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象对话

意象对话学习总结:死神的诱惑和魔鬼的陷阱

2017/5/18 11:54:20      点击:

      心海湾编者语:本文作者胡志轩是意象对话心理疗法的老学员,他用文字记录了通过意象对话进行个人心理成长的心路历程和收获,是意象对话和意象对话的老师们让他不断地深入探索自己,疗愈自我,慢慢脱离了死亡的恐怖与阴影,走上了自我成长之路。透过他的文字我们能体会到他顽强的生命力和对生命对心灵深入的理解,不由得为他的成长收获而感动,为他的生命而感动。本文有点长,但非常值得细细品味,记述了他自己学习的心理历程和感受,有对魔鬼和死神原型的理解分析,有对电视剧《花千骨》的心理分析等。为方便不熟悉意象对话的读者阅读本文,先对文章中出现的一些词汇做一些解释和铺垫:

      意象对话心理疗法:意象对话心理疗法是我国著名心理学家朱建军教授于上世纪90年代创立的,意象对话经历了20多年的发展,在这期间他受到多种疗法的启发,其中受心理动力学的影响最大,和荣格分析心理学最接近,和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也比较接近。有些地方也跟人本主义心理学派,后现代心理学有一些交叉,如今意象对话心理疗法独成一派,成为符合国人心理特点的本土化疗法。意象对话心理疗法,是通过唤醒每个人潜在的形象思维和象征性思维能力,去发现调解人们的心理状态、性格以及心理问题的一种心理学方法。心理咨询师让来访者放松,然后按照心理咨询师的引导去想象,这种想象并不是自己可以完全控制的,想象的内容——也就是意象,他们仿佛自己有生命,它会自己出现、改变。来访者潜意识的心理问题会通过意象鲜明的呈现出来,在引导来访者对其意象进行体验、感受和面对等过程中,来访者对他的问题会有新的认识和领悟,潜意识的意象也会自发的发生转化,从而达到治疗效果。经过20多年的发展,意象对话已经成长为中国本土创立的最大的心理咨询与治疗学派。因为意象对话疗法简单易学、快捷有效,具有良好的广适度和处理深度等优势,得到越来越多心理咨询师和心理爱好者的认同和赞誉。

      意象:“意象”就是主动的在人的头脑中浮现出的画面及画面中的具体内容。有时候,画面是人头脑中不经意出现的,当你主动去捕捉和再现它时,也可以视为意象。梦境虽然是自动产生的,但也可以视为意象。对于这些情形的出现,我们就说,你看到了意象。这是对意象狭义的描述。 

      原型:主要是瑞士心理学家荣格提出并且赋予了其心理学的特定意义。根据荣格的分析心理学理论,人们的潜意识具有两种层面:其一是个体的潜意识,其内容主要来自于个体的心理生活与体验;其二是集体的无意识,其中包含着全人类种系发展的心理内容。而原型,便是这种集体无意识的主要组成部分或构成要素。由于集体无意识具有这样一种普遍的表现方式,因此它就组成了一种超个人的心理基础,普遍地存在于我们每个人身上,并且会在意识以及无意识的层次上,影响着我们每个人的心理与行为。


      荣格心理学对于大多心理问题的形成一般归结为某一“原型”没有得到良好发展而受到阻碍,由此精神系统作出自我调整而表现为神经症或别的问题。荣格心理学治疗目标因此是使受挫折的原型获得应有的发展。荣格研究确定的原型有:诞生原型、死神原型、魔鬼原型、英雄原型、权力原型、上帝原型、智慧老师原型、大地母亲原型等等。


      荣格用原型意象来描述原型将自身呈现给意识的形式。原型本身是无意识的,我们的意识无从认识它;但是可以通过原型意象,来理解原型的存在及其意义。于是,我们可以把原型意象看做是原型的象征性表现。通过其表现以及表现的象征,我们就可以认识原型。如在梦中或者意象中看到穿着黑色大麾,手拿镰刀的形象,就是死神原型的表示,死神原型也可能以阎王、黑白无常的形象出现在梦中或意象中。


      文中提到的死神、魔鬼、智慧老人就是指这些心理原型。详情可以查看朱建军老师著作《你有几个灵魂-心理咨询中人格意象的分解》这本书中的第十章《心灵中的人、动物和神-原型成分分析》的相关内容。


      子人格:在人格意象分解中,哪些被分出来的“不同的自我”或“不同的灵魂”在我们的想象中出现的时候,都是像一个个独立的人(动植物、鬼神等)一样的形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相貌、服装特点、声音和它们自己独有的性格,我们把它们称为子人格,它们都是我们总体人格的一部分,而且它们自己也每个都是独立处在的像一个人一样的。(摘自《你有几个灵魂-心理咨询中人格意象的分解》)每个人都有很多不同的子人格也就是人格侧面,正常人都是可以自我控制的,不可控的话就成了多重人格障碍了,有兴趣的可以看一看《人格裂变的姑娘》和《24重人格》。本文中提到的南柯、吸血鬼等就是子人格。


正文:

         今天读了朱建军老师的《佛经记载中和意象对话心理咨询实践中魔的形象比较研究》这篇文章,收益匪浅。也想聊聊自己在自我体验中的一些心得和体会。借这个机会,继续告诉自己,要爱自己,要好好地活下去。

     
       朱老师讲的死神和魔鬼用弗洛伊德的的理论来说是死本能,它代表的是心理原型的力量。前段时间我有个想法,实际上是又一次掉进了死神和魔鬼的陷阱里。我企图用心理成长,去完全地避开和消除死本能的影响。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背后是原型的力量,如果一个人企图与原型对抗或者说战胜原型的话,那么这个人的结局和下场可想而知。在这背后,有一个巨大的恐惧。当我们对这个恐惧觉知不够的时候,我们会把能量过度消耗在如何让自己不恐惧上,而忽略了当下,这样的话,我们就难以把能量用在当下应该做的事情上,能量被不断的内耗和外耗,我们的生命状态就越来越差。  


       从更大一点的角度来说,我的做法,就是贪受,贪图一种好的感受,企图通过心灵成长,完全地灭苦,让自己处在一种没有痛苦的状态。这是不可能的,绝对完美的事物不符合世界的平衡法则,往往他们在去往绝对完美的路上,已经被死本能给带走了。那怎么办呢?何明华老师给出的建议让我受益匪浅:一个是保持觉知,拉回当下。当下恐惧,就去觉察恐惧。当下愤怒,就去觉察愤怒。当下出现啥子人格,就看什么子人格,体会什么子人格。我们往往做的就是想着如何去避开痛苦,但实际上,苦是不可能灭掉的,我们能做的是对苦保持觉察,然后在心灵成长的道路上,有觉知地宣泄情绪,释放相应能量是很必要的,哭哭笑笑之后,该干啥干啥,不要因为自己的情结过度影响自己的现实设置。因为死本能是原型的力量,所以,我们就不要试图执着于消除这个原型的所有影响。成长,不是为了灭苦,而是对苦保持觉察,从苦中开启智慧,越来越坚定地,生命状态越来越好地走下去。


       何明华老师是意象对话圈里很擅长去处理死本能的一位老师。何明华老师会用一种“不接招“的方式去接招。当哪个学员身上的死本能的劲出现的时候,她会一边听着那个学员说话,一边提醒大家,”大家注意一下,现在整个场在变化。“然后,等那个学员说完,何明华老师会说,嗯,说完了?好吧,然后继续下一个学员。表面上看,何明华老师很冷漠,很偏私,很不公平,但实际上,何明华老师的不接招就是最好的回应。朱建军老师说过,对待死神和魔鬼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理睬”。认出看清之后,只要不理睬就好了,何明华老师很好地践行了这一点。死神和魔鬼的一个很突出的特点是擅长把事物划分为二元对立的状态,然后和你辩论,你会发现,你怎么都辩不过他,到最后反而两败俱伤。被原型能量沾染的人消耗了大量的生命能量,辩论者也消耗了大量的能量。再留心觉察,魔鬼会告诉辩论者,你是因为爱他,关心他,才去和他讲道理,你很慈悲,你要把他拉回正途。或者说,魔鬼告诉你,你一定要“战胜”他,否则你这么弱,这么丢人,以后谁都能欺负你,你还能做成什么事情?实际上,你是为了满足你自己的自恋,你是为了缓解和消除自己的焦虑(焦虑是由很多的情绪掺杂而成的)。那一刻,坐在你对面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被原型能量沾染的一个可以说是被附体的生物。你自己也因为没有完全活在当下,而处于一种低能量状态。你和他辩论,这不是螳臂当车么?在心理咨询师的身上,这点更常见。死神和魔鬼尤其擅长利用我们的善良和善心。
 
       我说一下我第一次上何明华老师《两性关系工作坊》一阶课程的经历吧。我现在能够觉察到,自己当时的一些念头和想法。我当时是第一次去上何明华老师的课,我潜意识的想法是,希望何明华老师能够像客体心理学中的好妈妈一样去共情我,去理解我,去安慰我,希望何明华老师能够多帮我做做个案,希望我自己能够有尽可能多的收获(注意希望后边的东西)。 但何明华老师并没有这样做,每次我那个劲一出来,何明华老师就不再理我了。她是如此的“不讲信用”,我当时做了一个梦,我很恐惧。我就希望何明华老师能够帮我解解梦,告诉我应该怎么做。何明华老师却说,等等好不好。我相信了何明华老师,结果何明华老师到下课也没给我“解决”这个梦和这个疑惑。这还不算“气人”。我旁边有个女生,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六期全程班的同学,何明华老师就对她很“热心”,又是帮她做子人格的个案,又是帮她处理情绪。我和这位同学同时问了问题,何明华老师因为时间问题都没有回答,但何明华老师最后对这个女生说,亲爱的,我没有忘记你的问题,如果你愿意的话,咱们快下课的时候,你还是可以说一说的。我当时的觉察能力很弱,但仍然能够觉察到,有很多子人格突然出来大量的愤怒和委屈的情绪。他们在说:“你看这个老师一点爱心都没有,还是黄金级的呢,这么偏私,这么冷漠,这么无情。”在做心理剧的时候,抽到了我,结果对其他的做心理剧的案主,何明华老师很“热情”,帮他们做了很多的情绪处理和深度体验。而轮到我的时候,何明华老师却说,恩,你这个里边包含着很多东西,但是看你现在的状态呢,我就不讲了。这个个案就到此为止。然后瞬间心理的受伤感,愤怒,委屈等等在更多的子人格身上出现。之后对何明华老师客客气气的,但是心中是充满不满和恨意的。

意象对话成长收获分享:死神的诱惑和魔鬼的陷阱
意象对话成长收获分享:死神的诱惑和魔鬼的陷阱
       回家之后,我发现了,情绪是具有感染性的,尤其是这种掺了魔劲的情绪。我对何明华老师和蔡晨瑞老师产生了很大的“怨恨”。觉得这两个老师特别冷漠,特别偏私,特别无情。觉得他们如果做咨询的话,根本掌握不好咨询的力度,会把来访者扎的很疼。觉得朱建军老师“老糊涂了”,才通过了这么两个人的黄金级意象对话心理师的资格评审。觉得好受伤,发誓再也不去上这两位老师的课了。我的这种“怨恨 ”的情绪感染了我妈,我妈甚至说,以后你要是还想去上何明华老师的课的话,我就不出钱了。之后,这个怨恨似乎开始慢慢地泛化,造成了很严重的后果。我放弃了意象对话六期全程班,我进入了一种很严重的去向外界索取爱,要求证明别人(尤其是父母)是爱我的状态。当我发现外界并不符合我的期待的时候,我的怨恨越来越重,我想把不符合我的期待的人事物通通的毁掉。以至于,有好几次,差点真的被死神和魔鬼带走。(这一段经历的详情可以看我的另一篇文章《放弃期待是真正改变的开始》,在我的公众号里有)

       我们现在来看一下,死神和魔鬼当时到底在玩什么把戏。魔鬼当时告诉我说:“你看,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任何人真正地爱你,关心你,不信你去证明证明。”   比较悲催的是,我真的相信了这段话,于是我就去证明。但问题是,客观的世界是无常的,是充满变化的,是不可能总符合我的期待的。毕竟每个人的经济条件有限,心理成长水平有限,忍耐度也是有限的。我发现了真的有的时候外界不符合我的期待,这个时候,我无意识地把外界不符合我的期待等同于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爱我。然后魔鬼好像很有同情心的说:“看吧,我说的没错吧。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不信你再去证明证明。”中间有一个无意识地陷阱就是,魔鬼会让你把这个标准设的比现实的条件高很多,有的时候别人想去完成也完成不了的。当外界再次不符合我的期待的时候,我更加“确信”了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爱我。这个时候占着魔鬼原型的子人格会过来告诉我说:“你看,他们都这么对你,他们根本就不爱你,他们都过得那么幸福快乐,你却在这里受苦。你应该去报复他们,去攻击他们,让他们感同身受,凭什么你在这里受苦,他们却如此享受。”于是,一场无意识地复仇就开始了。我会继续去证明别人是否爱我,如果别人不符合我的期待的话,我就认为他不爱我,我就开始报复他。比如,删除他的好友,用带有讽刺,挖苦的语言去攻击他,去想方设法地让他掉进某个陷阱里,仿佛他难受了之后,我心里就很舒畅。而这种舒畅感只能持续一小会。更可悲的是,我们对待我们的亲人,甚至会用伤害自己的方式去报复他们。因为我们的潜意识很聪明,它清楚地知道,用这种方式,能够让爱我们的人在乎我们的人心痛。或许他们会因为同情,怜悯和内疚给我们想要的爱,但是这个爱一定是不长久的。于是,我们会变本加厉地让我们爱的人体会一下我们自己的痛苦,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慢慢地,我们的生命会被自己“作”的越来越痛苦。最终,我们还是没能得到我们想要的爱。在电视剧《花千骨》的最后,妖神花千骨制造了一个假象,她杀死了她制造的幻象-白子画的师兄弟和长留山的所有弟子,并且威胁白子画她要杀了天下人。然后,她亲手将悯生剑交给了白子画,要白子画在天下苍生和自己之间做一个选择。其实,花千骨这样做,无非是一种极度饥渴的状态。她这么做,无异于饮鸩止渴。她在意识里清楚地知道,以师父的性格,很有可能为了天下苍生杀了自己。但她真的顾不了那么多了。她多么希望,她自己能够看到听到感受到,在师父的心里,哪怕只有一刻,师父是爱我的,自己是比长留和天下苍生还重要的。可是,最终白子画只有到花千骨死了,才彻底地明白,自己对花千骨的爱,花千骨在自己心中的地位,早已经超越了长留和天下苍生。在电视剧中,花千骨还有复活的机会。但在现实生活中,很多悲剧一旦发生,后悔药是付出什么代价都买不到的。剩下的只有无尽的悔恨。


       我真的很感谢何明华老师,何明华老师这种不含敌意的坚决和拒绝,给了我一个反求诸己的机会。很感谢有一个人能用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对我,否则,我会在那个魔鬼设下的漩涡里一圈一圈又一圈地旋转着,能量和生命力慢慢地被耗尽。这个时候攻击和挖苦讽刺也不好使,因为我们受到攻击挖苦和讽刺的时候,我们会被魔鬼用愤怒感,愤恨感,委屈感给控制,去更加执着于外界对自己的态度,去更加变本加厉地去报复别人。心理咨询师有的时候就是要用一种来访者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方式去对待来访者。那句不含敌意地坚决,不带诱惑的深情就说的很好。何明华老师虽然很坚定地拒绝我,不理睬我,但是何明华老师的内心还是用爱去托住我了。这样,我慢慢地觉察到了,不对,我在做什么?我执着的向外抓取我想要的爱,别人怎么可能总符合我的期待呢?整个过程中,我和我最爱的人的状态是怎么样的呢?答案是,我和我最爱的人的状态都因为我对爱的执着而越来越差了。当我去报复别人的时候,别人受不了了,他们也会报复我,我受伤了,又会用更大的劲去报复他们。最终,我们两败俱伤。我的天,那一瞬间,打了一个激灵,一下子清醒了很多。慢慢地学会了,不去往外抓。当自己恐惧、愤怒、委屈的时候,自己学着慢慢地去陪伴着自己的感受,而不是赶快去抓一个人来,缓解自己的焦虑,也不是赶快去抓住一个人,去证明一下他爱我,来奢求别人在自己已经干裂的土地上浇一点水。我们自己内心有一个泉眼,我们可能从来没有发现,当我们慢慢地去和当下的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当我们慢慢地去和自己的感受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会慢慢地发现,我们心中的泉眼开始慢慢地冒出一些清冽的泉水,来滋养我们内心的土地。我们内心的土地会慢慢地变得松软,慢慢地长出一些美丽的植物。我们慢慢地不再执着于别人是否爱我。并且当我们也能够有边界的用自己的清冽的泉水去滋养我们爱的人的土地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他们真的也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能够给予一些我们以前梦寐以求的爱。


       现在自己真的进步了。爸爸平时是一个很严肃,很理智化(不是理性),很不苟言笑的一个人。他只有在喝了酒之后,才会表现出与人很亲昵的状态。比如说过来掐掐你的脸,去摸摸你的头,去表达一些心里对你最真实的感情和感受。妈妈以前经常因为他的冷漠跟爸爸打架。他们每次打架,几乎都是因为妈妈希望爸爸认可自己一下这些年的付出,去说一些温暖的话,去表达一下他对自己的关心和爱,去证明一下自己在他的心中是很重要的。可是爸爸老是像白子画一样打死都不说。后来慢慢地自己成长,体会到,他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因为每次跟人过于亲近,无异于再次经历一次死亡恐惧。以前没学心理学的时候,还有刚刚学心理学的初期,自己陷入了一种“指责父母”的状态。觉得爸爸对自己的关心太少,陪伴太少,使得自己陷入了一种强烈的无力感,没有任何男人的阳刚感,身体也很差,体育从来都不及格。现在呢,我和妈妈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成长之后,我们觉得,自己爱自己,不在过度追求外部的爱,自己该干啥干啥,生活状态反而越来越好。爸爸能在喝酒之后,和我们说一些知心话,做一些亲昵的举动,我们自然很高兴。如果没有呢,我们也不执著。平时我们也不奢求爸爸对我们怎么样。妈妈每天去照顾老人,去做自己的工作,去做心理成长,忙得不亦乐乎。我也每天充满自信,很明确自己每一步要怎么走,每天都过得充实而又丰富。慢慢地放弃了对自己亲近的人的爱的执着,反而我们的生命的状态真的变得越来越丰盛。


       有一件很神奇的事情是,当我自己改变后,爸爸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是因为,我开始慢慢地具有越来越强的“会心”的能力。在这里我特别想拿一个意象作比喻,这个意象就是洋葱。我们没有看到看清自己的情结的时候, 我们的情结就像是洋葱的坚硬的外皮,这些外皮会包裹住我们的真我的内核,我们拿不到真正的爱,滋养和力量。但是当我们不断地在心灵成长的道路上努力的时候,我们就会越来越看到看清接近我们的内核。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我们的生命的状态越来越好,越来越有力量,越来越像水一样滋养和润滑。然后你会发现,你也越来越能理解别人,尤其是自己的亲人。你能够透过他的洋葱的一层一层的坚硬的外皮,直接去感应到他的心。这里还不是穿透的感觉,我们与自己的心越来越接近的时候,我们也能够越来越感应到别人的心。并不是直接穿透了洋葱皮,而是这些洋葱皮仿佛对我们没有影响了,我们能够直接去感受到别人的心。我们在那一瞬间真的会鼻酸,会流泪。最近看了一部电影叫做《摔跤吧,爸爸》,结合自己最近的成长经历,很感动。父亲的爱,父亲的支持,父亲的力量,在我们出生之后就已经给了我们了。只不过有时候,我们都是一颗被包裹的洋葱,我们看不清楚自己也看不清楚父亲。在人生的漫长旅途中,我们遇到的一个又一个的山丘和困难,是父亲给予自己的信心和力量,帮助我们穿越的。我们却很难看到这一点。当我们慢慢地看到自己的内核,也能够会心的看到,感受到父亲的内核的时候,我们也就能够理解一个父亲,一个男人的深沉的爱了。那一刻,真正的感激,真正的爱生发,像是一股金色暖流,无比的滋养,无比的温暖。无比的具有支持力。今生今世很有幸能够体会到这一点,因为如果不是心灵成长,如果不是意象对话,我和父亲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感觉上他和我近在眼前,却又仿佛远在天边。别人能够发生改变是因为,真正的爱发生于被理解之中。
意象对话成长收获分享:死神的诱惑和魔鬼的陷阱
意象对话成长收获分享:死神的诱惑和魔鬼的陷阱
        死神经常在你生命能量比较低的时候找上你。比如说,如同前文,我很执着于外界对我的态度,看法,亲人对我的爱的时候,我会不断地去外求,当外界不符合我的期待的时候,我会生气,愤怒,委屈,然后我想把别人都改变成我想要的样子。改变不了,我就去毁灭。毁灭的过程中,势必会遭到别人的报复和打击,然后我就会用更强的劲去毁灭别人,周而复始。这样有一天,等折腾的差不多了之后,你会进入一种低能量状态。 这个时候死神就会出场了。死神以及沾染死神能量的子人格会对你说一些很有诱惑力的东西。那我自己举例子,那时候魔鬼让我坚信,世界是充满敌意的,没有人真正的爱我,关心我。我一通折腾处于低能量状态之后,我觉得这个世界充满可怕、困难和悲伤,我非常渴望自己内心的宁静。这个时候,死神的使者以及沾染死亡能量的子人格就会出场了。他们会跟你说:“死亡是个美妙的过程,死了就解脱了,就会归于一种无与伦比的宁静。”他的声音和魔鬼的不同,他的声音有点像低音炮,很有磁性,很具有魅惑性和诱惑力。在此,我真的要很感激我的一位朋友。有一天晚上,我实在顶不住了,我被魔鬼一通折腾,处于极低的能量状态。这个时候,死神又过来找我,这一次,我决定跟着他走。我走之前还是想给这个世界留下点东西,我于是来到了网吧,想去写一点东西给这个世界留下。这个时候我的一个朋友看到了我在朋友圈里的告别留言,她跟我说了两句话,把我从诱惑性死神的手里给抢救了回来。她直接跟我说,“我知道你很痛苦,已经生无可恋。但是,你死了之后,你的痛苦还是解决不了。”死神的最痛处被打到了,它(那个当下的我)(我之所以用它,是因为很多沾染死神能量的意象或者子人格都是没有性别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比如黑无常和白无常)反击道:“我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这是我最后的出路,我是被逼得,被这个世界逼得,被我的家庭逼得。我一定要试一试。”我的朋友又说:“你只要去试,你就再也没有后悔的机会了。”现在想起来身上直接发冷,这个陷阱太深了。如果我那天晚上真的听信了它的话,我就会陷入一种万劫不复的境地。肉身没了,在精神上还继续痛苦着,并且再也没有挽回的机会了。我仿佛一个吸血鬼,一个行尸走肉一般。我的父母,我最亲近的我最爱的最爱我的人,就会被巨大的内疚感和悲痛给控制。他们也会被吸血鬼慢慢地吸干的。其实,那个时候还是有一些微弱的觉察,我当时就想过,如果我就这么死了,那么如果真的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了。加上我这个朋友这么一说,正好打到我心里这块。生本能的力量强了一些,于是就没死成。这就是一个例子,死神配合魔鬼,最终是如何把一个人带走的。这个时候真的是非常难以抵御的。尤其是因为早年情结,生本能的力量比死本能弱很多的人。但是,咬牙挺过这个阶段之后,真的就感觉到自己的收获还是很多的,自己仿佛浴火重生一般,获得了很多的力量和自信。


       那之后,有一次死神又过来诱惑我,这次他的花招更具有诱惑性和欺骗性。他告诉我说:“死亡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死了之后你会活得永恒的安宁和静谧,再也没有烦恼,再也没有忧虑。死了之后的状态就像进入深度睡眠并且不做梦的状态一样,你想想多么美好。”我差点又信了这段话,这时候我又去找我的这位朋友。我的这位朋友又说:“死亡并不能解除你自己的痛苦,并且死了之后,你就再也没有机会去获得你想要的生活了。”自己其实那时候觉知程度很低,但是隐隐约约还是有一定的觉知的。以前曾经因为特殊原因在寺庙住过一段时间,寺庙的主持佛学的不是很好,他告诉我们说,如果你们自杀的话,你们就会下地狱。那段时间有点害怕死了之后真的下地狱。后来,直接不用等死了之后了,每天宛如活在活地狱中一般。我其实经常反问死神,我说死了之后万一意识还在,灵魂还在,那么我本来为了解除痛苦而死,我的死,岂非没有任何意义了?这个时候,死神总是哑口无言。后来我的这位朋友又告诉我说:“其实,随着科技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很多很多的证据都表明,人死后意识和灵魂是不会消失的,如果一个人真的自杀死了,那么他不但痛苦解除不掉,而且他会继续承受着生前的痛苦,那才真的是痛苦的深渊。而且,活着的人陷入巨大的内疚,自责和悲伤中,最后这些感觉像吸血鬼一样,把他们的身体的活力和能量在一点点地吸干。”想到这里,很感激我的这位朋友,也很感谢我自己在最艰难的时候没有放弃,感谢勇敢的自己,感谢大爱的我的朋友。



       在心灵成长快要发生质变的时候,魔鬼总是会如期而至。朱建军老师的文中总结的特别好,这个时候的魔鬼往往会在意象中穿着带紫边的衣服。总之,魔鬼会想方设法地把你拉离继续成长的路,让你的成长进行停滞。魔鬼这个时候可能会用以下的手段。第一,让你稍微地体会一下“最高”境界的快感,让你误以为自己达到了很高的境界,你就会升起傲慢之心和产生不太健康的自恋,而不能再扎扎实实地继续做成长的基本功。我举个例子,我在刚刚接触原型的时候,我特别喜欢向老师提问原型的问题。现在觉察到其实是因为自己想要满足自己的自恋,补偿自己的自卑。向老师提问原型的问题,仿佛这类问题非常的高大上。而自己,仿佛也因为向老师提问这类问题,而显得高大上起来。记得小组活动中,我多次向海洋老师提问原型的问题,前两次海洋老师还回答。后来,海洋老师直接不回答了。她反问我,你觉察一下,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这类问题我如果回答了,除了满足我的自恋之外,没有任何的好处和意义。曹昱老师也多次告诫过大家,有一次还专门告诫过我,不要执着于原型,要扎扎实实地去做好基本功。因为原型是一个几千年来人类集体的产物,它源于人类集体的行为,集体的思想,其中包含了大量的能量,这些东西不是一个人在这一世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弄清楚的。所以,如果一个人妄图在这一生这一世去战胜原型,去成为原型,去利用原型,那么这个人就真的快要离疯掉不远了。我现在的理解是,我们对原型的认识和理解是可遇不可求的,是随缘的。如果我们因为自己的成长和体会能够明白一点点某个原型的一点东西,我们可以欣然接受。如果一点都不理解,或者有个地方实在不理解,也没关系,我们也不执著于原型。我再举一个例子,很多人在心理成长中的过程中特别喜欢大谈特谈自己对原型的理解,对空性的理解,对无为无我的理解等等。你会看到一个现象,这类人呢讲的似乎都很有道理,你会觉得他仿佛心理学大师一般,讲的东西有的你连听都听不懂,他讲的似乎很有底气。但你会发现以下的几个现象:1.他很少去谈自己的一些情结,自己的一些感受,自己的一些子人格等等,他的焦点,往往在一些比较高,比较缥缈的东西上,比如“无为”“空性”“中庸”“原型”“无我”“破我执”之类的。2.他平时仿佛很强大,高高在上,但是生活中的一个小事或者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戳到了他的痛处,破坏了他的全能自恋感之后,他立刻陷入一种暴怒的状态,或者陷入一种情绪极其低落的状态。这就是高处通了(实际上也没通)低处不通的后果 。这类人仿佛无根之树,仿佛一个容器完全没有底座,最后什么树都会枯萎,容器中也留不下任何东西。我个人有一个观点,真正强大的人,他在生活中反而显得很平常。比如朱建军老师和郑玉虎老师,他们在生活中就很平易近人,没什么架子,该笑笑该哭哭,很像《超能陆战队》的大白或者说周伯通,很能够包容别人。包括我们经常拿玉虎老师的一些八卦来黑他,来逗大家一笑的时候,玉虎老师听到了,也不是很介意,哈哈一笑就过去了。反而是有些身心灵的导师,天天把自己弄得高高在上,宛如皇帝一般。在这些课程里最后经常有学员跪下跪拜导师,说感谢导师改变了我的命运,痛哭流涕,有一次我亲眼见到了,在某技术的课程里,学员带着全家老小四个人跪拜导师。这些导师欣然接受,嘴角扬起一丝不易觉察的诡谲的微笑。太满足自己的全能的自恋了。太享受了。

黄金级意象对话心理师何明华老师
黄金级意象对话心理师何明华老师
       何明华老师在今年四月份的初级班上也一再告诫:“不要过分执着于高大上的东西,要打好基本功。”基本功包括什么呢?面对、接纳。当下的感受,观念,躯体感觉,子人格,注意呼吸,一个情结一个情结地去解等等。扎扎实实地做好这些,就可以一点一点地在心灵成长的道路上走下去, 生命状态会越来越好,虽然还是会痛苦。何明华老师特别强调了面对的作用,她说,如果你真的把这一个心法类的东西弄懂了,做到了,你就真的成了。问题是我们是否有那个耐心和那个毅力真正地弄懂和做到。这个面对,是很难去弄懂,并且完全做到的。刚开始听这个面对的时候,仿佛很懂。到了一定的阶段,又弄不懂了,又有些情结和意象无法面对了。过了一段时间。仿佛又弄懂了,都能面对了。然后又过了一段时间,又弄不懂了,又有很多东西不能面对了。有一种绕圆圈转回到原点的感觉,实际上是在螺旋上升的。我这次上何明华老师的两性关系工作坊二阶课程,有一个很重要的收获我其实是漏了写的。我去看一个个案的时候,我猛然间明白了吸血鬼是怎样配合着死神魔鬼把一个孩子给吸干的,我哭了好长时间。我对何明华老师说,老师谢谢你,潜意识冥冥之中安排我来找你,因为我知道你能够帮助我。但是何明华老师回复了我一句说:“感谢你自己,其实是你自己帮助的你自己。”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到老师的爱有多深,有多广。我很感谢意象对话中帮助过我的所有老师,以及所有的同修,因为我渐渐地越来越能够反求诸己,越来越能够自给自足。在我难受的时候,我不着急往外抓,不着急去让外界改变来满足我的期待,以此来缓解我自己的焦虑,恐惧等等。就是跟那个感受在一起,不论它让我多么不舒服,多么难受。真正地坚持到那股能量往下走,坚持到那股能量慢慢地消散转化很多之后,其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慢慢地内心越来越有打通的感觉。我们就越来越接近内心的真我和真爱的内核。我们就越来越有力量,也能够去爱别人。其实,我们内心总有些充满生命力的,代表生本能的子人格和部分,只是我们平时做不到自知者明,我们很难看到他们,跟他们发生链接。他们给我们的滋养,支持力量和爱,我们也就拿不到。人生关键的选择就那么几个,在做出这个关键的选择的时候,我们用心觉察一些,其实内心是有两股能量在角力的。一条通向了光明和救赎,一条通向了毁灭和黑暗。我们这时候的选择往往决定了我们之后的人生路。


       魔鬼让我们背离真正的心理成长途径之二是利用我们急于“离苦得乐”的心态。在走意象对话心理疗法的成长道路的过程中,你会发现你特别容易出现想要放弃的心态。为什么呢?因为有的时候情结好像解不完,痛苦好像没有头。何明华老师在她的文章中打过一个生动而又形象的例子:“一个溺水的人,刚刚从溺水的水坑里爬出来,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然后就掉进了一个更大更深的水坑里。”可能,核心情结化解到一定程度之前,我们会一直这样,因为每个情结都会有一定的能量的固着,真的想要成长的很好,首先要学会自立。就是要自己去处理自己的一些意象,子人格,自己去盯一些自己的情绪感受,你实在盯不下去了,实在有个坎或者困惑就是过不去了,你再去找督导或者老师。在这个过程中,有的时候真的就感觉非常的绝望。魔鬼会告诉你,你看,你付出了这么多,这么多金钱,这么多时间,这么多精力,到头来,你啥都没得到,还这么痛苦,甚至还会说这些人也是为了经济利益的话。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学员在抱怨说:“痛苦没有头啊。意象对话越学越痛苦啊,没有实际意义啊,我付出了这么,什么收获都没有,比以前没学心理学之前更痛苦了啊等等等等”之类的话。现在呢,有个问题就是整个社会充满了一股戾气,戾气的突出表现就是急于求成。戾气外投一下,就是成功学的大行其道。很多人慢慢地觉得心灵成长的道路太漫长,太坎坷,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 ,就慢慢的转向了成功学。成功学仿佛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能够快速见效。比如nlp(神经语言程式学),又名简快心理疗法,传到中国之后被国内的戾气所利用,变得更加的功利化和工具化,有的营销nlp甚至直接叫魔鬼nlp训练营之类的。我举一个例子,nlp里有一个电视机法,就是让你把一个创伤画面,在电视机里看一下,把电视机缩小,雪花屏,拉远,最后抛上天空或者沉入海底,他就会告诉你,这个情绪不会再影响你了。但实际上,这个情绪还在影响着你,因为固着在这些情结上的能量,压根就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和转化。这种方法其实熟悉精神分析和意象对话的朋友都知道,它叫做替代和修改,它只能用在应激事件的处理或者紧急情况下。比如,一个人经历了生活中的重大变故,他实在不能够面对,我们可以把这些情绪打包装起来,放到一个保险箱中,让他当下能够先活下去,先继续好好地生活。但等他能够面对的时候,要再把打包的情绪拿出来,去转化能量,去消除那个影响。这样才是真正地对来访者负责。说到经济利益,魔鬼是很贪婪的,山东某nlp导师张某,上三天导师班课程就收费3万多,你上完她的全部课程,啥收获没有,17,18万没了。但我们也没有必要为了这个去消灭魔鬼。因为魔鬼代表的是一种原型能量,你是消灭不完的。以前呢,我对这类人更多的是恨,觉得他们“祸国殃民”,希望谁能够站出来,消灭掉他们,为民除害。但现在,我的想法是,我们只需要做好自己,好好地成长就行了。当我们自己成长的很好地时候,我们会越来越具有无为的影响力。像一个太阳一样,去温暖每一个跟你接触过的人。如果我们只是试图去消灭魔鬼的话,那么即使在我们与魔鬼的战斗中胜利了,我们也会变成新的魔鬼。当我们用利剑刺入魔鬼的胸膛,魔鬼的黑色血液浸染到我们洁白的外衣上时,我们也会渐渐地被魔鬼同化(《幽灵公主》上有类似的场景)。

       魔鬼影响我们进行心灵成长的第三招是一个很特殊很隐蔽的陷阱。就是用上课来阻碍成长。用成长来阻碍成长。我举一个例子,很多人,包括我自己有一段时间,看见意象对话的课就想去上。每次上完,觉得老师讲得特别好,一些活动设计的也特别好,同学老师给的温暖和支持也让我感觉非常的惬意。但回来之后没过多长时间,感觉到什么进步都没有,又退回到原来的样子和模式了,甚至,还不如原来的状态。然后看哪里有个什么课程,又抓紧报上名,又去抓老师,抓同学,回来之后又不肯自己做功课,过了几天又回到原形了。然后,看哪里有个课程,又去抓老师,抓同学…………周而复始,在心理上不但没有慢慢地独立,反而更加依赖了。我自己前两次上中级班的时候,上课的时候感觉挺好的,上完课,就把子人格图往抽屉里一扔。感觉自己的进步就很小。当时感觉中级班就像在闹笑一样,大家都在讲神话和童话故事似得。后来有一天,很感谢曹昱老师,她写了两篇关于中级班后续成长的文章(《如何运用子人格做成长》《关于命运脚本的转化-中级班后续成长答疑》),看了之后,就试着去做,去每天感受意象,感受子人格,感受自己的感受,调节子人格之间的关系等等…………慢慢地发现,自己原来真的被很多局部脚本给框住了,自己的命运原来是那么的不自由。然后继续去做功课。做着做着,发现自己的生命状态真的越来越好,虽然有的时候还是会遇到很大的情绪和痛苦,但是自己能够靠咬住和挺住去渡过难关了,就很开心。这个时候才坚信玉虎老师说的,意象对话能够改变命运,能够调命。然后想想自己以前经常跟老师抱怨,我付出了这么多,金钱精力时间,啥收获没有。其实,根本怨不得老师。我自己下来没做功课,一不舒服就去上课,就去抓老师,抓同学,我没有大的收获和突破根本怨不得别人。不是意象对话不好,不是心理学不好,也不是学意象对话容易沉溺,而是人太喜欢沉溺于那种舒服的感觉了。我觉得这里还是要做一个区分的。当来访者真的是在用心地说话,在宣泄情绪的时候,我们真的要发自内心的关心他,关注他,共情他。而来访者要是真的带着死本能的劲,只是在不停地外抓救命稻草的时候,我们就不要和来访者过多地纠缠了。你如果这个时候很“善良”地去安慰他,去支持他,去共情他,你会发现他跟你辩论你怎么都辩论不过他,你自己会消耗大量的能量。并且来访者的这种往外抓的模式会更加固化,他失去了反求诸己的机会。当他身边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的时候,他就完全没办法了,完全不能作为一个成人态来应对眼前的困难。他真的有可能撑不过去的。所以,有的时候我们认为的爱并不是真正的爱,而是伤害。我上别的课程的时候,那些所谓的导师们都想方设法,甚至动用催眠技术,蛊惑你去上课,不管你需不需要。而且这些身心灵成功学的课程一天的学费就要3000左右。但我第一次去上全程班的时候,曹昱老师讲了一段话让我特别感动,她说,如果你一看见意象对话的课就想报名,就去上课的话,这也不是一件好事情,需要好好地反思和觉察。有的时候我们太把老师们当救世主了,但老师们却希望我们练出反求诸己的能力,练出自己帮助自己渡过难关的能力,这也是意象对话令人感动的地方,在这里,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真爱,虽然真爱有的时候显得很“无情”。


        何明华老师在两性关系工作坊第二阶段也分享了自己的成长经历。她说那时候没有现在这么多资源,朱建军老师每周就半天的时间带下小组,其他的都需要靠自己。何明华老师说自己的成长真的是死撑和硬扛过来的。现在,意象对话出色的老师很多,资源很多了,但是大家的依赖性有的时候太强了,太过于依赖老师了。有很多的情绪,情结和感受,其实我们自己完全可以面对的,我们没必要一状态不好了就去做咨询,就去上课。自己死撑和硬抗一会,也许就过去了,还产生了很多很多自发的领悟。渐渐地我们在心理上就越来越独立,能够自己帮助自己成长。从何明华老师身上学到的这点特别重要,有的时候,自己难受,死撑死扛一会也就过去了,人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弱。还有就是我感觉真的上课太频繁的话会消化不良的。我觉得何明华老师每次上完课,给的东西太多了,以至于我要消化一个月。意象对话中级班过后,需要自己做的功课也很多,如果总是去复训,子人格的功课一点不做的话,那也没啥用处。我真的觉得中级班之后,自己做上一年功课,再去复训,会比较好一些。

意象对话成长收获分享:死神的诱惑和魔鬼的陷阱
意象对话成长收获分享:死神的诱惑和魔鬼的陷阱
       再继续说下死神。死神有个陷阱就是把情绪给泛化,就是把本来是很小的一个情绪,它把这个很小的情绪跟死亡恐惧联系在一起,一件小事就能引起轩澜大波。我举个例子吧。当我毕业的那年,我爸妈给我安排了一个按世俗标准很好的工作。我自己决定走心理学的道路,所以当时我就拒绝了。当时老妈在厕所里哭了很长时间,哭的整个楼道都能听见,这其实就是死神能量把死亡恐惧和我拒绝掉这份工作联系在了一起。我没有接受这份工作,我妈仿佛天塌下来了一般,世界一片黑暗。但老妈也是受害者。我认为本来人在少年青年中年,生本能的能量是很强烈的,死本能对我们本来没那么大的影响。但我们如果在0-3岁没有得到养育者的很好地照料,我们以一个婴儿的状态来承受一种被忽略的死亡恐惧的话,那么死本能对我们影响会非常大,我们很容易在心理上固着在这个受到极度惊吓的婴儿状态,我们在生理上可能成年了,心理上却处于共生期。并且这个死本能的影响会通过代际传递的方式一代一代传下去,传的时候能量会越来越大。现在独生子女越来越多,这块能量的影响就会对独生子女特别的大。但我们能做的,只能是让我们自己好好成长,让家族的污染和死亡恐惧对我们的影响没有那么大,然后我们每个人都能慢慢这样做之后,家庭,社会,国家都会越来越好。这一块很关键的一点就是去面对,一点点地去面对自己对死亡的恐惧以及自己对死亡恐惧的恐惧。其实也没那么可怕。

意象对话成长收获分享:死神的诱惑和魔鬼的陷阱
意象对话成长收获分享:死神的诱惑和魔鬼的陷阱
       魔鬼其实很擅长利用的是我们对弱小感和卑微感的不接纳。 我大学的一个同宿舍的同学,他其实是特别自卑的,他来自农村,学习也不好,也没什么长处,但是他最爱做的事情就是讽刺别人。比如说你穿一件衣服,他会说你穿这件衣服真难看。你去做一件事情失败了,他会讽刺你挖苦你真有能力。他还爱讽刺别人自私。实际上每次出去吃饭他都在想方设法地赚点小便宜。最可笑的是,出去吃自助餐,他还要顺手拿一只水杯偷偷揣在口袋里带走。宿舍里用别人东西不打招呼,你发现了之后他还觉得理所应当。当时气得咬牙切齿的但碍于同学情面也没说什么,但现在想想他真的挺可悲的。如果他真的以这样的方式继续出去跟别人互动的话,那么有一天他会混成什么样就可想而知了。在这几千年的男人和女人的战争当中,这一点也比比皆是。比如在宋朝,尤其是南宋,男人们在与金的战争中屡屡受挫,他们的内心有一种集体的弱小感和卑微感。但是人,尤其是男人,是很难承认自己的弱小感。他们于是就把弱小感和卑微感开始外投,谁的心理能量弱,谁比较好控制就会投给谁,女人们自然首当其冲。于是对贞操的要求开始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这样满足了男人的掌控感,看到了外界的弱小对象-女人们,就不用再面对自己内心的弱小感和无能感了。之后还有一系列的对女人的迫害,要求和不尊重。但是做任何的事情都是有代价的,没有人能够逃得过“天网恢恢疏而不失”。当一个人卑微到极点还不能满足外界的要求的时候,那么内心长久以来积累的愤怒,委屈,不满统统会爆发。爆发的时候,就是对男性的一种集体的伤害和阉割。如果你去看花千骨的原著小说的话,描述的花千骨变成妖神那一段就特别的贴切。这就是死神魔鬼配合一个厉鬼来毁灭一个人,把人引向死亡和毁灭的例子。现在的阴盛阳衰的局面,很大的程度上,是这几千年来种的因开始结出的果。


       日常生活的夫妻关系中,这种模式也很常见。我看到的意象中,有一类的夫妻关系的模式是国王和女佣的模式。就是有的男人非常的大男子主义,然后他的控制欲很强,要求妻子孝顺父母,照顾好婆家人,做好家务,带好孩子,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长得漂亮,带出去要有面子,会说话,回到家把自己照顾的舒舒服服的,像伺候皇上一般。稍不满意就横加指责甚至拳打脚踢。弄得她的妻子仿佛很没有价值感和资格感,仿佛一个女佣和奴隶一般。这样的夫妻,一般性生活也不会和谐。女人没有被当成一个独立的生命来对待,宛如一个干活的和生育的工具。他们的孩子一般会成长为什么样子也可想而知。实际上,魔鬼很擅长的一方面就是控制。为什么控制?因为很难接纳自己内心的卑微感,就把这种感觉外投出去,对别人要求很高,别人完不成就对别人大发雷霆,这样看到外界的人受自己掌控,外界的人达不到要求是不完美的,仿佛就不用承受自己内心的卑微感和不完美感了。这样的家庭会出现很多的问题。第一,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如果他把自己的老婆压抑到卑微到不能再卑微的话,那么如果等到女人变成“妖神花千骨”的那天,产生的破坏力就不是一星半点的了。那个代价,很多悲剧,是很多家庭承受不起的。第二,弱小感和卑微感实际上是有自己的意义的。他们让我们知道,作为一个人,而不是一个神,我们是有限的,知道自己的有限性之后,我们便能够有所为而有所不为。但过度地对自己的弱小地不接纳,会让我们过度地“好面子”,如果一个人过度地好面子的话,那么这个人真的有的时候会为了自己的面子去跨过很多的底线和界限,不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比如说饮酒过度死亡的和不知限度劝酒人,就是中了这种魔鬼的花招,他不懂得自己的和别人的界限和底线在哪里。


       死神和魔鬼其实花招还有特别多。比如说,死神和魔鬼会要求你做一个正义的人。但是正义的标准死神和魔鬼会订的特别高,高的有些严苛,有些不近人情。先说花千骨(我之所以老说花千骨是因为花千骨真的是特别经典的一部电视剧)中吧,摩严就是典型的被魔鬼用正义的标准进行控制的。摩严一说话就是“为了长留,为了天下”,可是摩严从来都是冲动,固执,不讲一丝一毫地人类的情感。花千骨为了救师父偷盗神器,他不顾客观事实,上来就要把花千骨钉死,完全不顾行为背后的原因。而且在洪荒之力完全没有什么危害性的情况下,他还是把花千骨毫不留情地逐去了蛮荒。花千骨希望两派和平共处,最后出于自己的善良,放摩严回来,摩严根本就不领情,不顾花千骨和平相处的意愿,依然带领弟子去攻打七杀殿。你口口声声说为了消灭魔鬼,为了长留,那么七杀殿既然愿意偃旗息鼓了,你为什么还要造成更多的死伤?最后,在“为了长留,为了天下苍生”的借口中,摩严杀了很多无辜的人,害死了东方彧卿,害死了杀阡陌,害死了李蒙。那么摩严最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们可以看一下,他在人间游历的时候,爱上了一个女子。当知道女子是七杀中人时,毫不犹豫地杀死了自己深爱的女人。但这个女人已经为摩严生下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后来拜入摩严门下,目的就是毁掉摩严,替母亲报仇。摩严后来毫不留情地将其逐入蛮荒。这样的正义,岂不是比那些直接不伪装的魔鬼更为可怕?

意象对话成长收获分享:死神的诱惑和魔鬼的陷阱
意象对话成长收获分享:死神的诱惑和魔鬼的陷阱
       而白子画特别像死神。你作为一个客观的角度来看,我们能够看到白子画非常的冷漠,非常的无情,脸上几乎见不到什么表情。而且花千骨说过,站在白子画身边会感觉到冷。这几点就特别像死神的感觉。如果你遇到过被死神能量沾染的意象的话,你的体温会骤降,特别是腹部,会感觉到特别的冷。这类人对自己对别人都要求很高,他们可能会取得很高的社会地位,可能对外人都很好,很幽默风趣,但是对待自己亲近的人,他们会很冷漠,你也说不上他那里不好来,又能赚钱养家,在外边的人缘也很好,也很有能力,也为这个家里做了很多贡献,但问题在于缺少感情滋养。缺少感情滋养的女人,犹如一朵花总是得不到水的滋养一般。他们在内心可能会听从死神和魔鬼的这些劝告:“这个世界是很严酷的,是很弱肉强食的,所以不能给予自己的亲人感情的支持,不能轻易的表露自己的情感,很危险,他们必须坚强起来。”但是,当他用这样的方式对待妻子时,妻子会觉得很冷,很委屈,但是因为人家啥都做得很好,整个社会家族好像都很认可这类男人,所以妻子也无法指责这类男人。她会发展出很多隐形攻击的方式。如果这个女人生了一个儿子的话,这个女人得不到的感情需要会去在儿子这里满足,这又会造成了很多的问题。还有,白子画也是很不顾现实的情况,他的那句经典台词“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造成了最后的悲剧。他为了所谓的长留和天下苍生,杀死了花千骨,最终却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了。原来自己是无比的爱花千骨。可是一切已经晚了。


      在我的子人格拓扑图中,有这样的一个子人格。他的名字叫做南柯,他是东海龙王的三太子。他平时在人间是人的形态,形象是《千与千寻》里的那个男主角,那个原形是白龙的少年。这个人形态也随时可以化作一条白龙。他的身上也掺杂了很多的死神和魔鬼的能量。具体表现在,他去人间历练,伸张正义。但是他的标准是很严苛的。如果你做了他认为不正义的事情,他就会不管客观情况是什么,也不会考虑人的情感之类的东西。他就会用自己巨大的能力来惩罚你。比如说把人给杀死,或者他会根据你“犯错”的程度,来决定你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他仿佛一个上帝一般,因为法力高强,所以一般的人也打不过他。他仿佛在伸张正义一般。我们看下他的成长经历,我们就能够理解一下这个子人格为什么形成这样的性格。从小到大,父母对他的要求就很严格,把他当做未来龙王的接班人来培养。他被要求读大量的书,学大量的知识,修炼大量的武功和法术。不论何时,他都被要求坚强、独立、自立,不准有自己的情绪,不准做一个孩子。如果自己有哪个地方做的不好的话,自己很有可能就得到一顿打骂。这个子人格还有两个哥哥,这两个哥哥也是野心勃勃的,要跟南柯去争夺龙王的位置。所以,这个孩子有点过于早熟了。实际上,我认为这个子人格影射着中国家庭对男孩的一种教育:就是你要坚强,你不能有自己的情绪。你要吃苦。甚至是一种男孩穷养的思想。这种思想下教育出的男孩,有可能成长为一个社会成就很高的人。但问题也不少。比如说,像意象里反映的那样,他对自己的“阴影”部分就非常地不接纳。1.他对自己和对别人的要求都会很高。如果外界不符合他的期待的话,他就会用一种近乎严苛的、不近人情的方式去惩罚你,去折磨你,比如家庭中经常用的手段是冷暴力或者说一种极其不满意的表情。还觉得是在伸张正义,还觉得都为了你好。2.前边说过了,这种人很容易取得大量的社会成就,也孝顺父母,也赚钱,在家里有可能还勤快。你似乎挑不出他的什么毛病,但就是感觉到哪里不对劲。这个不对劲其实就是这个人缺少水性的滋养,缺少爱。然后你跟他相处的时候,他用很严苛的标准要求你,他奉行着对亲人严格要求才是爱的荒谬信念。他缺乏滋养,缺乏爱,你跟他相处的时候就有种很干,很硬的感觉,就有种巨大的耗竭感。你的生命之花,如果你自己不去滋养的话,它就很快会枯萎。你别指望着这样的另一半能够给你的生命之花浇水。对孩子,这样的严格标准貌似很好,但孩子学不会爱,他的婚姻往往会出现巨大的问题。孩子小时候该被爱的时候没有得到父母的爱,总是被拒绝的话,那么长大的他会有一种感觉,就是和人发生深度链接,仿佛经历一次死亡一样。所以,在中国很多男人用社会地位金钱等社会面具不断地包装自己,但一旦无常把这些收走之后,他们在一瞬间仿佛找不到自己了,仿佛自己就活不下去了。他们用这些社会面具构建了一个虚假的自我,但越不接纳自己的阴影,对自己对别人就要求越严格,他就越找不到真实的自我,他就无法爱自己,爱别人,他会被魔鬼利用,甚至认为自己是在伸张正义,对亲人严格要求,才是对亲人最好的爱。


       那么如果我们自己,我们的爱人,我们的父母真的就是这样的人,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如果我们自己是这样的人的话,我们真的要去好好地做心理成长,好好地修行,任何一个正派的路子都能走通,只要别是成功学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行。比如拿意象对话举例子,当你一个情结一个情结的扎扎实实地去走,一个感受一个感受扎扎实实地去体验的时候,从一个继发情绪慢慢地走到原发情绪,从继发情结慢慢地走到原发情结,化解掉一些核心情结的能量,我们慢慢地就会发现,当我们能够慢慢地去接纳自己的“阴影”的时候,我们就能够慢慢地去灵活地调整自己的边界,不再对自己对别人的要求那么高。我们也会发现,有的时候我们因为“正义和爱”去要求别人,去改变别人,是源于对我们自己内心的“阴影”的不接纳。当我们越来越了解自己的心和真实的自己的时候,我们就能够慢慢地去理解别人一些。我们会发现,原来所谓的”不正义”的行为背后,有的是因为那些人自己小时候遭遇的重大情结和巨大的创伤,有的只是一种饮鸩止渴般的极度地爱的渴求和呼唤。理解了这些之后,我们首先升起的不是如何消灭掉这股“恶势力”,而是升起了一种悲悯之心,慈悲之心。我们自己能够修的越来越好的话,我们真的能够像一个小太阳一样,去温暖去影响每一个与我们直接接触或者间接接触的人。每个人内心中美好的那一部分,充满爱的那一部分会被唤醒,虽然他们自己还是要为自己做错的事情付出代价,但是他真的有可能因为你的这份慈悲而浪子回头,变成一个真的善良的人,去付出爱的人。当我们的爱人是这样的人的时候,我觉得我们首先要觉察一下自己的获益,为什么自己会找到一个这样的人。比如花千骨,我一直认为从仇恨走出来的那个东方彧卿是更适合千骨的,但是为什么花千骨会一直执着于白子画呢?因为幼年的一些经历,花千骨对白子画实际上有相当一部分是情结性的爱,她需要一个像父亲一样的人的那种支持,那种父亲般的感觉。所以,她很难离开白子画,去做一个真正的女人,找到真正的两性之爱。最终她的那把悯生剑交给白子画,制造了一个幻象,假装杀掉了长留山上的所有的人,并威胁白子画要杀掉天下人,逼迫白子画在天下苍生和自己之间做出一个选择。这个就不是一个成人态的行为,仿佛像一个女儿跟父亲在怄气一般。然后我们要做的是好好地成长,成长到成人态,学会建立自己的底线和边界。魔鬼很怕这种真正成人态所散发出的生本能的能量还有这种真正的力量。你的某些要求,我做不到,我可以平心静气地告诉你,不行,我做不到。我的底线,我会告诉你,你可以违反,但是你违反了,就一定要付出代价。我的一个朋友,在结婚前就告诉他老公说,结婚后,你可以打我,但是只能有一次。你只要动我一个小指头,那么我立刻和你byebye,他的老公真的没敢动手过。这就是一个很明确的成人态的边界问题。关键还是自我成长,长到一定程度自然而然就知道咋办了。当我们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也这样的话,我们更要建立边界。因为我有一个观点,有的时候,他们并不是你的父母,你的亲人,他们有的时候真的被各种“鬼”附身了(比如常见的家族中的“吸血鬼”,下文我会讲到),有的时候,他们也并不处于成人态,就是个孩子的状态。跟各种“鬼”,建立边界很重要,否则他们会伤到你。跟孩子建立边界更重要,否则他们无理取闹。我听姥姥讲过这样的一个故事,她住老年公寓的时候,邻居是一对老夫妇,70多岁了。为了看电视剧还是体育节目打起来了,大半夜的打电话叫他们50多岁的“孩子们”去给他们评理。如果是我的话,我绝对不会像他们儿女一样大半夜跑过去。我直接会说:“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情,请你们自己解决。另外,如果不是特别紧急的事情,请不要大半夜打电话打扰我休息。”有的时候,死神和魔鬼是很擅长运用“孝”和亲情来控制你的。愚孝是不可取的。

意象对话心理疗法创始人朱建军  

意象对话心理疗法创始人朱建军老师

       在家族中,死神和魔鬼经常利用“爱”的名义来控制人,达到自己的目的和手段。朱建军老师的文章中有一个观点,就是死神和魔鬼有的时候不亲自出场,他们借用一些能量比自己弱的沾染了死本能的子人格来达到毁灭你摧毁你的目的。比如,常见的死神和魔鬼的手下就是各种各样的鬼,死神和魔鬼这个时候经常只是做一个幕后指挥。我举一个吸血鬼配合死神魔鬼的例子。我们的父母小的时候,那个年代,物质极其匮乏,生活条件比较艰苦,经常会有孩子因为各方面原因养不活。那个年代的父母一般会有多个孩子。这个时候,会暂时靠死本能的力量活下去。比如,父母觉得实在很艰难了。他为了保证家庭的生存,他会告诉自己的最大的孩子说:“爸爸妈妈实在太辛苦了,太不容易了。太累了。你要懂事,从小自立自强,多学会干点活,坚强一点,不能像个孩子一样了。你要照顾好弟弟妹妹,爸爸妈妈就指望你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可能父母为了保障整个家族的生存和延续,不得不牺牲了这个最大的孩子的一些童年的欢乐,不得不狠下心不让这个最大的孩子享受一个孩子应该得到的爱和童年的天真。在当时的场景下,我不认为这么做不好,因为是不得不这样,情非得已。但是,很多人在长到成人态之后,依然延续着这种模式。就是你会看到很多的家族,老大就真的不像是一个纯粹的哥哥姐姐,他们仿佛一个父母一般,在弟弟妹妹都长大之后,还依然像父母一般去照顾着他们。有很多的家族中最大的孩子,宁愿自己牺牲一点,吃一点苦,甚至弄得自己的另一半和自己的孩子都过得苦哈哈的,都要“成全”弟弟妹妹的幸福。仿佛他们不这样做,他们就不配为人,会被巨大的负疚感和自责感控制。他们会认为自己的这种牺牲精神很伟大,他们会觉得这是一种很“伟大”的爱。我们不要看死神魔鬼指挥着吸血鬼的表面的花言巧语,我们看一下如果一个家族持续这么运转下去,那么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呢?1.这个最大的孩子最终会被吸血鬼给吸干和耗竭。一个人面对另一个人的时候,一定要明白,自己在那个当下的身份是什么,只能有一个身份,这个身份绝对不能混乱,否则会被死本能给利用。你既承担了父母的角色,又承担了哥哥姐姐的角色,先不说你从经济上能不能承担的了,单单从心理上,双重身份所消耗的心理能量是你不可能承担得起的。表面上你是一个付出者,实际上你也是一个索取者。在索取什么呢?你付出了这么多,替父母承担了那么多,你会无意识地去跟弟弟妹妹索要那种像对父母那样的尊敬,那样的认可,但这是弟弟妹妹无论如何给不了你的。你自己牺牲了自己还不算完,有的时候你为了自己的兄弟姐妹,牺牲了自己现在家庭的一些家人,他们无意识或者有意识对你的怨恨,他们的委屈,他们的状况,又会让你产生巨大的负疚感。所以这个人最终会被吸血鬼吸干和耗竭。2.弟弟妹妹们真的会好么?未必。他们仿佛是得利方,被照顾的不错,什么都不用自己担心。但是,他们无意识中受到了自己父母和哥哥姐姐的替代父母的照顾,照顾的太多,这些孩子就会失去自己成长的能力和很多机会。而一个巨婴,犹如《千与千寻》上的那个巨婴一样,是会产生大量的怨恨的,一个人没有按照自己的内心走,他们内心总会有一个地方感觉不对劲。所以,我们往往看到,这些弟弟妹妹们的各方面的成就往往不如哥哥姐姐。而且,当别人为你这么牺牲的时候,尤其是自己的亲人,你的内心会因为这种血浓于水的血缘而产生一种巨大的负疚感。这种负疚感会无意识地让他们过得不敢太好。哥哥姐姐有的时候会像父母一样对自己的人生指手画脚,在人生的大大小小的选择上,本来有一对父母这样就够受得了,又来了一对,这个时候自己的真我就会起来反抗,跟他们无意识地产生各种对抗。再往后发展,一旦失去这两对父母的庇护,在人生的风雨面前,这些人没长到成人态,他们就会像个孩子一样手足无措。这到底是帮了他们还是害了他们?3.从父母的角度,父母从意识和潜意识中觉得只有按照以前的模式这个家族才能运行下去,但潜意识深处,有种对这种状况不对劲的担心,有种对大孩子的负疚,对小孩子的指责。这些感觉在没有充分觉察的时候,都是非常消耗一个人的能量的。所以,你觉得是三赢的局面,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实际上是一个谁都输的很惨的局面。在这个场景中,每个人都会被死神魔鬼派来的吸血鬼给慢慢耗竭,慢慢地吸干,吸血鬼不知不觉的用一个巧妙地谎言来骗了所有的人。最可悲的是,我们不一定能够意识到这一点,临死前很委屈,还觉得自己是爱,还觉得自己付出了这么多却没得到应有的回报。还觉得是其他人都没有良心。在这一点上还有一点想说的,就是花千骨中杀阡陌的爱。杀阡陌很多人,尤其是女人很喜欢。杀阡陌最经典的一句台词是:白子画,你若敢为你门中弟子伤她一分,我便屠你满门,你若敢为天下人损她一毫,我便杀尽天下人。这种爱我也很喜欢,但是也觉得很可怕。因为它是一种疯狂的爱,不顾平衡的爱,若杀阡陌真的这么做了,估计花千骨会活在一辈子的内疚和自责中。


       这一段何明华老师是怎么讲的呢?上次上两性关系工作坊二阶课程,我问了何明华老师一个问题。我说:“老师,死本能的束缚和控制,不是有的时候也挺有用的么?”何明华老师回复了四个字:“曾经有用。”然后又反问了我一个问题,“你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你的初心是什么呢?”我觉察了一会,噢,原来我又掉进去了。死神和魔鬼在为他们再次利用我创造机会和潜在的可能性。第二天何明华老师可能是看我悟到了一点,她又讲了讲,她说,曾经可能为了活下去,可能不得不运用死本能的一些力量,但是,到了一定的阶段,那些东西对我们来说是一种束缚。比如,从上面的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死本能曾经是有用的,他保证了家族的延续。但之后,它对我们真的是一种束缚。如果我们没有觉察的话,老大会仿佛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一般去献祭,偿还了自己对父母的恩情。(意象中看到的是吸血鬼拿着老大的肉体和灵魂,献给了死神和魔鬼)剩下的人活在了很难觉察到的巨大的负疚感当中。我们要做的还是自我成长,去建立自己的边界,虽然在家族里建立有边界的爱是最大的挑战之一,因为会被巨大的愧疚感给控制,但是,只要去做,会比原来好很多。当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一定能够做的很好。暂时的无情是为了以后更加有情,就像我前文说到的,很多好的咨询师和导师,他们有的时候是很“无情”的,但他们的无情有的时候打破了我们的惯有模式,让我们有了反观内省的机会,让我们有了救赎的机会。

意象对话成长收获分享:死神的诱惑和魔鬼的陷阱
意象对话成长收获分享:死神的诱惑和魔鬼的陷阱
       这一段想讲的有两点:一个是魔鬼善于偷换概念,另一个是魔鬼擅长交换。这一点上还是想举花千骨的例子,因为花千骨这部电视剧实在是太经典了。但是这部电视剧很危险,看了之后心中的一些很危险的原型能量都被唤醒了。东方彧卿和他的异朽阁很好地体现了魔鬼的这一个特点。异朽阁号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只要你能够付出代价,他就能告诉你一切你想知道的事情,帮你达成一切你的愿望和心愿。还有个特点是有的时候他直接告诉你代价是什么,但是有的时候,他是等你的愿望实现了之后,再来跟你索要代价,就是说先不告诉你代价是什么。这个像极了魔鬼,首先他满足了你的全能自恋感。有的时候,你沾上魔鬼的劲,你会真的无所不能。比如在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有一个贪官,他就用尽各种手段,贪污了很多钱,最后被查处的时候,你会发现,他的屋里被塞得满满的都是钱。但是比较可笑的是,他每天处在担惊受怕之中,还是做出一副“清廉”的姿态,骑自行车上下班,生活“艰苦朴素”,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不敢享受。最后的代价就是被查处了,坐监狱。一辈子在牢笼里度过或者直接死刑。他当时是无所不能的,但是他已经失去了觉知,他已经觉察不到,他的这些钱是他拿出心的代价跟魔鬼换回来的,他已经觉察不到羞耻感,愧疚感,只为了证明自己的强大。他没有觉察到他自己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越过了道德法律的底线。而等他想回头的时候,他发现,后面都是断崖,是万丈深渊,深渊下边是未知的,是一个个黑洞。于是,他越走越错,越错越走。最终万劫不复。跟魔鬼做交换,真的是最终的那个代价你真的是承受不起的。

       那么魔鬼的第一个善于偷换概念的特点呢?这点在东方彧卿的身上体现的特别明显。魔鬼骗东方彧卿说,你要复仇,这是你对父母最大的爱。东方彧卿与魔鬼交换的是什么呢?我觉得是他的真爱和真心。所以东方彧卿做了异朽阁的阁主。开始了自己的复仇大计。他坚定不移地相信他是因为对父母的爱去复仇,却在这个过程中错失了自己的真爱和真心。当我们完全被仇恨的执念给占据的时候,我们消耗了大量的能量在这里,我们已经看不清甚至看不到外界的一些美好的东西了。我们不知道,在仇恨之外,还有一些更加美好的东西比如说,真正的爱情的美好。与人之间的那种真诚和信任铸就的那种心与心的感应和支持。在复仇的过程中,你势必会伤害到很多人。这些人会在你心中形成大量的“受害者”意象,这些意象释放出的怨恨,伤心,愤怒的情绪,会进一步强化你的仇恨。魔鬼会骗你说,你只有去杀死那个真正伤害到你父母的人,你才能够解脱,你才是真正的去爱你的父母。花千骨的出现,她的那种对他人的那种无私的爱和奉献,她内心如此的柔软,连一只蚂蚁都不忍心伤害。她的那种对东方的无条件的信任和支持,都在一点点唤醒了东方的真心。最终,东方放弃了复仇,选择了走向和保护自己的真爱。但是,与魔鬼做交换的代价最终来到。东方“五识尽丧,不得好死。”象征的就是被仇恨笼罩之后,代价就是,自己的感受力在逐渐地丧失,感受不到爱和美好信任等等。但东方要比白子画强,最起码在花千骨在没有进入四五岁年龄的退行状态之前,他明白并体验了自己的真爱,那一刻他获得了救赎,他为了保护真爱而死。下一世,他或许会明白,复仇是魔鬼的陷阱,宽恕是最大的美德。但他的死告诉我们,有些事情只要你做了,就会付出代价。即使这一世你侥幸逃过了,你做过的所有事情产生的影响会以某种形式传给你的孩子,你的下一代,你的下一代代替你承担这个代价。我们作为成年人,可以去做任何事,但是你真的确定这个代价你付得起么?越成长,越清醒,越能够觉察到这个代价,越能够谨言慎行。

意象对话成长收获分享:死神的诱惑和魔鬼的陷阱

                         意象对话成长收获分享:死神的诱惑和魔鬼的陷阱                                 

      魔鬼还有个突出的特点是利用你自己的欲望来对你进行诱惑和控制。比如前文中《人民的名义》中的那个贪官,他就是被魔鬼利用了自己的贪欲。利用性欲进行控制也是很常见的方法。他的手段让你在纵欲和绝对禁欲的两级来回的摆动。我先说一下绝对禁欲。因为我自己在这块有一些体验。我的子人格中就有一个被魔鬼沾染的智慧老人的形象。他穿着白色的道袍,白色的长髯,眼睛炯炯有神,心宽体胖,头发花白,类似于一个很智慧的老者,类似于孔子之类的形象。他会经常告诉我,你要做一个纯洁的人,你要做一个高尚的人,不要有性的想法,那很肮脏,那很龌龊。然后,性这个东西不会是单单地指性行为,它会泛化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举个例子,比如说有的人他会牺牲自己成全别人,一切都是为了别人好,从来不考虑自己。这样的人,他不敢对自己好,看上去十分节俭朴素。但问题是这样真的好么?我们在精神分析小组里讨论过这样一个例子,就是有一些人至今还“艰苦朴素”,自己给别人做一桌子好吃的,然后自己躲在角落里吃剩饭剩菜,该说你是无私呢还是自私呢?你让那一桌吃好菜的什么感受呢?尤其是那些人是你最亲近的人的时候。还有些泛化到了甚至一些所谓的佛教的大师身上,一些玄学大师身上。他们会说:“你前世今生犯了大量的错误,你去还债吧,你去清债吧。你去吃苦吧。”我是很不同意这些人的说法的。去赎罪可以,但是不意味着自己非要把自己弄成一种可怜兮兮的苦哈哈的状态,让大家都认为这样才是真正地赎罪。我认为真正地反省是,不贰过。自己犯过的错误,自己不能再犯。犯过的错误去忏悔,去反思自己为什么犯了那个错误。去修好自己,觉察能力越来越强,能够看清自己之后每个行为的代价,去尽量不再伤害自己和别人。该享受的还是享受,该得到的还是得到,不要过分贬低作践自己。该干啥干啥,保持觉察就可以。很多人自己苦哈哈地,为别人付出了很多,别人心里很不好受的。总之,你绝对禁欲会让你在很多方面对自己进行很多过度地限制,从而压抑自己的生命力。性行为本来也不是肮脏的,它是因为掺杂了很多不纯粹的东西,才会。比如过去的一些情结,比如父母的一些印刻进去地咒语。当你成长到差不多不那么小孩态的时候,你会找到一个你也喜欢她她也喜欢你的成人态的另一半。你与他发生性行为的时候,我认为是一种真正的男女力量的融合的外显化的仪式。这种仪式之后,你会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形成了一个像阴阳鱼一样地意象,自己内心的男女部分开始整合,越来越圆转,圆柔,充满力量。很滋养。这又有什么肮脏的呢?难的是,真正处于成人态的人太少了。而且当你过度压抑自己的各种欲望的时候,就想一个弹簧被压到最低端,它反弹的力度是很大的,你就有可能一下子又跳到另一个极端。这时候又有个意象跳出来跟你说:“何必呢?人生苦短,及时享乐,看你之前多压抑啊。”然后你就很容易在各方面纵欲。这个度把握不好的话,就又掉进陷阱里了。比如一个人在吃上过度,他就有可能患上各种疾病。比如一个人在性上纵欲,我觉得他就更加没有边界感,他过于随意的入侵别人的边界,也过于随意地允许别人入侵自己的边界。这样做的害处不言而喻。


      总结一下:1.打好基本功,不要执着过高的境界。2.随时随地觉察,回到当下。3.这只是对这个理解的很小很小的一部分,以后有啥收获还会继续扩充。4.尤其是自己两极化的时候,特别要警醒,因为很常见的手段就是两极化,不是没有边界,就是边界过紧。5.当出现一些佛菩萨,我们很难分辨是不是真实的意象的时候,我们可以不用听他们在说什么,而是设想,当我们按照他说的去做的话,从长远来看会有什么后果; 6.既然注定不可能完全逃避痛苦的话,那就面对苦,学会苦中作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