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建军:意象对话治疗尾椎骨滑脱崩裂案例

2016/8/11 10:19:29      点击:

      意象对话心理治疗技术不仅仅可以解决心理问题,对某些躯体疾病也有良好的治疗和辅助作用。意象对话创始人朱建军老师就有一个非常精彩的躯体治疗案例。心海湾首席心理咨询师郭筑娟强调看了这样的咨询治疗过程,也许你会产生一种神奇感;但事实上,“意象对话技术”是由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朱建军教授在长期的心理咨询与治疗实践中总结出来的,一种吸取了精神分析理论、荣格分析心理学理论等心理动力学派的思想,以及人本主义和超个人心理学的思想,并融合了东方文化心理学思想的我国本土心理学咨询和治疗方法。

案例如下:

      来访者,女,27岁,近3个月来因与男朋友相处不和谐,又不知如何面对,内心很烦燥,不爱讲话;情绪也很低落,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精神萎靡。生理上出现诸多不适:如失眠、便秘、出虚汗、脸色铁青、特别怕热(开着空调,还要吹电风扇)。5天前,一位关系较好的同事发生意外致骨折。就从那天开始,来访者尾椎部开始疼痛,坐着、走路都痛。以前此处从未痛过,也未作过相应的检查。后经X光检查,诊断:尾椎骨滑脱崩裂;又经核磁共振检查,诊断:尾椎骨滑脱崩裂。医生解释:因先天尾椎骨没长好,又后天活动过度,裂口增大。医生建议:手术治疗。来访者正在考虑是否要做手术等一系的问题中,笔者与其进行了一次“意象对话”心理治疗。 
   
用“意象对话技术”进行心理治疗过程片段 
  先让来访者双目微闭,从头到脚全身放松,在完全放松的状态下,引导来访者。 
  治疗者:你现在用心感觉一下,你有一双内在的眼,不争开肉体的眼睛好像也能“看”到一些东西,……可以吗? 
  来访者:可以。 
  治疗者:好,现在你去看你的身体,从头到脚看,你看到的身体不是解剖学上的图像,而是把它看成是一个一个的“管道”,可以吗? 
  来访者:可以。 
  治疗者:先感觉一下,身体哪个地方让你感到不 
  舒服? 
  来访者:在尾椎部。 
  治疗者:把尾椎部想象成“管道”,再看看那节“管道”怎么啦? 
  来访者:有东西堵上那节“管道”了。 
  治疗者:什么东西? 
  来访者:好像是土,但又比土要硬。 
  治疗者:那堵着的东西是什么颜色? 
  来访者:是黑色的。 
  治疗者:盯着看,看着这些黑色的东西堵在那里,你有什么感觉? 
  来访者:难受,很难受,痛啊!(无声地哭泣,流泪) 
  治疗者:体会一下,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痛? 
  来访者:是堵塞着的痛,胀痛,真的很痛。(小声地哭泣,流泪。) 
  治疗者:看看是谁把这些黑色的东西堵在那里的? 
  来访者: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痛啊!(大声哭泣,流泪。) 
  治疗者:此刻你最想做什么? 
  来访者:把那些东西扔掉,去掉!(叫喊着) 
  治疗者:此刻你可以表达你的感受的话,最想对这些黑色的东西说什么? 
  来访者:不要在那里!走开! 
  治疗者:嗯。 
  来访者:我讨厌你,你走开! 
  治疗者:它走开了吗? 
  来访者:没有,好像堵得很硬。 
  治疗者:你对它如果用感情表达,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来访者:是讨厌,是愤怒。 
  治疗者:用最简单,又最能表达你内心感受的话。 
  来访者:滚! 
  治疗者:好,带着你的情感,接着说! 
  来访者:滚!滚!(带着怒气,伴着泪水和汗水,声音一声高过一声,约10 min时间,在治疗者的一再鼓励、引导下,得到了充分的宣泄。) 
  治疗者:好,现在你再去看看,那“管道”怎么样了? 
  来访者:那些黑色的东西没有了,不堵了。 
  治疗者:再体会那尾椎部的感觉。 
  来访者:不痛了,真的不痛,有通畅的感觉。(露出欣喜表情) 
  治疗者:好好体会这种通畅,舒服的感觉。 
  来访者:真的,好舒服呀!(很享受的表情) 
  治疗者:好,记住这种感觉。 
  来访者:(沉静在舒服的感觉中……) 
  治疗者:现在慢慢地找回现实感觉,动动手指。当我数数到3时,你就睁开眼睛,好吗? 
  来访者:好的。 
  咨询结束。(时间约1 h) 
  回访:时间在1个月、3个月后 
  治疗者:自从那次心理治疗后,有什么情况发生吗? 
  来访者:自从心理治疗后,心理状态发生很大的变化。(笑着)原本与男朋友的感情问题一直不知如何面对,现在已顺利解决了;心情也很愉快,感到很轻松;生理上那么多不舒服的症状全没有了,你看我的脸色红润吧!睡眠也好,大便通畅了;不再出虚汗、不再那样地怕热了;尾椎部再也没有痛过,一次都没有;我一直觉得很神奇,就这么把病痛解决了……要不然,住院、开刀、吃药,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花多少钱呢?结果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想想真可怕。幸亏……

讨论

      水晶级意象对话治疗师郭筑娟老师:意象对话创始人朱建军老师认为,人们的意象是有象征性的,是可以表达意义的;意象活动和情绪联系密切,使得它在心理咨询和治疗中非常有用处,咨询师可以从意象入手去调节情绪;情绪与心理能量有关,心理能量表现于情绪时,情绪的量就是这个心理能量大小的表征。当心理能量不正常运动时,就被固结,有一种固结叫压抑。当压抑到一定程度时,就会转化,不断转化的过程中有时会出现躯体征状。

      个案中的来访者,就是愤怒情绪的压抑。当压抑的愤怒情绪找不到合适的宣泄渠道时,就会从躯体寻找突破口,身体的薄弱点就是导致病痛的常见部位。而且该部位所表现的症状,也是个体心理问题的意象表达。例如在亲密感上有心理问题的人,往往会有皮肤疾患;心理压力过大的人,常会有胃病,意象即吃不消了;此来访者,尾椎部有堵、胀的感觉,意象即愤怒情绪宣泄不畅。在咨询师的引导下,让来访者有机会表达愤怒、释放压抑,无论是积极还是消极的情绪,在咨询环境中得到充分宣泄,压抑的能量得到了释放,人会有一种畅快感,对躯体症状也就有一定的疗效——来访者自我感受疼痛的消失。但从“意象对话”中也可以看到,这些愤怒从何而来?由谁造成?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并不明确,来访者也未做好心理准备去面对。

      尽管来访者躯体感觉良好,解决了愤怒被压抑的问题,愤怒的根源问题尚未解决,需在以后的咨询和治疗中,更进一步去面对,去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