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学员感悟

腹有诗书气自华 -- 中级班随笔感悟(一)

2018/5/19 17:08:35      点击:


引子


 

我从来没有考虑,要去上什么证书班,拿什么资格证明。因为,我的目的,是自我成长,不是助人,证书于我,全不重要。可是,造化弄人,世事无常,俺老人家居然主动去上了一个证书班。


 

为什么要去上?不知道。上了之后,有什么好处?不知道。我只是模模糊糊的觉得:嗯,这个中级班要去。于是,就去了。去到大鹏湾,在海浪声中,在稀里糊涂的听课过程中,拿到了这段时间正在寻找的东西。


 

那,我到底在寻找什么东西?


 

呵,列位看官,且容我卖个关子先,答案呢,自然会在后文中见到。






总体氛围


 

就像音乐的基调,就像绘画的底色。


 

回想过去的人生,心中立马升起一种悲伤,淡淡的悲伤。算不得十分难过,就是提不起劲来。这悲伤犹如雾气,迷迷蒙蒙,缠绕不断。时时做梦,奋力扯断这些迷雾。可是,这雾丝十分的坚韧,推开又会回来。扯断又会缠绕过来。伴随而来的,是一阵一阵的焦虑。


 

我看到自己,站在一片树林当中,不知道是晨曦还是黄昏,远处有隐隐的日光。可是,雾丝裹着我,令我不知所措。好几次醒来,忍不住悲从中来,觉得人生毫无意义。即便是风和日丽的意象,画面里,也总有淡淡的雾气。有时是浅浅的白色,有时是淡淡的蓝色。


 

这雾气也怪,平日里做事,全不见踪影,情绪起伏时也难以觉察到。反倒是静下来的时候,闲下来,没有任务需要处理的时候,会渐渐泛上心头。在家休息的日子,总会闷闷不乐,略微沮丧,甚至还会生病。一接到任务或者有事情做,立马兴致高昂的冲出去。看在他人眼中,自然是上进青年,闲不住呗。猫猫自嘲:劳碌命啊。


 

如今想来,这种淡淡的悲伤,虽不重,但年深日久,形成了一种抑郁的基调。就像灰尘,一层一层落下来。说不上哪里不对,就是难过。这种情绪因为轻微,极难觉察,但是,令人身心不宁。所以,为了对抗这种情绪,猫猫就不断的说话,不断的做事,忙得像陀螺。


 

但,夜深人静的晚上,过完忙碌而充实的一天之后,会半夜醒来,忧伤就像潮水,淹没一切。然后,第二天太阳升起,就好了。


 

最初察觉到的时候,是在本科时代。无端端地,每隔2个月或者3个月,会情绪低落。把自己检查来检查去:身体健康,年轻漂亮,成绩上佳。班干部,奖学金,同学关系不错,专业也好。可是,为什么,我不开心?


 

现在回想,那时,喜欢悲伤的歌曲,爱读悲剧文学,喜欢谈论人生的各种悲伤。


 

这种悲伤的基调,在研究生时代,达到极致:猫猫生病了,不断在医院进进出出。也诊断不出什么大毛病,就是感冒,或者咽喉炎。来来去去就是不见好,医生也烦,说是我的呼吸系统出了问题,直接把我转进隔壁的医院了。反复打针吃药,整整持续了一年多。


 

有一次高烧,在医院里打点滴,手上全部是针孔,没有地方再扎了,护士就选择扎在脚背上。天气冷,手上的针孔痛,脚背上的针孔更痛。我坐在轮椅上,觉得生不如死,眼泪一滴一滴的滴在踏板上。护士走来,不耐烦:你看你,踏板上全是水。然后,医生走过来一瞧:这都打了一个星期了,高烧一点都不退,你怎么回事啊?然后,交代护士让我办手续。猫猫懵懵懂懂的拿着病例和一堆药,最后,站在收费的窗口外面,才明白:人家让我出院了。


 

回到宿舍,其他人都过节去了,猫猫趴在自己的床上,窝在被子里,哭了半夜。直到去澳洲攻读PHD,接受了正规的心理治疗,才发觉:猫猫抑郁。


 

至今,这种抑郁的情绪都会时不时冒出来,犹如幽灵。每次,看到这个柔弱清瘦的白衣女子出来,怯怯的站着,远远的看着我,猫猫都忍不住鼻子一酸。她长长的黑发披在肩上,赤足,单薄,皮肤隐隐透明。


 

如今,我会伸出手,微微一笑:子媚,你还好吗?





                                                                                 

主题

 

 

问题一出,俺老人家就懵了。


 

往事历历在目, 清晰却杂乱。到底,我在演绎什么样的剧本呢?四周瞧瞧身边的同修:有贤妻良母片的,有忍辱负重片的,还有农村孩子奋斗记,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转头看看自己纸上的诸多子人格,乱糟糟的一团,不晓得他们在忙活啥?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原本直立的身体像拔掉了塞子一样,一下子漏气了。


 

旁边有个同学听到,立马开心的问:这是谁在叹气?那个子人格?

 

 

我一愣,刹那间,眼前浮现出妈妈那张愁苦的面容。她每每看着我,不是唉声叹气,就是抱怨连天。“想不出来就不要想了。丫头, 知不知道有什么关系?将来都是要嫁人的。”
“不用想”,这是奶奶不耐烦的声音。

 

 

“哼,不动脑子。 眼睛长来是出气的吗?不知道去到处看看? 耳朵用来吃饭吗?老师讲的时候,干啥去了?”纸上,爸爸的子人格瞪着眼睛,加入了数落我的队伍。


 

我一下子就觉得脑袋很痛,周围的空气不够了。手足也无法正常活动了,耳边全是一个声音:你为什么不知道?你为什么不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


 

我就像一个手足无措的小孩子,僵硬的站在奶奶和爸爸的跟前,脑中一片空白。耳边无数的声音不断升起落下,令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

 

“女孩子就是笨, 天生就比男孩子笨些。”


“你有啥用啊?就知道吃饭。”


“唉,还不是给别人家养的?白花钱。”


“弟弟要先吃,爸爸要先吃,女孩子最后吃。你记不住吗?”


“天生赔钱货也就算了。手脚麻利点,人勤快点,多干点活!”

 

 

这些声音如同跗骨之蛆,赶不走,躲不开。越来越多,犹如一张黑色的大网,一层一层将我密密的裹住。挣扎,呼喊,哀求,却全然无济于事。


 

我拼命撕扯胸口,对爸爸妈妈和奶奶张大嘴,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泪水憋在眼眶打转,我在心中一遍一遍重复:不是的,我不是没用的!真的,我不是没用的!丫头片子不是笨的!我不是只知道吃饭!我不是赔钱货!我生出来,不是专门来给爸爸妈妈找麻烦的!


 

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

 

 

恍然间,“我不是”这句话,犹如一道闪电,划破幽暗的回忆。原来,猫猫同学的前半生,都是在演绎这个“我不是”。一次一次的哭泣,一次一次的坚持,就是要证明“我不是”。


 

手脚勤快,多做事,少说话,是在说明:我不是傻丫头。6岁,就可以给全家煮饭,是在表达:我不是没有用的。坚决不给爹妈添麻烦,有事往肚子里咽,是证明:我不是爹妈的麻烦。自己打理自己的生活起居,照顾弟弟妹妹,还可以做家务,作业从来无需父母操心,上学让老师满意,回家放下书包就忙着剁猪草,拌鸡食,让爹妈回到家就可以吃上饭。。。。。。


 

一切的一切,都是在证明:我不是的,不是你们说的那个样子。

 

 

念到初中,开始跟男生打架,吵架,寸土必争,坚决不让。到高中,已然是男生们不敢惹的学霸。猫猫要证明:自己虽是女儿身,却不让须眉。猫猫从来不跟女生比高下,只跟男生争输赢。脑袋越来越敏锐,牙齿越来越尖利。读书,拼命读书,凡是女生不愿意涉及的领域,一定要一头扎下去。凡是女性喜欢的洋娃娃情感剧一概远离。


 

本科时代,自学经济学和会计,喜欢大谈市场规则,经济周期。研究生时代钻研哲学,动辄就是萨特波伏娃,要不就是海德格尔和阿德勒。硬是把物理系和哲学系的师兄批的灰头土脸。


 

猫猫用事实证明:这个长在女孩子身上的脑袋很有逻辑,也非常缜密,看,大部分研究生啃不下来的艰深理论,猫猫照样拿下。

 

 

我要证明:我不是的,不是你们说的那样的。就算我是一个女孩子,也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一个智慧的女孩子,一个爽脆的女孩子,一个不依赖人的女孩子,一个比男孩子更加有用有能力的女孩子。。。。。。

 

 

瞧,这就是猫猫的人生主题,前半生的核心目标。不过三个字罢了:我不是。哭了那么多次,努力了那么久,吃了那么多自找的苦头,原来,都是为了这三个字。


 

说的好听一点,这出剧叫做:一个农村小女孩的奋斗史或者中国版大长今。


 

实情是:抗拒性别认同的曲折心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