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案例:为什么婆婆不能多爱我一些

2016/8/22 9:39:51      点击:

      婆媳关系是中国夫妻难以绕过的话题,也可以说是困扰中国女人上前年的难题。深圳心海湾心理咨询有限公司首席心理咨询师、水晶级意象对话心理师郭筑娟:在我这么多年的心理咨询生涯中,碰到过太多婆媳相关的问题。按常理来讲,婆媳关系是日常事务,怎么跟心理咨询有干系。心理咨询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是一门关于关系的学问:自我关系、自他关系、自我与宇宙的关系等。这几个关系间会互相影响,自我关系不好,也会影响其他的关系,反之亦然。下面这个案例就阐释了自我关系,自己与母亲的关系是如何影响到婆媳关系的案例。从这个案例我们可以领悟到很多问题是内心投射到外面发生的,由心产生的问题就要从自己内心来解决,心病还须心药医。


意象对话心理案例


      徐菲如约而至,她一进来就很局促,眼睛不知道往什么地方看。从她递给我的名片,我知道她是一家大企业的行政主管。

  “我与丈夫结婚已经两年了,可是一直以来,我总觉得不被他们家认可,我感觉无论怎么做都不能让婆婆满意,好像永远都融入不进他们家一样。而且,这也影响到了我与丈夫之间的关系。”


  “你与丈夫关系怎么样?”


  “其实,在刚结婚时,我就特别想与婆婆处好关系,因为我家是在外地,结婚后跟随丈夫来到他家,当时我渴望能与婆婆相处融洽,就像自己的亲妈一样。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却让我觉得自己太天真了,婆婆根本就不接受我,完全把我拒之门外,我现在觉得真是难受极了。”


  “婆婆在有意欺负你?”


  “至少她总是对我不满意,而且我丈夫也说,婆婆就是对我看不惯,有时我把工作中的麻烦说给她听,跟她撒撒娇,她都没有反应,事后还告诉我这样有些肉麻,她受不了;我常给婆婆买衣服,拖著她逛商场,我总想跟她说一些私房话,可这样的结果却是她越来越疏远我。有时她和我丈夫说得好好的,我插嘴进来,她就不说了。可是我既然叫她妈,为什么就不能和她发展真正的母女关系呢?”


  “那么你理想的婆婆应该是什么样呢?”


  “就是那种特别亲切,像亲妈一样的感觉,很慈祥、和蔼的……但是我婆婆就不。比如说,她从来没有叫过我的小名,上次我的一个同学来了,我婆婆还特别亲切地叫人家的小名,而我从来没有体会到这种亲切的感觉。”


  “那么你没有跟婆婆说,你更喜欢她叫你小名吗?”


  “没有,我觉得已习惯了她这样叫我了,可能我有些地方做的也不好吧。我曾跟婆婆谈心,我说希望她能真正把我当女儿一样来看待。”


  “她听到后怎么样呢?”


  “她立刻说她可做不到,而且我这么腻著她,她有点儿受不了。我当时听了心里特别不舒服,回到自己房间,我就哭了。我是拿著真心对她啊,她怎么这么绝情啊!”


  “你们一直生活在一起吗?”


  “刚结婚时,我们在一起生活,后来她对我这么说以后,我心里很别扭,就开始跟她对著干了。有一次她娘家来了五六个人,当时就我们俩在家,她让我做点饭给他们,我一摔门就走了。婆婆是个很在意面子的人,当晚,我们就有了一场剧烈冲突,她说:没这样的儿媳!我说我想做你的女儿,是你拒绝了!一周后,我就和丈夫搬出来住了。可就算这样,逢年过节还是要去婆婆家啊,彼此之间冷眼相对,很尴尬。”

婆媳关系

  “既然如此,你们的矛盾冲突已经告一段落,为什么还来找我呢?”


  “我觉得委屈,而且婆婆当时说的那些话总纠缠著我,每想一次我的恨意就增加一分,我不愿意陷入这种漩涡当中,可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愤怒母亲,你给我太多的痛


  与徐菲谈到这里,我感觉她的婆婆也并非不接受她,反而是徐菲想在这个家庭关系中得到什么,而接下来的谈话也印证了这一点。“现在我想让你谈谈你对自己妈妈的感觉是怎样的?”


  “我对妈妈没有什么感觉。”


  “为什么?”


  “一直以来,我都不愿意提起我的家庭,在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婚了,我就一直跟著母亲生活,妈妈脾气不好,经常为一点小事儿打骂我,小时候,我的胳膊和大腿根经常青一块紫一块。我和妈妈的距离经常有1米多远,我随时做好逃跑的准备。我记得最深刻的一次就是我把妈妈打我的鸡毛掸子扔了,妈妈为此就用手狠狠掐我的大腿根,疼得我一晚上没睡著。第二天上学,边走边哭。我从皮到肉到心,疼到骨头里了。我渐渐长大了,我越来越不能接受我母亲,后来工作了,甚至都不愿意回家。”


  “我觉得妈妈有很多愤怒,一点小事就能让她火冒三丈,而且她还总是把这些情绪都发泄到我身上。”


  此时,徐菲眼里含满了泪水,看得出,她心里也压抑了满肚子委屈。等她稍微平静一些时,说出了长久以来妈妈对待自己的一些行为,而这些行为也给徐菲的婚姻生活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1989年,我刚上初中那年,有一次,妈妈让我把卫生间圾倒掉,正好同学来找我,就给忘了,等我下午和同学回来,母亲就冲我喊:让你倒垃圾,你又去哪儿野了?什么活都不想干!她拿起毛巾就向我抽过来了,我当时正要低头去收垃圾,没有来得及躲闪,正好打在我脸上,就感觉火辣辣的痛,而且还有同学也在我家,我真觉得无地自容,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在当时她还不让我哭!当时我就想:为什么我会生在这样的一个家里?为什么我不能拥有一个爱我的妈妈?”


  “这件事情在你看来,可能就是耻辱,而且还有同学也在场。”


  “是啊,我觉得我都上初中了,还被这样对待,那以后好多同学都看我笑话。甚至在我17岁时,她还打我。”


  “有一次,母亲找不到一张报销的发票,她怀疑是我弄丢了,就一定要我找出来,而且对我连踢带打,还说,如果今天找不到的话就要打死我,她一直这样的脾气,只要是让她不高兴了,我也别想好过!我也不知道那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好在我的学习成绩还好,考上了外地的大学,终于可以离开她,离开那个没有温暖的家。”


  “后来恋爱了,结婚了,心里就特别怕婆婆会像妈妈一样来对待自己,而且特别想在婆婆那里得到曾经缺失的母爱。”


  “我们现在做一个假设:把你婆婆置换成妈妈,就是说你妈妈像婆婆这样的性格、生活习惯等,你会觉得幸福一些吗?”


  “应该会比这样幸福。比我的亲妈妈还要幸福一些,就是说到现在,虽然与婆婆之间有些隔阂,但让我选择的话,我肯定还会选择婆婆,而不会选择我母亲,因为她给我造成的伤害太大了。”


  “这样看来,你对婆婆评价还是不错。可是你有没有想到,你的很多愤怒,对婆婆的愤怒,是来自你对母亲的愤怒,而且没有处理好,现实当中,婆婆已经象征为你的母亲。因为你在结婚以后,在称呼上也在管她叫妈妈。这个时候,你从感情上就可能有些分辨不清了。我们来打个比方,比如晚上要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在出发前,一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还有一种是在出发前,有人告诉你,这条路上曾经有人见到过鬼,你的感觉是什么呢?哪一种情况会更害怕呢?”


  “是后一种,那样我就不敢走了,就会非常害怕。”


  “而你有没有想过对婆婆也是这样的。你假定婆婆是好婆婆的时候,你就会喜欢她,由于你想从婆婆那儿得到补偿,所以你会无意识地把婆婆看成是你的亲妈,所以你对婆婆要求就高了。结果发现她所有行为,都使你过高的期待落空,你就觉得婆婆对你有意见了,婆婆的所有行为,你都会产生一种解释,就认为她在表达对你的不满。”


  徐菲过去对于母亲的愤怒,到现在都没有减轻,因为她害怕发生在她原生家庭的事会再一次发生,所以,内心中就会产生防御倾向,就会很警觉,就会高度敏感。当婆婆稍微有一些让她不满意的事情时,徐菲为了避免自己受伤就会采取一个防御措施,就会努力地攻击婆婆,通过把她妖魔化到了某个程度的时候,她自己就不会受到伤害了。这时候,她的潜意识中就不可能再把婆婆当成妈妈了,成了敌人的关系,敌人说什么话,徐菲都可以不去在意。


  从徐菲的叙述当中,我们也可以看到现实中的婆婆其实没有问题,她能坐下来与儿媳谈谈心,完全可以说明,婆婆还是喜欢她的。关键问题在于,结婚前后,徐菲内心发生了很多的变化。


  和想象中的妈妈相对

  在咨询过程中,我用一种空椅想象技术,让徐菲面对一个空椅子,想象自己回到十几岁那个年龄阶段,把心中那个易怒的妈妈形象“调”出来。“你想象一下这两张椅子,一个坐的是母亲一个坐的是你,十几岁的你。描述一下你们之间的位置和姿态。”


  徐菲眯起眼说:“我们两个好像距离不是很近,自己是背对著这个妈妈的,妈妈好像在看著我,但不是很友好的那种感觉,十几岁的那个我好像很生气。”


  “看看这个十几岁的你怎么了,你为什么不高兴,为什么愤怒?”我还让她在想象中去看。


  “因为妈妈刚才在骂我,而且很难听,都已经无法忍受了。”


  “你会怎么做,还会像从前一样,压抑自己吗?还是会把愤怒情绪表达给妈妈,我们今天可以试著让那个少女把心中压抑很久的愤怒表达出来。”我鼓励她。


  “我看到少女的我慢慢把头转了过来,开始面对着妈妈了,而此时泪水也开始顺著脸颊流下来,我看到想象中的这个女孩子很委屈地说:妈妈,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对待我,你知道我心里有多么难受吗?每当你打我骂我的时候,我都在想,我为什么要来做你的女儿,爸爸要是在该多好啊,他一定会保护我的。”


  此时,在我面前的徐菲已经泣不成声了,压抑了那么多年的委屈,也终于开始宣泄出来。渐渐的,她情绪稍微稳定一些后,我让她继续想象著内心中的那个女孩,去看看妈妈看到自己的孩子,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在徐菲的想象中,妈妈也有了变化,妈妈向女孩走过来,轻轻地抱著孩子,并且对女儿说:“妈妈并不是有意的,其实,每当打骂完你,我的心里也不好受啊!可是,每当我的情绪上来的时候,就是控制不了,我也知道,在你成长的过程当中,让你受到了很多的伤害,以后妈妈再也不这样了,你能原谅我吗?”想象中的少女在拼命点头。终于,在多次治疗之后,徐菲内心中对妈妈的怨恨,已经得到化解。


  在现实当中,我鼓励徐菲有时间应该经常与外地的母亲多些联系,并且在回到母亲家以后,主动与妈妈拉近距离,去试着建立母女之间的亲密关系。


  同时,在婆婆这边,她要以一种新的方式去相处,重新与婆婆建立正常的婆媳关系。因为,在一个家庭当中,只要有一个家庭成员有了变化,其他成员也会有所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