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海湾微课文字实录】叶前:哀伤辅导(一)

2016/10/15 9:47:32      点击:

导师简介:

叶前
四叶草心灵成长工作室 创始人
中科博爱(北京)心理研究院总院首席咨询师、督导师、讲师 
意象对话治疗师、督导师
欧洲EMDR创伤治疗师、督导师
意象对话研究中心常务理事
中国心理干预协会意象对话专业委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心理治疗与咨询专业委员

EMDR创伤心理治疗学组副秘书长、理事

叶前老师

      1999年起师从意象对话技术创始人和释梦技术领军人物朱建军博士学其心理动力学取向的意象对话技术及释梦技术,成为其授业的第一位女弟子,接受了专业的精神分析和临床督导,期间进行个人分析和个人体验长达近千小时。与此同时,还系统的接受了精神分析、认知行为、创伤治疗、系统派家庭治疗、结构派家庭治疗、儿童家庭治疗、催眠治疗、叙事治疗、认识行为治疗、存在-人本主义心理治疗、团体治疗、婚姻家庭等课程的学习和培训,成为中科院首届中美家庭治疗师,国际认证催眠治疗师,EMDR欧洲创伤治疗师、督导师。


专长方向:


       各种因灾难、生活事件等引发的心理创伤、亲子关系、学习障碍、婚姻家庭、人际关系、职场压力、焦虑症、抑郁症及精神病人康复后期的咨询等。

社会活动:


       《北京青年报》,《心理月刊》,《心探索》,《婚姻与家庭》,《精品购物指南》等媒体的采访对象、特约专家及撰稿人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午间一小时》,《青青草有约》节目的特邀嘉宾主持

2012年品牌中国女性高峰论坛特邀演讲嘉宾。

 

讲座文字:


       谢谢筑娟刚才饱含深情的介绍,非常感谢。很有幸今晚有机会来到咱们心海湾微课码头群。就如筑娟,大家都喜欢叫她娟姐,我觉得这么叫着也很亲切,虽然我可能略微还师长她一点点。我也看到她一路走来,如今成长的如此的优秀,真是替她感到高兴,也替我们意象对话这个大家庭有这样优秀的成员,感到荣幸。
 
       为什么我想到了来谈谈哀伤辅导呢,一方面我觉得心海湾在建立这个微课码头的时候,集合了意象对话里非常优秀的,同时又有很多临床经验的老师,他们可以带来各种各样的,自己积累的一些知识,传授这样的一个技术。另一方面,微课群也是很开放的,它不局限在哪一个疗法、技术。娟姐这样一个敞开了胸怀,同样也具有很强的承载力的人所带来的这么一个场,我非常喜欢,所以我也就愿意把自己了解的东西拿出来和大家分享。我相信,我看到的无论是咱们心海湾这个码头群里,还是整个意象对话大家庭的各个群里,大家真的是有着丰富的、自己的知识,所以我将自己些许的学习和经验,来做这样的一个关于哀伤辅导的简单分享:

       就在最近接连的两三个月内,我的一些好友,他们就正在经历这样的一个丧亲的过程。有些可能祖辈的人去世了,有些可能像我这样年龄的人,父母大概都是在七十到九十之间。前两天一个朋友的父亲九十高寿去世了,所以我们就能看到这样的事情其实在我们身边是不可回避的,要让我们去面临的。
 
aishangfudao
哀伤辅导
       刚刚发的这张照片,不知道之前有没有人看到过。当我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母女的生离死别,深情守望的感觉特别触动我的心灵。这是著名演员宋丹丹母亲去世前拍摄的一组照片中的一张。母亲躺在这个床上,感觉即便身体是那么的羸弱,但手还是紧紧牵着女儿的手,还是对女儿那样深深的那种眷恋不舍,女儿也是紧紧拉着妈妈的手。我想这时候她都无法去面对、去看着妈妈,她只是在握着那个手的时候,能去深深地体会这种难分难离的那种情感。

       同样,在本月我们也经历了非常年轻的演员乔任梁,才二十八岁,因为抑郁自杀,离开了大家。这个时候,我们会看到网络上很多的大众,尤其是他们的影迷们都卷入这种悲伤中,瞬间我们有没有感觉到,就是死亡和心理疾患,离我们如此之近。你觉得很难以置信,这么鲜活的一个人,给大家带来这么多具有观赏、娱乐体验的人,他却用这样的一种方式结束了生命。生命的脆弱和生老病死离我们真的是非常的近。
 
       我们每一个活着的人,从出生开始就在经历着这种丧失,同样也体会着这样的哀伤。同时,在我们的个人成长历程中,这样的丧失肯定也是对我们有着深深影响的。就像娟姐刚刚提到的,当她去咨询周围的人的时候,当有在其他群知道要讲这话题的时候,大家还是感兴趣的。我也希望今天晚上,简单的给大家讲授一些哀伤辅导的一些重要的点。
 
       哀伤离我们生活是如此之近,究其一生来说,我们肯定是无法回避的。所以我们更要去了解它,通过这样的一个了解,当我们在经历丧失的时候能够尽快的减轻这样的痛苦,走出这样的哀伤。

       今晚我把这个哀伤辅导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认识哀伤;第二个部分是如何去面对和处理正常的哀伤。

       大家肯定都很想知道什么是哀伤,在讲哀伤前我们要先讲讲丧失。为什么要先讲丧失呢,因为哀伤其实是一种情绪情感体验,它是经由我们丧失经历带来一种情感反应。所以,我们只有了解了我们生活中有哪些丧失,我们才知道怎么去面对丧失的时候我们产生的这种情感。
 
       哪些是跟丧失有关的事物呢,此时此刻你脑海里边又出现了哪些跟丧失有关的事物呢?相信在这时候大家的脑子里首先会想到人,对吧。因为讲到哀伤的时候,首先会想到的是死亡。所以,丧失最直接的能够关联到的就是人。这里边就当然包括了我们的亲人、朋友、同学。除了人之外,还有些什么呢?还有一些注入情感的事物,比如一张老照片、一件童年的玩具、一份工作、甚至一项荣誉,或者是我们曾经居住过的老房子,这些东西没有了,可能会引起这种哀伤的反应。
 
       刚才说到的故居,我们居住的老房子。我的一个来访者前不久正好赶上房屋拆迁,那一周他无法照常咨询。他跟我说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他给我的那种感受就好像生活过得非常非常的悲惨。我说:你为什么这么说呀?拆迁不是有拆迁款吗?而且你还可以用这钱再去买新房子。他说:因为拆的是家里的老房子,而且这老房子是爸爸妈妈住过的,是爸爸妈妈现在留给他的唯一在世上的这样一个居所。现在房子拆了的话,他等于什么都没有了,一点儿安全感都没有了。我们可以看到,虽然这个人是有房子可住的,但是故居承载了他很多亲情、记忆的东西,一旦都没有的时候,他就觉得跟过去的链接或者跟这个世界的链接,尤其是跟他故去爸爸妈妈的链接都没有了。原因在于,可能爸爸妈妈已经是没有了的,那跟爸爸妈妈有关的东西再没有了,自己恐怕真是什么都没有了。纵使他在现实生活中他还有居住的房子,但是在心理现实里,他是一无所有的。
 
       刚才,我跟大家说的这个例子是跟丧失的事物有关的,我们知道有哪些东西、哪些人,如果一旦没有了,可能就有着丧失感。我们还可以根据一个生命的不同的阶段来进行一个划分,让我们更清楚丧失跟我们的生命历程有着怎样的一些关系。


丧失的分类


1、成长性丧失:


       第一种丧失叫做成长性丧失。说到成长性丧失的时候,同样想问问大家你们现在能想到的是什么? 我想很多人心理可能出现的这个答案:那就是出生的丧失。在出生的时候我们失去的是什么了?失去的是母亲子宫中那种温暖、舒适、安全的感觉,对吗?所以大家有没有明白,在心理咨询中为什么我们要把我们的咨询室布置的特别温馨、安全,特别舒适。那样的感觉会让我们体会到重新回到了母亲的子宫里,让我们可以得到温柔的呵护、感受到这种温暖。当然前提还有一个,就是要找到一个和你匹配的咨询师,并且能够带给你足够良好的咨患关系。比如说去做咨询的时候,能够做到一个很好退行,然后重新去疗愈我们经由童年开始而受到的那些创伤,在这样的一个怀抱里,类似妈妈的怀抱里头能重新得到一个疗愈。

 
       刚才我们讲的是成长性丧失,出生是第一次面临丧失。那么,大家猜猜成长性的第二次丧失是什么呢?第二次丧失可能在某一个特定时间段里,大家都已经遗忘了,但是现在慢慢又在浮现了。可能像我的年龄,或比我更大的人他们经历过。那就是弟弟妹妹的出生是第二次丧失。我刚才为什么前面做了这么一个铺垫,我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是没有二胎的,所以不存在这个问题。
 
       弟弟妹妹的出生失去的是那份原本无需跟别人分享的父母的爱,这个问题在独生子女政策废除后就开始凸显出来的。之前,武汉有媒体报道过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非要已经怀孕的母亲去把胎儿打掉,为此进行了各种威胁,记得当时媒体舆论一致在声讨这个小女孩,我觉得这是非常不公平的。这种坚决反对父母再要小孩的情况,多数发生在十几岁孩子的身上,这些孩子开始都是抵死不同意的。
 
       我在临床中就接触过这么一个孩子,当时妈妈已经怀孕两三个月了。其实孩子是非常乖巧懂事的,只是她内心有很多担忧和孤独感。担忧,咱们很能理解,孤独感也会理解——现在的父母都很忙,无论大人、小孩大家都是过的两点一线的这种生活。如果父母有的时候顾不上或者情感交流方面有些问题,孩子内心就会有孤独感的。通过我跟孩子的交流,第二次她基本上同意了,但是她跟妈妈的一段对话,因为妈妈的回应方式又激怒了她,所以当时这个事情又变成一个僵持。在第三次,她就彻底的放下了,同意妈妈可以去生宝宝,虽然心里还会有不舒服,但能接受这个事实。现在宝宝已经降生了,妈妈还给我发来了微信告诉我说大女儿也还行,也都在逐渐学会去接受。
 
       除了我们常说的独生子女被养的太毒外,更多的应该是一个社会问题,而不是简单地让孩子们来背负这个责任。从1979开始独生子女政策到2015年废除独生子女政策,在这三十五年间出生的孩子都习惯的是一家一个,在政策开放后这些独自享受了父母十几年爱的小孩儿们,突然要来个弟弟妹妹和自己分享父母的爱,而周围大部分同龄人还是可以独享父母爱的时候,毕竟四十多岁再生二胎的也还是少数。这个时候,可能自然就会产生心理上的不平衡。比如你明明可以自己吃一碗饭挺好的,现在要你分出一半来给别人,而且还是分一辈子的时候,恐怕不是容易接受的。父母可能会说我们的爱没有变,但客观事实是很多东西都会分割,不可能完全做到一碗水端平,这对于孩子来说就是差别,我们大人应该要去承认这一点的。
 
       我想可能群里的姐妹当下正在或将来都有可能面对这个问题。孕育与生产是生命的一个过程,获得和丧失也是我们要面临的一个问题。但是在面对孩子们经历这种丧失的时候,我们做父母的是不是能够有能力的去给予适当的理解,关注和爱,帮助他们平稳地度过这个阶段,这是非常重要的。除了青春期孩子面对这样的一个丧失的时候,他们可能会表现出那种特别执拗的态度外,因为青春期孩子也开始彰显自我了,其实很多更小的小朋友们,他们也会表现出这样一种对新生命到来的态度。那么,如果父母处理不当,可能会产生问题。也许因为对新生命关注更多就忽略了大的一个,有些小朋友就会变得自卑、退缩,有些会变得情绪偏激。我真的听到过,有的大宝宝背着爸爸妈妈去欺负那个刚出生的新生儿,把这个小宝宝给掐青了的。如果这些事情得不到很好的解决,那么就肯定会为以后的生活打下一些伤痛的伏笔。
 
       第三个成长性丧失就是我们的入学。其实入学是特别的重要,尤其是当我们这些小朋友第一天踏入幼儿园的时候,就是他们和父母的进一步分离,这种分离对幼儿来说就是一种丧失。每年幼儿园新生入园的时候,大家可能都会看到那些小朋友就开始哭闹。短的可能是一周,长的可能长达半年甚至有的更长。这都是他们对离开家、离开亲人,离开他熟悉的环境,离开那种他可以依赖的对象,那种失去后的反应。虽然一天下来并不是很长,晚上还要回到家里,但是对他们来说也是难受的。同样,还有那些全托的孩子们,就我个人而言在咱们这个微课群里,我还是建议能每天把孩子接回家就接回家。我的个人意见是在初中以前尽量不要住校,虽然有从幼儿园就开始住校也非常优秀、非常健康的孩子,但是我觉得从总体来讲,我个人建议初中以前不要住校。因为孩子的身心各方面都还不是发育得很好,很多事情他们是不能够去充分理解和表达应对的,这个时候有些事情,你觉得他经历了,好像回到家以后没事了,但是有些东西就埋下了,这也是我临床观察过的一个结果。
 
       刚刚入园的小朋友有时候会表现出难过,但是同样对那些刚刚把宝宝送到幼儿园,头一次跟自己要有这么长时间的分离的母亲来说,不像平常上班把他交给家里的长辈或可信赖的人去带,而是交到一个群体里面的时候,有些父母,尤其是母亲来说,肯定也是一种丧失。他们失去的是对幼儿的那种依恋。很多时候,孩子在幼儿园里可能哭闹不安,但是那些多数离开孩子的母亲,可能在家里或者在单位里头也是坐立不安的。我也相信可能群里有姐妹也有这样的经历,因为我就曾经经历过。
 
       在这里多说一句,我之前根据看书得到的,还有我自己观察的,孩子入园最好在三岁以后。据说三岁之前发生分离焦虑要高达百分之九十,印象中好像三岁之后会降到百分之三十。我女儿两岁六个月时入园确实适应不太好,一周后我就接回来了,三岁多时再入园就好了很多。因为宝宝他们小,越小的孩子有时候差个十天半个月的区别就很大。所以宝宝的成长他每天都在变化,多几个月的后,孩子的身心发育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那么,接下来就是随着青春期的生长发育,意味着儿时就不在了。年轻人开始谈恋爱,有热恋的、有暗恋的。只要有恋,同时就会有带来失恋,带来这种关系的丧失。同时,到了青春期的时候我们可能会毕业,去就业,还有可能面临转岗、下岗这样的情况,就会经历学习或者工作环境的丧失。接下来我们的工作了,也恋爱了,我们肯定会有结婚。结婚就是跟原生家庭的一种分离。前面也说到了可能还有搬家,搬家是与故土故居的分离。
 
       像我从小是九岁从重庆到北京的,自己真的体会过很深的这种分离的痛。我记得到了二十八岁的时候,别人问我是哪里人,我还说我是重庆人。其实只是我妈回到重庆老家生的我,在那里就是爷爷奶奶带着我,带到九岁来了北京。但是这样的一个童年的情感记忆给我带来了经由两地的这样的变迁,带来了很深刻的分离的痛苦体验。这样的痛苦体验,现在经由我从中国去到美国又会有些掀动。早期的生活经历的丧失对我们有很深刻的影响,今天逐一按年龄段列出来的丧失,让大家知道我们看似生活中好像很正常的成长过程,带来的影响可能会为以后埋下伏笔,所以我们要有足够的重视。
 
       再往后的话,就到了成年期的时候。可能作为孩子的我们也会离开家,那么这时候作为父母的话,他们也要面临孩子离开后的那种空巢的感觉,他们也会面临丧失感。再往后就是老人离世的这种哀伤。因此你会看到在成长过程中,这么一路走来不论你愿不愿意、可不可控,丧失都是在周而复始地发生着。所以,我们都要很好的去了解和面对这个问题。


2、创伤性丧失:


       说到创伤性丧失的时候,肯定是和成长性丧失是不同的。它的不同在于不是每个人都会去经历,它可能更多的是源于突发性和不可预测性事件。我们常常说的天灾人祸,包括战争、交通事故、被虐待、遗弃、非礼、包括分居、不育和婴儿夭折。可能并不是我们每个人都要经历,但是其中一些创伤可能也包含在了成长性丧失里。比如说分居、不育、婴儿夭折这种情况,它都是跟我们的成长经历有关的。
 

       前两天我就接触了一个胎死腹中的年轻妈妈,她经历了胎儿的这种丧失之后,现在对去医院检查,她是否还能怀孕,她是否能够正常养育孩子都怀有很深的担忧。


3、预期性丧失:


       第三种丧失就叫作预期性丧失,那么这种丧失顾名思义就是事情没有真正发生,但又在人的预期之内,这些丧失就会给人带来一些预期性的悲伤反应。那么,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是什么,就是我们家里有病人,就是那种长期的疾病或者得了不治之症,时日不多的情况,容易发生预期性丧失的反应。
 
       说到预期性丧失,我们可能要注意的是两点:一点的就是,毕竟这些事还没有发生,我们还有可以努力的空间,我们可以和患病的亲人一起去努力抗击疾病,寻找各种治疗的方法。
 
       如果有一些得了不治之症,这样的一种预期性的悲伤,也会给家人带来一个心理上的准备,而不是像那种突如其来的死亡给人一个巨大的打击。像我之前说的老房子被拆了,父母都不在了的来访者,她的母亲就是在一个意外的车祸中失去的,这样的打击会让亲人更加难受。像这种突如其来的创伤,如果我们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的话,它很容易在生活中引爆。像我另外一位来访者,她的先生是在车祸中去世的,她现在有了宝宝,因为她的父母也不在了,妈妈是在出生之后不久就去世了,现在她的爱人也不在了。她婚后生下了这个孩子以后,孩子就成了她唯一有血脉相连的亲人,所以她现在就特别担心她的宝宝是不是会有什么问题,会不会有些什么意外发生,这让她非常的焦虑不安。
 
       但是我们也要注意到另外一点,就是预期性丧失的时间过长的话,家里人和病人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内在的情感和精力都会消耗掉,有句老话叫久病床前无孝子。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更多的用一个积极的心态,去看看在我们经历的整个过程中,我们自己都学会和得到了一些什么。
 
       也许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能看到这种亲情的牢固,可能也会暴露些隐藏的矛盾。待会我会回答有朋友提出的这些问题,我从这些问题里边就能隐约感受到其实都有这些东西存在的。就像我说的,我们也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学会了在压力下的承担。其实真的想想,无论什么事都是我们的一种经历,无论我们经历了什么都是有着我们的收获。 

       以上三种丧失是我们生活中或多或少都要去经历的,有些是必然要经历的,有些可能是有些人会经历到的,比如说娟姐提到的汶川地震那样的一些突发性的丧失。

未完待续……


心海湾10月份微课课程表


时间                                        10月微课主题                                主讲老师


10月10日                                 打扫身体的房子                             袁爱芹


10月17日                                 如何与孩子有效沟通                       何纪玲


10月24日                                 孩子,我允许你                              郭筑娟


10月31日                                 睡个好觉                                        尚宝颖


       欢迎大家转发并推荐身边的朋友参加心海湾微课群,让更多的人听到老师们的公益分享课,让心理学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入群请联系管理员谭老师(微信号:18948336801),并缴付入群费40元/人(入群费用不退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