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智培训 > 网络课程

周烁方:如何面对心灵的分裂与冲突

2019/4/28 16:32:38      点击:
心海湾
2016-7-17心理讲堂
如何面对心灵的分裂与冲突
主讲人:周烁方





周烁方

职业心理学工作者。准水晶级意象对话心理师。朱建军先生入室弟子。心理学硕士。中国社工联心理健康工作委员会意象对话学部秘书长。北京意象对话研究中心副秘书长。中国精神分析心理联盟创始人。




心海湾在我心里面其实是一个蛮特别的一个地方,因为作为意象对话的一个主办的机构,我其实不愿意把他叫做机构,因为这听起来有点冰冷。我觉得这么一个,是什么呢?一个场也不太合适。这是一个建起来的一个家庭,一个大家庭一样的一个地方。从很多年前就给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而名字心海湾,它就像是一个容器。而今天我们肯定会涉及到容器,因为每个人呢,我们的内心的分裂和冲突的部分,我们要整合它,那我们就需要一个容器。我们和他人的这种分裂与冲突想要整合也需要容器。




心海湾是一个特别好的容器,对我来说就总是有一种心之所向的感觉。所以在前年,好像雪砚说的,有机会的时候,我就第一次去到了心海湾。可惜一直到现在还没机会去第二次,希望以后能够有时间多去一去。在这样一个氛围很好的地方和大家多交流,互相学习。

今天我选择主题是如何面对心灵的分裂与冲突,这个主题我从来没讲过。也不知道会讲成什么样,也不知道讲多长时间,留多长时间答疑。所以充满了未知,可能讲的时候,条理也不是特别清晰,因为这是一个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新的一个主题。这个主题,说实话定出来以后,我发现有点太宽泛!但是,也只好就先定了,只好这么宽泛的讲。然后希望讲着讲着能够越来越具体,越来越能够贴合到大家的实际。



每个人的内心都充满了分裂与冲突


首先,人的内心是充满了分裂与冲突的,不知道大家是否同意这一点。我想可能是心理学的爱好者或者有过一定这种心理学的成长体验的人会更容易同意这一点。
 

分裂和冲突,可能有好多个不同的方面。比如说最基本的,我们的思维和情感有可能会冲突。有的时候理智上你觉得应该做某一件事,而情感上可能你做不到,或者说你的情感带着你做另外一件相反的事情。另外的一些时候,我们在面对同一件事上有两个不同的声音,尤其是在一些人生大事上很多人都会感觉到纠结,此时内心不是一股力量,而是两股或者多股力量。比如有一个声音可能告诉你说:你应该辞职,世界这么大,应该去看看,你应该想办法去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同时可能你的心里有另外一个声音说:你需要保守一点,你看现在工作多稳定,别人找还找不到呢。你如果要是辞职了,找不到工作,你怎么生活呢?怎么样来维持生计呢?会不会活得很惨?这样的两个声音就会同时出现时,一个人就会变得很纠结,我到底是该辞职,还是不该辞职?

 


水晶级意象对话心理师周烁方老师 


在类似的大事上,比如说婚姻大事,该不该结婚?情感上大事,要不要和一个人分手?工作的抉择,职业的抉择,甚至有的时候小到我今天中午吃什么都可能会有不同的声音,也许你的有一部分想吃面条,另一部分想吃米饭。
 
有时候,我们会记住自己做的一些梦。在梦里面有一个我,有很多的别人。我们学习心理学以后才知道原来梦里面很多时候别人也可以是自己,比如说梦里面你在和一个人打架,有可能这个人就是你的另一部份,比如说你梦到和一个黑帮的老大打架,可能黑帮老大就是你心里面的一个部分,一个特别霸道,甚至有些流里流气的,不是正派的,不遵守一般价值观的,这样一个部份。梦里面你和他打架和他战斗,那这也是发生在我们内心的一个部分和另一个部分之间的这种战斗。
 
所以整体上来讲,我们内心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分裂与冲突。我们和精神病的唯一区别就是,我们能知道那些是我们内心的其它的声音,我们不会太多的被它们所带走,不会把它们当作是真实的客观的实在。除此以外,其实我们和这种严重的心理疾病患者,精神病患者可能就没有本质的区别。
 
说到这,可能要稍微的来定义一下怎么样算是我们内心的分裂的部分,是不是内心只要有一个部分就是分裂的?那也不一定。总体上来说,在我们内心分裂的部分有一个特点就是它们是各自为战。如果我们心里面有一些部分它们是彼此之间是分裂的,有冲突的。就意味着这里面的每一个部分,它就像是一个独立存在的人一样,每个部分都会有各自的想法、态度和价值观。你就可以理解为你不是一个单个的人,你是一个村庄或者甚至说是一个国家。国家里面有很多不同的人,比如说国王每天就想着怎么样让国家能够发展好,但是贫民区里面的一个平民,他每天就想着我怎么样能吃饱饭,怎么样不被饿死。他们的价值观是不一样的,甚至于是冲突的,但是他们都会在你的里面。
 

很多时候我们就发现,我们内心真正有冲突的时候往往是身不由己的。可能你的意识告诉你,只有一个方向,只有一件事要做,但是内心会有其他的力量来左右你。这些力量就会体现为一种就像是不受你控制的,有自己的独立意志,有自己的自主性。这样说起来好像很可怕,就好象我们没有办法控制我们的内心,但这是一个事实。就是我们内心的很多部分是不受我们自己控制的,他们都有他们各自的想法,各自想做的事情,各自想实现的愿望。而可能这些愿望彼此之间是冲突的,是矛盾的,因此我们就会经常的处于痛苦之中。



三个步骤教我们面对心灵的分裂和冲突

我们内心既然充满了这样的分裂与冲突,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应对和面对,在我看来至少这里面有三个步骤是特别必要的。接下来我会国家做一个比喻,内在的分裂与冲突就好比是国家里分了一些派系,然后有内战,这样的国家就会很混乱、民不聊生,然后国家的一般的功能都没有办法去行使,因为矛盾冲突太多了。


这样的分裂和冲突,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搞清楚我们的内在都有哪些部分,都有哪些力量。就好像国家正在打仗打得一团糟,如果我们想要结束这场战争,我们想要就是和平共处,和谐发展。第一个要做的事是搞清楚这里面到底有几拨人在打,有几个派别,他们分别都是什么人,他们有什么特点,他们各自立场是什么,他们的冲突点在哪里。所以第一个应该搞清楚的就是我们内心分裂的这些部分都是什么,我们分裂成了什么样子,分成哪些部分。
 
当我们搞清楚了我们自己的内部有哪些不同力量的时候,第二步,我们要做的,其实很类似于一个劝架的工作,就让他们不要打,还是要想办法一块坐下来谈判,一块坐下来解决问题。那这时候你作为一个调和者,你必须是中立的,你不能把自己认同为其中的某一方,你不能把他认同为所谓的国家的正规军,也不能把他认同为土匪。如果你把自己当成了其中的某一派,你就卷入了这场战争,就没有办法来调解。所以当我们搞清了自己心里面有什么样的力量,什么样的部分的时候,下面一步要做的就是让自己不认同于这其中的任何一个部分,不被他们所占据,他们可能会拉你入伙,但你不要被他们拉走,始终要站在一个整体的立场上。
 

第三步就是我们要开始去做一些叫做整合性的工作。什么叫整合,简单来说就是,逐渐的消弭这里面的冲突,而且使用的方式是不忽略这其中的任何一方,要调和他们彼此理解,达成共识,找到一种能够实现绝大多数人愿望的,这样的一种方式来解决问题。



整合是要分阶段的


在这里有一个特别需要强调的部分,整合是一个心理学界特别流行的一个词,经常会在各种场合用到它,但并不是在我们心理发展的所有的阶段我们都去整合,它是有一个阶段之分的。
 
从个人的心理发展的任务来讲,最早期的第一个任务并不是整合,相反的是要逐渐地逐渐的分化,我们内心要分化,要形成自我。比如说,一个婴儿和母亲,那他们就像是一个共同体,彼此紧密的连接在一起,你我不分。在这种情况下,谈什么整合呢?不用谈整合,因为连我还没有呢。所以我们在心理发展的早期,我们的任务其实是要分化,形成独立的自我(自我他不受内在的父亲或者母亲的支配,而是有自己的独立的意志,有自己独立的价值观)。因而,当我们每个人已经建立起一个比较独立的自我的时候才谈整合。比如说内心和父亲,母亲之间的关系还连得特别得紧密,还不能有清晰的边界的时候,这个时候要做的反而不是整合,而是要进一步得去分化,去独立。姑且这么说,大家就知道并不是我们什么时候都谈整合的。
 

水晶级意象对话心理师周烁方老师

整合通常发生在什么时候呢?如果从现实的年龄来讲,那至少也是在青年期,就是经过了青春期之后,然后我们再谈整合。因为一个人在青春期的心理发展的任务就是建立起一个与众不同的,独特的自我,发展出一个比较清晰的自我认同。在那之后,才会发现原来心里面还有好多不同的部分,再来去整合它。但是实际上,现实中并不一定说青春期之后的人,他的内心的自我都已经建立了,而且我发现好像在东方,或者在中国,可能过程尤其会延迟。可能很多已经到了青年或者中年时期的人,他的内心也未见得就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一个独立的自我。所以总体上来讲,我们说心理发展的任务,是要分化独立,还是说要整合,其实是要看阶段的,而不是说能够一言以蔽之,不能够一概而论。



整合的必要条件和原则


做完上述这些铺垫以后,我猜大家不见得更清楚了,反而更糊涂了,但是没关系我们先往下走。那我们还是回到前面的话题,面对这些分裂和冲突我们最终是想要去整合他们,怎么整合。他就有一些必要的条件,有一些必要的原则。其中一个最必要的条件就是,整合的双方他们必须是有关联的,他们处在同一个环境下。从象征层面来讲,需要有一个容器能够把双方都装进去,这是整合的前提。要不然的话,就好比北京的一个白领阶层和南非部落里面的一个酋长,那这两个人显然他们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们怎么整合他们,没法整合,因为他们两个人根本毫无关系,也没有办法处于同一个体系之下。因为我们所说的这个容器是一个象征意义的,他可能是一种社会关系,或现实的空间,总之这个容器需要是封闭的,需要有内有外,能够分清楚外面是什么,里面是什么。那么这个分裂冲突的双方共同处于一个容器里的时候,他们才有这个被整合的可能性。

从现实层面来讲容器,比如说两个人打架,那么后面我们发现这两个人是一个村子的,一个村这个概念就会成为一个容器。他们俩都是一个村的,在一个村的背景下,他们怎么来调解彼此的矛盾,该怎么样来达成共识,怎么样和谐相处。比如说,一男一女两个人,可能会有冲突有矛盾,他们之间需要整合。整合就意味着他们俩一定有关系,比如他们可能是情侣或者可能是夫妻,情侣关系或者夫妻关系就会成为一个容器,在这其中,他们彼此能够得到整合。

那对于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来说,这个容器就是我们心灵本身。我们心灵的本身就是一个大的容器,里面有这个部分,有那个部分。我们要维护好自己心灵的容器,我们要把他们看作都是我的,就好像说梦里面可能你特别想杀死一个人,特别想打败一个人,特别想把一个人消灭掉,毁尸灭迹。但是醒过来以后,当我们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梦的时候,你就需要知道,这些部分都是你的不同部分,这样的一种态度,本身就会形成一个容器。

当然这个容器,一方面来它有心理的或者相对抽象的层面,另一方面的它也必须要有现实的层面。比如说心理咨询,我是一个心理咨询师,来访者的内心有冲突。为了整合,我们需要做咨询,咨询是什么?咨询就是一个现实层面的东西,比如说每周三下午两点到三点,固定的时间。咨询师和来访者都会出现在一个固定的房间里。然后他们会有一些交流,这样一来,现实层面的这种容器就会成为心理或者象征层面容器的一个保证。再比如说男女谈恋爱,他们就要有约会,他们就需要有这种单独相处的时间。我们会发现异地恋特别困难,因为他们缺乏现实的容器,一个在上海,一个在北京,那可能好几个月见一回面。他们心里上有很多交流但是在现实层面上,他们缺乏一个现实的空间能够让他们彼此共处,这样一来,一旦出现各种问题就很难调和。

我们有了这样一个容器之后,就是矛盾或者冲突的双方,甚至于多方都处在这样一个容器,接下来我们就要去做一些整合性的工作。那整合到底是依照什么原则去进行整合,就变成了一个特别关键的一个问题。还是拿打架的例子来说,因为确实心理冲突很像心里面打架.就好像小时候,好像是课文里就会说我的心里面就好像有两个小人在打架,这种打架的就是一种冲突。那两个人打架,我们要去整合他们,我们到底以什么原则来整合,我们怎么来说话,我们怎么来引导。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个特别核心的原则,我姑且把它称为更高价值。



扫码或点击图片了解课程详情

解释下更高价值,我们每个人有各自的想法,利益,价值观,那么对于个人来说,只要一个人尽量去实现愿望,做自己想做的事,那么他的个人价值就能够得到最大的体现,但是当人多起来的时候,不止一个人的时候,比如说两个人,那么他们两个人的利益可能是冲突的,就会呈现特别尴尬的局面,比如说一个人实现了自己价值而另外一个就会倒霉,相反也是这样。比如说一个小偷偷东西,它的最大价值就是它能够偷到人的钱包,钱包里有很多钱。对于被偷的人来说,他的个人希望是我的利益不要受到损害,我的钱不要被偷走。这样一来他俩就冲突了,因为如果小偷实现了价值另一个人就损失了价值,相应的,如果人能够保护自己的钱包,实现自己的价值,小偷就变得很没有价值。那怎么样能够整合这种往往看起来是冲突的对立的双方,我们就需要看到有一个更大的价值包含了这两个人各自的自我价值。

在我给大家发的那篇文章中有一个例子说夫妻两个人吵架。如果彼此之间互不相让这也很正常,因为毕竟来说,丈夫和妻子是两个独立的人,他们可以有各自的价值观。但是如果我们真的本着一个边界清晰的原则,就是你是你我是我,那这时候可能就谈不上整合了,顶多是说两个人不打起来。你也你按照你的想法来,我按照我的想法来,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们彼此不侵犯。这样冲突没有了,但是作为夫妻两个人就分裂了。那么为了整合丈夫和妻子,我们需要一个更高的价值——家庭。一男一女组成了这个家庭,但家庭不等于一个男人加一个女人,它是一个创造,就像一男一女在一块创造了一个家庭,这个家庭它有一个更高的价值,家庭的价值高于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既高于丈夫的个人价值,也高于这个妻子的个人价值。因为当他们组成一个家庭的时候。如果家庭本身是和谐的,其中的每一个人都会很舒服自在。相应的,如果家庭本身不好,即使在家庭里面的双方各自都不会被侵犯,我既不侵害你的利益,你也不侵害我的利益,我们各自为战。那这个时候,作为一个家庭他们也会过得不幸福。所以说在例子里面对于一男一女来说,一个家庭就是一个更高的价值。当我们去调他们之间矛盾的时候,我们就会站在家庭的角度上来讲,而不是站在你或我的角度上来讲。

那么更高价值作为整合的原则,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例子里面它是不一样的。有的范围更小,有的范围更大,有的时候更高价值可能是一个整体的我,比如说我心里面有两个想法,一个想法是在家歇着,一个想法是想去上班,那么这两个想法各有各的想法和期望,但是我们要看到,如果想休息的这一方占了上风,那么想上班的这一部分就会很难受,同样,如果想上班的这一方占了上风,那想休息的部分也会变得很痛苦。这样一来我们就会发现更高价值是什么呢?不是在于休息和上班,而是在于我整个人过得怎么样?我整个人舒服还是不舒服,那我们就会看到。如果单纯的来说,上班的舒服,或者休息的舒服,我都不会舒服,所以说怎么样能够让这个我最舒服就变成一个更高的价值。更高价值在有一些例子里面可能是家庭,有些例子里面的可能是乡里乡亲,可能是邻居。那在更大范围可能是一个城市,一个村庄,一个国家,都有可能是作为更高价值的原则。

那么这个在整合的过程当中我们可能面对最大的困难可能就是没有办法意识到更高的价值,或者说固守于某一个个体,或某一个局限的小的部分的价值,这就是我们在整合的时候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我觉得这样说可能比较抽象,那么后面我们会具体举几个例子会更清楚一些。


插个话题,现在我们来说一说意象对话,意象对话里面有一条整合之路,意象对话的核心培训,初级班中级班。初级班就像一个入门,开始去接触意识,中级班拆分子人格目的就是为了搞清楚自己的内在,都有哪些部分,就像给一个国家做人口普查。如果这个国家是混乱的,那我们就更需要去做人口普查,我们才便于管理。我们知道自己心里面有哪些侧面,有哪些部分。这些侧面和部分,各自的愿望是什么?需要是什么?害怕什么?有什么禁忌?

在意象对话的成长当中,上完了中级班,你再花一些功夫,把自己内在的子人格搞清楚。这个时候所做的,其实就是我所说的整合的第一步——搞清楚内在都有什么?接下来的成长目标,比如说我们的珍珠评审的标准是一个人能够比较清晰的了解到自己的核心情结,那其实就意味着你不被情结所卷入,就意味着不认同。我知道我的里面有这么多的子人格,但是整体的我并不等同于其中的任何一个,这就是所谓的不认同,不沾染。再往下走,当我们的情结得到了相应解决的时候,可能会碰到原型,可能会碰到各种各样的原型。比如说像英雄原型,母亲原型,智慧老人,有时会梦到魔鬼或者死神。当我们接触到这些原型的时候,我们的态度同样是带着觉察去认识他们,但是不能被他们所占据,不能被他们所控制。我们的意象对话的成长目标,在搞清楚自己内在都有什么时候,再接下来一步就是不被心里的任何一个部分所左右,尽量的不被左右,因为我们很难百分之百的不被左右。我们不把这个整体的我认同于某一个子人格或者某一个原型,这个时候,就是我们高级班的时候就会讲到一个特别重要的叫做基本心愿,这个时候人基本心愿可能就会开始显现。你就开始回忆起,原来我这辈子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做那么一件事。这个基本心愿的显现就是接下来我们去整合我们自己的原则和依据。我们去整合自己内在的这些不同的子人格就依照这个基本心愿——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打算变成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面对心灵的分裂与冲突就是我在发给大家的文章里面写的两种态度。我们今天讲的主要是第二种态度,是一种整合的态度。另外一种态度,在这里只简单提一下的话,就是其实更和佛教的态度有关,和空性有关。但是我不打算多讲,因为一方面我本身的体验也不足,只是说有现在看到有这么个东西,如果跟大家讨论,你问的多了我可能答不上来。但是我们也知道就是说,面对心灵的分裂与冲突,除了依照某一个原则去整合以外,其实是有另外的态度,另外的一条路。

回到整合上面来,接下来的我会讲几个具体的例子。例子都是意象对话和梦的例子。为什么用这种例子呢,因为这种例子特别生动形象,就比较容易来表现就是冲突和分裂是怎么来整合的。那么下面我会讲一些例子,这些例子来源于意象对话的一些互动的案例,所以要求大家这块不要录音,后面如果转录成文字的话也不要记录。(小编:欢迎大家进群来听课哦,报名方式附后)

例子(略)

接下来呢,就是因为这个主题吧,本身讲着就觉得有些干。所以有例子是最好的。接下来呢,我会来回答一些问题,不见得每个人的问题都能够回答到,尽量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