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学员感悟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收获总结

2017/6/28 15:22:47      点击:
       本文为意象对话学员胡志轩在上完赵燕程老师的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后的所写的感想感悟。文章内容涉及作者对传统文化,孝文化,两性文化等方面的一些思考和认识。虽然不是对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内容的直接感受, 但包含了作者多年学习心理学的经验总结和收获,还是非常值得一读,特此推荐给大家。感谢作者胡志轩对心海湾的支持与信任,授权发布于心海湾的网络平台。

       为方便不熟悉的读者阅读本文,先对文章中出现的一些词汇做一些解释和铺垫:

       自体:指一个人自身内部真实的、固有的自己。包含两层意思:一个持久的、连续的主体和变化为各种各样的意识状态。自体与自我不同,自体指对他自己的体验所构成的主体,自我则指一个人的人格结构,是一种非个人独有的、普遍化的模式。自体比自我更强调个体的体验。

       客体(object)一词为弗洛伊德(Freud)所使用,对婴儿而言,客体指满足需求的事物,对儿童而言,客体一词可与『他人』互换,客体关系即指人际关系。而此等人际关系乃塑造了个体当前与人们之间的互动情形,不论是真实的或幻想的。


       意象对话心理疗法:意象对话心理疗法是我国著名心理学家朱建军教授于上世纪90年代创立的,意象对话经历了20多年的发展,在这期间他受到多种疗法的启发,其中受心理动力学的影响最大,和荣格分析心理学最接近,和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也比较接近。有些地方也跟人本主义心理学派,后现代心理学有一些交叉,如今意象对话心理疗法独成一派,成为符合国人心理特点的本土化疗法。意象对话心理疗法,是通过唤醒每个人潜在的形象思维和象征性思维能力,去发现调解人们的心理状态、性格以及心理问题的一种心理学方法。心理咨询师让来访者放松,然后按照心理咨询师的引导去想象,这种想象并不是自己可以完全控制的,想象的内容——也就是意象,他们仿佛自己有生命,它会自己出现、改变。来访者潜意识的心理问题会通过意象鲜明的呈现出来,在引导来访者对其意象进行体验、感受和面对等过程中,来访者对他的问题会有新的认识和领悟,潜意识的意象也会自发的发生转化,从而达到治疗效果。经过20多年的发展,意象对话已经成长为中国本土创立的最大的心理咨询与治疗学派。因为意象对话疗法简单易学、快捷有效,具有良好的广适度和处理深度等优势,得到越来越多心理咨询师和心理爱好者的认同和赞誉。


       意象:“意象”就是主动的在人的头脑中浮现出的画面及画面中的具体内容。有时候,画面是人头脑中不经意出现的,当你主动去捕捉和再现它时,也可以视为意象。梦境虽然是自动产生的,但也可以视为意象。对于这些情形的出现,我们就说,你看到了意象。这是对意象狭义的描述。 


      原型:主要是瑞士心理学家荣格提出并且赋予了其心理学的特定意义。根据荣格的分析心理学理论,人们的潜意识具有两种层面:其一是个体的潜意识,其内容主要来自于个体的心理生活与体验;其二是集体的无意识,其中包含着全人类种系发展的心理内容。而原型,便是这种集体无意识的主要组成部分或构成要素。由于集体无意识具有这样一种普遍的表现方式,因此它就组成了一种超个人的心理基础,普遍地存在于我们每个人身上,并且会在意识以及无意识的层次上,影响着我们每个人的心理与行为。荣格研究确定的原型有:诞生原型、死神原型、魔鬼原型、阴影原型、英雄原型、权力原型、上帝原型、智慧老师原型、大地母亲原型等等。

      荣格用原型意象来描述原型将自身呈现给意识的形式。原型本身是无意识的,我们的意识无从认识它;但是可以通过原型意象,来理解原型的存在及其意义。于是,我们可以把原型意象看做是原型的象征性表现。通过其表现以及表现的象征,我们就可以认识原型。如在梦中或者意象中看到穿着黑色大麾,手拿镰刀的形象,就是死神原型的表示,死神原型也可能以阎王、黑白无常的形象出现在梦中或意象中。文中提到的魔鬼即表示魔鬼原型,内心中破坏性的力量。

      子人格:在人格意象分解中,哪些被分出来的“不同的自我”或“不同的灵魂”在我们的想象中出现的时候,都是像一个个独立的人(动植物、鬼神等)一样的形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相貌、服装特点、声音和它们自己独有的性格,我们把它们称为子人格,它们都是我们总体人格的一部分,而且它们自己像一个人一样的独立处在。(摘自《你有几个灵魂-心理咨询中人格意象的分解》)每个人都有很多不同的子人格也就是人格侧面,正常人都是可以自我控制的,不可控的话就成了多重人格障碍了,有兴趣的可以看一看《人格裂变的姑娘》和《24重人格》。

 

正文部分: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收获总结(2)
     (接上文)
       人貌似看着很自由,实际上,如同《大话西游》里边的至尊宝,也是有自己的命运脚本,紫霞的离开,是一种偶然,也是一种必然。我会发现,英雄的真爱,非常容易为了英雄而牺牲和献祭。英雄本身,也很容易英年早逝,为了大义而牺牲掉自己。这可能也是英雄在这一世的功课。英雄自己也有自己需要修行的功课,英雄难过美人关么。《大话西游》的最后,城楼上的夕阳武士对着自己的爱人说:“那个人好像一条狗啊。”狗,没有自己的自由意志,没有自由选择我们生活的权力。我们人貌似很自由,其实早就被自己的命运脚本给束缚了。 而当我们一点点地回到原发感受,原发的子人格,原发的情结的时候,越来越多的被束缚在继发情结,继发感受,继发子人格上的能量会被释放和松动,转化成为自由能量。这个过程也要参见图一。图一中,自体我的能量大量的流向了关系我。这个时候,我们大量的能量就会耗竭在做反应上,耗竭在如何应对上,人慢慢地仿佛真的被吸血,被耗竭,被吸干。而当我们安住与每个当下流变的自体我的时候,慢慢地关系我的能量会回到自体我中来。因为只要保持一定的觉察和盯得住的话,自体我和关系我就会自动无为地发生合一。这就相当于我们再把我们过去耗竭的能量和扔掉的资源慢慢地捡回来的过程。而且你会发现这样收回来的能量随着更深层次的自体我和关系我的整合,这些能量越来越自由,越来越真的为我们所用,为我们更好地生活所服务。自由能量越来越多,人就会越有能量和精力,就会越有能够自由选择的权力。就对自己越来越清晰,越来越了解,越来越能够知道该怎么做,而不是抓着一个老师或者权威,不停地询问我该怎么办。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收获总结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收获总结

        当问问题的时候,你会发现,意象对话的老师经常是不回答的。实际上很多的时候,老师的不回答和不回应是更大的慈悲和爱。我第一次上意象对话的课,是2015年上的赵燕程老师的意象对话初级班。那个时候问了老师五个问题,老师一个问题都没回答。其实是按照我想要的回答,每个问题的回答都是:“当你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你是什么样的感觉,你慢慢地去和你自己的感觉在一起你就明白了。”回来之后就很不舒服,觉得这什么老师啊,诚心诚意地请教你个问题,你这么傲慢,觉得自己真的多么了不起么,我还不去上你的课了呢(结果没过几个月又去了)。何明华老师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第一次上何明华老师的课的时候,做了一个梦,很焦虑,觉得自己难受的快不行了,就去抓老师,想让老师缓解一下我的焦虑。结果何明华老师跟我说等一会,一等就等到下课了,她也没给我解梦。最可气的是,我旁边一个意象对话全程班的同学,她也请教了何明华老师一个问题。何明华老师也说等会。快下课的那天,何明华老师对她说:“亲爱的,我没忘记你的问题,我是想让你沉一沉。如果你愿意的话,临下课的时候你还可以说一说的。”当时的感觉就是炸药包爆炸的那种感觉。回来后,各种对何明华老师的负面评价,觉得这个老师太强势,太冷漠,太不公平。觉得朱建军老师老糊涂了,才评选这么个老师当黄金级意象对话心理师,以后再也不上她的课了。这么比较起来,赵燕程老师还算是比较“慈悲的”。最起码赵燕程老师会回应你一句:“你有什么感觉,你跟你的感觉在一起。”这个老师真的是更冷漠,冷漠的令人发指。后来,还发生了很多事情,度过了一段很艰难的时间。但后来不知道为啥,慢慢地就开始有觉察了,不去抓了。想起了何明华老师其实在课上给了自己很多很多的反馈,只是自己当时只想要自己期待的那部分,何明华老师的这一部分更宝贵的,对我更有指导意义的反馈,我没有听到而已。想到这些,对老师的“恨”就慢慢地变成感激了。

       其实,发生了这样一个过程。很多很多的来访者,学员,包括我自己,在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的时候,往往都是去做反应。最喜欢做的反应就是外抓,喜欢抓一个比较权威的人物,请求他们给出一个比较靠谱的办法,来缓解自己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比如焦虑,恐惧,失控感,不确定感)。我会观察到很多课程中咨询师还比较容易上钩,给出了很多的建议和方法。这个时候来访者或者学员就会“感激”老师或者“咨询师”,咨询师的自恋也会得到很大程度地满足。但这样真的好么?未必。除了满足了咨询师的自恋外,没看到有啥别的好处。我会观察到这么几点:1.学员其实根本就不是想问那个问题。你给他一个答案或者什么反馈他根本听不到。他只想要一个确定的答案,来缓解自己不舒服的感觉。2.当咨询师或者老师掉到了来访者或者学员的陷阱里的时候,来访者或者学员那个往外抓的模式会更加的固化,能量会透支的更厉害,他更加失去了行有不得反求诸己的机会。咨询师觉得自己是在帮助人,说的不好听点,是在害人。问题是,心理咨询师自己没成长的很好的时候,是否能够承受住来访者的攻击呢?比如说,上段我对何明华老师的那段评价,如果你是咨询师,我直接告诉你,你没爱心,你很冷漠,你很无情,你不配做咨询师,你真的能够承受的住么?真正的慈悲需要智慧,需要包容,更需要自知。有的时候,自以为是的善反而是一种更大的恶。咨询师要不断地分清楚来访者是在抓还是在有觉知地宣泄自己的情绪。有没有在用心说话。而每个过程,都是要仔细分辨和靠个人成长的功力的。

       在我们聚餐的时候,郭筑娟老师自己也分享了在这方面自己的一个心得。她在上第一期全程班的时候,有一次因为现实事件,自己太难受了,就去抓老师。结果老师没理她。结果当晚她和同学喝白酒,喝的自己醉到很深的程度,一遍狠狠地拍桌子一边非常气愤的说:“我他妈就是个250,花了100个250来找罪受。(当时全程班的课程费用是25000,娟姐其实跟数字2挺有缘的,这是这次课程的一个梗)”第二天,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问她:“娟,手还疼么?”郭老师自己都笑了,想想幸亏桌子是木头的,要是其他材料的,估计拍烂了还要赔人家的桌子的钱。

       这次课程借赵燕程老师的场,我自己也做了很深的自我体验。赵燕程老师的能量场是包容性很强的,如同大地母亲般很有支持力的。在课程的第二天还是第三天的晚上,我自己做了一个自我体验。我看见了一只黑手,紧紧地抓住了最能代表我男性自我的子人格。做了一些情绪和感受方面的处理之后,我惊奇地发现,这只黑手世世代代通过血缘和亲情为纽带,控制了所有的人。这只手已经完全的枯干,发出一种腐朽的气味,皱皱巴巴地,没有一点点鲜活的气息。在做了很多的体验和感受之后,我会觉得,这只罪恶的黑手之所以能够把人的生命力榨干,跟这两个字有很大的关系:一个是“孝”,一个是“性”。

       孝是中国古代统治者统治人民的一个非常好用的一个工具。商鞅是中国的罪人,这个人的出现和主张真的贻害无穷。虽然秦孝公最后把他给车裂了,但是我觉得车裂跟他造成的危害相比,实在是太轻了。他提出的“连坐”等制度,极大的摧残了人性中最宝贵的东西,那就是人与人之间最真诚的信任、爱和链接。从此为中华民族种下了一颗“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不择手段,就要别人踩下去”的罪恶的种子。秦始皇你看对他的描述,其实他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他的焚书坑儒,也是对中华民族精神文明的一次摧残。到了汉代,开始变成了表面上是儒家,实际上是法家的统治思路。核心点呢?就是提出了孝这种观念。中国古代是男权社会,女性的社会地位是极其低下的。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是,孝,很多的时候都是讲的孝敬母亲,孝敬父亲比较少被提及。我认为,女性被严重践踏的尊严和自我价值,其实是要靠对子女的全面掌控和子女对自己的全面的无条件的服从来决定的。但这种孝,其实是以牺牲子女生命力为代价的。我不能有自己的婚姻(包括现在了,居然还有人可笑又可悲的要去接受父母满意而自己完全不满意的婚姻),这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从,你不孝。还有就是你不能自己决定你自己的命运和职业,自己的人生,必须接受父母的安排,必须遵守当时社会的很多的规则和潜规则(现在好多了,当时简直真的没人性啊)。如果不是这样,你不孝。统治者一方面提出了孝的理论,一方面又深谙制衡之术。文臣武将相互制衡,关系不和的相互制衡,君主看着河蚌相争,自己渔翁得利。不服从君主,你是最大的不孝,不忠,不义。人和人之间为了自己的生存必须互相提防,甚至有的时候你如果不去把他灭了,你就生存不下去。这就又破坏了人深层的一个最大的愿望--与人建立深层次的链接。当人不能够与任何人,包括自己的父母,妻子孩子等等,建立深刻的链接的时候,进行全然的信任和爱的时候,不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的时候,生命力得到了极大的压制和破坏。这就方便了统治者的统治。但问题是,大家都这样,如果你不这样的话,真的所有的人,包括你的父母,你的家族,都会把你排斥在外,那种没有归属,无依无靠的感觉,让很多人不得不屈从与服从。一代又一代的人就是这样被一个无形的东西给玩弄了,给耍了。但中国古代的皇帝真的过得幸福么?开心么?未必。我想他是全天下最累的人。他相比平民百姓,更不能信任自己的任何亲人。自己内心的不安全感更大。说白了,就是个坐拥全天下财富和资源的孤家寡人而已。很多很多的皇帝,都英年早逝了。利用魔鬼的劲,最终会被魔鬼反噬。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收获总结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收获总结

       在我的意象中,看到的这只黑色的枯干的手,就是一个生命力被极度压制的象征。儒法相表里的严苛的社会形态,加上孝的观念的提出,让人们不得不一代又一代的违背自己的本心和本性生活。我会看到,即使到了现代,在心理咨询中,这部分的遗毒带来的危害性依然非常的深。男孩子们被教育的要坚强,不能有自己的情绪,不能表达自己真实的内心。可是你看到了么?现在的家庭中,很多的父亲是缺位的,他们不懂得一个家庭中最重要的东西-爱的流动和亲情的传承。很多男人的工作能力很强,社会地位很高,金钱很多。可是他们,夫妻关系和亲子关系屡屡出现问题,亮起了红灯。why?因为不懂得感情的流动,变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只知道用金钱和社会地位来证明自己还存在着的证据。女人们,集体无意识中被物化,被工具化的事实仍然没有改变,所以有的女人终其一生比男人还要强大,活的极其辛苦。只为了证明女人也是有价值的,证明自己不比哥哥弟弟差。可是,女人活成这个样子,是要比男人辛苦数倍的。这样的男人,无法在夫妻生活中给予女人滋养,女人最需要的就是自己的感受被理解,被看到,被回应。女人得不到滋养会无意识地报复,会去践踏男人的自尊,去贬低男人的价值(实际上是最渴望的感情的滋养没有得到满足)。双方的互相不理解,不支持加快了两个人之间关系的疏离。女人在丈夫那里得不到的东西,很容易投射到儿子身上。母子分离得不好,又会造成很多的问题。很多的孝,其实还没有走出心理共生期。我妈,是天底下最伟大的母亲,没有任何的缺点。在看待家庭的纠纷上,永远都只是一味地偏向母亲,认为母亲永远都没有错。认为永远不应该跟老人计较。很多的女人和儿媳妇,被这种扭曲的孝道弄得有一肚子的委屈说不出。这又会造成很多家庭问题。如果一个男人能够真正成熟,能够客观中立地看待问题,懂得人的感受而不是一味地愚孝的话,这个家庭就会少很多矛盾。所以,孝,这个观点本身就是有问题的,演化成了愚孝。如果在今天没有更多的人去觉醒,认清愚孝只是古代统治者统治人民的工具的话,那么,更多的悲剧就会发生。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对待我们的父母呢?我认为有两点。1.做好个人的心理成长。只有自己慢慢地成长到真正地成人态,你才能够真正地照顾好自己,真正照顾好父母。在这一点上,分清客观现实的父母和心理现实的父母很重要。有很多人染了。比如,我受扭曲的传统文化影响,我知道应该孝顺父母,所以我就在父母面前努力不“色难”。然后,有一天我看到一个情结,或者父母做了什么触发了我的一个情结,我一下子爆炸了,把心中压抑已久的情绪发到了现实父母的身上,结果伤人又伤己。不但父母伤心,自己也会承担很大的内疚感。我认为现实中我们看到,父母并不是那个曾经伤害过我们的那些内在的客体意象,他们或许已经是两鬓斑白的老人了。而当我们做自我体验或者个案或者小组活动的时候,我们面对的是心理世界的父母,他们并非完人,他们做过很多的错事自以为是的事情伤害过我们,我们可以充分地恨,充分地愤怒,委屈,尽情的有觉知地抒发和宣泄自己的情绪。这样做之后,慢慢地现实父母和心理父母的边界分清之后,就能越来越不受孝的影响,更好地去爱现实中的父母。还有个问题是,在心理世界抒发自己的情绪的时候,我们往往会有一些内疚感。这个时候,会有一个类似于超我的子人格(对我来说是一个智者,长长的白胡子的智者的形象,类似于孔子),指责你怎么不孝,甚至指责你不配为人这样对待你的父母,看清他,辨认出他,别信他的话。那都是长久以来“愚孝”在人心中长期内化所形成的一个子人格。这个子人格说的这些话,不利于人的身心健康。2.在家族中建立有边界的爱。我们只做我们能做的。(1)如同朱建军老师所说,我们可以每过一两周回去看看父母,替父母做一些他们已经做不到的事情,跟父母进行一些真正地情感方面的交流就可以了。学会尊重父母的生活。比如我看过一个这样的现实案例,一个农村出身的人有钱之后一定要把父母接到城市里来住。父母起初很不愿意,当时实在拗不过孩子,觉得不能够辜负孩子的一片“孝心”。结果来到城市几天,离开了那片熟悉的土地,离开了熟悉的朋友们和左邻右舍,生活习惯和节奏被完全打乱,过了没多久,一个住院了,一个中风了。送回老家没几天自己痊愈了。这是真的孝么?不是。如同很多的父母替孩子全权安排人生一样,孩子很多时候的孝是自己认为父母需要的,不是父母真正需要的东西。所以,学会尊重别人的意愿和生活,尤其是父母的意愿和生活,是很重要的。(2)我一直有个观点,我们的父母也是人,不是我们必须全权服从的神。他们也有各种各样的缺点,各种各样的子人格。比如父母的孩子子人格出来的时候,我们怎么对待他们呢?对待小孩子,一个是要安抚他们的情绪,感受他们的感受。这是哄。但同时也要有原则,不行就是不行。温和而坚定地说不可以。难道对待小孩子的无理取闹我们也要妥协?父母有的时候是表演性的人格,比如说我妈,这二十多年,如果什么事情不符合她的期待了,她有的时候就哭着说:“日子没法过了,我老了之后没人管了。”我以前一直不知道怎么办,只是觉得在那种情况下会无意识觉得很内疚,觉得都是自己的错,觉得妈妈过得不好都是我的错。这种情况下能量和生命力会不断地被耗竭,我这二十多年,生命力被消耗的几乎殆尽。后来看了朱老师一本书,朱老师说这种情况下,可以直接说破这个子人格和她的获益。我妈在开始表演的时候,我直接告诉她:“如果你再用这种方式获取爱和关注的话,我不接了,因为我会非常的累,非常的消耗。同时你这样也不是我的错。”然后老妈就真的慢慢不用这种方式了。我在群里做分享的时候,还有一个珍珠级的意象对话心理咨询师过来指责我不孝,我直接告诉她你根本就不理解什么是孝。我们的父母有的时候也是吸血鬼子人格。这个情况下更要分清边界。否则你会被吸血鬼耗死。比如,一个家庭中,重男轻女很严重。姐姐生下来仿佛就是个工具一般,弟弟什么都优先,长大了之后,姐姐还要为弟弟的一生负责。甚至为弟弟的孩子负责。这样真的好么?可以发现,这样的很多家庭,这个男孩子受到了过多地溺爱,他们没有奋斗的必要和目标了,往往会不思进取,各方面成就都很低。这个姐姐一生都过得很艰难,仿佛有种被耗竭感。这样的父母,我们凭什么要按照孝的标准去满足他的需求呢?我可以直接告诉父母:“养你是义务,但我没有义务养弟弟。”这个时候父母可能还会有别的花招,比如,生病什么的。这个时候能不能坚持住你的边界和原则,怎样坚持住你的边界和原则,是需要个人成长作为基础的。还有很多都需要辨析的,比如父母的带有魔鬼劲的子人格出来的时候,你就更不能去孝,去迎合了。(3)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把父母也引领向成长之路。这个不是硬强迫,而是通过慢慢地你自己的成长,自己的变化,去慢慢地无为的影响父母。当个人成长为一个更好地容器的时候,你就可以拖住整个家族,拿到家族的资源,终止家族的污染,带领家族走向繁荣昌盛。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收获总结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收获总结

       传统文化的复兴是一条重要和必经之路。但现在很多搞传统文化的人,发心并不纯,或者被利用了。有的人是打着传统文化的旗号,去赚取大量的利益,同时加了很多心理学里边的控制人心的一些手段。还有的人,他们讲的传统文化真的是完全免费的,但是他们讲的是传统文化中最糟粕的部分。比如,他们一讲就是《孝经》,就是《弟子规》。本来让孩子读经是件好事,但选择的读本不对,带领人本身就走偏了的话,那么只能是害人害己,好心办坏事。大经典《大学》《中庸》《论语》《道德经》等等以他们的资质和水平,他们还真的讲不了。比如,他们认为所有的一切的起因都是不孝,让你去台上忏悔,把自己做过的所有的一切错误的事情,尤其是不孝的事情,都给说出来。这样就把人的情绪给压抑了。客观现实的父母和心理现实的父母更染在一起了。老子说:“物极必反。”压抑情绪压抑的久了,太多了,爆发出来的破坏力更大。而且,父母不是神,不是圣人,没必要把他们当成神一样供养。当孩子和父母处在人和神的关系当中的时候,那爱就流动不起来,完全淤住,生命就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比如,有个女生问:“我父亲从小就打我,骂我,不管我,我为什么要孝顺他?”传统文化老师回答到:“因为他生了你养了你,恩比天大。”这纯粹胡诌八扯行么?有的父母根本没想要孩子,只是想享受性的生理层面的快感。现在孩子出来了,整了句生了你养了你,恩比天大,这对这个孩子公平?如果这个父亲是个赌鬼或者酒鬼,孩子也要为父亲的一生的所有行为负责?还有,这群讲传统文化的人很喜欢用恐吓的手段和方法去控制人。他们会说,客观现实中真的有鬼,如果你不孝顺,某某鬼会来找你。鬼,只存在于心理现实中,客观现实中没有好么?你这么讲课,不纯粹制造恐惧情绪么?还有的老师,不论发生什么他都说让你忍着受着,说是上辈子怎么样,这辈子应该承受这些,有些东西有边界之后,就应该拒绝的好么?凭什么逆来顺受?甚至,把父母对孩子的性伤害也归结为这一世的功课,而去忍受,这真的是放屁。传统文化中变味的愚孝,我看到的意象是,男人女人夫妻之间互相阉割。父母对孩子的阉割,一边阉割着还一边说:“这都是为你好,你要理解我的苦心。”愚孝,让我们明目张胆地把赤裸裸地伤害说成了是爱。鲁迅先生说的吃人,我理解为一种精神上的阉割。

       
         中国人的生命被压抑,性的压抑也是很大的一方面。中国古时候有些朝代在性上是很开放的。比如唐朝,唐朝中前期的繁荣昌盛程度我们是有目共睹的。对性的开放不代表滥性,我先要强调一下这一点。我说的这个性并不是指狭义的性,而是指广义的性,广义的性可以影射到方方面面。比如生命力和创造力。比如自信和自卑。比如南宋,男人们对女人的贞操要求的很严,是因为男人们在一次一次战败之后的集体的自卑,所以选择压抑弱者的性,性是一个产生后代的过程,是一个最伟大的创造过程,也是最能产生愉悦感的过程之一,把这个过程压抑了,女人们就会集体卑微,男人们看见女人的卑微,仿佛自己就显得强大了,不用面对自己的卑微了。压抑性也是某些古代朝代统治者统治的需要。通过对性的压抑,就可以很成功地压抑人民的生命力。培养出一帮行尸走肉,非常有利于自己的统治。

       有人说不对啊,中国古代的男人在性上比较自由啊。家里三妻四妾,还可以逛逛青楼和窑子。但是,这样的性真的会有滋养性么?带来的只不过是在进行性行为的时刻,带来的愉悦的感受而已。性,还可以代表的是一种全然的敞开,一种最大的边界的开放和突破,一种最深刻的链接。但古代大多数人是没有婚姻自由的,甚至在结婚前连见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抱有一定目的的婚姻,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去满足人和人直接最深刻的链接和信任的这种需求呢?不能。古代说男主外,女主内。其实女人在家庭中,起到的那种水性,像水一般的包容性还有感情的滋养等等都是男人无法取代的。并不是说只是男人在外面建功立业好像男人功劳更大,女人操持着整个家族,带孩子,作为维系整个家族的情感的纽带,这些都是非常辛苦的,男人很难取代的。但过度地去压抑女人的性,不尊重女性各方面的自由,禁锢了女性的生命力创造力,女性的水性出不来,受害的是整个家族。所以,古代有些朝代过分强调女人的三从四德,其实是非常有害的。这几千年来,对女人的各方面的不尊重和迫害,让女人们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怨恨和愤恨的情毒。这些情毒最终反噬到了男人以及下一代。不成长为真正的男人,不懂得尊重女性,给女性情感滋养,最终受害的是自己。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收获总结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收获总结

       女人的性不压抑后,在婚姻中,男女双方本来就不是那么情投意合,那么剩下的也许就只有一种义务了。男人像昆虫一样,在自家的花上得不到花蜜的吸吮和滋养,自然出去找野花。找野花潜意识里也是想得到那份深刻的链接。可是,找野花的时候多多少少还是会有负疚感和负罪感,而且找到的人更不了解,更难以得到感情的滋养。意识上认为自己需要的只是最表层的生理性的性快感,于是继续去找…………。女人也是一样。很多婚姻咨询中,女人喜欢用的一招就是男人们惹恼她们之后,她们就用性的方面来控制男人。男人们在个时候会显得尤其的恼怒,因为性还容易和自卑感连接在一起。性上得不到满足会触发男人的很大的自卑。其实深层次,代表的就是两个人没这么爱。现在的社会戾气太重,各方面都很急功近利,然后婚姻上也慢不下来。我们真的应该慢下来。所谓的慢下来并不是指我少去做点事情,而是指我们好好地去成长,增加自知。自己对自己越来越清晰明了之后,对我需要什么样的伴侣就更加了解了。在亲密关系中是最能修炼人的。老子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慢慢地随着自知的增加,随着两性能量的整合,能够找到一个真正适合的伴侣。在婚姻中,虽然磨合期的冲突不可避免,但随着自知的增加,也能够更加知人,了解到自己的另一半。每个人既是男人又是女人,变得更加圆柔。该有力量的时候,我能拿出那种男人的阳性的力量。该温柔和体贴的时候,我也有那种侠骨柔情。每个人就会变得越来越流变,越来越灵活,越圆通。这样两个人之间的链接越来越深刻,越来越了解对方,体谅对方,作为外显,性才能够从生理层面飞跃到下一个层面。即换的那种全然的爱,全然的信任,全然的开放所带来的愉悦感。而很多的人,在自知严重不够,自己的心理严重不成熟的情况,就开始非要找到另一半。仿佛结了婚,我就成熟了,我就完整了一样。根本不是这样,真正地完整性,是两性能量的流动和整合,而不是外显得我有那么一个人。你可以看到在不成熟的婚姻中,两个人养育出的孩子会出现很多问题。最常见的一种模式是类似于白子画和花千骨一样,爸爸和女儿或者妈妈和儿子一样地相处模式,就是不能回到男人和女人的角度去爱对方。

       有个讲教练技术的“名师”说了一句很著名的话,说什么婚姻不能靠爱来维持,要靠责任来维持。真的是狗屁不通的理论。这个人就是个口若悬河的很空洞的人,自己也离了婚,还有脸说婚姻靠责任来维持。那请问您的婚姻怎么没靠责任维持下去。顺便说一句,我认为教练技术这种成功学非常祸国殃民,大家如果谁被蛊惑去上这种课程,就尽量不要去上了吧(编者语:正统的教练技术还是不错的,只是很多地方的教练技术现在走偏的比较厉害)。我们其实在性被压抑后,也被教育要对婚姻负责任,但婚姻真的不能只靠责任维持下去。婚姻中没有爱,只有责任的话,双方都很容易出轨。男人出轨的概率更大一些,因为男人出轨被发现付出的代价更小。你看娱乐圈里,女明星出轨后很难东山再起,但男明星就不是。一旦出现出轨的问题,双方都要负一定的责任。这倒是一个很好地自我成长的机会。通过外在的事件,把手往内指,去反思和成长自己,而不是一味地去指责对方的行为。不成长的话,你会发现由于你内在的两性关系脚本,你找多少的人都是一样的。他或者她还是会出现同样的问题。有的人是能够把持住自己,仿佛一直没有爱,也不出轨,靠所谓的责任维持住婚姻。你会发现,这样的婚姻只是能拿出来摆在台上看,真过起日子来,还是有一定的问题。也许有个男人,按世俗标准,哪哪都好,又孝顺,又顾家,挣钱又多,工作能力强,勤奋,义气等等,但回到家后,就不一定是这样子了。他有可能不爱,但还碍于世俗眼光不敢离婚和出轨,但会用冷暴力折磨你。你跟他相处的过程中,感觉不到一点温暖和流动的感觉。  这样的婚姻,其实名存实亡了,只能表演给外人看,我们还是夫妻,我们还很恩爱。真正的婚姻,是需要两个心理上成熟的人在某些方面发生共鸣的。只靠责任维持的婚姻,即使能勉强维持下去,也是极其消耗生命力的。这个时候,孩子可能会无意识地牺牲和献祭自己来唤醒父母,父母如果还不被唤醒,还不成长的话,那将承受巨大的代价。

     还是要说说讲传统文化的那些人。他们在性上的观点我也是非常不同意。1.他们讲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是胡扯。有的佛学的大师,没有自己的孩子,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你能说人家不孝?婚姻上应该是听取父母的部分意见,然后自己做出决定。而且婚姻不要让你家族的七大姑八大姨搀合进来,这是自己的事情,边界要明确。在这一点上,前几年没怎么学心理学的时候,老有人催我结婚。这几年我直接明确的告诉父母,我还不够成熟,需要继续成长,才能够真正地找到合适的另一半。婚姻是人生重大的选择,必须慎之又慎,不能操之过急。我告诉他们,别人我不管,家里的所有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包括老人,谁也不准提这件事情,如果谁提的话,那么代价就是不管什么场合,多么重要,我马上起身走人,我不许别人掺和我的这件事。我父母也都学一些心理学,他们也支持和理解。他们也会跟所有亲戚说,所以我就完全不会受这方面的困扰。而我的一些亲戚,他们的婚姻就会受各种七大姑八大姨的评判和困扰,甚至有的人会被逼婚。所以,人生不论什么决定,都是自己的选择,都是自己的责任。你选择了,你就要为此负责,为此付出代价。不要让太多的人来把控你的人生。否则你会非常没有生命力。2.他们居然把每周房事的次数和时间段给你划好。这就更匪夷所思了。还说什么早上5点到7点如果进行性行为,很容易暴毙。这胡诌八扯。性行为只要不是太过度的话,是人本身的自由。为什么要这么限制?3.他们说淫是万恶之首。比如手淫,他们说什么手淫会让人身体不好精力衰退,记忆力下降,手淫的害处比性交大十倍。这些说法统统的胡扯。手淫和性交在本质上没啥区别。很多时候,很多年轻人是被这些观念给吓得真的出现什么精力衰退,记忆力下降等现象。只要不过度都可以。还是我上边说的,这些人完全不懂得传统文化的精髓,只知道把那些糟粕性的压抑生命力有利于古代统治者统治的那部分拿出来讲。这样的传统文化,不学也罢。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收获总结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收获总结

     所以,真的要对性养成良好的态度。既不压抑,也不滥性。压抑性,等于压抑自己的生命力。滥性,是对自己边界的一种极大的破坏。其实,去压抑性才容易滥性。比如在我的子人格里,我发现修女和妓女是一体两面的子人格。压抑性压抑到了极致,妓女和夜叉还有妖神花千骨等等子人格都会跑出来。养成一个好的性态度很重要,对孩子的及时的性教育也很重要。我很羡慕《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边最后东华帝君和凤九的状态。彼此心里有对方,但是并不执着于对彼此的相上的拥有。能够把爱转化为前行的动力。去承担起自己应该承担的重大的责任。也许,最高的思念就是一种忘记。当两个人都成长到很高的程度,灵魂的彼此包容和理解,又何必在乎时间、空间、生死。很多人说一些大师没结过婚不懂婚姻,说一个咨询师没结过婚就做不了两性关系的个案。那么是他自己还没有理解,也许自己的内心两性能量圆满了,就不需要执着于外界的那个人有或者无了。就像东华和凤九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