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咨询 > 情绪管理

意象对话︱一个情绪障碍案例的治疗(一)

2019/3/17 16:31:10      点击:

意象是深层人格的语言,这个语言不是头脑的语言,而是心的语言,所以这个语言说出来的话是直达心灵的。

——朱建军


第一次:收集资料,看意象《森林里的动物》



深圳心海湾心理(心理咨询&个人成长)

2018年4月6日,父母带着孩子初次找到我。来访者是一名初一女生,14岁,叫小丽,额前头发参差不齐,很乱,眼神躲闪,手不停地摸鼻子和眼睛,羞怯害怕的样子,我能清楚地听到她喉咙里发出粗重的喘息声,有些呼吸困难的样子。
 
父母讲述:六年级期末考试刚结束,孩子嗓子变成现在这样,而且头晕,为此,特别带她去县医院和张家口附属医院检查,结果都没有查到病因,也没有其他器质性病变。
 
请假在家,母亲陪伴,孩子嗓子就变轻,但是一去学校,就身体发软,头也晕,喘得更厉害,换学校也不行。家里老人提议搞一下迷信活动,曾经“送大神”六次,其中两次孩子更严重了,呕吐,站立不稳。
 
父亲说孩子有学校恐惧症。
 
妈妈说孩子精神高度紧张,脾气也不好,常常发火,最近两个月一直拔头发,与班里最好的一个朋友闹矛盾,现在宅在家里,不与其他小朋友们玩。
 
妈妈讲述时,孩子突然喘息声加重,说心口疼,上不来气,整个人往后倒在沙发椅里......讲真,我内心有点慌乱,密切观察着孩子,父母比较淡定,说孩子过一会就好,果然小丽一会缓过来了。
 


我开始一步步给她做身体放松,然后看意象——《森林里的动物》,正式进入治疗。
 
小丽看到一只浅黄色的小鸟,正在天空中飞,很轻盈的样子,她的体会是如释重负,心情是轻松快乐。我最后让她把这份美好的感觉保存在心里,这样也是在帮她往自己内心存下好的积极的能量,方便她日后需要时再提取。
 
人的自我有不同的侧面,在想象中会分别显现为不同的“子人格”。意象对话就是帮助来访者发现并加强好的子人格,用意象理解接纳和化解“坏”的子人格。
 

透过这个意象中的“小鸟”子人格,让我看到来访者艰难处境背后的希望和勃勃生机。虽然小丽现在无力去到学校,但她内心仍然渴望像小鸟一样自由飞翔,可见她“想要轻盈、摆脱重负”的动机比较强烈。我们常常说一个人抑郁了,在意象对话心理咨询师看来,并不代表他整个人都抑郁,而是他整体人格中的某一个或某几个子人格抑郁了。



 第二次:关于梦的工作



深圳心海湾心理(心理咨询&个人成长)

2018年4月10日,小丽这次变得略微敢说话了,我试图引导她和自己的身体——喉咙对话,喉咙如果能够说话,它想表达什么呢?她说爸妈让她郁闷、憋火,但是她不太愿意体会这种“负性情绪”,转而讲起了她的梦。
 
小丽说梦见别人骂她,怕别人笑话她,觉得很丢脸。她也怕自己一个人睡觉,去年冬天就没自己睡过了。我想继续问下去,她说不想讲梦了,眼泪也同时流下来......
 
我静静地陪伴她,有心疼的感觉涌上来,她继续说,她还怕别人触碰到她的身体。(这一块六次咨询后有继续提到和修复)
 
我提醒她生活中有没有令她开心的事情呢?她说自己粉笔字写得好,还受到老师的表扬呢;她也会收拾家,帮妈妈把家打扫整洁。
 
看到她放松了些,我又拉她回到前面的话题,刚刚梦里怎么了?难过得都哭了。她说,梦见别人议论她不读书,她很难过;梦见好朋友不理她,都不想活了,不想去学校,就是怕见到这个朋友。然后她详细讲述了她和朋友之间的矛盾冲突.......最后小丽感慨,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对我付出,这是我第一次为朋友付出这么多,以后我再也不这样付出了。

作为咨询师,我没有评判她的行为和想法,因为我深深知道,很多时候,讲道理没用,道理只是停留在头脑层面,而心理问题的解决需要深入到心灵深处即潜意识层面来做工作。
 
青年作家韩寒说过一句很有哲理的话,知道了很多道理,仍然过不好这一生。成年人的世界,又何尝不是如此?!
 
我只是问她这个朋友有什么优点让她愿意这样付出呢?她说出了好朋友的四个优点,外向、活泼、大度、会照顾人。
……
这一次咨询,她有突破,就是愿意敞开心扉交流,情绪不再固着,开始流动起来。谈话中,有喘息,但没有像第一次晕过去。

 



第三次:意象对话——《看不喜欢的人》



深圳心海湾心理(心理咨询&个人成长)

2018年4月14日,鉴于上次她分享了好朋友的故事,我专门针对这一块设计了修复内在关系的意象活动——《看不喜欢的人》,就是往内心深处看。
 
著名作家、心灵导师张德芬说过一句话,外面没有别人,只有自己。意思是说,外面的世界其实是自己心灵的投射,内在有不协调的东西,外在呈现的东西、人、事就是不和谐的,有矛盾的。
 
在意象里,她看到的是狗和猪,猪比狗还小,但猪凶猛,内向的狗很怕猪。我运用意象对话中面对的技术,让她一直呆在意象中去体会,狗狗由害怕到生气想打架又逐渐转向平静,猪由对峙也“越来越平静”,最后两只动物友好互动,玩起了捉迷藏,都“无比快乐、兴奋”,开心的感觉弥漫到身体每一个部位。

意象对话帮助来访者消除坏的行为方式,习得并学会更好的行为方式。这样她应付生活的能力就提高了,学习、生活也会更快乐。
 

意象对话是一种“下对下的心理咨询和治疗”,来访者和治疗者都使用原始认知、使用意象,来访者的深层人格可以直接和咨询师的深层人格交流。意象就是深层的人格的语言,治疗者往往不解释这些意象的意义,但这个语言是我们每一个深层人格都懂得的。这个语言不是头脑的语言,而是心的语言,所以这个语言说出来的话是直达心灵的。(朱建军《我是谁》)



第四次:北京找专家,《看房子意象》



深圳心海湾心理(心理咨询&个人成长)

2018年4月29日,这次和上次咨询间隔了半个月。原来上个星期二,父母禁不住家中老人的劝,又一次去看邪(中间不敢告诉咨询师,因为我不主张这样做,会吓到本来就敏感胆小的孩子),结果现场直接导致孩子惊恐发作,连夜,父母送孩子到了北京儿童医院。在神经内科抽血检查,不是抽动症,转到精神科,找黄牛花费上千元挂到专家号,确诊是情绪障碍,还有些抑郁,有点强迫。
 
医生给开了药,建议孩子先别上学,另外还叮嘱父母“三次心理咨询绝对不行,还要回去继续做咨询,而且心理咨询不能停”。
 
或许北京专家的话起到了定心的作用,父母回来很坦诚地告诉我,以后就让小丽吃药并坚持找孙老师做咨询,再不看邪搞迷信了。

这次我带小丽做了起始意象——《看房子》。
 
她的原话描述:走在一条荒无人烟的土路上,路面崎岖,高低不平,路上还有好多小石头,很磨脚。路两旁光秃秃的,是秋天,当时是凌晨,走在路上不平静,心情很复杂。
 
这里我停留住,让她仔细体会,对心情做一个分辨。她说心情是“焦乱,不知所措,又慌又怕,怕迷路,怕人贩子,还很着急。”
 
接下来,对“怕”的恐惧情绪做工作,最高分10分,她自我评估是八、九分,心跳得很快,额头、身体因为高度的恐惧紧张都出汗了。
 
同时,我运用意象对话中级班的核心技术——子人格分解技术,让她看一看,这样走在路上恐惧的是谁?
 
她看到一个小女孩,七、八岁的样子,梳了一个长辫子,穿黄色运动衣和黑色裤子,叫“雨焦丽”。下一步,我引导她和这个子人格互动,结果,雨焦丽这个女孩的心不再因恐惧而跳,走在路上也不怕了,“因为有我(小丽)陪着”。
 
小丽逆时针绕房子转,看到高大上的楼房,外墙黄色,像皇宫,三层楼高,砖头建造,门开着,有窗户,看到这样的房子,有些激动,但又觉得自己配不上,感觉自己很微小。
 

鉴于来访者也许会读到这篇文章,我不做太详细的分析,只简单说明一下,房子包括每一处意象,都有具体的象征意义。房子是我们的心灵,代表的是我们的人格结构(包括能力、气质、性格等)。即便是不懂心理学的人,透过小丽的意象,大家也能够看到孩子内在有很多的“负性情绪能量”,如:恐惧、害怕、焦虑、着急,而且内在有很深的自卑情结,有不配得感。



第五次:意象对话——《看镜子》



深圳心海湾心理(心理咨询&个人成长)

2018年5月12日,这个意象主要是看来访者当下潜意识中的自己。
 
小丽看到镜子里是一大片五颜六色很美丽的花,她很兴奋很开心,我引导她和这些花互动,那些花由于受到她的赞美和欣赏,高兴地跳起舞来,她也跟着开心地跳起来......她的情绪一直是快乐的、喜悦的、幸福的。
 
意象对话,提升来访者的自知,让来访者探索到更丰富的自己,不再受压抑,从而增加了安全感、自我接纳、自信、自我力量。
 
我运用情绪体会技术,让小丽从各个维度充分体会这份美好的情绪,夯实她积极的情绪能量,继续开启她自我疗愈的功能。
 
透过这次咨询,大家能清晰看到,来访者自身就具备积极正向的资源,咨询师的作用更多是陪伴是支持,是引领来访者一起去探索并开发到这份宝贵的资源。



第六次:脱离妈妈,看意象——《笼子里的动物》


深圳心海湾心理(心理咨询&个人成长)

2018年5月24日,我注意到小丽这次开始咬手指甲,妈妈说她从幼儿园就开始咬指甲......我还观察到妈妈说话的时候头不由自主地会抽动,诚如妈妈说,因为孩子生病,她自己也快焦虑了。
 
针对小丽的“退行”行为,我这次带意象——《笼子里的动物》,测查父母小时候的养育方式和孩子的习得行为模式。
 
小丽在一个砖头围起来的院墙内 ,看到一个圆形的黑黑的类似车轮状的笼子,里面有一只可怜巴巴的小白兔,才一周岁。
 
我问她看到这些什么感觉?
她回答不想说,说出来有点害羞。
怎么了会害羞?我继续问。
“非常怕,怕你们嘲笑”,小丽瞄着眼,羞怯地说。
你们指?我还是想要确认一下。
怕老师和妈妈,小丽低声说。
 
很明显,小丽有阻抗,为了给她提供一个安全、自由的环境,我建议妈妈到外面坐会或者逛会街,半小时后来接孩子。

接下来,我让她继续待在那个“怕”的感觉里……她评估“怕”的分值达到了8.5分,心蹦蹦地跳,身体颤抖。我运用意象对话的小技术,“咬住”或“盯住”她,这样反复四、五次,她的身体由轻微颤抖到完全不颤抖,恐惧也由8.5分最终降至0分。

这个穿越恐惧的过程写出来比较简单,但实际咨询时间长达20多分钟。
 
第四次房子意象,咨询师看到了她内在从小到大积压的恐惧情绪,虽然有体会,但只是部分化解,并没有根本性转化和疗愈,所以她仍然重复那种恐惧的自动化反应模式。可见一种强大情绪能量的消解、转化并不是一次咨询完成的。
 
接下来,就是小白兔和笼子关于自由的对话,其实也是让来访者内在各部分对话,即在咨询师的带领下,在潜意识层面达到疗愈,最后通过对话达成和解。终于,小白兔带着笼子一起在草地上自由自在地玩耍,他们玩捉迷藏、踢毽子,玩累了,小白兔就会跑回笼子里睡一觉,这时候是舒服踏实,不再是刚开始被关着而失去自由的崩溃感。
 
小白兔或者也是小丽的心渐渐活泼起来,心中升起愉悦和幸福感,从上到下,这种快乐在全身流动起来……我让她继续保存在心里。

小丽说,笼子也变了,不再是黑的了,而是五颜六色,非常漂亮,阳光还能透进来,离房子很近,只有一米左右。
 
咨询做到这里,我也由衷为小丽高兴,肯定她:小丽今天很棒啊,穿越了恐惧。
她笑着说,嗯,我现在也不怕妈妈的嘲笑了,她在与不在都行。
 
意象对话,能够很好地帮助来访者释放她的情绪能量,获得爱、关心、支持等,从而削弱和化解原本固着的情结。
 
(未完待续,第12次咨询后,小丽顺利去到了学校,状态稳定。)儿童心理咨询
 

注明:所写案例经过了父母和来访者的同意,并且来访者名字是化名,涉及到隐私的资料都经过了加工处理,请勿对号入座。


本文转自十九号心灵花园微信公众号,作者:孙彩霞

此文仅作分享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