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建军谈意象对话心理学

2018/11/29 11:32:21      点击:
      关注意象对话心理学的人越来越多了,不是只有那些心理有问题的人才关注,关注来自各行各业。作为意象对话创始人,我需要对它做一点介绍。

      意象对话心理学似乎可以在各行各业得到应用:可以用于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可以用于减少压力和情绪调节、可以用于测试新员工的心理、可以用于改善身体状况、可以用于婚姻调节或者婚介……,这让人难免有些不放心,真有这样的心理学方法吗?意象对话,是一棵老山参还是号称能包治百病的假药?
1
意象对话的理论
      意象对话,因其在咨询师与来访者两人的整个交流过程中,都使用的是意象,仿佛两人在用意象做对话而得名。它通过诱导来访者做想象,了解来访者的潜意识心理冲突,对其潜意识的意象进行修改,就能达到治疗效果。意象对话技术运用于心理障碍的治疗,见效快、疗效持久,但是它的方法很奇特,让人有点不可思议。
      从意象对话心理学的角度看,心理问题或者障碍形成的基本过程是这样的:

      人在早期,或多或少,受到了心理创伤。这个创伤会带来内心中的一个消极的意象(意象可以简单理解为内心的一个图像);以后如果有类似的情况重复发生,这个消极的意象就会被反复加强。消极的意象就是我们以后心理问题或障碍的来源。

      那些让我们受伤的事情,也许是大事,比如被虐待或丧亲,也可能看起来是小事,但是反复出现。比如,孩子和父母说话,而父母没有理睬,不断重复就会有较大的影响。另外,在成年人看来很小的事,对儿童也可以是创伤性事件。例如,杀了儿童喜欢的小鸡,对儿童的创伤性未必小于朋友死亡。

      心理的消极意象,如同一副有色的眼镜,会影响我们对世界的观察。比如,一个人的内心中有个意象,“没有人喜欢我”,那么,现实中即使有人喜欢她,她自己也很难相信,她也许会说那个人只是对自己有所企图,或者那个人只是假装喜欢自己……,如果她一直不相信别人会真正喜欢她,那最后,她的行为会使得那些一开始喜欢她的人,也逐渐不再喜欢她了。于是她觉得“你看,果然他们不喜欢我”。

      意象本身不包含语言。我们可以用语言描述意象,例如说抑郁症的意象原型是“荒凉的”等等,但是这“荒凉的”这个词不是意象中本来所有的。如果说意象像一幅画,那么描述它的语言只是画边上的说明文字。

      我们可以对抑郁症患者说,世界不是荒凉的。我们甚至可以让他也承认这一点,但是,这不能改变意象。改变说明文字不能使画的内容改变。这一点可以解释为什么人们会明知道某些情绪不合理却改不了。因为对类似一幅画的意象来说,无所谓是否合理。所谓合理是合乎逻辑、道理,而意象是与逻辑和道理无关的。如果一个人有不合理观念“我永远不可能成功”,我们可以证明这句话不合理,但是,如果他有一个灰暗的意象原型,我们无法证明这意象不合理。意象不是命题,没有“真”、“伪”,所以我们无法证明一个意象“错误”。

      行得通的改变意象的方法,就是如同讲一个故事一样,在想象中去让意象转化。如果意象中的土地很荒凉,那我们可以在想象中去浇水播种,让这个土地生长出植物。我们的理论是:我们把一个人心中消极的意象原型改变为积极的,他的人生也就成为积极的了。

2
意象对话的操作方法
      意象对话的操作方法,有些像一个人比较自由地想象并描述自己想象出的内容。心理咨询师或者引导者听着那个人得想象内容,试着去理解和体会那个人的想象,从而了解到这个人的内心感受。然后,心理咨询师给出自己的理解,以及一些建议和意见,这些建议和意见都是针对那些想象出的内容,而不是现实生活的。
      比如,一个人说“我想象中,我的心上插着一把刀,我感到心痛。我觉得这把刀是我的男朋友插到我心上的”。心理咨询师可以体会这个女子的心痛,试图理解那种被男朋友往自己心上插刀子一样的痛苦:“你也许不想让心上带着刀,但是也不敢拔下来,因为拔下来的时候更是痛到受不了,是不是?”心理咨询师也可以尝试给出一些意见和建议:“我想,也许你可以想象那把刀是冰做成的,随着你得到的朋友亲人的温暖,这冰做的刀会逐渐地融化,而你的心脏也逐渐开始愈合。”

      意象对话中还有其他一些技术,比如俗称“人格意象分解”的技术。在想象中,把自己看做是许多个不同的“子人格”(就是指不同的人格侧面)共同形成了我们的人格,以某种方法,我们可以发现我们性格中的各个不同的侧面,都可以是一个独特的“子人格”。同样一个人,她有时像是一个“侠女”,性格洒脱、外向、活跃;有时候像一个“黛玉”,多愁善感而内向忧郁;有时像是一个“可爱的小孩”,天真无邪而惹人喜爱;有时她甚至像是一个“花花公子”,你会发现她甚至像一个男子一样喜欢调戏女孩子……,所有这些都是她的子人格。

      发现这些子人格很有用,我们可以通过调节,让同一个人内心中的不同子人格之间“改善关系”,那这个人的自我接纳就会改善。我们也可以做其他很多事情,比如,看到自己的异性子人格是什么样子,有助于你找到和你有缘的异性——有时候他和你自己的异性子人格有些类似。
3
意象对话的特点
      意象对话技术的根本的特点是,心理咨询和治疗是在人格的深层进行的,是用原始认知方式进行的。意象对话的心理咨询中,心理学家和来访者的关系,就像两个不使用逻辑思维的原始人,始终都在用形象思维直接交流。因此,意象对话表现出的具体特点有:
①诊断容易
      治疗经验表明,用意象对话技术做心理诊断比用一般的心理量表如MMPI所需时间短很多,比用一般的访谈也迅速得多,而且更容易直接切中要害。
      仅仅用最简单的“想象房子”这个练习,基本上就可以知道来访者的心理状态、性格特点、重要冲突等许多东西。在大学做讲座的时候,只要有学生告诉我他想象中的房子是什么样子,我甚至看不到是谁说的,就可以说出许多关于他们心理的东西来。

      在这个时候,意象对话是一种投射测验。

②利于减少阻抗
      不必分析意象的象征意义,所以它有助于很快建立医患关系,并且大大减少治疗中来访者的阻抗。

      在来访者的意象反映了内心不可接受的冲突(如对父母的强烈敌意、乱伦的性冲动等)时,分析解释意象必然会遇到强烈的阻抗。精神分析治疗中,必须等到适当的时机才可以逐步把解释说出来。这样,就需要很多的时间。

      而意象对话治疗法不解释,从而绕过了这种阻抗。

      比如某个来访者有性的问题,如果我把话说到性问题上,也许他会否认,这样就需要增加时间。但是,用意象对话就不同了,因为我们不提什么性,就只谈他的想象,所以解决起来就容易多了。

③见效快
      用意象对话治疗,治疗时间更短,原因除了阻抗小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它深入。其他治疗大多作用于来访者的意识层,人格的表层,人在理智上知道一个道理是很容易的,很快的,但是,要把这个理解变成深层人格中的领悟就需要时间了。而在意象对话中,治疗者运用意象直接作用于来访者的人格深层,治疗时间自然就缩短了,效果也更稳定。实践中,有时会在一次治疗中就获得巨大的成功。

④不需要了解历史     
      这是因为用探测性意象可以发现来访者的心理问题。例如:某来访者想象自己是蜜蜂飞向花,却发现花朵可以吞噬自己。由此治疗者可以知道他有种对异性的强烈恐惧,判断他在异性交往中有严重问题。即使来访者不愿意说出他病症的细节,不报告生活史,只要肯定基本症状是异性交往障碍,治疗者就可以通过意象对话技术减轻其对异性的恐惧。
⑤适应症广泛
      目前正式用此技术治疗过恐怖症、抑郁性神经症、癔症、焦虑症等多种神经症,效果显著,特别适用于恐怖症和抑郁性神经症。对心身疾病也有一定的疗效。对正常人的情绪问题、心理发展问题也有很大作用。意象对话对儿童疗效更为显著,可能是因为儿童想象力更丰富,形象思维占优势的缘故。

4
意象对话的创立
      1986年我读心理学硕士的时候,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心理学正传入中国并产生很大影响。不论是真的博学还是假的博学者,都需要能在嘴上提一提弗洛伊德,或者能够说几个精神分析的词汇。这就如同现在的学者必须要知道哈贝马斯一样,和时尚女孩必须要知道PRODA、LV一样。我当然不能免俗,所以也去读弗洛伊德,一读就沉迷其中而不能自拔。
      精神分析的一个主要技术是释梦,我那时狂热地练习释梦,每天早晨可以不刷牙,但是不能不回忆自己的梦并且分析,当然也要找别人的梦进行分析。逐渐逐渐,发现弗洛伊德的释梦方式并非最佳,他的方法过于繁琐理性,缺少我们中国人最擅长的顿悟——作为一个说着德语的奥地利人,弗洛伊德太严肃了。于是我尝试改进释梦方法。一次,期末论文我写了对弗洛伊德的一些质疑,我的老师说:“你的想法和荣格的一样啊”,我又好奇了:“谁是荣格?”

      于是去寻找介绍荣格的书,这好像也不很难找,于是我又知道了荣格的思想,知道了他和弗洛伊德的差异。最让我深深认同的是他指出,“我们每一个人心中,都活着一个原始人”。我能感觉到有这个原始人,这个原始人用不符合逻辑,却生动形象的方式思考,他是我们灵感的源泉。

      除了弗洛伊德和荣格,我广泛阅读了许多各种各样的著作。逐渐我形成了一种观点,那就是我们人类有不同的认知系统。有一种原始认知方式,是原始人所使用的,也在现代人心理中继续存在着。它实际上不仅仅是单纯的认知系统,而是认知、情绪和意向性行动为一体的一个系统。我当时还自己为它起了个名字叫做“谐知系统”。我写了一本小书,大概10万字的样子,讲我对这个心理系统的了解——不过那本书至今还没有机会出版。

      佛家和道家的思想也持续不断地给我影响,虽然在那时候我对佛道的理解还十分浅薄。

      硕士毕业后,到高校教心理学,同时正式或非正式地做一些心理咨询工作。工作中,我尝试使用着各种心理咨询与治疗的技术,精神分析、认知疗法、合理情绪疗法等等,逐渐体会到各种疗法和各个文化的特点有关。追求深邃的德国人,就会适合精神分析这类深入的心理疗法。追求实用的美国人,就会更适合认知疗法以及行为疗法这类简洁明确而见效快的方法。那么中国人呢?我在摸索。

      我并无意创造出一种独特的心理咨询方法,我所做的无非是,什么方法最能有效地帮助我的来访者,我就用什么方法。后来我发现这本身是一种很好的创新途径。正因为中国人不同于外国人,所以能有效帮助他们的方法,一定和外国人传来的方法有一点区别:就好比我们是一个量体裁衣的裁缝,那么我们最后裁剪出的衣服一定不同于外国裁缝,这并非是因为我们打算创新,而是因为我们的客户的身材不同于外国人。当然,我的思考的见解,也为新技术的创立提供了主要的基础。在这样的过程中,我感到一种新的心理咨询方法——意象对话——逐渐成型了。

      刚刚创立的意象对话技术还比较简单,我希望能够进一步改进的时候,我考上了博士生。读博士期间,相对来说时间充裕了很多,而且,大学的环境也非常适合思考和探索。我躲在实验室中,用自己做实验品,给自己做意象对话,做了不少。另一位博士在这个时期加入意象对话的研究,做了不少的改进。经过那3年之后,意象对话技术有了长足的改进。

5
意象对话的发展
      我和一些同行们介绍了意象对话技术,一开始的一种常见回应是,这个方法可以适合于朱建军自己,却未必适合其他心理学家去使用。这也许是因为,意象对话看起来显得很需要直觉,而直觉能力并非一个可以通过平常的学习得到的能力。因为意象对话中,要出现许多各种各样很特别的意象,鬼神啊、会说话的动物啊、巫婆或海盗啊,而意象对话的过程都像是一个个神话故事、童话故事或者传奇故事一样,充满了神奇的想象,因此大家也都觉得它有些神秘。
      我当然不相信意象对话只适合我自己用,但是口说无凭,好在不久后有个机会,让我能够组织一个小组,去研究讨论教育和推广意象对话。仿效弗洛伊德的星期三讨论会,几个弟子也每周一次到我家来学习意象对话,风雨酷暑严寒,大家都坚持不懈地参与。

      2001年我调动到北京林业大学,对意象对话的发展是非常有帮助的一件事情。北京林业大学有非常宽松的环境,以及很支持我的上级,所以我开始更广泛地推广意象对话。意象对话的学员数量越来越多——到了现在,全国直接听过意象对话课程的人数不少于3000人。(编者注:目前已近万人)我出版的几本关于意象对话的书,也在全国带来了越来越大的影响——第一本书《我是谁:心理咨询与意象对话技术》目前已经第8次印刷(编者注:目前已第9次印刷)。

      实践证明,意象对话的确是一种很适合中国人的心理咨询技术,它见效快、深入彻底,而又能减少来访者的阻抗。同样,我们也发现,意象对话的适用范围非常广泛,不仅适合心理咨询,也适合许多普通人的其他活动中使用,更适合提高心理咨询师的洞察力……,甚至让人难于相信的是,学习意象对话一段时间后,那些女性心理咨询师的外貌都会更加漂亮一些。

      意象对话的效果难于相信,也使得外界对意象对话的评价出现了分化,赞誉者说意象对话是出色的创造,怀疑者说意象对话对人有害、不科学甚至有更大的帽子。几年来,也有过一些危险的时刻,不知从哪里射出的暗箭,似乎要把意象对话置之于死地。

      还好,我们虽然也有过恐惧、有过犹豫,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放弃努力。因此,意象对话不仅没有被打倒,而且发展得越来越好。同行中给予的支持和帮助,在其中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一些学有所成的意象对话心理咨询师,也都发展了一些意象对话的新技巧,使得意象对话的技术和理论越来越丰富和完善。

      似乎所有深层心理学的团队都不会很太平,就像精神分析的团队一样,意象对话的团队在发展中也经历了许多波澜,也有冲突也有分裂。不过总的来说,意象对话团队的内聚力还是相当好的。毕竟,在互相深入地了解对方,一起哭过笑过之后,人与人之间的友情不可能不格外深厚。

      目前意象对话在心理咨询界应用很广,也得到了学界越来越多的认可。现在的麻烦是,因为它有效,就有些人滥用它,比如一些没有受到过意象对话培训的人,仅看书或者听过一点零星的音像资料,就大胆地使用意象对话,这往往会带来不良的后果。还有就是有些学习意象对话半途而废的人,也会以某种方式在使用意象对话。为了减少这些问题,意象对话团体规定了自己的评级制度、评价方式等,使得这样的问题得到一定的控制。如果不出问题,我相信,意象对话方兴未艾,将会成为中国心理学中最有代表性的好技术好理论之一。

(本文转载自《心生活》2008年第8期意象对话专刊中,朱建军老师介绍意象对话心理学的同名专题文章。首发于千和心理微信公众号,感恩发布,请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