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新闻报道

朱建军教授第十四届全国意象对话学术研讨会开幕词

2018/8/21 16:00:31      点击:

 

 

【主持人】


我们有请意象对话创始人——朱建军老师上台为我们致开幕词。

 

 

【朱建军】


她刚才说的话我挺有感想的,这一转眼就都14届了,而且规模越来越大。那下次就很发愁了,组委会需要找更大的房子去了,房子就是问题了。而且,第一次会上的人有很多今天还是坐在这儿,真的是特别好的一个事情。

我跟大家简单说两句,我个人的一个小小的变化。在以前我自己其实有一个小情结,非个人化的,但是是我的。就是我老觉得中国的很多好东西不被大家认可,大家都觉得好像只有国际化的,其实具体说就是只有美国的才是好东西。然后对本土的一些很好的东西大家认可的不够。

对此,我心里边一直有一点点劲儿。那个劲儿,最近突然解开了。我觉得,其实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就做我们自己的好了。

当然我们也可以再去做很多国际化的事情,介绍我们自己到别人那,都挺好!但是这不是重点,这就像一个人,我跟别人交流当然挺好,但是最主要的是自我成长。我们国际化当然好,但是最主要的不是这个,最主要的是我们自己这个事情做的怎么样,做的好不好。就是突然有这么一个感觉。我今天到这儿来以后,看到大家,这个信心就越来越大,我们肯定可以越干越好,肯定可以,而且已经是在越干越好,越来做的越好!

我们的人才也越来越多。我前两天去给珍珠们做成长性督导,就发现有的珍珠我不认识了,然后现场问了一下名字,这种事情以前是没有的。以前珍珠层次的人我都是认识的,现在就不认识了,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我们人多了,我们人才越来越多了,这真的是特别好的一个事情。

 

 

在这次开幕的时候,我说一些自己的想法。我觉得咱们意象对话,虽然它主要是一个心理咨询流派,但是我们真的越来越觉得它跟其他的心理咨询是有区别的。这个区别在一开始好像只是一个量上的区别,但是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它逐渐的演化成了一个更大的区别,是什么呢?就是说它不仅仅是解决心理障碍的工具,不仅仅是现在我碰到了什么问题要来解决的时候用到的工具。它可以做这个,但不仅仅是这个。更多的来说,意象对话是心理咨询师或者是非心理咨询师自我成长的一个很好的工具。所以我以前就在这里讲,意象对话跟其他的疗法在这点上好像区别挺大的。

不见得你要病了才能找意象对话,而是说每一个人——因为我们在生活中都会有大大小小的问题,都会有大大小小的生活的创伤,都会有一些情结,都会有一些行为模式上的问题,那你可以靠着意象对话去帮助自己。

在老早之前有人问我说用意象对话做成长,你要做到哪一天才算到头?好像你可以一直做。我们最早的那一批,现在大家也在做自我成长。 后来我就说,当你去问这种话,说意象对话做成长哪天才到头,就仿佛说做成长是个没意思的事情,因为我现在有病了才不得不做。其实不是,其实它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它是没有头的,你可以一直做下去,越做越好。这是一条水晶之路,越走越透彻的一条路。意象对话只要你活着天天都行,所以其实它真的是特别的、可以跟我们整个的生活,整个的生命在一起的一件事情,可以一直做下去的事情。而且你一直做下去,你会觉得一直有收获。我自己知道,现在我也是发现我有一些小的结,像我刚才说的那个小的结,我也是一点一点解开。一点点,今天多解一个,明天多解一个,然后就活的就越来越自在。所以咱们这么多人来,还有抱着那么小的孩子来,大家就这样一直一起走下去,真的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非常好的事情。对我们自己的生活,对我们的家人,对我们身边的人,当然也包括对我们的来访者,都是一个特别有价值的事情。

然后从这里再引申一步,我最近也在想这样一个问题:我们意象对话心理学,作为一个咱们本土产生的疗法,它在哪些方面还可以有跟现在我们接触到的、其他引进的疗法不同的地方?我就想到了至少有一个东西,现在做的还不多,但是我觉得以后应该去做。比如国外的治疗,说到底还是一个医疗模式或者忏悔模式,精神分析,弗洛伊德所做的事情,其实很像一个牧师,对吧?你有事你就来找我忏悔,然后同时也像一个医生,你有病你就到我这来治疗,更像是这样的一个模式。这模式当然有他的价值,咱们也从里面学到很多东西,当然也很好。但是我觉得其实我们东方还有另外一个文化传统,另一个模式,是不一样的。就像古代中国人,在古代碰见心理问题,他需要解决的时候,他怎么做呢?儒家的,他可以找一些长者,然后跟长者谈一谈,老人们去给你一些劝慰;道家呢?道家实际上他们都是自己来的,他们不喜欢合群,道教是合群的,他会有一些活动;佛教呢?他会我们去请教某些高僧,给你讲讲法什么的。但是无论是儒家道家还是佛家,都有一个就是比较有特点的东西,就是强调修行,修炼或修为,也就是一个字。

 


修是什么意思呢?修就是自己练习,日常练习。不是说你有问题了,你再找一个人去帮你解决,而是说你平时就去练习。练习什么呢?培养一些比较基本的心理能力,比如说咱们中国人都很熟的定力,对吧?那么佛家他就会修禅定,对吧?道家他就会静修。他们都会用一些方式从你的基本能力入手,让你平时去练。当你的一些基本的心理素质、基本的心理能力提高了之后,你遇到问题的时候就好解决。可能你还是需要别人点拨,但是你不需要做五年六年七八十年的心理咨询,你可能很短期让别人点拨一下就过去了。我觉得也许这就是我们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就是发展一些意象对话的基本心理能力的训练方法。那回我去无锡的时候,他们就跟我说燕程带着大家做捏手指练习,我知道它是训练集中定力的一个方法。其实我们可以发明很多这样的方法!

 

 

意象对话有一个基本的思想,特别强调我们有四个基本的品质,就是信爱知行。它会在各种意象中体现出来,它会有不同的信爱知行的品质。那么下一步我们就可以想,可以有哪些专门针对信爱知行的日常修法?我觉得如果这些东西我们研究的越来越多,设计的越来越多,试验尝试以后发现真的可以形成特别好的体系,那么它是一个很好的可推广的东西。大家都可以去练,那就对更多更多人的心理成长都是有帮助的。它不是面向少数人的,可以推广到更多人,所以它会特别有价值,这是我们这个时代很需要的一个东西。所以,这个就靠大家了。我需要在咱们意象对话好多具体工作中尽可能多地退出。今天对我来说有点类似于半告别,我不是告别了,但是我要退出得更多了。退出去干吗呢?我要去想一些我自己理论的想法,写一些书,然后尝试一些新的技术,我要自己去搞这些事情。因为这是我最擅长的。管理一向不是我擅长,这是我更擅长的。

所以我刚才想的那个念头,我自己就在想,可能好多事情真的是不能靠我了,大家要做好。好在我们现在人才济济,我们大家可以一起不断地创新,不断发展,然后不断有新的东西出来,它就可以越来越兴旺发达。
所以我就说今天这次年会是一个很重要的年会,就是以后具体工作我会做的越来越少,只把关一些大事,只在一些我觉得很重要的事情上出来管管,其他事情我就基本不管。因为现在也有这个条件了,人也多了,人才也多了,能干的人也很多了!以后我们也可以做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好,各个地方也都会做的越来越好,说不定现在的年会规模就是以后我们地区年会的规模,全国年会就不是这个规模了。

这是第一个我要想讲的事情。

 

 


第二件事跟第一件稍微有一点点联系。我认为,一个心理学方法,我不是叫心理咨询方法,叫心理学方法,它真的应该有能力对社会产生比现在大得多的影响。

心理学这个东西说实话,它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学科,它是跟人的心联系在一起的。社会一切方方面面的发展,骨子里都是跟心理有关的,都是来源于心理的。心理学一旦搞好了,它的影响绝不仅仅是心理学领域,而是各个领域。其实我觉得古代中国的一些大哲像孔子,像王阳明,他们的学术归根结底都是心理学。我们中国的哲学其实对研究自然界、宇宙是由原子构成的还是由其他什么构成的不太感兴趣,我们感兴趣的是人心。

咱们在座的好多人也都在方方面面运用心理学,运用意象对话,以后用的人肯定会越来越多,用得越来越好。我最近在考虑一些别的层面的事,非心理咨询业的事。头几年我就在想,意象对话用来做心理咨询,这是个小群体的事情,是需要一批长期学习,功力很高,同时又学过心理咨询方法的人去做的行业。那么如果还没学到那么多,只是学了一点心理学,我们可以做什么?我觉得其实也能做很多跟意象对话有关,跟心理学有关,但不见得是心理咨询的一些事情。如果尝试好了,我们很多人都可以去做,所以我前几年就一直在思考这个事情,就是希望找到几个点做做。

最后我就选了两个点,想找机会尝试。

第一个就是一个和传统文化有关的创意,关于礼品的。自己制作,就是说我给谁送礼,我自己做。这样的一个东西。这个听起来好像也很简单,就是一个礼品制作,但是对我来说,它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事情。为什么呢?因为礼品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是特别特别重要的、有价值的、跟我们的文化,跟我们的人心有关的东西。

为什么想到礼品呢?因为我想到礼,为什么想到礼呢,因为想到孔子,我们中国自古都自称是礼仪之邦。所以我们的骨子里边,我们的血液里边都有这个东西。那么真正的礼品是什么?真正的礼品不是说我现在要办点事,找个当官的给他送点礼,不是那样子的。真正的礼物目的不是说我用来花钱办事,也甚至不是说好像我过年在家送礼品,虽然我心里很烦,七大姑二大舅的,但是我不得不送,不是那个。真正的礼品它的意义是什么?我期待在制作它的过程中大家能有自己的体会。

 


也许我们能够在这个过程中,突然学会了,能够体会到这是什么感情。我要做一个礼品送给我妈,然后在做这个礼品的过程中,我突然懂得了,我对我妈那些感情不都是好的,还有好多怨恨什么的是怎么回事。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其实不仅仅是我送个礼,他高兴一下而已,而是在这个过程中我有心理的体验。

心理体验为什么有意义呢?大家知道,现在世界有一个重大的变化,就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越来越好,有一些智能机器人已经长得比在座的各位都漂亮了,而且人家还会说话,对吧?而且人家还会开玩笑。当然他们也会下工厂干活。所以好多人就说,在人工智能的时代有好多的行业就会消失,比如说以后不需要司机了,对吧?汽车自动驾驶,虽然现在的自动驾驶还不太行,有时候能把人撞死,但以后肯定行。那还有什么司机,没有司机这个行业了。然后再过时间长一点,可能连翻译都不需要了,对吧?因为计算机就可以翻译了。律师不需要了,对吧?我们直接把所有的案例都存在一个智能机器人脑袋里边,律师也不需要了。

后来就有人说,当人工智能越来越发展之后,还有哪些职业是机器人不能做的?他们选了一百个职业去打了一下分,我不知道大家知道不知道,最不能被机器人代替的,他们说是旅馆的,旅馆的什么什么服务人员,他可能觉得你去旅馆总得有个人招待。我觉得这个难说,是吧?将来完全可以有无人旅馆对不对?房子在那儿,我直接一刷卡就进去了,对不对?就完了,然后机器人一收拾就完了,我觉得这个是根本不对的。但是有一个机器人不能替代的行业,我觉得还真的是很难替代,那就是心理咨询师。我女儿是在Facebook的,做这个行当。她说人工智能也不是那么容易,首先跟图像有关的就都不好做,跟逻辑有关的就非常好做。所以心理咨询,比如意象对话,就是不太好被人工智能替代的,而且更重要的是那种以意象为载体所传达的情感沟通,这个是没有办法用机器人替代的。

 

 


就算他是个很好的机器人,话说得都挺好,但是我知道他不是人这件事,对吧?你不是人,好,我们就跟它的感情没法连接上了,因为我们只能连接人和人之间的感情。我觉得意象对话做心理治疗固然如此,意象对话做其他的东西也是如此。就像我刚才说的做法,比如说将来可能批量生产的产品,那我们没有任何可以做的,咱们以后这个人工智能发展得好了之后,绝大多数人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所以有人说将来绝大多数人就给你点救济金,你就混日子好了,这个世界实际上就是只剩极少数人做一些高档的智能机器人,然后他们去过好日子,而其他的老百姓就是随便发你俩救济金你就混日子。穷人富人就这样分开了。但是这样的人生我觉得真的很没劲,你就是拿一点救济金过日子,这很没劲,你非得去做那少数人,也没劲,对吧?因为那样的话,你的整个生命都得耗费在里面才能在那个极少数的机器人世界中去称王称霸。

如果人类未来真的走向这样的一个世界,少数人能够掌控人工智能,成为世界的霸主,有无穷无尽的资源和钱,像过去的帝王一样,过着那种骄奢淫逸而不健康的生活。这样的世界美好吗?我觉得太不美好了,非常不美好。一个美好的世界唯一的希望在哪呢?在于我们还能够用某种创造性的、有感情的工作去把人和人联系在一起。

所以我就在想,将来可能不管多么有手艺的工匠,都比不过人工智能。但是有一件事,人工智能永远比不过我们。就是我给我亲妈做的礼品比任何机器人做的礼品都好,对不对?不管它是什么机器人做的,我给我的好朋友做的礼品,亲手做的,它一定比任何高级机器人做的都好。所以它不是一个物质生产,它是一个精神生活的纽带,所以机器人做的产品可能将来会极其便宜。因为是机器人做的嘛,根本没有人工费。

自从工业革命以来,科学越来越发展,有利有弊,利我们大家都看到了,我们今天都在享受它的成果。弊是什么?其实我们大家也都看到了,是什么呢?它给你的东西越来越多,但是这些东西所给你带来的精神满足越来越少,对吧?我们过去吃的水果都是有虫眼的,不好看的,长得也不太大,产量又很低。我们还经常吃不着,但是吃到的时候好香。现在苹果都这个又大又圆又好看,对吧?尤其是美国人进来的,作为美国人代表的那种苹果,我们把它叫蛇果。delicious,非常漂亮,非常红非常大,产量非常高,价格还挺便宜。但你咬一口的话还不如萝卜好吃,对不对?我觉得不光是苹果有这样的变化,不光是什么大豆转基因了,其实整个的工业文明带来的就是这样一种变化,我们得到的越来越多,但是它给我们带来的心理的满足越来越少。

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一个相反的事情,通过做事情让我们都在心里边有一次感动,真正的通过这个能跟我们的感情在一起,能让我们觉得人生有意义,让我们活了一辈子,最后想:哎呀这一辈子活得好,挺幸福的。我觉得这样的一个产业,它不仅仅是中国化的,也是世界化的,它是对整个工业文明失去了的东西的重新寻找。它等于给人类指出了一个在机器人非常发达,人工智能非常发达时代的一个新的发展方向,就是有些基本的生活用品,我穿件衣服和基本的生活用品,我可以让人工智能那个厂子里边去给我做,很简单很便宜很省钱,也不用操心,我就有了。

 

 

另一个事情就是最近在研究中医,因为中医跟意象对话太贴了,特别适合把意象对话的好多领悟搁到中医。 我现在就不在这讲了,因为那个蛮长的,需要好多时间讲完。在这个基础上,其实可以引申出很多很多的方法,所以最近两年我要去研究。中医理论上的革命其实是更革命性的,比那些方法更重要。而且这个是理论层面,到实践层面,我觉得这在实践上的意义也特别的大,为什么呢?从需要的角度上来讲,中国马上进入老龄化社会了,进入老龄化社会就有一个问题就是健康问题。老年人最关心的就是健康,健康问题一出来,那就有一个钱的问题。我们怎么花钱保证人健康?西医花钱的程度是不可思议的。一辈子挣多少钱,最后进ICU没几天全给你花光,对不对?所以我们进入老龄化社会之后,要想靠西医去保证大家健康,这简直是不可能,把我们所有的钱,饭都不吃了全部用来吃药也不够。

实际上出路在哪?出路其实在中医。但是我们现在的中医能不能担起这个责任?其实有点悬,因为现在好中医已经越来越少了。好中医是很棒,但是越来越少了。而且好中医的精湛经验很难复制,他们只能师父带徒弟,一个人带不了几个徒弟,为什么?他们很难复制,因为他们理论上没有发展,它其实是经验性的。我这中医就适合治这个病,我治了一辈子一眼就能看出来怎么回事,马上就给他下对了药。弟子不知道,需要很久很久的摸索才能摸出来。这种是理论上没有创新,所以理论上要发展。但是当你真的有一个很好的发展了之后,其实可以有一条路,就是你怎么样让大家的健康水平提高,而且同样的一个思路并不是说你病了以后怎么治,而是说怎么样你不病。

这也是我们中国人的特点,我们刚才讲的是心理层面,现在我回到生理层面也是同样的道理。那怎么让你不病啊,这里边好多可以做的,有很多日常可以做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将来健康产业也应该日常化。日常化就是不是说你有病到我这来治病,而是说我们中医本来就是强调治未病,就是治你没得病之前,对吧?你可以拔罐,你可以刮痧,这都不是说要得了多大病才干的事情。你按摩,你练练气功什么的,这都是没有多少病之前就可以做的事情。所以在将来我觉得可以有一个健康产业,就是我没有医生资格,我们不去给人家治病,但是我们可以有一个健康产业,把身体的健康作为这里面所做的事情。

这块儿也是一个特别值得以后我们去做的事情,而且它也不是一个纯生理的,它可以跟心理相结合。对吧?我们意象对话这边有好多东西可以做,可以发展出很多很多的方法。用意象对话来改善人的身体,我觉得这个以后也是可以做到每一个社区的。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你可以挨着去把它做下去,这是我自己的一个想法,时间关系,我就不多说了。






我看了一下这个论文集,我觉得质量还真的在提高,有一些很好的东西。我那会儿很有感慨的说,其实如果意象对话团队里这些比较有创新的、水平比较高的人,就从意象对话里面分出去单搞一个什么疗法,然后单提出一套东西去做,咱们这里边能有不少人都可以去做这个事情。有不少人都有实力做这个事情,这挺让我们欣慰的;但是我们大家还是在一起做,它有一个特别大的好处,好处是什么?好处就是,你们可以有互相的碰撞,比如说有一个人,他是学生命树意象疗法的,如果他就是生命树意象疗法,他就是搞这个的,那他就只能学到生命树意象疗法现在讲的那些东西。但是如果他说我是生命树意象疗法的,比如淑姿,同时我也是意象对话的,因为生命树这个疗法它也是意象对话的一个分支。那其实你就还可以从别的地方获取很多的启发,就会有成长性。比如燕程这个叫子人格寻根,对吧?如果他就跟燕程学行不行,也能学,能不能学的挺好,也能学得挺好。但是这就不如他同时也学意象对话的其他的东西,也在别的地方吸取营养,那他以后就会进步的更快,就会成长得更好。所以呢,我觉得咱们意象对话好就好在这儿,就是第一我们是让每个人都在这个平台上有机会发展出自己独有的东西,千万不能像弗洛伊德那样,你只要不相信我的性心理理论,你就再见吧!所以那么多非常优秀的人就跟他再见了,这个大大的削弱了精神分析学派的力量。我们不是那样,我们希望每一个人都优秀都好。也不是说我们大家都必须强制相同,而是说大家在一个共同的基础上,各有自己的专长和专攻,然后又互相的启发、成长。我们大家每个人都这样做,它的成长性就会特别的好,我们就会不断地有新东西。可能我们到了下边28届的时候,再回头看第14届的这些论文,就会说: “第14届这些论文都啥呀,水平太差了!”我觉得那个时候我们应该很欣慰,这说明我们第28届已经很牛了,而不要说我们到第28届的时候一看说:“唉呀,第14届的论文真好,现在还有谁能写出这么好的论文!”不要出现这种情况,对吧?这就是我对咱们未来的一个特别好的一个希望!

我就讲这些,谢谢大家!



本文转自公众号:ImageryCommuni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