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手记 | 我怕

2019/5/6 11:59:51      点击:
梦者:男,30岁,未婚。

梦境:远亲家的一个堂弟打电话让我回家。(梦者此时说道,在现实生活中,只有当家里发生比较重要的事情时,才会打电话让他回去)我回去一看,家里着火了。父母都在屋子里,我急坏了,伸出胳膊想拉电闸,但被冲出来的一个人给拦腰斩断——我当场死掉了。

梦到这里时,我被吓醒。



深圳心海湾心理(心理咨询&心理课程&公益沙龙)

这个梦很短,看上去并不复杂,实际上却颇具有普遍性。因为我们可以将男性所经历的这类梦笼统地命名为——“我怕!”

怕什么呢?

在梦者的梦中,他的堂弟代表重要信息的传达者。之所以平常并不熟近的堂弟执行传达任务,是因为让一个远亲来传达重要信息,能够降低梦者的害怕程度。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可以理解为梦者的害怕程度也许并不轻。

梦者陈述梦时插进一句话:“在现实生活中,只有当家里发生比较重要的事情时,才会打电话让我回去。”

这是在说,梦里之事对他很重要。

家里着火,喻示心房着火。此处,火是梦者强烈的焦虑情绪的象征。联系梦的上下文,结合梦者的现实生活状况(他一直与父母同住),可以猜测,这份焦虑与父母有关,即分离焦虑。

也许有人质疑,分离焦虑是说青春期的孩子与父母之间的一种害怕分离的消极状态,梦者都30岁了,早已过了青春期,怎么还有分离焦虑?其实,这是一种误解。

分离焦虑,作为一个心理学术语,它更强调的是害怕独立,害怕精神“断乳”的心理状态。这种焦虑的状态大多发生在个体进入青春期而未真正独立成熟的阶段里。有的人体验的时间长一些,有的人能比较顺利地度过。所以,个体的生理年龄并不起决定性作用。不过,分离焦虑者的生理年龄越大,越体现出其焦虑的程度较深、心智发育较晚、对父母依赖感较强。

现在,让我们再回到他的梦境。

在梦里,父母与梦者同在屋内,并且梦者想通过拉电闸的方式灭火——看似救父母,实为自救——梦者在潜意识当中并不想与父母分离。分离之苦会点燃焦虑之火,所以,在他看来,唯一可以阻断火情的方法就是断了电源,以免引起更大的火势。对于梦者而言,这样的火无疑是一场灾难。

许多来访者听到如此的解释都不以为然:“不可能,我很独立啊!我虽然跟父母住在一起,但是我有我的生活,我挣钱养活自己……”成年人与父母同住,看似只是一个空间的选择问题,我们可以找出千万条理由支持这个行为,比如:没钱买房子、出去租房太贵、照顾父母更方便、父母不放心、等结婚再搬出去也不迟……


然而,这种行为带给我们的心理弊端实在是更为深远:不健康的依赖感增强,延长和加深本应在青春期就完成的分离焦虑,精神独立性减弱、通过独立生活重建生存安全感的机会丧失、人格不健全,等等。

很多时候,我们理智上、意识上,是希望自己独立自主的,但在潜意识里,却是喜欢睡在摇篮里。这就是法国著名政治家和伦理作家拉罗什伏科(Larochefoucauld )所说的:我们根据希望许诺,却按照我们的恐惧行事。

梦里的大火虽然可怕,而更可怕的,却是为了阻断大火可能招致的“死亡”危险:一拉电闸,就被拦腰砍死。

了解心理象征意义的人都知道,在意象世界,人体本身通常可以成为男性性器的象征。那么,被拦腰斩断则是阉割象征。如果男性在梦或意象里感觉自己的腿脚、胳膊或手被弄断,通常也有相似的意义。

因而,此梦的主题为——阉割恐惧。也就是说,梦者分离焦虑背后真正的原因在于害怕被阉割。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所谓阉割具有双重意义:一是物质意义,象征男性性器的损毁;而是精神意义,象征男性气质的破坏。

我们在心理学层面谈阉割恐惧或阉割情结,已经远远超出了失去特定器官的含义。实际上,这种体验与出生时剪断脐带的创伤性记忆有关。从这个角度上说,我们可以将脐带被剪断视为出生后与母亲的第一次分离体验。这种体验也许并不逊于“死去活来”。

来自特定器官的丧失恐惧,则更强调精神死亡的剧烈恐惧。但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阉割恐惧是否比隔断脐带的恐惧来得更晚。我现在能够体会到的是,阉割恐惧带给个体(应该也包括群体甚至民族)的影响更为深刻,它更突出这样的感受:男性气质以及男性力量方面的无能感、无力感和深沉的悲哀,好似精神窒息或是精神缺氧的状态。

如果脐带是母亲供给胎儿氧气与养分的源泉,性器则为供给阳性气质与力量的根源,无论是在现实中割断脐带,还是在想象中割断性器的象征物,都是令人积极恐怖和畏惧的,都会产生窒息感。

要想接纳这种窒息感和恐惧感,只有在自知状态下,充分体验,充分感受,充分释放。倘若把分离焦虑和阉割恐惧比喻成一个吃人的恶魔或是吓人的鬼怪。我们所能够做的,就是勇敢地站在他的面前,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哪怕发着抖、打着颤。当我们在想象中能够面对这种恐惧时,就意味着我们勇敢地拿出了自己的真诚,真诚地面对心中的害怕,真诚地在害怕中面对。那么,在现实行为层面,也就更容易为自己的精神独立作出不懈的努力。

对于这位梦者,首先,需要读懂这个简短而深刻的梦;其次,了解自身产生分离焦虑和阉割恐惧的具体缘由;再者,承担起为自己成长的责任,不再用“照顾父母、怕他们不高兴……”之类的谎言欺骗自我,走出家门建设自己的生活。

因此,他需要尝试改变,尝试承受新的体验——搬出去自己住的担忧、父母的不理解甚至各种消极情绪、独居生活的种种困难、贪恋回到过去的惰性,等等。


在精神层面与父母分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在恐慌焦虑中面对被阉割的恐惧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但是,这些代价,对于一个人的心灵成长,对于一个人的人格独立,是格外必要而具有非凡意义的。

 


文章摘于《乌云遮月心朗朗》,作者:苑媛


小编推荐:意象对话创始人朱建军老师说过:“释梦就是这样一个自我发现的过程,梦是潜藏在我们心灵深处的‘原始人’的来信,解读梦境,深入你的潜意识,帮你倾听内心的声音,引领你更好地了解自我,了解他人。”因而释梦不仅是咨询师在咨询中会有应用,我们普罗大众也同样渴望了解梦所传达的意思,从而了解真正的自己。如果你也对你的梦境感到好奇,想学习释梦,就来参加我们的释梦课程吧。

扫描或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声明:图片为心海湾拍摄或心海湾友人提供,未经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