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象对话

朱建军:认识心理原型

2017/9/18 15:50:05      点击:

        原型主要是瑞士心理学家荣格提出并且赋予了其心理学的特定意义。根据荣格的分析心理学理论,人们的潜意识具有两种层面:其一是个体的潜意识,其内容主要来自于个体的心理生活与体验;其二是集体的无意识,其中包含着全人类种系发展的心理内容。而原型,便是这种集体无意识的主要组成部分或构成要素。由于集体无意识具有这样一种普遍的表现方式,因此它就组成了一种超个人的心理基础,普遍地存在于我们每个人身上,并且会在意识以及无意识的层次上,影响着我们每个人的心理与行为。荣格研究确定的原型有:诞生原型、死神原型、魔鬼原型、阴影原型、英雄原型、权力原型、上帝原型、智慧老师原型、大地母亲原型等等。


      荣格用原型意象来描述原型将自身呈现给意识的形式。原型本身是无意识的,我们的意识无从认识它;但是可以通过原型意象,来理解原型的存在及其意义。于是,我们可以把原型意象看做是原型的象征性表现。通过其表现以及表现的象征,我们就可以认识原型。如在梦中或者意象中看到穿着黑色大麾,手拿镰刀的形象,就是死神原型的表示,死神原型也可能以阎王、黑白无常的形象出现在梦中或意象中。(以上来自百度百科资料)

荣格

荣格

正文部分:

      严格说,原型是无形象的,它只是一丛感觉。它只有成为了原始意象才可以为我们所认知,所以,这里我将通过原始意象来介绍原型。在这一节,我将不严格区分原型和原始意象,以免说起来太麻烦。原型会在我们的梦中显现,当它在梦中显现时,它会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成为某一种样子,也许每次的样子是不同的,但是如果我们熟悉原始意象,我们就能在变化多端的形象中,识别出它是哪一个原型。


       在神话故事中,神仙。或妖怪可以变化多种外形,比如孙悟空可以变成小女孩。小妖怪。蚊子和石头,但是如果你有慧眼,你可以看出这多种东西都是他。小女孩。小妖怪、心于和石头都是孙悟空。原始意象就如同孙悟空,如同其他神仙、妖怪,在我们的梦中他们每次会变成不同形象,但是如果我们熟悉他,我们还是可以知道他是谁。

       荣格确定并描述过许多原始意象,它们一次次以各种形态在神话中、在人们的梦中出现。在不出现时,他们也存在着,以潜在的形象存在于人们的心里。他们仿佛构成了另一个世界,一个神秘的鬼神世界。以唯物主义观点看,他们不是客观存在。但是,他们在心理结构中,是一种稳定的主观存在。

       我们要认识一下他们。

       意象对话的过程中,识别这些原型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透过他们的伪装和变形,能看出来他们是谁。这是意象对话成功的关键。不然,你也许会把一个“恶魔”当成了一个“神仙”,那么,意象对话必定失败。你会加强了“恶魔”的力量,反而加重了来访者的心理疾病。

       下面的内容有些是引自于我的另一本书。

       上帝原型。如果你体验过上帝原型力量的接触,你会发现这种感受和你以为的有很多不同。我们一般认为他会非常慈爱,让你感到无比安全。而实际上,你会感到恐惧,这种恐惧十分强烈,但是你知道他不含任何阴险、邪恶。举个不十分恰当的例子,他像冬天凛冽的北风一样。你如此恐惧,竟不敢称呼他的名字。他的力量,仿佛无穷无尽;他的威力,仿佛能主宰一切。他以似乎极无情的方式惩恶,而赋予善良者使命,在这无情的背后是他对人的关切。
上帝原型
上帝原型
       上帝原型极少在梦中出现,也很少在意象对话中出现。如果他出现,想象中的形象不一定会是人形,他可能显现为光、雷电等。信仰宗教的人如果梦中有上帝原型形象,他会认为这是圣灵真的来临。

       这个原型中有极为巨大的心理能量。这本来应该是好事,但是如果人脆弱得难以承受这么大的心理力量,他对人是危险的。我怀疑会引起躁狂或者偏执。根据荣格的说法,如果上帝原型中发展出了一个上帝情结,并吞噬了人的整个人格,这个人会自以为是上帝的使者甚至上帝本身,会被人看作是妄想狂或者精神病。但是,如果他的人格没有完全被吞噬,上帝原型只是作为他人格中的一部分,就会对他有益处。(荣格心理学入门,霍尔等著,冯川译,三联书店1987.5第一版,P.47)

       如果你可以承受,你也不是象一个被溺爱的孩子一样幸福地得到你喜欢的东西。“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孟子早说过了。但是,一旦你连这个也能承受,你将成为心理力量极其巨大的人。

       我感觉上帝原型的本质是一种意志,所谓“上帝要光,于是就有了光”,这体现的巨大的意志能量。
魔鬼原型
魔鬼原型
       恶魔原型:恶魔原型体现为一种破坏性的冲动,毁灭的冲动,一种恶的快感。但是我们不能不承认这个原型极有力量,因为他可以和上帝原型的力量相对抗。

       恶魔原型体现为一种恐怖的狂欢。恶魔的形象不一定总是狰狞的,有时他的形象会像个高雅的绅士。下面我引用的这段梦引自台湾王溢嘉、严曼丽的书《夜间风景——梦》。

       年约40的G女士,是社区里主妇们欣羡的对象。G的丈夫做期货买卖,近年大发利市,以致她拥有高格调的物质生活。然而,优越的物质生活却难补她对婚姻的忧思。某夜,她在苦候彻夜未归的丈夫,困顿睡去之际,做了一个梦:

       有一个陌生人来告诉我,说我丈夫正在秘密筹开一个性狂欢派对,邀请的对象尽是一些浪荡男女,而且据说我一位已婚的中学好友也将参加。这消息让我于心不甘,当下我决定要偷偷出席那个派对。

       当我抵达会场时,已经来了一些男男女女,我那位中学朋友也来了,奇怪的是没看到我丈夫。更出乎我意料的是整个会场布置得十分光洁高雅,来的人们也都穿着整齐体面,看来不像是什么性狂欢派对,反倒像要举行一场盛大的宴会。

       我和众人一起这样等待着。忽然所有在场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意识到:地狱就在我们脚踩的地板之下。大家因而不安地骚动起来。

       没多久,一个男人被架出人群,听说他是奴隶。而不知从何处翩然出现的主人,居然是个中年妇人,她厉声令人将该男奴作为祭品丢进地狱中。这时,有一个年轻女人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声跳进大厅中央——那里竟是水池。一个男人拿出一把巨型的餐用叉子将女人叉出水面,看来她似乎已经气绝。

       我一下子陷入未世人生的惨绝心境,跑到楼上,想跳楼了之,但又想或许先吃点东西可以增加勇气。于是下楼来和我中学好友同桌进餐,吃着餐盘中的肉,我抬头与好友目光相遇,我们心照不宣地知道盘里的肉就是方才跳水的女人...

       在这个梦中,虽然“恶魔”原型没有直接化为一个单一形象出现,但是“性狂欢派对”,“整齐体面”的男男女女,“中年妇人”、用叉子叉女人的“男人”和吃人肉的梦者女友和她自己,都有恶魔原型的影子映现。我们可以由此看到恶魔原型的特质,“性狂欢”,“整齐体面的外表”、厉声令人把男奴丢进地狱的中年女人的残忍。男人用大餐叉子叉死女人的野蛮,以及她和女友心照不宣吃人肉,这最后场景实际上是最“恶魔性”的。原作者的解释是:“丈夫可能有外遇”的阴霾,在担心自己已然年长色衰的G女士心中,积压成充满惩治与报复的梦。梦里丈夫要秘密进行性狂欢派对,简直就是她忧心的“外遇”事件之阴影具象化。实际上对丈夫的可能外遇,她除了烦恼,并无计可施。但在由她自编自导的梦境中,她不仅主动介人,意图干扰,更进一步不让丈夫出现,甚至,干脆将使她不安、充满邪淫的性派对“变成”正经的高尚宴会。但这样的安排,仍无法使她完全摆脱身临“地狱”(丈夫之不轨意图,于她犹如地狱之煎熬)的惶恐,于是索性由中年女主人替她将象征丈夫的男奴投进地狱。接着又让“年轻女人”(丈夫可能的外遇对象,也是她可能的情敌)溺毙水中,并进一步“吃”了她。

       这一解释很好,在一个层面,这是个完全正确的解释。但是,在更深一层,实际上梦者心里的“恶魔原型”被唤醒,梦者不仅仅是那个可怜无助的被欺负的女人,而是一个带着一种邪性的欢乐欣赏并卷人地狱的魔鬼,与其说她恨丈夫和情敌,不如说她不恨,她和他们一同进行这个“狂欢”,厉声令人扔男奴进地狱、叉女人、吃肉都是一种狂欢,而梦中的被虐者也是狂欢者,双方共同进行虐待和被虐的狂欢。

       这就是恶魔原型。

       恶魔原型还有一个变化的形态,就是诱惑性的魔鬼,他外表漂亮、聪明,会给你你所要的一切,但夺走你的灵魂。
智慧老人原型
智慧老人原型
       智慧老人原型:智慧老人原型是原始智慧和直觉智慧的形象化。他出现的形象,常常是一个有胡子的老者的形象。我们只要想一想,就会发现各个民族传说中的智者,都是这样的形象。汉人想象中的仙风道骨的老人、长髯飘飘的诸葛亮是这样的;维吾尔族的阿凡提也是这样的;希伯来人的先知也是这样的。他的性格是宽容而达观的。

       大地母亲原型:这一原型在梦中以梦者母亲的形象出现或以一个慈爱老婆婆的形象出现居多。体现出的主要性格是:包容、慈善、关怀。她像大地一样胸怀宽广,像大地养育万物一样充满母性。

       大地母亲原型也会以大地(或包含岩洞)的形象出现,有时大地中的岩洞代表母亲的子宫。梦见进入岩洞没有性的意义,而是代表回到子宫的安宁中。

       大地母亲从来不害怕死亡,因为她心中,死亡就象收割,是明年稻谷重生的前提。

       我感觉,中国的佘太君的形象,美国的肯尼迪家族的那个老太太,性格中都有大地母亲的特点。

       英雄原型:英雄原型是一个英勇无畏的,力大无穷的英雄。他光采夺目,会创造奇迹般的成就。在各民族都有传奇中的英雄,如犹太人的参孙,如中国藏族的格萨尔王,如荷马史诗中的阿喀琉斯。这些传奇中的英雄类似于这一原型。

       在实际历史人物中,项羽岳飞等,比较类似人们心目中的英雄原型。

       在文学人物中,约翰·克利斯朵夫接近英雄原型。梦中出现英雄原型时,显现的形象为英雄,江湖好汉、大将军之类人物。

       英雄的性格特点是勇敢、有力量、坦坦荡荡。他坚信自己可以克服一切困难。

       在心理咨询和治疗中,这个原型有积极的意义,就是加强他可以让来访者更加自信、有魄力,但是这个原型也有他的不足。他太英雄主义了,所以对其他的子人格,他会压抑得很厉害。

       英雄原型的一个特有形态是“英雄少年”,他往往年纪很小,外表不强壮,但是出人意料地担起了一个极大的责任。这一原型的例子有打败巨人的大卫、少年时的亚瑟王等等。

       阿尼姆斯原型:他是在每个女人心中都具有的明确的男人形象。这一原型是女人心灵中的男性成分。心理学指出,每个人心理上都有一些异性的特征。女人身上的男性气质就是她的阿尼姆斯。阿尼姆斯也是祖祖辈辈的女性对男人的印象的累积。

       阿尼姆斯一般体现为英勇无畏,智力发达、有艺术气质等特点,有时也和控制和权力相结合。女人喜欢的有男子气的男人,往往符合其心中的阿尼姆斯形象。有些女人喜欢控制她征服她甚至有轻微地伤害她的男性,也正是因为她心中阿尼姆斯除了有正性特点外,还有控制、权力、征服甚至适度粗暴的一面。女人崇拜的明星往往有接近其心中的阿尼姆斯的地方。由于不同女人身上的男性特质不尽相同,她们心中的阿尼姆斯也不尽相同,她们在生活中喜爱的男性也就不同。

       阿尼姆斯形象在梦中有时以梦者生活中认识的某男性形象出现,有时是一个陌生的男性。

       阿尼玛原型:她是每个男人心中都有的女人形象,是男人心灵中的女性成分。阿尼玛身上有男性认为女性所有的好的特点,比如温柔、善良、纯真、美丽等等。有时,也包含女人的爱好虚荣、软弱、变化无常、狡诈等等特点。尽管后一些特点不能算是优点,但是如果一个男性的阿尼玛有这些特点,他对这些特点就会感到一种喜爱。正如《卡门)中的唐·育才认为嘉尔曼是个放荡的女性,但是他却仍忍不住被她吸引,这就说明嘉尔曼和唐·育才心中的阿尼玛原型较相似。金庸小说中常有一些调皮、刁钻甚至带狠毒欺诈和邪气的女人,如殷素素、赵敏、阿紫等等人物。但是主人公却爱她们,这也说明她们是主人公——或是金庸的阿尼玛。

       不同男性的阿尼玛也是不同的。男性心中的阿尼玛和他自己的性格常常很相反,却又相互吸引。他们的关系很像《倚天屠龙记》中的张翠山和殷素素。

       在男性遇到一个像他自己的阿尼玛的女性时,他会体验到极强烈的吸引力。

       阴影原型:阴影原型代表着人心中的被压抑而没有显示出的部分,包括人的动物性。阴影原型是不驯服的。危险的、不受一般道德束缚的,他有极强大的力量、激情和创造力。这力量体现的方式是一种野性的激情和出动。如果一个人的阴影被压抑从不出现,他将肤浅而缺少生命力。

       人在接受他的阴影时,会感到充满力量;当人压抑阴影时,他将缺少活力而且潜伏着危机,因为阴影会以破坏性的形式出现,而且变得凶狠残暴。荣格指出,基督教国家的人们要求自己善良、强烈压抑自己的兽性阴影,时间长了,阴影就会反扑,所以“世人从未目睹过比基督教国家之间的战争更为残酷的战争”。

       如果你也是压抑阴影、过分要求自己无兽性的人,在梦中,阴影将会以各种危险可怕的形象出现:怪兽、恶鬼、邪恶的人等等,阴影使你的梦极为恐惧,阴影也会以“危险而神秘的黑衣人”面貌出现。阴影化出的梦中人几乎永远是穿黑衣服的。

       人格面具原型:人格面具是人在公众中展示的形象,是人的社会角色的形象。人格面具原型是一个扮演者,他往往按照别人的希望来扮演角色。
人格面具
       人格面具过强,人就会迷失自我,把自己混同于自己扮演的角色。在梦中,人格面具会以演员等形象出现。在我做心理分析的过程中,我发现人格面具往往是用一个“西装革履”的人的形象出现。梦中的“穿西装的人”也往往是人格面具的象征——当然,这只是在中国适用的规律。假如在英国,梦中的人穿西装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要不然他们穿什么,总不能是中山装吧。

       自性原型:自性原型是一个人集体潜意识的中心,仿佛太阳是太阳系的中心。

       这一原型是人的真正的我。

       梦中这一原型较少出现,只有心理极健康、心理发展很完善的人才能经常梦见这一原型。

       有时梦中的自性原型以太阳的形象出现,有时以佛菩萨的形象出现,有时以一座庄严的神庙形象出现,有时以类似曼达拉(坛城)的形象出现,也有时以一种宝物如钻石或宝石的形象出现。

       不论它以什么形象出现,梦中都有一种安宁、平静,神圣的感受。

       除了这些原型之外,还有许多原型,比如武器的原型,自然力如风、雨、云的原型等。

       并且,有时两个或更多的原型会结合在一起,构成一些很典型的形象。这种形象的身上往往有二个或多个原型的特点。荣格指出,英雄原型可以和魔鬼原型结合,形成“残酷无情的领袖”的形象。巫术原型和生育原型结合就是某些原始文化中的“生育巫师”。(荣格心理学入门,霍尔等著,冯川译,三联书店1987,5)


原型的结合

       原型经常会结合在一起,形成新的,也许是次一级的原型。这个过程象一种化学作用,两种物质结合形成新的物质。就象氢和氧化合而形成水一样,不同的原型结合而形成新原型。

       用化学的化合比喻原型的结合不是偶然的,实际上,化学中的化合基本思想恰恰是来源于原型的结合。正如我们提过多次的心理学大师荣格所发现:化学的基本思想,如存在基本元素,基本元素可以化合和分解形成新的元素等,都来源于炼金术。炼金术的基本思想就是想通过化合分解的过程,从普通物质中炼出黄金。而炼金术不是仅仅是改变物质的技术,在炼金术士心目中,每种物质都是一个心理特质的象征。比如铅象征着沉重和抑郁的心情,铁象征着坚定的意志,黄金象征着人性的最高境界:光明、纯净、不受污染……。炼金术象征着改造精神元素的技术。

       所以,原型可以结合和分解的思想在炼金术中已经存在。而正是这个思想启发了对物质研究中的化学方法。

       物质和精神刚好有同样的特点,都可以化合和分解,这是偶然的吗?这个问题如果要讨论,也许会离开我们现在的题目太远了。也许我们的物质和精神同出一体……

       有一次,我的学生很天真地问我,“如果两个原型形象结合,我们看到的形象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左半边身体的样子是“智慧老人”,而右半边的样子是“英雄”?”怎么会是这个样子。这的样子不象化合,而是把两个物体拼在一起的物理过程。要化合,就是两者都熔化在一起,都不是以前的样子,形成了一个新的样子。就象把闪闪发亮的金属钠和无色的但是有刺鼻气味的盐酸结合,形成了氢气和雪白的盐一样。

       我们先详细举一个例子,阿尼玛与其他原型的结合:

       阿尼玛原型现身的时候,其形象总是一个美女。不知道为什么,她不以丑女形象出现。可能是因为美女才会有阿尼玛的诱惑力,对男性的诱惑力吧。

       这里我们不谈阿尼玛了,只说她和别的原型的结合。

       阿尼玛和鱼、蛇、狐狸、猫、鬼和巫等原型都很容易结合。因为鱼、蛇、狐狸、猫都可象征原始的心灵,巫是直觉和神秘的代表,而鬼是阴影原型的一种形式,也是潜意识的代表。对男性来说,他的女性心灵阿尼玛,也同样是代表着原始、直觉、神秘,代表潜意识,阿尼玛和鱼、蛇、猫、狐狸、鬼和巫有相似性,亲和性。

1.美人鱼

美人鱼
       阿尼玛和鱼的结合是“美人鱼”。

       我们可以看到,虽然美人鱼在外形上有一点象我的天真的学生想象的,是美女和鱼拼接的,但是在性格上,美人鱼的性格的完整的,是美人和鱼的性格的融合。

       这个新的形象大多是一个温柔痴情的女子,这温柔和痴情的品质更多来源于鱼。鱼是水中的动物,而水可以是情感的象征,所以鱼也是重视情感的。中国有一句话“女人是水做的”,这里说的女人大概是“美人鱼”家族的女人。她们柔情似水。

       鱼的特点还有一个是,它象征着滋养和财富。所以美人鱼对她的爱人如同鱼,无私奉献,是爱人的滋养。她和母亲原型的滋养不同,母亲是滋养和保护者,是男人依赖的对象。而美人鱼是柔顺的,她滋养男人而依顺男人。

       鱼一般是没有武器的,所以美人鱼一般也是没有攻击性的,所以她容易被伤害,假如她爱的人不珍惜她。

       美人鱼原型人物的典型当然是丹麦童话作家安徒生的《海的女儿》中的美人鱼,她具有所有美人鱼原型意象的特征。故事中的王子乘船遇到大风浪,船翻了,美人鱼把他救到岸上。而且她默默爱上了王子。她用舌头在巫婆那里换来了一双人的腿脚,然后变成人的样子去找王子。不幸的是她没有办法对王子说出自己的爱情。之后,她为了王子的幸福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形象是温柔的、对王子来说她是滋养和帮助,无私的奉献。

       安徒生的这个故事实际上就是一个象征,故事中的美人鱼实际上就象征着和鱼结合的阿尼玛形象。她代表的是王子灵魂的另一个部分——潜意识中的女性形象,美人鱼希望让王子了解她的爱情的过程,就象征着潜意识中阿尼玛希望进入意识的努力,潜意识人格希望意识人格了解她的努力。如果成功,这就是神圣婚姻所象征的,人格的结合和更加完整。但是如果不成功,潜意识中产生的形象就会破灭,就象一个灵感如果得不到注意就会很快被遗忘一样。

       而神圣婚姻就是心理炼金术中的化合作用。假如一个美人鱼和王子结合,新的形象将是另一个原型。

       顺便说,我感觉安徒生这个丑陋的男性,他的潜意识中就有一个象美人鱼一样美,而且是女性的敏感的心灵,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可以写出那么优美感人的童话。

       美人鱼的象征形象还有金庸小说《鹿鼎记》中的双儿,《倚天屠龙记》中的小昭。这些人物都是一样的温柔如水,而且很深情。只是小昭身上,“鱼”的比例比双儿要稍微少一点,阿尼玛的成分稍微多一点,阿尼玛的特点之一是“神秘”,小昭是颇有一点神秘的气息的。

       还有一点我忘了说了,就是“鱼”的意象在梦中和性是有关的,鱼水之欢在我们古代就是性爱的象征。所以在小昭和双儿的“奉献”中,我们分明可以感觉到女性的性意识,把自己奉献是女性性感的一个重要特点。美人鱼是很具性感的。

2.美女蛇
美女蛇
       阿尼玛和蛇的结合是“美女蛇”。

       美女蛇在外形上有时是美女和蛇拼接的,如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提到的美女蛇,是蛇身美女的头。为了掩饰自己的蛇身,她会在墙上露出头来,让人们误以为自己遇到的是一个美女,在仿效宋玉邻家的少女。宋玉号称他邻居的少女非常美丽,而且很喜欢他,经常在墙上露头偷看宋玉。而宋玉不好色,竟然没有反应。当然,一般人是不会有宋玉号称有的那么强的定力的,所以一定的结果就是跑向自己的艳遇,而结果是被蛇吞掉了。

       所以我们知道,美女蛇是危险的,所谓“面如桃花,心如蛇蝎”。一般来说,多数美女蛇真的是危险的,她们是爱情受伤过的女人,是仇恨男性的女人。她们以她们蛇一般的狡猾和智慧,蛇一般的冷静和执著,蛇一般的催眠力——在民间传说中,蛇是有催眠的力量的——她们以这一切诱惑和欺骗男人,并且会毫不留情地毁灭男性。

       但是美女蛇未必都是人头蛇身,有一些美女蛇则可能完全有人的外貌,唯一的区别就是比较的漂亮。至少应该是有王祖贤或张曼玉的漂亮,才配称蛇。所以这两位所演的“美女蛇”,也就是我们都熟悉的白蛇白素贞和青蛇小青,才会让我们欣赏赞叹。

       美女蛇也未必都是很邪恶,就象我们熟知的白蛇白素贞就是很善良的。不仅善良而且执著地爱,而且为了爱会和阻碍爱情的力量殊死抗争。

       在心理象征的语言中,毒代表着仇恨、嫉妒等消极情绪,所以一条毒蛇也代表着仇恨、嫉妒等。但是正象世界上有无毒的蛇一样,在心理领域也有无毒的蛇,也有没有仇恨、嫉妒等消极情绪的美女蛇。在一般人的感觉中,也就是代表白素贞一类的“好”蛇。虽然白素贞对爱情的态度粗看和美人鱼也相似,但是仔细分析则很不同。美人鱼女孩的爱情是奉献式的,而美女蛇的爱情的最明显的特点是执著。她们的爱情有一种抓住不放的特点。美人鱼在发现王子爱别人的时候,就主动退出了。而白素贞在发现情人逃避自己的时候,则是紧追不舍。

       白素贞虽然是一条善良的蛇,但是你会发现,蛇毕竟是蛇,在某些时候,她们的暴力倾向也会出现,比如法海和尚阻止她和情人的恋爱,她就用水淹法海的寺庙。这时她的消极情绪就出现了。

       美女蛇的爱情方式是一种热情似火的方式,但是在受到挫折时,则会变得冰冷无情,就象蛇在冬眠的时候一样冰冷。

       美女蛇女性的形象在神话、传说和文学作品中常常出现。女娲的一个形象就是人首蛇身。

       金庸很可以引用,一是因为他的作品雅俗共赏,他小说中的人物大家比较熟悉,二是因为金庸小说中的女性都和“阿尼玛”这个形象关联密切——也许是因为金庸先生心中的阿尼玛形象力量很强大。

       金庸小说中的赵敏、殷素素、阿紫、马夫人小康等许多女人都是美女蛇化身。这些女性都带邪气,残忍暴力,但是都很美而且极具诱惑男性的能力。而且对爱情都很执著,她们的执著经常表现为残忍,表现为一种虐待狂似的倾向。她们有一个小的特征是喜欢咬人,赵敏咬张无忌,让他记住她;小康咬段正淳,是为了嫉妒和报复,但是我们必须知道实际上她们的咬人是她们的性的宣泄。

3.狐狸精
狐狸精
       对狐狸精,中国人是十分熟悉的。她们的外形是人,虽然有时也会不小心暴露原形,或者是露出一条尾巴。有些男性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聊斋志异》中有一个男子遇到一个极迷人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在诱惑他,他就怀疑的问“你是不是有尾巴“,而这个女孩子马上请他“摸摸看”,这样大胆的性诱惑在今天的中国也不常见。是的,她们是非常性感狐媚的。

       狐狸的特点是媚,也就是说,她们主要是在性诱惑上见长。

       中国男性很喜欢狐狸精,暗暗希望遇到一个,但是他也害怕狐狸精,因为她会偷他的精,使他衰弱。

       在成年男性和女性的潜意识中,都有可能出现这个复合原型。她是在性成熟后才才产生的,是性的能力现实化之后的产物。常常在一个传统淑女式的女人心里,会产生一些幻想,幻想自己做了一个高级的妓女。她们不会说出这些想法,有时甚至会为此感到羞耻,而且往往也不会付诸行动。她们会暗地幻想自己有机会能这样做而不失去身份,比如做一个到色情场所卧底的女警。这些就是狐狸精在做祟。

4.猫女
猫女
       猫有两重性,白天的猫,温柔依恋,天真好奇,一双无知少女一样美丽纯洁的大眼睛;晚上的猫则野性而凶残,而且神秘——难怪古埃及会有猫神。

       卡门式的女性,就是猫女。

5.女鬼
女鬼
       鬼,种类繁多,有的就是荣格所说的阴影原型,代表被压抑的、未现实化的心理内容。因为被压抑,所以鬼往往会形象丑陋、可怕。因为被压抑,所以鬼往往情绪基调是抑郁的。

       女鬼是阿尼玛和鬼的结合,所以她不象鬼那么丑陋,比如她可能是穿一袭白衣,面貌美丽——虽然比较苍白——在夜里出现,但是她还是可怕的。而且她也许会突然变成一副可怕的面孔。

       在心理咨询时经常会遇到女鬼形象。在心理和情绪有困扰的女性的想象中,经常会想象到女鬼。

       女鬼有几种类型,分别代表几种不同的情绪基调。

       一种是虚弱的“可怜鬼”,也就是面目苍白的女鬼。她似乎没有形体感,象一个白色的影子。这种女鬼代表的是抑郁,想象出这种女鬼的女孩子一般都正处在抑郁状态。白是生命力缺乏的象征,影子一样没有形体感也是缺少生命力。想象中的这种女鬼往往是单独出现的,很孤独。因为抑郁的一个本质的特点就是孤独,抑郁者在根本上是和别人隔绝的。

       这样的女鬼是对人有害的。在民间传说中,这样的鬼会劝说别人去死。比如一个女子受了委屈,产生了轻生之念,就会有一个这样的女鬼出现,“诚恳”地告诉你活着很没有意思,死了算了。这个女鬼,也就是认知疗法中所说的消极的自动思维的来源之一。抑郁症患者感到自己脑子里不断冒出来的消极的语言,就是这个女鬼在不断地说的话。

       实际上,这个鬼就是抑郁情绪的象征性形象。抑郁情绪会强化一个人的自杀意念。当一个人的自我意象中有一个鬼,就表明她是抑郁的。同样,这个人在和别人一起的时候,她身上的抑郁情绪会感染别人,使别人也产生抑郁,就仿佛一个鬼在迷惑人。这样的鬼没有力量,所以只能骗人,如果你不受到她的欺骗,她就对你无能为力。也就是说,即使有抑郁情绪,只要你不让自己受到心中的消极的思维

       另一种女鬼是恶鬼,状貌凶恶。这样的女鬼往往是愤怒的象征。

       想象中出现这样的鬼,代表这个人有大量受压抑的愤怒情绪。这样的女鬼在爆发性人格障碍者的想象中应该是最容易出现的。

       有一个形象很象恶女鬼,比如希腊罗马神话中的美杜莎,这是一个相貌令人无比恐怖的形象。她是一头卷发是由蛇组成的。不论是谁,只要看到她,就会在恐惧中变成石头。但是这个形象却不是恶女鬼,而是第3种女鬼——女死神。

       女死神形象实际上是鬼的形象和另外一个形象的结合,是鬼和母亲形象的结合。所以美杜莎实际上是命运3女神之一,死亡女神。母亲虽然也是一个女性原型,但是和我们这里的阿尼玛原型是不同的。所以在这里我们不分析这个原型。〈西游记〉中的白骨精应该就是女死神的化身。

6.女巫
女巫
       女巫是阿尼玛和“巫师”这2个原型的结合。巫师的特点是神秘,女巫既有阿尼玛的神秘还有巫师的神秘,所以格外的神秘。女巫出现在意象对话中时,她的最常见的衣服颜色是紫色。紫色偏红的一般比较善良;而紫色偏蓝色的比较狡猾;往往在正邪之间,偏蓝又比较暗黑的则比较邪。

       女巫的意象和猫、蛇等动物的意象经常纠结在一起。

善女巫

       善女巫在意象对话中出现的时候,身份有时是小巫女式的人物,很可爱,但是很喜欢玩一些小花招,有时喜欢小恶作剧。一些女巫以其性的魅力见长。比如我们认为的吉普赛女性就有巫的某些特点,她们可以用一些魔咒让男人陷入她们的爱情陷阱。在欧洲中世纪,天主教认为有许多女巫在人间,变成女孩子来诱惑人,而且他们烧死了许多无辜的女子。这些被认为是女巫的女性,实际上只不过是具有性的魅力而已。残忍的“烧死女巫”,实际上是性压抑的极端的表现。

       有一些女巫很喜欢帮助别人,比如“灰姑娘”的故事中的仙女。她实际上是3个意象的结合:阿尼玛、巫和善良的母亲。

恶女巫

       恶女巫的最常见的形式就是“老巫婆”。在格林童话中这样的老巫婆比比皆是:白雪公主的继母就是其中之一。她们丑陋、凶恶、可怕。在中国的童话和传说中,这样的形象也有不少。

       纯粹的恶女巫衣服的颜色是黑色的,黑色在这里就是邪恶的象征。

       恶女巫比较老,已经很缺乏性的诱惑力了,但是在这个意象上还附着着性的能量,她有性欲。而缺少性魅力的事实使她充满了不满足,所以她很嫉妒年轻的女性。实际上这是她作恶的主要动机之一。就象白雪公主的继母,虽然还没有老到成为老巫婆的年纪,但是和年轻的少女比,肯定是比不过的——这就使她恨不得杀死这些少女。

       纯粹的恶女巫实际上除了是阿尼玛和巫的结合外,还渗入了“死亡女神”的因素,也就是“母亲”和“死神”这两个基本原型。

       其他的原型之间也可以如此的结合。

       太阳王子:这一形象是太阳原型和阿尼姆斯原型的结合。被现代女性称为白马王子,他年轻、英俊、潇洒,性格充满光明。

       女孩子请注意,你也许会幸运地在梦中见到他。但是不要以他作为择偶标准,因为在现实生活中能接近这一形象的男性太少太少了。如果你认为你的男朋友就是接近这一形象的人,那么,你很可能是被爱情冲昏了头。你在男朋友身上看到的优秀品质,实际上不是他所有的,而是你自己心目中的王子所具有的,你只是把心中的形象(像放幻灯一样)投射到了男朋友身上。你是昏头了,但是,这种昏头是难得的,幸福的。


转自朱建军《心有心的语言-心理治疗的意象对话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