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学员感悟

情绪疗愈工作坊(下)---妈妈,让我待在你身边就好!

2017/6/22 15:47:20      点击:

    为方便不熟悉意象对话的读者阅读本文,先对文章中出现的一些词汇做一些解释和铺垫:

      意象对话心理疗法:意象对话心理疗法是我国著名心理学家朱建军教授于上世纪90年代创立的,意象对话经历了20多年的发展,在这期间他受到多种疗法的启发,其中受心理动力学的影响最大,和荣格分析心理学最接近,和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也比较接近。有些地方也跟人本主义心理学派,后现代心理学有一些交叉,如今意象对话心理疗法独成一派,成为符合国人心理特点的本土化疗法。意象对话心理疗法,是通过唤醒每个人潜在的形象思维和象征性思维能力,去发现调解人们的心理状态、性格以及心理问题的一种心理学方法。心理咨询师让来访者放松,然后按照心理咨询师的引导去想象,这种想象并不是自己可以完全控制的,想象的内容——也就是意象,他们仿佛自己有生命,它会自己出现、改变。来访者潜意识的心理问题会通过意象鲜明的呈现出来,在引导来访者对其意象进行体验、感受和面对等过程中,来访者对他的问题会有新的认识和领悟,潜意识的意象也会自发的发生转化,从而达到治疗效果。经过20多年的发展,意象对话已经成长为中国本土创立的最大的心理咨询与治疗学派。因为意象对话疗法简单易学、快捷有效,具有良好的广适度和处理深度等优势,得到越来越多心理咨询师和心理爱好者的认同和赞誉。

      意象:“意象”就是主动的在人的头脑中浮现出的画面及画面中的具体内容。有时候,画面是人头脑中不经意出现的,当你主动去捕捉和再现它时,也可以视为意象。梦境虽然是自动产生的,但也可以视为意象。对于这些情形的出现,我们就说,你看到了意象。这是对意象狭义的描述。


       郭筑娟情绪疗愈工作坊学员烟感言昨天写完上部分《情绪疗愈工作坊(上)--允许只有八分的爱》,我感觉又进行了一次疗愈,回到家后面对儿子,有那么一些时候感觉能和他产生真正地连结。昨天的回顾对内心也是有冲击的,感觉信息量挺大的,不愿意继续写下去了,所以昨天先暂停进行了消化。


       今天想写的是惊喜三:以前参加工作坊时,我总是不明白,明明老师是在与这个人做意象对话,为什么其他人会哭的稀里哗啦,会有各种反应,那时的我是有怀疑与疑惑的,这一次,我成为了其他人中的一个,我深刻地体会到,这种共鸣的反应是真的,是自己没法控制的,娟姐再给他人做意象时,我却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坐在那如坐针毡,恨不得夺门而出,离开这个场。


       后来娟姐让我体会,如果呕吐出来,你会觉得是什么,什么颜色,什么样子?我感觉呕吐的东西是山间狭窄的峡谷间流淌出来的黄泥浆,这些黄泥浆在青草绿树间尤其显眼,后来不知咋的,周围一团黑,再后来看到一个很小的婴儿在这个峡谷间,她先是被两片竹叶包裹着,后来被一个两头尖中间粗的纺锥体竹席包裹着,包她的是一双很长很长、瘦骨嶙嶙、布满皱纹的大手,我看不到手的主人,但我知道她想要把这个纺锥体里的婴儿扔掉,这时婴儿越变越小,越变越小,小到似乎只是一个小点,像蚕宝宝的卵,小点绝望地躺在幽暗的竹席里,没有任何反抗,没有任何挣扎,心想:“你要扔就扔吧,无所谓了。”这时,娟姐让成年的我出现在意象里,让成年的我问问这个小点想不想出来,这个小点像恢复了一点生命,哀求着成年的我救她出去,可那时大手的主人出现了,她剪着齐耳的短发,头发有点花白,大概50岁的样子,目露凶光,面无表情,她对成年的我说:“不允许救她,就算你把她救出来也没用,我恨不得将她踩在脚下踩死。”小点听了这些话,目光呆滞,感到非常恐慌,难过。后来经过娟姐的引导,成年的我还是将这个小点救出来了,成年的我捧着她,小点慢慢地变大,先像一条蚕宝宝那样大,后来又变成了一个小孩,那双手的主人也没那么凶狠了,也年轻了一点,像30岁,只是呆呆地站在那望着树叶,眼里满是茫然与孤独。在意象中,小孩知道那双手的主人是自己妈妈,娟姐引导小孩与妈妈对话,希望妈妈能抱抱小孩,可小孩却说:“妈妈,能让我待在你身边就好,只要待在你身边就好。”其实小孩内心还是非常害怕妈妈不要她的,所以她宁可乖乖地要求少一点,也不希望引起妈妈的反感而抛弃她。

    

       这段意象对我的冲击是非常大的,我知道里面有太多的信息,虽没法完全明白这些这些信息到底是什么?但能触碰到这样一个核心情结,对自我又有了更深的认识。自我成长这条路任重道远,比如如何破解这个害怕抛弃,害怕死亡的情结?为什么妈妈那面无表情的神态总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为什么我总会呈现出一个无生机、无活力、总想躺着的人格等等这些问题需要我去探索,需要我的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