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聪影评 | 《死神的精度》(二)

2018/9/11 14:40:28      点击:



      上一集影评:聪聪影评 | 《死神的精度》(一)  里我们讲到影片中的女主角藤木一惠好像真的就是跟她自己认为的那样有“扫把星”的体质。藤木一惠究竟经历了什么?从她的身世里面,我们可以看清整个脉络。


 



藤木一惠自述幼年亲生父母死于飞机事故,刚成年养父母死于火灾,前几年未婚夫死于车祸,爱她的和她爱的相继离去。房间里面的照片也可以出来,亲生父母是在她很小的时候去世的,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心理创伤。孩子越小越没有走出全能自恋也就越倾向于把父母的问题怪罪到自己头上,比如闹离婚的家庭,小孩子会无意识的觉得是不是自己不好,自己不听话才导致父母吵架闹离婚的。

 


相信,在藤木一惠的父母空难去世后,她内心也会有非常多的自责,认为是自己不好,自己是扫把星,要不然父母怎么可能出意外离开自己,不要自己呢?内心中就会形成一个自认是扫把星的一部分自己(子人格)深深的烙印在心里。

后来,养父母的意外去世更加加强了她心中扫把星的部分,再一次确认自己的确是会给家人带来灾祸的不祥之人。未婚夫的意外去世让她坚信自己就是扫把星。另外,也有一个心理动力上的猜测,亲生父母的去世在她心中形成了扫把星的印刻,也让她内心产生了跟随父母而去的死亡动力,养父母和未婚夫可能是被她潜意识的死亡动力所影响而发生意外的,很多的意外都是有潜意识动力的。







音乐制作人的慧眼,让藤木一惠成为了一名歌星,在后面结婚生子。生活的机遇开始转变,她慢慢的相信生活中是有晴天的。开始建立起了一些信,信自己也是可以拥有幸福生活的。如果这样的生活能够延续,也许她能够过上一个近似正常人的生活。你没看错,是近似。

在心理层面,她还有太多的创伤和情结需要去面对和处理,生活貌似正常了,不代表心理层面也正常了。这些心理创伤还是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影响着她和她的生活,如果没有心理咨询师或者其他心理成长带领者协助她走出心理阴霾,她难以真正的过上一个普通的正常人的生活。丈夫的猝死,让她刚刚建立起来的一点对生活的信心彻底崩溃,死心。内心里面更加确定了自己是一个“扫把星”,她爱的人都将惨死离去。为了让儿子避免惨遭可能的“厄运”,她决然的弃养了儿子阿久津,过起了逃离的独居生活。

为什么藤木一惠这次选择的是弃养与逃离而不是放弃自己的生命呢?毕竟她曾经放弃过,命运多舛的她有充足的理由再次放弃。为什么?电影的最后太阳出来了,蔫蔫的向日葵重新焕发生机,向日而生,一下子就明白了。

 


向日葵象征着健康、快乐、活力,追求积极的人生,永远有积极的心态,勇敢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房前的向日葵,虽然因为阴雨天气的影响,已经蔫不拉几了,但毕竟还在挺立着,没有倒下。代表藤木一惠虽然饱经风雨,但她内心生的力量也非常强大,无论多糟糕,只要有点阳光,可以马上灿烂。

亦如她虽然数度经历亲人的离世而厌世,但是当命运稍微有点好转马上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剧中几个地方可以窥见一斑:
1、与未婚夫在向日葵丛中的合影笑的那么美,那么生机盎然;
2、当了歌手结婚生子后马上对未来充满了希望,这段幸福时光为她能继续生活下去充足了能量;
3、在得到了儿子的谅解,完成了与孙子见面的心愿,满怀希望的走出房子,相信自己会看到晴天(此时的死神千叶还是不相信会有晴天的)。

藤木一惠积极的心态与顽强的生命力,我想这跟她从小被父母/养父母给予的滋养与爱的满足息息相关,让她有强大的生命力抵御各种创伤与风雨。

 


老年的藤木一惠与年轻机器女佣一起生活,为什么会有一个机器人,为了凸显电影所处的时代吗?有可能,但我无法完全认可。

影片中说到日本再次举办世界杯已经暗示了时间,70岁的藤木一惠也已经时间已经过去了43年(死神千叶第一次见藤木一惠时她才27岁)。而且除了机器人,家中的CD唱片机显的时代的陈旧,其他家用电器并没有多么现代,就别说超现代了。生活能自理,理发店的生意门可罗雀,完全无需帮手。

为什么要设定一个机器人?因为这个机器人代表的就是藤木一惠心中的一部分自己(子人格),当老公猝死后心彻底死后的自己,机器人不就是没有心的么?对她而言,有心就有爱,有爱就会发生惨剧。让自己成为一个没有心,情感隔离的人是避免周围的亲人发生惨剧的最好方式,也是避免自己再次遭受亲人离世痛苦的有效方式,当然也是逃避弃养儿子的内心谴责的方式。承载如此之多的悲欢离合,是需要很多心理防御才能活下去的。这样也不难理解她为什么选择理发师这个职业了?头发代表情感情丝,修建与斩断心中的情丝,不正是她心里一直在做的吗?


 

 

影片中,可以看出机器人已经坏了数年了,一直没有去维修。这可能代表她心中很少使用情感隔离的心理防御方式了,也代表她长期使用这种防御方式让自己心理的这部分受伤受损,她不想也不再能使用这种方式了。

为什么此刻选择去修复这个机器人?儿子原谅了她,并想带孙子来看她,她内心的某些部分得到了疗愈和修复,修复机器人也是她这部分心理的修复。另外就是儿子会带孙子来看她,她内心的冲突和压力突然加大,需要隔离内心的情感来面对,让自己保持淡定。修复机器人也就象征着她要重新启动自己内在隔离情感的那部分功能。千叶质问她已经知道了哪个孩子是她的孙子,很明显看的出她的否认与隔离。

 


在第一次相遇时,死神千叶安慰藤木一惠时说没有停止不了的雨,总会迎来晴天的。很明显,他自己都是不信的。就跟那时的藤木一惠也根本不相信自己的人生会有晴天一样,这可能也是他们俩为什么会相遇的原因。千叶一次死神精度的放松,让藤木一惠多活了43年。丰富的人生经历与阅历,让她越来越从容,最后她抛了一下硬币,可以看的出只是一个习惯而已,无论是正面还是反面,她都心悦的接纳,说明她已经不受宿命论的束缚了。她开始相信人生不可能一直都是阴雨天,风雨后一定会有晴天。藤木一惠信念的转变也带动了死神千叶信念的转变,千叶也第一次见到了晴天。被千叶放生的藤木一惠不仅教会了他生命的意义,也扭转了心中看不到晴天的信念,这才是他们经历两次相遇的目的吧。


 


-END-

作者/胡聪聪
图片/摘自网络


最后,欢迎大家来参加心海湾每月末的周五晚上的电影沙龙~

你们的到来是我们坚持的动力,不见不散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