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咨询 > 情绪管理

为什么别人会撒娇,而我不会?

2018/6/16 14:57:26      点击:



朋友小敏跟我兴致勃勃地谈起她的同事炫耀老公给她打洗脚水,她觉得简直是匪夷所思:端个洗脚水就是爱吗?小敏跟老公提起,老公说:“那我今天也给你打好了。”她好像被针扎到了,说不要不要,我又不是老弱病残。


撒娇对她来说,重要吗?重要,那为什么她从未想过“洗脚水”?不重要,那她为什么如此兴致盎然地跟老公提了又跟朋友反复说这件事?



也许,在撒娇这个问题上,我们有些进退两难。就像畅销书名说的,“女人不狠,地位不稳”;狠下心来又可能丢了“小鸟依人”。3岁的小孩都会的撒娇,为什么我们却做不出来?

 

 




据说,自称“人家”的女生,基本上啥工作都不用做,有男生会替你做掉大半;自称“偶”的,至少能省去一半的工作量;自称“我”的,全部工作都是自己的;自称“姐”或者“爷”的,连男人的活都是你的。你是如何称呼自己的?


大家都叫肖梅“肖姐”。她已经为公司工作了8年,在很多关键性的项目上都有她的功劳,可是老板还是对她挑三拣四。



2年前来了一个女生,除了会调笑卖乖之外,没有什么真本事,却深得器重,同样的错误,肖梅会被重责,而她却没事。让肖梅决定辞职的最后一根稻草,源于老板给这个嗲女同事升职,她觉得不公平,为什么有人靠嘴皮子就可以轻易得到升职,自己默默苦干,甚至得了一身慢性病,却被忽略?


辞职后再见到前老板,前老板说:“我真的很震惊你会走,我以为你很满意呢。”这句话和老公跟她吵架时说的话何其相似!这样的话在她的生活中出现了太多次了,父母,高中死党,同事,朋友,孩子……



她明白,是自己把嘴巴封上了。作为父母不在身边的、3个弟妹的大姐,她从小就负起照顾自己和弟妹的责任,被迫坚强,习惯了默默承担,却一直没有学会求助和请求。



 

 


Amanda又离婚了,和同一个男人,离了两次婚。前夫离开时说“也许我们最好是做男女朋友,而不要进入婚姻”。她也发现,她可以对老公以外的人嗲,却无法真正在老公面前放松下来,总想老公乖乖地听她的指令——自己在家里和家外是两张脸。



回家过年, 见到爸爸冲着妈妈大喊大叫,她才恍然大悟:她真的是见够了男人欺负女人了,从小看着妈妈躲在屋子里饮泣,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她是又烦心又同情妈妈。很多时候,她宁可躲到爷爷和姑姑家,做无忧无虑、受人宠爱的小女生。



可是婚姻就像一个按钮,会直接将她送到时光隧道……她不想成为妈妈那样的可怜虫,所以处处防卫,婚姻成了维护女权的战场。



女性被压迫、被认为是弱者已数千年,终于有了和男人相似的发展机会,她们非常努力,希望和男人一样强大、有价值。很多妈妈们成长在推崇“铁姑娘”的时代,都在努力证明自己的坚强,也不允许自己的孩子撒娇、呈现“可耻的”柔弱面。即便是满腹娇要撒的,她们也硬挺着。孩子也逐渐丧失了撒娇的能力。


 

 


在心理学视角中,撒娇是一种天然的母婴关系联结的产物,和安全感、依赖感有关。在包容、信任、关爱的环境里,撒娇是件自然的事情。小孩子不需要学习,天生就会撒娇,我们是后来被“训练”得不会撒娇的。如果在小孩子的依恋期没有完成,就刻意强调孩子的自主性,将导致孩子无法完成安全的依恋,长大后“过分独立”。


人一生有两个重要能力需要学习:一个是自己完成的能力;一个是依赖他人的能力。“撒娇”的能力其实衡量的是,一个人是否拥有足够的安全感,可以让自己的柔软的部分向他人敞开,有没有能力可以让其他人感觉自己的感觉,形成一种情绪的共鸣、有意义的爱的联结。


不会撒娇的人,往往是过度发展了自己“独立”的能力。她往往有很强的“单兵作战”能力,却没有很好地发展与人合作的能力。在她的身边,往往会围绕一群“吸血鬼”式的人,他们习惯于她的奉献与付出,但却对她的情感与感受置若罔闻。



 

 


撒娇,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我们对于女性身份的认同。



李孟潮认为,有些女孩受宠是因为她们具有男性特质,坚强果敢追求成功,是女中豪杰当代职场花木兰,给父母带来了骄傲和自豪的资本——“看,我们家女儿比你们家儿子强。”如果一个女孩的个人价值要通过击败男孩子才能得到实现,这个女孩子会感觉自己的女性身份失去了价值;



还有一些女孩被宠爱是因为具有充足的女性特质,但是这个女孩往往也不被期望“养女防老”,也不被期望建功立业,也不会被期望继承家族事业……同时,被期望找个“好”女婿。她们可能很会撒娇,但是撒娇被功能化后,也就丧失了其根本的含义:对于真实情感的依附性需要,撒娇的背后是一种情感的联结、一种游戏的分享,而非一种暗含着胁迫性的需要、利益的交换。



 

 


什么是真正的撒娇?《聊斋》里有个故事,一个狐狸精被书生的老婆发现了,大老婆咬牙切齿地要好好收拾这个把她男人的魂儿都勾走的妖精,没想到一见到她,却心软了,给她松绑、上茶,然后说:“我见犹怜,何况夫君?”


撒娇就是一种惹人怜爱的能力,引发他人照顾,并以此为乐,是一种很强地让他人共情自己的能力,一种情感联结的能力。



最终,那是一种很舒展地绽放自我,解放自己女性身份的能力。当一个女人真正地拥有了自我的时候,可以自然地享用自己,分享自己美好的感觉的时候,这种美就是一种充满了感染力的实在的力量。



它意味着,我们真正爱上了我们自己,包括对他人的依恋,与自己的阴影。






撒娇的两个层次




1、口欲期:主要表现是“萌”、可爱,同时可能有点可恶,因为他非常需要你的关注和爱。其撒娇的潜台词是“抱抱我”、“喂我”,自我感比较差,相对低价。



2、俄狄浦斯期:主要呈现一种游戏感,最高级别是调情。其主要要求是“关系”,我们一起玩,是有诱惑性、展示性的。这种撒娇自我感觉比较强,收放自如,是比较高阶的撒娇。



愿我们都能随心所欲的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