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对话咨询案例:魔鬼是化了妆的天使

2019/7/17 15:35:16      点击:
摘自朱建军先生心理学著作《我是谁-----意象对话解读自我》

我有时会对来做心理咨询的人说:祝贺你有了心理障碍。对遇到了不顺利的人说:你遇到了一个好机会,千万不要白白放过。

这听起来仿佛是一种嘲笑,所以一般我不轻易说,但是在我自己心里,我真的感到要为心理障碍祝福。

心理障碍可以提供一个机会,让人们发现自己,发展自己的机会。心理障碍把人们过去不引人注意的小的弱点放大了,它迫使人们改变自己一再挣脱心理障碍的过程中,人的心灵经历了锤炼,所以在心理障碍解决后,一个人不是仅仅会“像过去一样健康”,而是比过去还要健康。

破房子遇到了雨天,是房子的心理障碍,但是正是它让人们知道了房子哪里漏水,如果堵住了漏洞,那么雨过天晴,这座房子会更加“健康”。

当然,很少有人知道怎样面对心理障碍和挫折,也很少有人能够利用心理障碍或者挫折出现而发现自己,发展自己——除非他经历了一次成功的心理询或心理治疗。


有过这样的一个例子。
一个女孩,从小生活很顺利,自己也很优秀,长大后顺利考上了名牌大学,然后又保送上了研究生。往往才女不美丽,可是这个女孩子却是才貌双全的美才女。往往美女嫁得不一定好,但是她的丈夫是一个很成功的企业家。她的生活似乎是由鲜花塑造的,她的笑容似乎永远灿烂,她感到一切都那么美好。

可是后来变了,“快乐的乐章演奏完了,低沉的音调中,‘魔鬼’来了。”她说。

丈夫心脏病突发而死,据说,是因为企业中工作压力太大,而且多个项目失败,负债累累。在他去世前的晚上,他一切照常。半夜,她隐隐约约听到他叫她,但是她困了,懒得理他。第二天早晨,她醒来,他已经没有呼吸了,一瞬间她非常恐惧。

她从此失眠,并且没有一天不失眠。直到她来做心理咨询的那天,3年多1000多天里,每天她睡的时间不超过3小时。好不容易睡着后,也会突然惊醒,心怦怦地跳。或者她刚刚睡着就梦见他,每次都是魔鬼一样可怕的样子。

在咨询中,她感到很自责,她说如果她知道会这样,她本应在他叫她的时候醒过来,也许她还可以救他。她说:“他做了鬼会来索我的命,因为我没有救他。”她说她不可能再爱别人了,但是他在她的心中也不是一个可爱形象,他很可怕。



她是一个基督徒,虔诚信仰上帝。她说她祈祷上帝帮助她,但是上帝似乎也遗弃了她。她对心理咨询也没有抱什么希望,她说:“只有上帝能救我,但是他拟乎听不到我说话。也许是因为魔鬼来到了我身边吧。”

对她的咨询从几个方面做,我帮助她理智地思考,让她领悟到,她的自责是不合理的,因为她不可能预见到丈夫会有心脏病,她也不知道他正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他从不对她说这些),在困倦时听到丈夫叫而没有答应也是常见的现象。我让她理解,自责背后是她的一种幻想,幻想自己听到了丈夫的叫声,醒了,及时去了医院。幻想她可以不遇到这个灾难。

我用种种方法,让她在心理上放弃这个幻想,放弃 “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的思维,接受现实。她很悲伤。然后,我从她的信仰谈起。我对她说,你把上帝看做是一个万能的,而且非常溺爱你的父亲。他不应该让你受一点点苦,应该满足你的一切需要。但是人必自助而后才会有天助。假使有一个 “在天的父亲”,他也不应该是一个溺爱的父亲,而应该是一个懂得怎么教育孩子,锻炼孩子的父亲。你不要怀疑他,你应该想想他给你这些苦难是为了你好,你可以想一想他的目的是什么。

心理学家和那些宗教信徒不同,我们不认为天上有一个上帝存在。但是,我们相信,个人遇到什么样的命运,偶然中实际上有很多必然。丈夫突然去世,对她是一个偶然,但是她之所以会感到这个事件如此突然,是因为丈夫在压力很大的时候,没有告诉她。而丈夫之所以不告诉她,是为了不让她紧张,因为她“从小是被宠大的,经受不了这些紧张”(她丈夫和朋友说的话)。命运中出现这事件,和她的性格是有关系的。

我对她说:“假如这个灾难是有意义的,它的意义是什么?” 

当时她没有回答,回答这个问题是在经过长时间咨询后,她已经奋力战胜了恐惧,战胜了自己依赖的欲望,变得很独立。那时她回答说:“如果没有这个事件,我永远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受宠爱的孩子,永远不会真正独立,而且,我也不会懂得珍惜别人、关心别人。……我过去对丈夫的去世一是害怕,二是自责,另外还有的是一种怨恨,仿佛怨恨一个抛弃了妻子出走的丈夫。也许就是这个怨恨,使我在梦里把他梦为魔鬼。但是现在我感到他的去世仿佛是他为我做的一个牺牲,我感到他是一个天使,是从上帝那里来的,也是为了我了我的心灵成长而离开我的。他离开我,是让我学习自立。我感到他的眼晴仿佛在天上关心地看着我。我爱他,感激他。我比任何时候都爱他,但是我也知道,现在我已经可以去爱另一个人了。……她还说:“我现在意识到过去的我有一种傲慢,一种幸运者的傲慢,我实际上对其他痛苦中的人没有真正地关心。而经过这一切,我也改变了,我不那么傲慢了。我知道了人是多么脆弱,人的内心世界是多么孤单,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关怀。”

“我是不是可以把你的故事讲给别人听?”我问,“不说你的名字,你知道,你的故事可以让人们相信痛苦、灾难和心理障碍都是有意义的。即使是你遇到的这样的情况,都有它的积极价值。”

“可以,”她说,“告诉别人,有时,魔鬼是化了妆的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