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再谈信则灵——玄妙背后的深层原理

2019/6/4 14:46:31      点击:
再谈信则灵

方术巫术之类中,常常有“信则灵”的说法。固然也不是说不信就完全不灵,信一定就灵,但是信与不信者之间,效果常常相差甚远。宗教中也是一样,如果你坚信相信咒语能治病,那么你诚心念咒之后,常常真的发现病症为之减轻;如果你不信,那当然会毫无效果。

自然科学认为世界中没有鬼神而完全是物质的,物质和我们的精神是无关的,一颗子弹飞出去,要在多远降落,弹道是什么样子,完全取决于子弹的初速、风阻和地心引力等因素,和我们想让它打中谁打不中谁、信不信能打中是毫无关系的。在自然科学的影响下,现代人大多对那些古代巫术嗤之以鼻,认为那些都是骗人的东西,或者是古人愚昧无知的表现。因此那些东西对现代人来说也常常“不灵”。某地有个神树,当地人说不能砍伐,不然就会遭到报应,不信的人手持电锯这现代法宝,把树一会儿就伐倒了,也没有看到树神有什么办法来报复他。

其实如果我们稍微一思考,就会发现所谓不信就不灵,这个现象也是一种“信则灵”的例证。因为所谓的不信不仅仅是信的不足,而是对相反的东西的信。不信巫术的人,并不是说仅仅还没有信巫术有用,而是已经坚信了巫术没有用,而且他之所以相信巫术没有用是因为他已经坚信了自然科学。于是在他的生活中,他会看到事情的发展和巫术的说法不同,而是和科学的说法一致。这也是一种信则灵,你信科学,于是科学就很灵。我这里并非要说巫术和科学谁更对,我的意思是说,你会发现,你信哪一个,你就会看到哪一个对的证据。

 

 

为什么会这样呢?到底,什么是对的呢?

问你一个问题,有一天我和朋友喝完酒,深夜各自回家。我仰头望天,见天上明月一直伴随着我走,我向东走了两站路到家,月亮也整整陪了我两站路。我打电话告诉朋友说,月亮对我很多情,因为她一直陪我东行。朋友大笑,说,你看到的一定不是真月亮,因为真的月亮在陪着我向西走呢,怎么可能陪你向东去了。

谁看到的对呢?

首先,人会选择性注意。注意和自己的信念一致的事情,忽略不一致的事情。这使得人们看到和自己信念一致的结果。比如某人找巫师做法后,身体状态好转,相信巫术的人会说巫术有了效果;不相信的人会说这不过是巧合而已。砸完了寺庙的红卫兵,转身又去参加武斗,被一颗流弹打瘸了腿。相信宗教的人会看到,神的惩罚到了;而不相信宗教的人会说,这和砸寺庙丝毫也没有关系,只不过是他运气不好而已。三峡大坝建起来之后,长江流域异常气候增加,相信大坝有害的人,会说大坝干扰气候的证据确凿;而不相信的人则说这和三峡并没有关系。我们因自己的信,而选择能证明自己的信的证据,忽视那些相反的事件,这是人性的一个基本特点。

另外,人会选择性相信,和我信念不一致的,看到了也不信,这也就是说有时候未必是“不信则不灵”,而是不信的人“灵也不信”,所以他们会说“不灵”。比如中医能治病,例证之多多不胜数,几千年来中医治病成功的实例要用亿来计量次数了。但是有些不信中医的人照样可以说他们不信,理由是用西医的标准看,中医有效的证据不足。而面对着中医治好病的实例,他们也可以说那是病人自愈,巧合病愈等等。而一个相信中医的人,当然会愿意看那和自己的信念一致的结果,当然也就会发现中医很灵。

信则灵有时是一种心理暗示的效果。心理暗示这个词在许多人心中也有一种贬义,说什么是心理暗示就好像说什么是不真实的,不可靠的。其实心理暗示指的是一种心理的功能,这种功能本身是有价值的。心理暗示是心灵发生影响的一种方式。如果我们很相信什么,我们的心灵会产生一种影响力,使这个事件真的发生。比如,某人相信念咒能治病,这个信念会激发身体的潜能,使得人的免疫力提高,从而让病真的痊愈了——这和中医不同,中医是用药物针灸等直接辅助身体痊愈,虽然也辅以开发身体的潜能,而心理暗示这种情况是通过信念,让身体的潜能去治病。



记得曾有这样的一件事:某东南亚国家的巫师,号称有特异功能,可以徒手取出病人身体中的肿瘤。信他的病人找他治疗,只见他念念有词,手舞足蹈之后,伸手到病人身上一掏,手上就有了一团像是肿瘤的血肉。再用手一抚,病人身上甚至都没有了伤痕,只有一点点血迹遗留。

后来,有人揭秘说这个人就是个骗子。他不过是用魔术手法,先在手里拿了一块肉,假说成是病人身体里取出来的肿瘤而已。至于让病人身上伤口立即复原,那是当然的,因为病人身上本来就没有什么伤口——他要是能让病人的伤口不复原才神奇了呢。这个巫师要求病人在“手术后”的十几天内不能去照透视检查肿瘤是不是还在,他的理由是去检查这个行为就是一种“不信”的表现,而这样一种不信,就会导致不灵,肿瘤会复发并被透视出来。因此这的确是一种巧妙的骗局而已。

但是这里面有个问题,就是那些被这样“治疗”的病人,或者说被骗的病人,的确有不少的人因此病愈了,肿瘤真的消失了。在很久之后,按照肿瘤发展的一般规律早应该死人的时间,病人反而感觉非常健康了。甚至以后再照透视(时间长了,以及被允许照了),肿瘤也的确消失了。这是为什么呢?

这就是心理暗示作用的效果,虽然那个巫师只是在欺骗,但是那些真的非常相信他的病人,因此有了病愈的强大信心,因此带来了一些内在变化,我猜想是大脑活动引起了脑垂体中的激素分泌变化,继而影响到了其他腺体,继而影响到了整个身体,使得肿瘤因此消失了。在巫师不允许病人照透视的那个时间段中,正是身体转化肿瘤逐渐消失的时间。

这样的骗局,是不是也不失为一种“信心疗法”?当然,这个骗局以后已经不可以再用了,因为我们都知道其秘密了,它也就不可能让人产生信心了。

除了心理暗示外,我们相信什么,还会以一种更不神秘的方式,直接影响到未来发生的事件,我们称之为“信则灵的自我实现效应”:我们信什么不信什么,会影响到我们的行为方式,而我们的行为方式则影响到未来的事件。因为行为事件之间的整体和谐原则,这个事件将趋向于证实我们所相信的东西。



比如,诸葛亮相信魏延未来会反叛——虽然目前魏延没有任何反叛的征兆——于是诸葛亮要格外防备魏延,不能给魏延足够的权利,要安插自己的人去监视他,而本来并无反叛之心的魏延,发现自己如此不被信任,发现自己如此被排挤,内心一定会很愤懑,天长日久之后,魏延一定想做一些发泄自己愤怒的事情,而最适当的事情就是:反叛。有些不信任的夫妻之间也会有类似的事情,一方怀疑另一方有外遇,天天查他手机甚至找侦探公司去跟踪,这仿佛是提醒对方你有外遇的可能,也是用行为告诉对方在我心里你已经有了外遇,天长日久,那个被怀疑者就可能会想,“既然已经担了虚名,不如我就外遇一次”。

《天下无贼》电影中的傻根,坚信这个世界上很少有贼,更坚信那个大姐绝对不是贼而是个大好人。他的信影响到了那个大姐,让那个大姐感动并且也真的想做一次好人,于是这个本来是盗贼的大姐,不仅不偷傻根,更在暗中保护傻根,不让别的小偷去偷他的钱。这就是因为按照整体和谐的原则,这个大姐的行为,会趋向于和傻根的信念相一致,于是傻根的信念就“自我实现了”。

平常小事,信不信倒也罢了,对人最重要的是人对自己,对世界的一些基本的信念。在心理咨询的过程中,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人的基本信念如何影响了一个人的命运。以及基本信念影响命运的原理。假如,一个人在非常年幼的时候,产生了一种基本的信念,是“没有人爱我”。那么,在他的生命中可以会发生什么呢?也许,他想“因为没有人爱我,所以我必须做些什么,好让别人爱上我”。做什么呢?也许有人想我需要更有钱,也许有人想我需要更美丽,也许有人想我应该对别人更友善,也许有人想我应该很有出息让家人更有面子……然后呢?他也许会用半生的时间去争取发财、去整容或者学习表演、去讨好别人、或者去追求成功。

然后,也许他没有达到自己的目标,没有发财或成功,于是他相信自己没有机会得到爱了。比如认为有钱会得到爱的人,他努力挣钱但是没有成功,还是一个穷人。他于是相信自己没有机会被爱了。灰心的他不再努力去追求爱——如果有时间精力他宁愿去挣钱——结果最大的可能是,他发现还真的没有人爱他。即使有人表示了对他的爱,他也会怀疑那是不是真的——你怎么可能喜爱一个穷光蛋。他的怀疑使得对方感到不满,从而对方会不再爱他,于是他觉得自己猜对了——果然对方并不是真的爱他。

如果他成功了呢?也许他发现有人说爱他,但是他这时又产生了另一种怀疑:你爱的是我,还是我的钱?或者你是爱我,还是爱我的美貌?你是爱我,还是爱那个虚假的我?你是爱我,还是爱我成功者的身份?甚至对父母,他也怀疑说你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因为我给你们长了面子才喜欢我。说真的,围绕在大富翁身边的美女,的确多数都是冲着钱来的。围在整容学表演后成为绝色美女身边的男人,也的确大多数是贪图她的美色,成功者身边那些唯唯诺诺的随从,也的确多数是想要借助他的权力为自己取得利益而已。这会让他非常失望。

以前听过一个很好笑的八卦故事,说某女子狂热崇拜影星刘德华。婚后她对丈夫提出一个要求,就是每次做夫妻之事的时候,丈夫要带上刘德华的面具。丈夫说,如果妻子在床上不兴奋,当然他不爽;但是妻子做爱很兴奋,他也不爽——仿佛他在看着老婆和别人做爱,而且还是自己帮忙做。实际上,当一个人不能在生活中做真正的自己,而是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样子的时候,他面临的是和这个丈夫类似的情境,不论别人表现出爱他还是不爱他,他都不会开心——而且别人爱他的时候,也许他不开心的更多一些。

这其实怪不得别人,你用蜂蜜做饵,来的当然是狗熊;你用腐肉做饵,来的当然是苍蝇。这些不是真爱你的人围绕在你身边,本来就是你行为所带来的后果。他希望得到的是爱,而不是爱的赝品。但是他的行为却阻碍了得到真爱的路。就算他运气很好,有个人说“我爱的不是你的钱、权利或美貌,我就是爱你本人”,这个人往往也很难相信,因为“我已经如此成功的创造了一个假的自我,你怎么可能看到我的真我,更不用说你还声称爱我了”。



因此,不论成功失败,不论境遇如此,他们最大可能的结果是,发现自己得不到真爱,对此他们可能归结为各种原因,实际上我们知道最重要的原因是:从“没有人爱我”的前提出发,不论做什么推论,其最大可能的结果都是“我发现真的没有人爱我”。有没有例外呢?有,例外永远存在,但是例外很少,像“例外”一贯应有的那样少。

这也是一种信则灵。





以上内容选自朱建军先生未出版著作《信仰心理学》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朱建军中国著名心理学家、意象对话疗法创始人、回归疗法创始人、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教授、中国文化传承与发展在当代的开拓者与践行者,著有心理、文化方面的著作40余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