内在祭奠来维持这样的一种链接。还有一种方式是与逝者的关系比较复杂,充满了爱恨情仇的,充满了冲突、愧疚和愤怒的,这样的就比较难以愈合、难以平复。如果真的太难过了,有的时候就需要寻求心理咨询师来帮助处理了。
 
       什么是哀伤,其实跟我们的丧失有关。对丧失的种类的了解,对于哀伤的抚慰。对于儿童和老年人这两个特殊群体的特殊关照,今晚我们就做了一个分享。

       说到底,哀伤只是一个窗口,透过窗口我们可以看到我们既往的经历,可能有爱、有伤痛,但是也有很多资源。往往有时候,我们很容易忽略的那部分其实是我们的资源。所以在面临这种哀伤的时候,我们更多的用积极的眼光去寻找这样的资源。很好的去发挥这个部份,去抚平我们可能在人生经历中所面临的种种的丧失,然后让我们的哀伤得到疗愈。


心海湾10月份微课课程表


时间                                        10月微课主题                                主讲老师


10月10日                                 打扫身体的房子                             袁爱芹


10月17日                                 如何与孩子有效沟通                       何纪玲


10月24日                                 孩子,我允许你                              郭筑娟


10月31日                                 睡个好觉                                        尚宝颖


       欢迎大家转发并推荐身边的朋友参加心海湾微课群,让更多的人听到老师们的公益分享课,让心理学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入群请联系管理员谭老师(微信号:18948336801),并缴付入群费40元/人(入群费用不退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