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学员感悟

意象对话学员分享:从一个故事看大母神原型

2017/8/24 11:46:58      点击:
故事篇:
        从前,有一个商贾叫秦久祥。他拥有很多财富,但因为年轻气盛,得罪了一个巨贾。巨贾一怒之下,花重金聘请了一个杀手要杀死秦久祥全家。杀手叫做易,几乎在刺杀任务中没有失手过。杀手易执行刺杀任务的那天,下着瓢泼大雨,秦久祥因为生意的缘故住在了外地。但与他相濡以沫的妻子,嗷嗷待哺的一个儿子和两个已经成年的女儿,还有本应该颐养天年的父母,都倒在了血泊中。那晚,秦府血流成河,竟然将下在秦府的雨水还有秦府的池塘都染成了鲜红色。一家三十七口,都在一晚殒命。


       如果是杀手易只是这样把人杀死的话,也许秦久祥还不至于走上之后的道路。偏偏杀手易是一个喜欢虐杀的人。他喜欢将人的骨头一根一根地折断,享受那种骨头碎裂时的声音的美感。他喜欢将人的关键的血管划上一道小口子,欣赏血液慢慢流出的美景,听着死神临近时死者那绝望痛苦又无能为力的哀嚎,易的心里感到异常的满足。他不但杀了秦久祥全家,而且还用各种惨绝人寰的方式虐杀了他们。比如将他们的尸体砍成一块一块的,把他们地心脏都挖了出来,摆成了一堆。杀手易走后第二天,秦久祥回来了,看到这一幕,先是惊愕了半天,然后发出饿狼般的咆哮。他面目狰狞,咬牙切齿。他发誓,这一辈子一定要复仇。


       从那天开始,快乐这个词似乎就从秦久祥的人生字典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复仇成了秦久祥的人生主旋律。他花了十年的时间,散尽钱财,去打听这个杀手的消息。十年后,他从一个腰缠万贯的富翁变成了一个一贫如洗的人。他的所有钱都用在了查探杀手的信息和打通关系复仇上。可是,杀手易的本领,背后强大的杀手组织,以及这个杀手组织与上层的错综复杂的关系,让秦久祥终于明白,复仇可能是不可能的事情。更可悲的是,秦久祥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由一个精力旺盛,几乎从来不生病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个体弱多病的中年人。复仇的火焰仿佛灼烧了他的脸,让他面部越来越扭曲狰狞。


       10年后,他碰到了一位佛法的大师。他悲愤地问大师,为何命运如此不公,为何他要承受这样的命运,为何坏人得不到惩罚。为何人生这么苦楚。大师只说了两个字:放下。秦久祥也想放下,可是他始终放不下复仇的欲望。于是,他拜了大师做弟子,开始每日打坐,每日禅定,每日反思。去化缘,去吃斋,去受戒念经。到了一定程度后,又开始为别人开示讲法。他似乎找到了人生的真谛,什么是真正地放下。这样似乎平静的生活就这样又过了27年,只是在夜深人静时,在梦魇中,一朵黑色的玫瑰花在悄无声息地绽放。这朵黑玫瑰像黑洞一样,仿佛对秦久祥有着特殊的吸引力,可是靠近它,心又被黑玫瑰的刺扎的生疼,流出殷红的鲜血。仿佛那是家人痛苦的哀嚎和呼救:你爱我们,你就应该去报仇。你为何要过这样的生活,家人们质问道。多少次,梦醒时分,发现眼角泪水潸潸………………

从一个故事看大母神原型
从一个故事看大母神原型
       37年后,又是平静的一天,一个偶然的机遇,他听到了杀手易就在少林寺,而且已经改邪归正。他每月定期会去少林寺听法。秦久祥那貌似平静的心似乎又泛起了万丈涟漪。这是一个好机会,我现在练了这么久的武功,如果再去趁其不备偷袭的话,应该能够杀掉杀手易。 …………不,我不要被仇恨卷裹,我要宽恕。…………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就摆在眼前,此时不杀死他,更待何时?而且,这种人不可能改好的。矛盾纠结,犹豫再三后,秦久祥用这些年的积蓄去黑市买了一把最锋利的匕首,这把匕首,甚至能够很轻易地穿透最坚硬的木料。他找了个机会,偷偷地溜了出来,他要去报仇!!!


       他上了少林寺,因为这些年自己和少林寺也多有往来,所以,少林寺的各位僧侣似乎也没有对他怀疑。他通过多方渠道,知道了杀手易的样貌和每个月来听法的时间。终于,他见到了那个人,他正在与一个书生交谈。好时机。他将包袱里的匕首拿出来,却又十分纠结,又放回去,又拿出来,又放回去。最后一次拿出来的时候,手竟然不自觉地有一些微微的颤抖。他终于下定了决心,一咬牙,握紧匕首并将匕首藏于袖中,向杀手易走去……………………


       正在这时,一只手牢牢地握住了秦久祥的左腕。恼羞成怒又有点害怕的他,右手本能地握着匕首向后方刺去。却发现左右手都像被一把结实的锁锁住一样,竟一点也动弹不得。回头一看,是少林寺的无因大师。刚才的忐忑纠结和下定决心后的刺杀,竟被无因大师尽收眼底。知道自己复仇不可能成功了,秦久祥瘫坐在地上,竟然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他有多久,没有这样放声大哭………………


       却不料,无因大师很温和的说道:“我早就知道你是谁,我也知道你来这里干什么。如果你真的想复仇,我绝不拦你。但现在我们先悄悄地跟着,看看易现在在干什么好么?”  秦久祥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跟在无因大师的后边悄悄尾行着易。


        却见易从少林寺出来后,来到了一座小山村。小山村的名字叫做桃源村。桃源村里让人感觉很舒服,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意,都在很勤劳地做着自己的活。每家每户都养了很多的牲口和家禽。村子很小,却不乱,很干净,小孩子在田间溪水打闹着,显得生气洋洋的。人们都很尊重地叫易吴先生。秦久祥看着易把生病的王婶从村东头背到村下头的医馆,汗流浃背一脸着急的样子。看着易作为村里的教书先生,一字一句地教孩子们读书的场景。 看到了满园硕果,桃树和李树上的丰硕的粉红色和橙色果实,飘出阵阵果香,沁人心脾。原来是易在带领当地村民致富。他们慢慢都摆脱了当时的穷苦日子。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个十恶不赦的人,怎么可能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秦久祥疑惑中………………


       无因大师娓娓道来,当年,易越来越心高气傲,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杀手,无所不能。觉得自己能够掌控别人的命运和生死,竟敢接了一个大任务,就是刺杀少林寺的无因大师。无因大师修行很多年,武功在武林排行榜中能排进前十位,无因不愿意犯杀戮,在击败易之后要易保证自己不再杀人,就放易走。却不料,在易的枷锁被打开的一瞬间,却将掌力集中,向无因大师劈去。怎奈无因大师武功极高,一招轻易躲过后,一招大力金刚掌劈在了易的脑门上,本以为易必死无疑,却不料,易因为这一掌昏迷了三年,失去了所有的关于杀手的记忆,在佛法和无因大师的熏陶下,竟然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从一个故事看大母神原型
从一个故事看大母神原型
      听着听着,秦久祥感觉到了一种眼前一片雾和朦胧。无因大师说到:“任何一个真的想要浪子回头和改过自新的人,佛都会给他们机会。我虽然废去了他的全部武功,但他的新生却真的让我感动。我感觉到,他来刺杀我,也许对他来说是个救赎的契机。”无因继续说道:“如果你想杀他,我绝不拦你。但他真的还是以前那个杀了你全家的那个易么?人放下过去,就可以开始新的生活的。”


      “不,我不会杀他的。我只是有两个字需要跟他说。”秦久祥往前走着,他能感觉到,那朵黑玫瑰在凋零,一朵金色的莲花在绽放。他走到易的面前,易很平静的问他:“兄台有事么?”“没事”秦久祥用右手搭在了易的左肩上,很温和有力地说了一声:“谢谢。”然后转身离开,他或许听到了易的那一声嘀咕,“真是个怪人。”两行泪顺着眼角流下,淡淡的,秦久祥却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也许,黑玫瑰不会再次在他的梦中绽放。


       回去后,秦久祥跪在了师傅的面前,忏悔着自己的罪过。师父听完全经过,一向镇定的他竟然有些激动。眼泪也流了下来。虽然师父什么也没说,可是那行泪中,有的是欣慰,是开心。师父只说了一句话:“明白了就好。”


       第二天秦久祥辞别了师父,重新开始做生意。虽然自己已经五十七岁了。但自己的生意和精力却越来越好。他把自己赚的很多的钱,都拿了出来,捐助给需要帮助的人。更重要的是,每当有人想要浪子回头却放不下自己的过去的罪孽所带来的负疚感时,他都会用第三人称的方式讲述自己的故事。虽然好像说的不是自己的经历,但不知怎的,很多的人听完了他讲的故事当以后,眼角不自觉就会留下两行泪。也从此开始了新的生活………………


      虽然之后秦久祥也吃肉也喝酒,但佛在心中,而不在于形式上。转念只需要一瞬间,可是为了这一瞬间,秦久祥付出了三十七年的努力。幸运的是,这一世,他得到了真的救赎……………………


感悟篇:关于大母神原型

前言:本文是在上完史晋老师原型课之后自己的感悟。感谢史晋老师的指导,感谢姜娟和邢钵老师的主办和照顾。感谢同修。

         大母神原型代表着孕育,也代表着收割。很多的大母神都是裸露乳房的,婴儿刚开始跟母亲打交道的时候,最开始接触的就是乳房。象征着一种孕育。同时,大母神原型也遵循着自然规律和道,让生命在该终结的地方完结,这是收割。收割后的生命宛如落入春泥里的花,开始孕育新一轮的生命。从这一点上来说,史晋老师说大母神原型的英文叫“the Great Mother”,翻译为母亲原型是不太贴切的。从这一点上来看,大母神原型不会那么带有个人情感,遵循的是自然之道。

从一个故事看大母神原型
从一个故事看大母神原型
        而让我收获最多的并不是关于这个原型本身,而是关于这个原型史晋老师的更深度的延伸讲解还有大家的互相讨论和碰撞。史晋老师讲到,其实我们每个人现实中的母亲是带有大母神原型的面具的一个人,而并非真正的大母神。每个孩子出生的时候,都是一个神,这个神带着最美好的祝福,来帮助父母在这一世修行,互相成就。真正地成熟,是要去斩断自己跟母亲之间的脐带的。正如刘邦称帝前先要斩白蛇,还有希腊神话中的一些神在襁褓中就杀死了一条蛇一样,这条蛇,象征的就是我们跟母亲的脐带。


       现实中我们可能已经过了十八岁,遗憾的是,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外国,心理学家强调的一个很重要的课题就是一个孩子与母亲的关系。通俗点说,我们很多人一生都陷入与母亲的各种爱恨情仇的纠葛中。甚至在客体关系心理学中,父亲成为了母婴关系的背景。那么与母亲的脐带切断连结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举这么一个例子吧。很多人在结婚后,依然和父母住在一间房子里,一个院里,每个月经济上都需要父母大量的支持,母亲可以对自己和自己的另一半的任何重大决定横加干预,甚至做主,孩子是一个唯母亲之命是从的人,可能有很多误解传统文化的人还会觉得这是孝顺,不能让母亲产生不好的感受。可是,这样真的好么,这样的人,自己心里可能是不舒服的,但是因为在他的世界观里“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所以他们不得不这样。


       我认为,我们对父母做应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但我们真的没有必要为他们的喜怒哀乐负责。他们有自己的命运和生活模式,很多时候我们不论做多少,他们也不可能真的开心快乐起来。我们要做的,是去做我们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将我们自己的生命状态给绽放出来,然后,用自己的生命状态来无为的影响父母和自己身边的人,而不是做一个拯救者,丢掉了自己,一味地为别人负责。这个过程很漫长,首先要经济独立。这一点很关键。在经济上依附着别人的时候,话语权永远都在别人的手中,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往往是拥有经济主导权的一方说了算就是这个道理。钱不是越多越好,反对那种牺牲自己来换取钱财的行为,但最起码,我想做什么事情的时候,钱不会成为我的掣肘,不需要因为需要向别人要钱或者借钱而被别人无意识控制。然后是精神上的独立。每个人,只有他自己,能够知道并决定他自己的人生之路该怎么走。不论这条路上有多伤艰难险阻和荆棘,我们只要想走,就可以去走,无需在乎他人说什么做什么。结果虽然是无常的,不确定的,但当我们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的时候,过程是非常让人开心愉悦的。正如《悟空传》中,杨戬问悟空,既然你知道自己什么也改变不了,为什么你还要来这里战斗?悟空回答:“我来过,我战斗过,我经历过,结果,就并不重要了。”人生如同泡影,如同一场梦,最多不过百余载。如果我们能够把有限的精力有限的生命放在我们能做的事情,我们自己想做的事情上的话,我们就不枉来这一遭。

从一个故事看大母神原型
从一个故事看大母神原型
       这个过程也是“信爱知行”中,行的一个重要的过程。比如说,在想办法赚足够的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过程中,我们会遇到很多的困难,看到自己很多的情结和模式。这些行的过程中可以进一步促进我们的心理成长,心理成长又可以给我们的行加入新的动力,从而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在跟父母,跟另一半,跟孩子的相处过程中,很多很多的模式、情结,也是避无可避,暴露无遗。我们可以借此机会去发现自己,成长自己。从小事做起,比如一件衣服我要穿什么样子,父母不让,我可以温和又坚定地坚持自己的观点,不论父母说什么。人生的重大决定,父母有建议的权力,但如何决定最终取决于我自己,而且我会学会对自己选择的道路负责,不论经历什么,就像悟空一样,自己选的路,经历比结果要重要的多。很多时候我们带着情绪说话,我们的话就显得没有那么有说服力。要温和而坚定。这样,通过一次一次地实修,我们能够渐渐地剪断那根脐带。(心理成长的方法我就不说了,大家接触太多了。)正如史晋老师所说:“很多人的成长做到一定的阶段,辞掉了原来的工作和城市,换了一份新的工作,离开了原生家庭,或者结束了现在的婚姻关系。去过一种全新的生活。虽然离开惯性的模式和熟悉的环境,仿佛我有种死去的焦虑,有种活不下去的感觉和撕裂感,但也许真的经历过了,才发现新的生活如此的美好,也没有那么难。”


       在这里史晋老师还讲了好子宫和坏子宫的问题。史晋老师讲到,我们很多很多的环境意象,实际上都是我们在子宫内的体验。可能我们过去的文化,尤其是那种大家庭制和大家长制,造成了我们很多的人处于共生期。共生期的一个突出的表现之一是上文所说的,我应该为父母,尤其是母亲的喜怒哀乐负责。共生期的另一个表现是,不愿意离开温暖舒适的子宫。比如,我们可能会承受一些代价,每个月还是接受父母的一些物质,父母还是可以无原则地干涉甚至左右自己人生的重大决定。我们会无意识地觉得,待在妈妈的子宫里边是舒适的,是安全的。但如果总是活在子宫里边的话,也是有代价的。子宫虽然很温暖,很舒适,有吃有喝,但代价就是,在子宫中,有一种窒息感,有一种憋闷感,手脚总是不能舒展的自如的施展,感觉到总有个地方有个不对劲的感觉。中国的很多家长还有应试教育体制,把孩子牢牢地束缚在了子宫之内。权衡之下,我还是愿意选择后者。虽然外边的世界是有一些不稳定的因素,但外边的世界毕竟是精彩的,是自由的,是可以伸展拳脚的。史晋老师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如果你总是带着原生家庭的视角和局限,那么即使你走遍全世界,那你看到的世界还是犹如井底的那只青蛙,认为天只有井口那么大。世界本身是一样地,但我们看待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就可能看到完全不同的世界。”通过一段时间的心理成长,我们会有选择的自由,选择离开子宫还是继续在子宫里边待着。没看到这一点之前,我们连选择的自由都没有。走出子宫,走出那口井,发现,外边的世界原来如此精彩。
从一个故事看大母神原型
从一个故事看大母神原型

       还有一点是,我们真的不能去怪罪我们的父母,或者对他们有太多的期待。最近看见一篇文章,名字叫《对不起,从来没有好的原生家庭》。是的,没有完美的父母,我们每个人都会承受各种各样的情结的和创伤。大部分的父母(不是全部),已经做到了他们能力范围内能够做到的最好和全部。我们真正地回到过去的创伤中,去面对和接纳那个不舒服的感受,去承认人生而孤独。去面对自己的不完美而不是带上一个什么都完美的面具,去真正的原谅父母。当我们自己的边界被建立起来之后,我们才能够真正地去体谅和原谅我们的父母。先活好自己,才能够让别人的生活更好。上文的故事非常有象征意义。被无因方丈打中后脑勺象征着我们经历了一次重大的苦难和挫折,但苦难和挫折中蕴藏着智慧和新生。易忘记了过去,所以能够如同一个婴儿一张白纸一样展开了崭新的人生。无因大师面对一个要杀死自己的凶手,面对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依然选择了原谅和渡化。而秦久祥放下复仇的那一刻,更是获得了救赎。无因大师和易都让他明白了,真正地放下过去,才能够获得新生,获得轻松快乐和救赎。过去如同梦幻泡影一般,是虚幻的,但留下的感受是真实的,如同梦魇一般缠着我们。通过成长,真正地去穿越那段黑暗,去面对接纳自己不完美的父母和不完美的自己,我们都可以获得新生。


       苦难中有智慧。或许我有一天会越来越多的去感谢曾经的伤痛和苦难。但太多太多的人,包括我自己,执着于孩子对我的爱和关心,执着于伴侣的爱,根源上是执着于父母的爱,这样就是那根脐带还连着。当我们这样去要的时候,我们还是一个孩子。我们也无法与父母处于一个平等地关系,因此我们无法真正地体谅他们,孝顺他们。小孩子,本来就是要发脾气要东西的么。史晋老师分享了一个案例,就是一个来访者说,我好像从来没有认识过我妈,我爸。尽管天天在一个屋檐下去吃饭,睡觉,但仿佛我们之间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史晋老师说,我们没有从这种孩子态出来,我们就无法真正地领悟到,我爸爸妈妈不只是我的爸爸妈妈,他们同时还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作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们有喜怒哀乐很正常,我凭什么要求他们每时每刻都那么完美那么爱我呢?我们只有真正地走向成人态,去真正地与父母成为一个平等的人,我们才能够真正地理解到,作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们也是很不容易的,也是有喜怒哀乐的。听到这话,非常的感动,有种像秦久祥一样如释重负的感觉。


      带着这种期待和执着,我们可能虽然在生理上已经是成年人了,但在心理上,我们可能还是一个孩子。我们要求凡事完美,甚至牺牲了自己的健康来换取这份完美。我们总是看身边的人这里不好,那里不好,觉得他们伤害到了自己,自己不应该被这样对待。走到不论哪里,我们都仿佛被一根枷锁束缚着。实际上,是我们自己内心还没有修通的情结还有阴影往外的投射。我,应该为一切负责。


      有一天,我们真的剪断了脐带,真的去穿越了那个痛苦的时候,我们也许会发现,一切的发生,我们都是要自己负责的。怨不得别人。也许我们经历的这一切都是这一世或者累生累世积累下来的功课,也许是前世的一些业力,什么时候把这些功课了了,就好了。没了的时候,永远在现实中去纠缠别人,去不断地遇到相似的人或者相似的事情。也许有一天,当我们不再埋怨是父母,原生家庭的问题的时候,苦难给我们最宝贵的财富和馈赠就真的自动到了我们手里。中国古人充满智慧:“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我今天有多苦,我可能他日得到的收获就有多少。不死过一次怎么活着?真正地死神我要感谢他。因为真正地死神,会带来共生体的死亡。当共生体真正地死亡时,脐带剪断的那一刻,新生就来了。举个例子,比如一个母亲,她因为文化原因历史原因家族情结个人情结等等,充满了不安全感和恐惧感还有焦虑。她就有可能非常控制。孩子的工作,孩子的婚姻,甚至孩子的孩子她都要掌控着,而且最悲惨的是,她可能要把孩子留在身边,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找一个自己认为“好”的家庭让孩子结婚,孩子可能无意识觉得这是自己想要的,因为可能他无意识被内心的母亲的咒语束缚着:外面不安全,别走远,别出去。可是内心深处的另一个地方,或许他是一个英雄。他渴望着去建功立业甚至开疆拓土。也许,他的一生就在安稳中度过,但内心的某个没有被看到的地方,总是呼唤着自己,总是觉得自己什么都有,但还是空,不快乐,不开心。当有一天,我们看到并穿越了这一切,也许我们能够做出新的选择,去做一个英雄。虽然很困难,苦难重重,但其中,我找到了真正快乐开心的感觉。共生体死亡的那一刻,新生开始。我们能够理解到自己,理解到母亲,也能够理解到世界。痛苦和快乐永远是连在一起的,没有痛苦,就没有快乐。出生是一次死亡,死亡也意味着新生。


       史晋老师继续讲到,我们剪断了脐带之后,共生体死亡之后,我们能够和真正的大母神连接。跟真正的大母神连接之后,我们能够拥有很强的支持力,包容心和同理心。我认为上文故事中的无因大师,就具有大母神的那种谦卑和慈爱。史晋老师,虽然是男人,但他的那种包容、爱和谦卑,也像水一样滋养着每一个人。在成长中经常出现的一种感觉是被遗弃感。我认为这也是种继发感受,背后还是那种空的感觉 。史晋老师说:“当我们成为了带着大母神面具的母亲的弃儿的时候,我们也许会成为真正大母神的宠儿。”老子在《道德经》中也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古今中外,无不如此。

      之后,有学员提问:“中国古代的孝道该怎么理解?怎么理解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史晋老师说了自己的理解。史老师认为,真正的孝是子承老,就是作为孩子,我们不过多的去埋怨父母,去埋怨原生家庭,承认我们是要对一切负责的,面对接纳过去的情结带来的伤痛和不舒服,而不是一直逃避,装的自己什么都很好。真正地孝,并不意味着言听计从,不论是对谁,包括我们的父母,我们都应该有底线和界限。我们先去把自己的生命状态活出来,活好,才是真正的孝。也许有一天,我们真的能够看到,父母有多爱我们,过去的一切都像梦幻泡影一样,不是真实的。我们拥有的,只是选择我们在每个当下能够做什么。《悟空传》中,天蓬的爱人月月被贬下凡,两人将一块星石一分为二,约定作为再见时的信物。可是二百年过去了,当天蓬再次见到凡间的月月时,星石合二为一,月月却不认识天蓬了。天蓬很伤心,月月却告诉他:“过去真的那么重要么?和你在一起的这几天,是我一生中最开心最幸福的时刻。”天蓬恍然大悟,最终为月月建造了最美的星空。我们真的勇敢一点,去穿越过去的黑暗和痛苦,虽然要付出很多的努力和代价,但就像秦久祥那样,放下的那一刻,就是新生。

从一个故事看大母神原型
从一个故事看大母神原型

      最后再谈一点感悟。我认为自然环境也是大母神原型的体现。当人类过多地追求眼前经济利益,而忽略可持续发展的时候,大母神和自然环境真的会对我们进行惩罚和报复。除了为幸存者祈福之外,更重要的是认识到,对别人好就是对自己好,对环境好就是对自己好。万事万物都是平衡的,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作者胡志轩授权发布于心海湾网络平台,转自公众号:见证我的成长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