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建军:新经济与意象对话

2019/3/21 14:36:33      点击:
意象对话心理学不是那种封闭式的固定的心理咨询理论和方法体系,而是一个开放性的心理学体系,是一个可以容纳不断创新的平台。而在当今的背景下,意象对话可以产业化,并开拓出一个全新的应用领域。

当今的时代背景是,人类生产的方式正在发生革命性的转变。人工智能的发展,必将颠覆传统的生产方式并随之颠覆人类的生活方式。变化之大,是我们难以想象的,而变化的方式也是我们难以精确预测的。如何因应这种转变,是我们面对的一个重要选择。因应的正确与否,所带来的差异不是量的差异而是质的差异。



心海湾心理咨询(心理咨询&个人成长)

从基本思路上,因应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追随趋势,一个是反向追随趋势。从前者,我们可以尝试网络心理咨询,人工智能化的心理咨询助手,甚至人工智能的心理咨询师等等。从后者,我们可以恰恰反向而行,返璞归真,不仅不把心理咨询引向人工智能的方向,反而让心理咨询以及心理学基础上的其它服务离开电脑,回归原始,走向越来越人性化的体验中。

我认为我们适合走后一条道路——就好比日本人用精密而廉价的电子表取代了传统手表的时候,瑞士人并不追随之反而更强化传统手表并把它作为奢侈品营销,反而稳稳的站住了脚跟。经济上看这样是行得通的,而从经济之外的角度,这种选择也可以保证人性化的东西,不至于因人工智能的发展而丧失。

在心理的领域中,意象对话一方面要逐渐更加专业化、正规化,另一方面,也要给更多的学习者开辟一个不同于传统心理咨询的心理服务工作领域。在新的领域中,我们自己可以创新新的服务方式,制定我们的专业标准,并成为行业的领导者。中国是一个拥有超过13亿人口的大国,我们的服务对象人数超过美国和欧洲的人口数量之和(不到11亿)。如果能够在中国成功地建立一个新模式和新标准,我们不需要沿袭美国欧洲,相反他们必须过来了解和学习我们。

目前,我正在初步试图推动意象对话为主要基础的新产业新心理服务方式。但由于个人精力有限——且随年纪增长越来越有限——推动力是不足的,所以我希望能有更多人加入这个事业中。



第一个活动就是把意象对话和手工礼品制作结合起来的项目:爱作坊。

鉴于商业的要求,这里不去具体介绍这个项目的做法,但可以介绍一些其基本定位和思想。我们认为,将来的生产活动将越来越容易完成,甚至对人工的需求越来越少,机器人可以在相当程度上取代人类。相应地,物品的价值也越来越不会用成本来界定,因为成本会很低。那么,有价值的产品其价值将不再体现于其成本和工艺等。因此,用人工制作的产品,将因其所包含的人的心理内容而有价值。礼品,最是人的心意的体现,最不需要计算其实用价值而需要关注其心理价值,因此用人工制作最可以带来价值。

普通的制作固然也有这个作用,但是心理学特别是意象对话的引入,可以使制作者和将来的礼物接受者能够最充分地通过礼物完成心理价值的传递。意象对话可以帮助制作者更好的了解自己的感受,澄清自己的心愿,找到更好的表达形式,在制作过程中更好的体验积极情绪体验爱,以及记录这个过程。也可以让礼物接受者更好的体会到礼物所表达的心情。礼物制作和赠送的过程,将可以被变成一个心理练习,一个促进良好人际关系的心理活动。

中国的文化传统中,儒家的影响一直是第一位的,而儒家的基础就是礼。礼是一种仪式化的生活,通过礼而实现仁。爱作坊的精神与此是一致的,通过礼品制作和赠送,我们可以帮助大家传递和创造爱。牛仔民族美国等国,可以把“体育活动”这种日常的行为发展为一个非常大的体育产业。同样,礼仪之邦中国,也完全可以把礼变成如体育产业一样大的“礼仪产业”。比如不仅仅是礼品,我们还可以把“六艺”改变为意象对话的仪式性活动,或者创造一些意象对话的心理游戏,以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爱作坊已经注册商标,以避免被冒用。将来此品牌就是礼品价值的保证。奢侈品因品牌而有价值,但奢侈品却不是唯一的,而是批量的。爱作坊的每一个产品都是唯一的,又是有品牌的,其价值更是不言而喻。




深圳心海湾心理(心理咨询&个人成长)


另一个我个人非常重视的,是以中医和意象对话为基础的健康产业。以意象对话心理学原理为基础,我已经尝试了对中医从理论到实践的大量创新。我勇敢地说,这个领域可以给中医带来巨大的改变,使中医有突破性的革新,甚至可以说中医的未来在意象对话。而这些发现,也非常适合用于健康产业。由于有意象对话的心身疾病的处理方法,可以发挥中医“治未病”的精神,从而避免了从事医疗的困难,而用健康维护的方式来促进人们的健康。

这种健康服务,可以大幅度减少人们医疗上的开支。西方主流医学,作为一种市场化的医学,所需要花费的费用是非常大的,而且将来也许会越来越大。除了少数高收入的人之外,多数人即使有医保也将完全难以负担。而治未病的基础上,人们得病的几率会大大下降,健康得以改善,这样也就会大幅度减少医疗的支出。

中国将进入老龄化社会,而且我们的处境将是“未富先老”,健康问题是对老年人最重要的问题。因此,意象对话基础上的健康服务,其价值也将是不可估量的。

从事这些意象对话的产业化应用的时候,我们的心态也需要有一个转化。过去的经济行为,要求我们的是“在商言商”的纯粹经济态度。这样才能去掉其它因素的干扰,让单纯的经济目标得到最好的实现。这是一种有效的经济活动的心态,也是现实感的需要。但是将来的新经济也许并非如此,效率也许不再是经济的核心,而多样化、精神品质优先化也许将是未来经济的核心。因此,参与者需要探索一种精神和物质更整合的新的经营心态,而这种新产业模式是新的,难以找到很现成的范例。


意象对话的成长训练,训练了我们在生活中去成长,将为这种心态的转变奠定基础,这又是意象对话独有的优势。

因此,在新经济和新产业的时代,意象对话大有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