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在说话

2015/8/3 14:34:50      点击:
文/资深心理咨询师:孙天来
      身体一直在对我说话,只是我很少听到,有时即便听到了,也没听懂。
      我刚上高二的时候,身体出现了一些症状,上课时,总感觉头脑里一片白茫茫,注意力无法集中,记忆力减退,很容易困乏,经常在课堂上睡觉。医生说这是神经衰弱,于是吃药、针灸,各种正偏方治疗,均无效,反而增加了一个症状,头晕。
      说到这头晕的感觉,真是不堪回首。经常不知原因,没有征兆的就开始头晕,一晕起来,就觉得天旋地转,站不稳,只能躺着,躺着的时候头不能动,一动就晕,经常一躺就是两三天,吃点东西或者上个厕所都需要极大的勇气。躺上两三天后,头晕逐渐自行消失,整个人有种大病初愈、劫后重生的感觉。
       开始时,我积极采取各种措施要消除这些症状。在发现对抗无效甚至会加重症状之后,我采取了任之由之或者换个说法就是接纳并允许其存在的态度(学习心理学后知道这个态度很接近森田疗法)。后来,神经衰弱的症状竟然就慢慢好转,。但是那个头晕的症状却对我不抛弃、不放弃,一直跟随了我十多年。当然近些年发生的频率很低了,晕的程度也轻了。一直以为我对这个症状也做不了更多了,就这么继续任之由之下去,或许有一天它会弃我而去。
      半年多前,在赵燕程老师的一次躯体与意象体验的工作坊上,我把这个切题的“老毛病”拎了出来。在赵老师的引领下,我进入意象:在高速旋转的磨盘之下有一只纸皮盒子,盒子里左边四分之一的部分是一把左轮手枪。去看右边部分,看不清有什么东西,再看左轮手枪时,发现手枪变成了一根木棒,一端还绑着一捆鞭炮,感觉这个东西有点危险,不知何时会引爆,心里有害怕的感觉。体会那个害怕的人,看到一个6、7岁的小男孩。小男孩正在仰着头,看着父亲,希望他能看看自己,听自己说话。然而父亲沉浸在自己激烈的情绪状态里,根本听不进小男孩说的话。小男孩感觉到害怕、难过,悲伤,更进一步的体会到小男孩心里有“空”的感觉。
       赵老师让我去仔细体会“空”的感觉,我却突然体会不到了,只觉得头脑中一片空白,头晕,耳边轰鸣,眼皮快速的跳动,眼前光影闪烁。感觉左边头很重,头和身体自动的偏向左边。这时,我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处于仰着头向右上方看的姿势,就跟意象中的小男孩一样。
       意象进行到这里,头晕症状的来源和意义其实就已经呈现出来了(这是做完意象后分析的,做意象时是沉在感觉之中的)。
       对于心灵来说,“空”的感觉是十分痛苦的,其程度更甚于悲伤,以致无法承受。而头晕,就可以体会不到那种“空”的感觉了。每当那种痛苦的感受将要进入意识的时候,头就晕起来,不断重复。头晕症状的意义首先在于用身体的痛苦避开心灵上的痛苦。当然,这种避开只是暂时的逃避,痛苦一直在那里,从未离开。
       从现实角度看,头晕的另一个意义就是,由于有这个症状我能更多的获取到父亲的关注和关爱,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那种“空”的痛苦。
       与此同时,头晕还有第三个意义,那就是身体在不断提醒我:在我心理世界的深处有一个渴望被关注、被爱而未得到的孩子;在我的潜意识中有一团未被化解的痛苦情结。我猜,如果我一直听不到它的声音,或许它会换一种方式或者一个症状提醒我。。
       身体就是这样,一边保护着我,一边提醒着我。遗憾的是,十多年的时间,我都未曾留意它的声音,更未曾听懂;庆幸的是,终于,使用意象的语言,我听懂了一部分,而这让我有了疗愈内在伤痛的机会。
      意象之中,那个父亲得到了共情和理解,从他的情绪状态中走了出来,他终于看到了身边的孩子,那一刻他失声痛哭。他深爱自己的孩子,但由于自己被困在情绪当中,让孩子承受了巨大痛苦,这让他无比心疼、内疚。情绪随着哭声和泪水尽情流淌,父亲慢慢的平复下来,他有了力量面对自己的情绪,更有了力量来关心爱护那个孩子。在父亲的怀抱之中,小男孩感觉到了温暖、踏实……
      自那次课程以后,大半年来,我没再头晕过,而且头脑似乎比以前更清楚了,更重要的是,我感受到和内心建立了更深的连接。
      我相信,身体具有我们无法想象的智慧和无可比拟的忠诚,不只是躯体症状,还有一些疾病,以及疼痛麻痒等各种感受都是身体在向我们说话。倾听身体的声音,我们可以接收到来自内心的信息。

      让我们安静下来,听,身体在说话……

注:本文为心海湾咨询师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