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立场并没有那么坚定

2015/9/26 11:50:26      点击:

文/心理咨询师:沈扬道

“你的立场没有这么坚定,也没有那么值钱。没有什么立场值得你抱着活一辈子到死,你只要碰到几个会说话的人,翻来覆去地讲,你的立场不要说三天改变,才三分钟就改变。”——蔡康永

上礼拜,一档我很喜欢的节目《奇葩说》结束了第二季的所有播出,带队团长蔡康永在节目做收尾总结时说了上面的一段话。听完让我颇受感触,作为一个新闻学与心理学双专业背景的不才,我还是能感受到目前高度发达的资讯给人们内心带来的那份不安稳的躁动。

人心既然如此反复,我们是否要反问自己一个问题,当我们的话语从嘴边离开时,我们是否清楚地明白自己站在一个何等的立场。

一次饭桌上的思考——你的立场是什么?

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或者说具有心理理论知识、态度及倾向的科学爱好者,我经常被会被身边的人带上“帽子”。

“你老拿你的那一套分析别人,你看每个人都是病人,你有没想过你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正确,别人也没你想的那么单纯。”

诚然,我承认自己并非圣人,我也绝没想过让自己成为一个无所不知的圣人。但要在探寻“未知”的旅途中寻找方向,我愿意在大多数时间充当一个观察者、提问者和思考者。同时我也明白,我应该有自己的立场和态度。但当立场与立场相碰撞时,矛盾可能就会随时产生。

也是最近发生的一件小事,我哥嫂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小侄女,三岁,最近遇到一件让她父母感到烦心的事,相信同时也是困扰着不少中国亲子家庭的一件事,就是——宝宝不愿好好地吃饭。当然,这个问题在理论层面剖析,我还是会有一定的解决办法,但基于避免我又被扣上“帽子”,而且又是“人家自己的一家子”的事,我也不提太多建议。但事后证明,原来我不招惹,也不代表我逃得过。

事情的经过大致是这样。

某天晚上我们一大家子开始吃晚饭,菜很多,估计会有剩。孩子如往常一样,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语,不断地跟大人诉说着自己的需求,一会儿说吃菜、一会儿说吃肉、一会儿又要喝水,当然这只为吸引大人的各种关注,因为她就是不肯吃饭。而我,一如既往地吃着自己的饭。

做为一个足够注重孩子教育,同时在努力不断学习的母亲——我嫂子房间里、书架上堆满了各种关于幼儿教育的书籍,连我这个学艺不精的专业人士有时也要借几本过来取取经——因此,“睿智”的母亲很机智地选择了一个策略,跟孩子建立契约,她试图温柔地向宝宝解释,“宝宝,我们做个约定,当时钟上长的那根针指到6(大约还有20分钟),我们就都停下碗,我们就都不吃饭了,你的饭不管吃没吃完,我们都要收走了。好不好?”

宝宝欣然答应。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跟我哥早已吃完碗中的饭,因为菜还有剩,我跟我哥少有地进行饭后小酌,连我妈也罕见地喝起椰汁。这时,作为饭桌上的“弱势群体”——我的小侄女,只能两眼发光地看着那个椰汁,心里非常嘴馋,然后更加撒娇。

然并卵。时间到点,母亲要兑现承诺,“决然”地收走饭碗。这时,宝宝却对着吃了不到四分之一的饭碗使劲哭喊了——事实,这是常有发生的,不只一次。错就错在,我们今天喝了酒。

就在我对宝宝哭喊“不闻不问”时,我却被孩子她妈严肃地训斥着,“都说了,到半都收碗了,你们怎么还吃!”

如果换作往常的我,我会试图解释,或者说我可以找更多理由去辩驳坐在我对面略带愤怒的“母亲”,比如说,她的约定里只是说不能吃饭,事实是我早就把饭吃完了,而且在吃完的同时,我也有跟孩子打过招呼,我吃完饭了,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了——喝酒吃肉,这并不违背母亲跟孩子约定的初衷;又或者,她跟宝宝的协议出发点是好的,但内容如果涉及到他人(比如说我),在事前未得到本人(我)同意时,契约的效用会大幅度降低,因为结果不可控等等。

可这里面有个前提,就是我对面的这位“母亲”得保持在一个“成人状态”,她才能听懂我的解释。然而,心灵的世界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此时此刻在面前的是体态丰腴,即将步入而立之年的成年妇女,在面对屡教不改、又不能过度苛责的孩子时,心中的难受是无以消解的,转移宣泄情绪的对象却是一个好办法——而我,无辜地成为了这场“踢猫效应”终结者。好在我并不过多在意,因为面对此幕,我内心当中浮现出对面这位家人的形象,她“当时”只是一位年幼的女孩儿在悲愤地控诉着大人们。

当我嫂子一再强调,我们做这件事情是多么影响孩子的幼小心灵时,我只是无奈地提醒了她一句,“您现在是站在孩子的立场在说话吗?”

虽然,嫂子听完后依旧激动,但是成人与孩童心智的最大区别是,情绪冷静过后,成人可以回归理性思考。最终,她也承认自己是站在孩子的立场说话。是的,面对一个幼儿教育失效的情景,这位母亲最终选择了替孩子说话。

这其实并非是一个难理解的事,母亲站在教育孩子的立场,实施了一套她自认为理想的策略方案,最终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然后,她被女儿的眼泪、委屈、不满所打动——打动这个词有点修饰化、文学化,其实为了让大家好理解,但这里面其实混杂着多种心理效应和情绪,比如说对自己使用的策略失效感到懊恼、对孩子的叛逆感到失望、因为孩子屡教不改的事实感到无力、母亲面对其他家人的“不闻不问”到孤独和委屈等等,除非她本人能提高“自我觉知”的能力,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仪器能 进行捕捉和测量,它们会迅速地产生或消散,交织或隔离,转移或相互沾染,并最终糅杂一起进入个人无意识(潜意识)当中而作用于她本身——总而言之,当时的情况是,她心软了,然后转换了自己立场,同时为了使自己的情感得到平衡,母亲把另外一个人(注1:这次是我,有时是爸爸、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或其他人)扯入“战争”,并把他界定为对立面,于是乎,我变成了“罪人”。当然,我在这里也会有我的情绪反应,但我想探讨更多的是家庭教育中家长的立场,这会影响我们教育初衷是否最后得以实现,所以我必须作出提醒,减少大家走入误区的可能。而这里面的确有着令人担忧的地方,孩子是很敏感的,等她心智足够成熟后,她会知道妈妈在为她说话,然后她潜意识会觉得她即使做错了任何事,她都会被原谅,既然都会被原谅了就不需要去改正了,这恰恰会让她失去衡量危险的界限。一个原本是塑造孩子的美好愿景,最终变成装备孩子不去改正错误的有力武器,这是让人感到遗憾的。

注:本文为心海湾咨询师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