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建军: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 纪念子勋

2018/10/28 11:52:51      点击:


有一句老话说,“人生如戏”。我们的一生看似漫长,但是如果把这一生中那些真正重要的时刻、真正独特的事情拿出来放映,可能一个人的一生也就是一部电影的长度。如果一个人的一生过得丰富、过得精彩,那就是一部好的电影。如果这一生过得浑浑噩噩,那就是一部不那么理想的电影。


子勋突然过世,我一开始真的很震惊。也许是因为他显年轻吧,显得比我还年轻,所以总觉得这一天可能还很远啊,虽然也知道他的身体不太好。

据说一个人临去世的时候,这一生所经历的事情会在他的眼前像放一场电影般重现。我不知道子勋看到的是怎么样的一场电影。但是,在确认了这个消息之后,在那种失去朋友的难过,和想到朋友再难见面的遗憾之后,我的眼前倒的确闪现出一些镜头——也就是他的这场电影和我的有交集的那些镜头。

 


比如想起刚认识时,90年代初我们几个人一起组织起第一个心理学的成长小组心灵绿洲的时候,能记起那个时候他的样子。





还有刚到中德班,我打算跳槽去精神分析组,和他跟刘丹说这个事情的时候他的样子。

 

还有在心理访谈的那个地方,他和凤池在讨论的时候发言的样子。

 

还有好多好多次聊天,以及最后一次他来参加心理绿洲朋友聚会的样子。

等等,很多这样的镜头。

它们都存在我心里边,像胶片一样。所以,只要我不变老年痴呆,我们可以说朋友的确还活在我们心中。


大家对子勋的印象都是觉得他非常的温文尔雅。我记得子勋自己的说法是说他小的时候是在女孩子堆里边长大的,没有和男孩子一起一天到晚打架,所以养成了这样一种温和的性格。

这让我联想起来贾宝玉也是,因为在女孩子堆里面长大,所以温和细腻。

但是我觉得仅仅这么说,显然是太表面的。

因为不仅是在女孩子堆长大的直男,就算是女孩子也并不都是那么温和的。

我觉得子勋之所以如此,其实是因为他有一颗温和的有爱的心。所以他总是很宽厚的,很心胸开阔的,很能够去体谅别人的。在大家意见不一致的时候。他并不急于去发表自己的看法,而是能够更多的去听别人的想法。





这些年来,子勋给了我非常多的帮助。我在尝试创立本土的心理咨询方法,推广意象对话的过程中,遇到过很多的困难,很多人不理解。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子勋一直非常坚定的支持我。我经常听到很多人跟我说,李子勋老师又在什么什么地方给大家介绍意象对话,对意象对话有非常高的评价。

他在我面前没有说到过这些,都是别人告诉我的。

我们意象对话研讨会,我跟他一提他也就欣然来参加。






对此我并没有和他说过我的感谢,因为我觉得好朋友并不需要去多说。

其实他给我的这些帮助,我理解也都并不是仅仅出于朋友之间的私人感情。更多的是一种志同道合的同道之间的相互支持。

他去支持意象对话也不仅仅因为我是他的朋友。他还是自己亲自尝试过意象对话,然后才坚定的支持。

他真正支持的是我们中国的本土的心理咨询的创新。

所以关键在于他有一个心愿,就是尽自己的力量帮助尽可能多的人有更健康的心理。

从我们刚刚认识,组织心灵绿洲的时候,说起来为什么要做心理学,子勋就说了他这样的一个心愿。等过了几年到中德班的时候,他就更清晰的确定了自己要具体做的事情:那就是重点在中国心理学的广泛推广。

他后边所做的事情,正是他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在这个事情上也获得了很大的成功,我觉得他可能真的是心理学普及这个领域中最有影响的人。

因此,我想,子勋虽然过世,但是他的这一生还是很完满了。求仁得仁,亦复何憾。


我记得有一次子勋评价王朔,说王朔心中有一个很大的爱。

我在想,子勋心中也有一个很大的爱。

所以他能看到别人心中的爱,大爱,也成就了他心中的大爱。

有大爱故有大成。




死亡并没有什么,死亡只是一场戏的结束。重要的是有没有真正活过,人生这出戏,他的戏份是不是够精彩。子勋的戏很是精彩。我用电脑去打字的时候,“子勋”经常被打成“咨询”。我不禁迷信的想:这是不是说明子勋本身就是为咨询而生的。

我们中国的心理咨询界,也许也不会轻易忘掉这个名字就叫“咨询”的心理学家吧。





天使之泪

                                       为春辉姐姐写的歌
                                                     ——曹昱



曾经一起欢笑伤悲,
在孤寂的冬夜依偎。
人潮汹涌,世事无常,
谁的手紧握着谁?

虽然你选择卑微,
你的灵魂如此高贵。
你是我永远的英雄,
你身后有我追随。

谢谢你深爱着我,
像春雨惜着花蕊。
鼓起勇气送你远行,
天使正迎你回归。

信过,爱过,活过,
这一生不悔。
我的心是擦过天堂的
一滴眼泪。





著名心理学家李子勋老师,于10月24日凌晨因病逝世。

----纪念子勋老师的文章----

 


文章转自意象对话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