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自卑,我是这么走过来的--李拯

2018/8/18 14:48:11      点击:

    

       从小到大,都伴随着我,紧张不安、不自信经常在我的情绪中体现出来,也许外表大家看不出来,但我自己知道,我不能接受自己弱小,我表现的自信,表现要强,其实底下是深深的自卑。

 
       我是家里三个孩子中的老小,哥哥比我大八岁,姐姐比我大六岁,他们比我大太多,小时候,爸妈太忙,也有哥哥姐姐带我的时间比较多,那时候就觉得我怎么很多地方都不如哥哥姐姐,婴幼儿的自己会有乖巧听话、努力做事、努力学习来抵御内心的弱小感,想跟着哥哥姐姐玩,但他们经常不带我这个小不点。
 
      上学后,由于爸爸非常看重我们三个孩子的学习,我想要超过哥哥姐姐,我姐姐是天生记忆力好,我记得我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背乘法表没背好,被数学老师骂,说你们家三个孩子,哥哥姐姐,尤其是你姐姐学习那么好,你怎么背个这个还背的这么不好,当时候特别刺激我,从那时起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我一定要超过哥哥姐姐,我不能落后。
 
      小时候脸皮特别薄,特别害羞,一年级带读生字,害怕紧张,勉强读完,赶紧就溜回了座位。四年级,参加数学竞赛,得了个37分,到现在还记得那时的分数,还记得那时候的羞愧。
 
      小学毕业,勉勉强强进入了初中的重点班,但是特别自卑,班上倒数几名啊,觉得自己不如别人,于是努力学习,奋发向上,那个时候的我,初一结束,学习有起色,那时我还给我同学下战书,每天熬夜到深夜。可初二下学期时,学习成绩下降,拿着班上十几名的成绩单回到家,爸爸那种不满,把我的成绩单从窗户外面扔进屋里,我羞愧难当,于是更加刻苦,熬夜,因为我不想让爸爸失望,奋发努力,初中毕业,我竟然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了市里的重点高中。初中可以说是我人生中最刻苦学习的时候,可以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我记得那时我有一些信条,比如,求人不如求己,与其羡慕别人,不让让自己成为别人的榜样,等等。内心的我始终不确信自己真的很好,我记得那时有个同学评价我,很善良很亲切,我还惊讶了半天,真的吗?那时我想通过学习好来获得父母的认同,想要超过哥哥姐姐,证明我很好。

 


       来到重点高中,我是带着自信美好的,但这里强手如云,我的成绩从高一下学期后就慢慢地不行了,学习不行,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兴趣爱好,不会唱歌不会跳舞,口才不好,连我初中引以为自豪的书法,也不再是唯一的优势,我很失落,很低落,高二文理分班的时候,我犹豫半天,选择了理科,但我发现物理我怎么也学不好,始终徘徊在及格的边缘。只有英语是我的骄傲,我在班级上很爱发言,记得有一次我发言次数太多,总举手,结果老师并不点我,我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很不好,觉得我太爱炫耀。现在回想,那时的我好强,找不到自信,太想从某个点上获得认可。
 
       初中高中的我,没有任何性别意识,我记得我谁的衣服都穿,妈妈的,姐姐的,连我哥哥姐夫的大短裤,我都会穿到学校去,sigh,永远的短发,看起来大大咧咧,实际内心敏感不自信。那时班上其他美丽的女孩,每天穿的光鲜亮丽,美丽的小裙子,获得男生女生的赞扬,那时候,城里的那些女孩子,能歌善舞,我躲在暗处,完全不敢唱歌。我记得被一个男生说我是男人婆,我那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好像还引以为自豪。(性别意识我也可以写篇成长文章了,性别意识真的要早早开始培养啊!)
 
      高中时,暗恋了个男生,被拒绝,那个自卑啊,心想,一定是我不够好,所以才不被喜欢。
 
      来到大学,宿舍里我是唯一的南方人,南方人的口音,大家知道的,结果我被大家善意的嘲笑,那时的我是多敏感啊,于是每天跑到学校的小树林,练习l和n,三个月后,终于能分清了两个不同的发 音,现在想想,敏感好强也是很有好处的。
 
      感谢大学时的一个哥哥,他觉得我很可爱,认我做妹妹,那时的我开始有性别意识,我发现我简直落下太多了,前面快20年,我啥也不会,只会学习,是死读书的学习。我开始自己买衣服,留长头发,我开始觉得做女孩子挺好的。
 
       大四快结束了,进行了一场恋爱,不到半年,以失败而告终,那时候经常问对方的就是,你爱不爱我?从我那时的眼光出发,我通过大大小小的事情发现,对方真的不是很重视我,在乎我,冲动之下提出分手,但对方也没挽留,恋情结束,失恋后给我的打击还是蛮大的,内心觉得,对方不挽留我,一定是因为我不够好,不值得爱才这样。
 
      觉得自己不够好,觉得自己不值得爱,是内心深深的自卑。

 


      转专业,考上了心理学研究生后,我开始进行自我分析和探索,那时的我开始研究我的自卑。我发现我其实根本不爱自己。那时我讨厌我的身高,讨厌我的小眼睛,为什么我的腿不是又直又细又长,我发现内心深处我认为自己不值得被爱,我觉得我的爱坎坷而曲折。
 
      我爱压抑自己的真实想法,我为了赢得好的人际关系,不表达,但为了自己的利益,又会不管别人的感受,我自大,自恋,又自卑,容易嫉妒别人。
 
      失恋真的是好事,自我成长我发现,这段恋情是我的必然,我要经历这个过程,来看到我儿时的自卑情结---我觉得自己不值得好好被爱被呵护的深处感受,在这里,我发现,我可以慢慢疗愈自己,恋爱是最好的治疗师,帮你看到自己。

 


 


      阿德勒写过一本著作《自卑与超越》,他就提到,自卑感是行为的原始决定力量,自卑感本身并不是变态的,人的行为都是出自于自卑感及对自卑感的克服和超越。我发现我的成长就是一个自卑超越的过程。
 
      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最小的孩子最没有话语权,我潜意识是以乖巧懂事来获取父母关注的,我学习规避哥哥姐姐的劣势,他们采取的失败的方式,我吸取他们的优势,记得小时候我姐姐在不能获得满足就会在选择在地上打赖,但这种方式不奏效,我从不采用这种方式,我采取的是表现好,委屈自己来获得好的认可。由于最小,比较受宠也比较受保护,但也觉得不被重视、不被尊重,总是被忽视,在家里没位置,大事小事不让我参与,让我产生了弱小感和依赖感。
 
      我是计划生育外的孩子,出生前的过程妈妈东躲西藏,内心深藏恐惧,(此处,赞叹我的生命力,哈哈,感恩爸爸妈妈的保护,让我得以出生,拥有生命。)出生后,爸爸妈妈太忙,哥哥姐姐那时也是孩子,体会到的是忽视,一个被忽视的心灵,内心是自卑的弱小的。一次体验的过程中,我发现三四岁的我,觉得这个世界不值得信任,我得靠我自己。这个信念产生的那么早,影响我很深远,为什么我觉得世界不值得信任,因为我觉得早期我的生命不被真正欢迎,小时候的被忽略,没人真正看到我,懂得我的感受,让我觉得恐惧、愤怒、难过、伤心、委屈。小小的我,深藏自卑,于是我说,那好,那我就靠我自己。







      其实这几年,都有不少人对我说,小小的你,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能量,小小的你,怎么那么多的精力。怎么那么好强,奋进?
 
      我发现我不服输,我爱挑战,出去讲课出去带小组上电台直播,我恐惧啊,我怕我带的不好,我怕被否定,但我还是会出去带,出去讲。我恐惧的手脚冰凉,拉肚子,但我还会坚持。
 
      我的强,有一部分是真正的内心强大,另外一部分,是撑出来的强,我为啥要那么强,因为我不肯接受自己的弱小和自卑,我要保护我的自卑。我有一个女性子人格,就是强,她感受到一点点不接纳,就会说,你们怎么会知道我曾经经历了什么,你们怎么有资格随便评判一个人,你们怎么知道我为什么要保护我内心的儿童,我为什么要保护我的弱小自卑?
 
      我的强,是要保护我的弱。我越自卑,就要表现的越好强!
 
       因为内心的恐惧太大,内心的委屈太多,内心的愤怒太强,这些都是儿时的创伤感受,当我体会到我内心的弱,看到我内心的弱,我欢迎我的柔软、懦弱、无力。我的”强“也变了,没那么强势,她变成了一个好阿姨。
 
      我最喜欢做的一个自我成长的意象,是”心”意象,就是去感受自己的心像是什么,假设有温暖的阳光照在心上,会是什么?
 
      失恋那会,感觉“心”就像被插了好多剑,痛苦受伤,这时做的就是去体会面对自己的感受。慢慢伤口开始愈合,感觉心开始恢复,当然这需要蛮长的一个过程。后来我就经常会去感受心,感受心的任何感受,忐忑、紧张、不安、快乐、喜悦、兴奋、恐惧、愤怒和幸福……
 
      最近几年,心出现的意象是阳光,普照大地。一次,我又去看我的“心”意象,我看到了一个红彤彤的大苹果,又香又脆,“爱”就是阳光,想象阳光照在苹果上,暖暖的,但紧接着,看到了从苹果里面爬出来了一些小肉虫子,我当下第一个反应就是,我深层的自卑出来了。哈哈。想象中,那些小虫子爬出来了,趴在叶子上,在太阳底下暖暖的晒太阳,还有那可爱的样子。我想我的自卑也会慢慢转化的,至少,我现在接纳了这一点。其实我的自卑可以出来,也蛮可爱的。








      浸泡在心理学氛围中10年了,不断的自我觉知、自我反省、自我体验、纠结挣扎,不断的面对和发现,开始自我整合。我开始越来越接受我的自卑。有一次,和我的一位好友聊天,她说,我们都能理解,自大的人背后通常是自卑,但是,其实自卑的人背后也是自大,我问,为什么呢?她说,每个人都有自卑的这一面,你不能接受自己的自卑、弱小、无能,你以为你全知全能,那是深深的自大。现实就是,每人都自卑弱小无能,但,同时也很强大。
 
      当你开始接纳自己的自卑弱小时,好像内心的孩子不再那么控制我。我开始更加坦然和流动,开始更能充满爱,更能敞开去接纳自己的优点和缺点,更能接受攻击。我开始发现,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美丽,我更加愿意欣赏别人,愿意鼓励别人,愿意看到别人好。
 
      给自己的建议就是,既不妄自菲薄,也不要骄傲自满,因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你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不好。
 
      我想说,让我们对生命说是。
 
      感谢“自卑“的陪伴,让我进取,让我有种不服输的韧性,不断成长和求知。感谢”敏感“的陪伴,让我学习坚强。
 

      想对自卑说,我要感谢你,我会轻轻的陪伴你,让你在爱和关怀中慢慢融化。







——李拯老师《亲子关系工作坊》
2018年8月24-26日(点击了解课程详情)


改变家庭即是改变世界,改变亲子关系即是改变人生!    

如果你已经有良好的亲子关系,想进一步提高自己的育儿知识和技能,提高家庭教育水平;
如果你是深陷亲子关系问题的泥沼而不能自拔的父母;
如果你是亲子关系、家庭教育、心理学的工作者或爱好者;
如果你是学校老师,教育工作者,儿童培训机构工作者;
如果你还没有结婚生小孩,原生家庭问题一直持续影响着你,
不想让原生家庭的问题继续影响孩子,想改写家族命运,
想在没有小孩前提前准备,先做自我成长者; 
那么,请来李拯老师的《亲子关系工作坊》吧。



导师李拯简介



深圳李拯亲子关系工作坊
心理学硕士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准水晶级意象对话心理师
中央财经大学心理咨询师
宣武心理俱乐部心理咨询师
正面管教(美国育儿体系)家长课程认证讲师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妇女健康与发展专业委员会家庭项目执行人
中国人民广播电台《教育面对面》、《心理育儿》、《中小学心理健康》等媒体特约心理专家
 

       温暖心坊工作室创始人,聪明豆儿童教育家长学苑联合创始人,曾任国际教育交流公司心理测评师,北师大二附中国际部学业规划师,多年来致力于心理学应用于家庭的探索和研究。自2005年起,将意象对话、人本主义、家庭系统排列、情绪疗愈、绘画艺术性表达、催眠、两性关系调试等心理学领域用于家庭和学校心理实践。心理学在教育领域和企业团队建设的实践者、十年的心理学咨询和培训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