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专家教你如何察觉和处理小孩的情绪

2017/6/13 11:37:49      点击:
察觉自己情绪的父母可以运用他们的敏感性与孩子的感情——无论多么的难解或强烈——做协调。不过,作为一个敏感、察觉情绪的人,并不一定代表你对孩子的感受会觉得易于了解。小孩常常间接地表达他们的情绪,而采用的方法令大人感到迷惑。无论如何,只要我们放开心胸仔细倾听,我们通常都能够解读孩子在互动时、嬉戏中、每日的行为里无意识地隐藏着的信息。

在我们养育组内的一位父亲大卫,叙述他7岁的女儿如何在一次事件中令他了解她忿怒的根源并向他表示她的需求。凯莉那一整天心情低沉,他解释那是因为与她4岁的弟弟吵架后,对于所有想象的侮辱都发怒,包括典型的:“占美又在瞪着我看!”每次的互动关系,凯莉都将占美当成坏蛋,虽然占美看来并没做错事。大卫问凯莉为何她对顺从的弟弟如此生气,但他的问题只换来她的静默无语和眼泪。他探问愈深入,凯莉就变得更被动。

到了晚上,大卫去凯莉的房间帮她准备就寝时,她又开始闹别扭。他打开衣柜找她的睡衣时,发现只有一套干净的、裤脚缝密的旧睡衣。“你认为这件适合穿吗?”他带着一丝微笑问,同时把它来提起让他瘦高的女儿看。大卫找来一把剪刀,两人一起把密合的裤管裁去,让她穿上。“我真不敢相信你长得这样快,”他对她说:“你就要变成一个高大的女孩啰。”

5分钟后,凯莉和家人一起在厨房吃睡前点心。“她看来就像是另一个小孩,”大卫回忆着说。她变得很兴奋、活泼。她甚至还跟占美说了个笑话。“在这睡衣事件中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我不确定是什么,”大卫告诉其他的家长。经过组内轮番的讨论,他得到一个比较清楚的答案。凯莉这样一个严肃、敏感的小孩一直很妒忌性情快乐、和蔼的占美。尤其在那天,由于相同的原因,她可能需要再次的保证自己在家中的特殊地位。或许她想知道大卫爱她的方式跟爱占美的方式是不同的,又或许她父亲亲切地承认她的快速长大正是她所要的。

重点在于孩子——跟所有人一样——他们的情绪都是有原因的,不论他们是否能够清晰地表达出这些原因。每当我们发现孩子为了些看似不合理的事件发怒或不安,如果退一步看看他们整体的生活状况,可能会帮助解决问题。一个3岁的孩子不可能告诉你:“妈咪,对不起,我最近太烦躁了。那只是因为自从去了新的日间托儿所后,我有许多的压力。”一个8岁的孩子大概不会告诉你:“当我听到你跟爸爸为了钱在争吵时,我觉得好紧张。”但事实上,这可能真的就是他的感受。

在大约7岁和更小的孩子中,常常在幻想的游戏中展露出感觉的提示。假装的游戏,利用不同的角色、场景及道具,可以让孩子确实地表现种种的情绪。我记得自己的女儿莫莉亚,在她4岁时,用她的芭比娃娃应用方法。38她在浴盆内边玩弄着娃娃边告诉我:“当你发怒的时候,芭比真的好害怕。”这是她开始我俩之间重大问题对话的一贯作风,谈的都是关于使我忿怒的事情;当我生气时,我的声调多么高;以及那使她有怎样的感觉。有这机会畅谈是可喜的,我向芭比娃娃(和我的女儿)保证,我不是想惊吓她,而我偶尔的发脾气并不代表我不爱她。由于莫莉亚是以芭比的身份交谈,所以我直接向芭比说话并安抚她。我认为如此可让莫莉亚较容易继续谈关于在我生气时她的感受。

并非孩子所有的信息都像这样易于解读。不过,透过嬉戏,他们一般都会反映表达对严肃的主题如遗弃、疾病、伤害或死亡的恐惧。(孩子喜欢假装他们有超人的力量并不奇怪。)警觉的家长能够从孩子游戏中表达的恐惧而获得提示。随后,他们可以将这些恐惧提出讨论并让孩子得到慰藉。孩子情绪上不安的征兆亦会在行为上表现出来,譬如过量进食、胃口差、恶梦、头痛或胃痛。已经训练会上洗手间的孩子,或许突然又开始尿床等等。假如你觉得孩子似乎正在忧伤、忿怒或恐惧,尝试设身处地从他们的观点看看这世界,这样会有帮助的。要实际行动可能比光听来得更有挑战性,尤其当你自认拥有许多丰富的人生经验。譬如,当一只宠物去世时,你知道悲伤会随时间而逝,但一个孩子第一次体验这种感情时,由于强烈的感受,会比你更感到不胜负荷。虽然你无法排除你俩之间经历的悬殊,但你可以尝试记住孩子是从一个鲜嫩、较易受伤的观点来面对生命。

当你感到自己的内心与孩子结合;当你知道自己感觉到孩子的感受,你就体验了同理心,亦即情绪辅导的基础。假如你可以在这种情绪下与孩子相处——就算有时候这感觉可能是难熬的或不舒适的——你就可以采取下一步,认识到情绪产生的时刻是建立信赖及提供指导的一个机会。
深圳儿童青少年心理咨询
深圳儿童青少年心理咨询
步骤二:认可情绪是亲近及教导的一个机会

在中文里,“危机”一字代表着“危机”与“转机”。将这个字的两个概念拿来形容父母的角色是最适合不过的。不论这“危机”是一只破碎的气球、一张退步的数学成绩单、或是一个背叛的朋友,这些负面的经验都可以作为实行同理心、与孩子建立亲密关系以及教导他们处理自己情绪的一个良机。

对于许多家长来说,认识到孩子负面的情绪是亲近与教导的机会,让他们感到一种慰藉,一种解脱,一种“松一口气”。我们可以视孩子的忿怒为别的东西而非对我们权力的一种挑战。孩子的恐惧不再是父母无能的证据,而他们的悲伤不一定表示我们“今天又多一样被搞砸的事情要我来料理”。研究组里一位情绪辅导的父亲反复地述说一个概念,一个小孩伤心或生气或害怕时,最需要他的父母。具备安抚一个不安的小孩的能力,大概让我们“感到最像一位父母”。透过认可孩子的情绪,我们帮助他们学习慰藉自己的技巧,足以享用一生。

虽然一些家长尝试忽视小孩负面的感受,希望这些情绪会消散,但其实并不然。相反地,在孩子论及他们的感受,认识它们,并有被了解的感觉时,这些负面的感受就会消散。因此,在情绪未上升到要爆发的危险前,趁早认可这些微弱的感觉是有意义的。假如你5岁的孩子对于要去看牙医似乎很紧张,你最好在前一天先行探讨这恐惧,而不要等到孩子坐在牙医诊疗室的椅子上大发脾气。假如你12岁的孩子妒忌他的好朋友得到你儿子一直渴望进入39棒球队的机会,你最好引导他讨论他的感受,而不是让这两个孩子在往后的两周内不停地争吵。

在情绪未增强前认可它们也给家人一个风险较小的机会去练习倾听和解决问题的技巧。如果你对孩子摔坏的玩具或轻微的擦伤表示关注与担心,这些经历就是发展关系的基础。你的小孩知道你是他的盟友,并且与你一起想出如何合作相处。然后当发生大事时,你俩有着充分的准备就能共同去面对考验。

步骤三:以同理心去倾听并肯定孩子的感受

一旦你了解情绪产生时的处境正是建立亲近及教导解决问题的机会,大概你就已经准备好,可以接受情绪辅导过程中最重要的一步:以同理心去倾听。

在这种情况下,倾听不单只指以双耳搜集资料。同理心的倾听者更利用双眼去观察孩子情绪的身体证据。他们运用想象力从孩子身上透视整个状况,他们用语言以安抚的、非批评的方式反映他们所听到的,并帮孩子认识自己的情绪。但最重要的是,他们用内心真正地去感觉孩子的感受。

要与孩子的情绪一致,你需要专注于他的肢体语言、脸部表情和手势。

当然,你以前已看过深锁的双眉、紧咬的牙关或者烦躁的跺脚。你从其中得知孩子有什么样的感觉?记住,你的孩子也能够洞悉你的肢体语言。假如你的目的是要以轻松体贴的态度交谈,就采取一个表明此种态度的姿势。坐在跟他同高度的位置,深吸一口气,放松自己,同时集中精神。你的专注使孩子了解你很认真地对待他的事并且你愿意花时间在这件事上。

孩子表露他的情绪时,你就回应所听到和留意到的事情。这样是向孩子保证你在仔细地倾听,同时你肯定他的感觉。以下是一个例子:

当尼奇收到寄来的生日礼物时,他4岁的弟弟基尔很生气地提出抗议:“这是不公平的!”孩子的爸爸以典型的方式解释,早晚就会公平的,他说:“你生日到时,祖母或许也会寄给你一份礼物。”

虽然这样的声明确实解释了这状况的逻辑,但它无法否定基尔当时的感受。现在,除了感到对礼物的妒忌之外,基尔大概对父亲不了解他凄凉的处境而感到忿怒。

想象假如他父亲以一句简单的话来回应他的发作:“你也希望祖母给你寄一份礼物吧。”基尔会有如何不同的感受。他可能会想:“对呀,就是这样。虽然是尼奇的生日,我应该表现得若无其事,但我却很妒忌。爸爸了解我。”这样,基尔对于父亲迟早会平等的解释也就较能接受。

在我们养育组内的一位母亲,她也有类似的经验,她的女儿有天从学校回家后埋怨:“没有人喜欢我。”

“不跟她争辩事实是十分困难的,”这位母亲说:“我知道她在校内人缘很好。当我只是带着同理心并倾听她的诉说而并不与她争论,一分钟后,这个事件就结束了。我学到当她在谈她的感受时,逻辑一点帮不上忙。最好只是倾听。”

接下来是另一则以同理心去倾听的例子,是来自我们养育组内一位母亲与她9岁的女儿美冈曾有过的对话。注意这位母亲最关心的事是认可她女儿的感觉:

美冈:明天我不想去上学。

母亲:你不想?那真奇怪。通常你是喜欢上学的。我很纳闷,想知道你是否担心着一些事情。

美冈:对呀,有一点。

母亲:你担心什么呢?

美冈:我不知道。

母亲:有些事情让你忧虑,而你不确定是什么。

美冈:对呀。

母亲:我敢说你觉得有点紧张。

美冈:(含着眼泪)对呀。可能是朵恩和白蒂的缘故吧。

母亲:今天在学校跟朵恩和白蒂有发生一些事情吗?

美冈:对呀。今天在休息时间,朵恩和白蒂都不理睬我。

母亲:啊,那一定让你很难过。

美冈:是呀。

母亲:看来你明天不想去学校是因为你担心朵恩和白蒂可能在休息时间又不理睬你。

美冈:对呀。每次我朝她们走过去,她们就走开并做些其他的事。

母亲:哎哟,我的天呀。我的朋友如果那样对我,我一定伤心透啦。

美冈:我就是呀。我觉得自己好想哭。

母亲:啊,我的宝贝(拥抱着她)。你发生这事我真的感到好难过。对于你的朋友这样对待你,我能够了解你的悲伤和忿怒。

美冈:我就是这样,明天我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我不想去学校。

母亲:因为你不希望你的朋友再伤害你。

美冈:对呀,而且她们是我一向的玩伴。其他人都有自己的朋友。就这样,美冈继续告诉母亲她与女孩们的互动情况。这位母亲报告有几次她想告诉女儿该怎么做,她想说:“不必担心,明天朵恩和白蒂会改变她们的态度。”又或者“不要理这些女孩,找其他新的朋友”。

但是,这位母亲忍住没有说,因为她想传达她的了解并让美冈自己找到一些解决的办法。

我认为这是一个好的直觉。假如这位母亲告诉美冈不必忧虑,或者假如她已经暗示一些简单的解答,她很可能会说她认为女儿的问题是微不足道的,愚蠢的。然而,美冈发现母亲成为一位心腹朋友并感到安慰。在经过几分钟的倾听及回应女儿向她叙述的事之后,美冈的母亲开始探究处理这情况的构想。同时,由于美冈知道母亲了解她的矛盾,她接纳了母亲给她的意见。以下是这对话剩余的部分:

美冈:我不知道如何是好。

母亲:你希望我帮你想些可行的办法吗?

美冈:对呀。

母亲:或许你可以跟朵恩和白蒂谈谈当她们不理你时,你的感受。

美冈:我想我做不到。那太尴尬了。

母亲:对,我能了解你为何会有那样的感觉。那是需要极大的勇气。老天,我也不知道,让我们一起想吧。(随着时间的过去,这位母亲一直抚摸着女儿的背部。)

母亲:或许你可以等着看会发生什么事。你也知道朵恩今天可能很差劲,隔天就又回到老样子。明天或许她就会比较友善。

美冈:但万一她不会呢?

母亲:我没有把握。你有别的法子吗?

美冈:没有。

母亲:有没有其他人你想跟她们一起玩的?

美冈:没有。

母亲:在操场上还做些什么事呢?

美冈:只有踢球。

母亲:你喜欢踢球吗?

美冈:我从来没玩过。

母亲:啊。

美冈:克丽斯塔常常玩球。

母亲:你是说你在营火会上认识的朋友克丽斯塔?

美冈:对呀。

母亲:我曾经在营火讨论会上看到你跟克丽斯塔在一起,而你跟她相处完全不会感到羞怯。或许你可以请她教你如何玩球。

美冈:或许吧。

母亲:好,那你就有另外一个办法啦。

美冈:对呀,或许行得通。但万一不行呢?

母亲:看来你还是很担心。好像你害怕到时候没人跟你玩,你就不知所措似的。美冈:对呀。

母亲:你可以想出一些自己一个人玩的有趣事情吗?

美冈:你是指像跳绳吗?

母亲:对呀,跳绳。

美冈:我可以带着跳绳回学校,以防万一。

母亲:对呀。假如你不跟朵恩和白蒂玩耍,或者踢球游戏不顺利,那你还可以跳绳。

美冈:对呀,我可以这样做。

母亲:那么现在何不就把你的绳子放进背包里,才不至于忘记。

美冈:OK,那么我可以打电话问克丽斯塔明天放学后可以过来吗?

母亲:这主意好极啦。

花一点时间,以同理心让美冈自己发掘她的解答,如此,这位母亲就能够指导女儿做出一些可行的选择。
深圳儿童青少年心理咨询
深圳儿童青少年心理咨询
你要知道,当你倾听情绪受激的小孩的诉求,只与他一起探讨通常都比为了延续对话而发问来得更有效。你或许会问孩子:“你为何感到伤心?”而她完全毫无头绪。一个孩子,她没有多年的反省经历(这对她不利也可能对她有利)所以无法立刻说出一个答案来。可能她是对于父母间的争吵感到很难过,或是因为她过度疲倦,又或者是她担心将至的钢琴独奏会。但要她这样叙述,她可能办到也可能办不到。就算她真的能说出一个所以然,她仍很可能担心这个答案并没有充分的理由足以解释她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下,质问只会使孩子变得沉默。较好的做法是反映你所留意到的事。你可以说:“今天你看来似乎有点疲倦”或者:“我留意到当我提及独奏会时,你皱眉蹙额,”然后等她的反应。

另外,避免问一些你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像是:“昨晚你几点回家?”42或者:“是谁摔破了这盏灯?”这些都带一丝不信任和陷阱味道的语气——好像你在等着孩子撒谎。最好是以直接明确的观察来作为对话的起头——像是:“我知道你摔破了这盏灯,而我感到失望,”或者“你昨晚大约过了一点才回来,我不认为这是可以被接受的。”

告诉孩子你自己生活里的例子也可以是表明你了解的一个有效方法。就以基尔这个案例来说,这个小男生为了他弟弟收到生日礼物而妒忌。想象假如他的父亲说:“在我小的时候,当玛莉姑妈收到礼物时,我也有相同的感受。”这使基尔确信他的感觉是有根据的,甚至他的爸爸也曾经体验过。由于他感到被人了解,也就能接纳父亲安抚的解释:“你生日时,祖母或许也会寄给你一份礼物。”

步骤四:口头上的情绪描述

情绪辅导里一个简易却非常重要的步骤,就是当孩子情绪受刺激时,帮助他们去描述这情绪。在以上的例子中,基尔的父亲帮他确定他这不舒适的感觉是“妒忌”。美冈的母亲使用了许多帮助女儿定义她的问题的描述:“紧张、担心、伤害、生气、难过及害怕”。如此提供一些字眼可以帮助孩子将一种无形的、恐慌的、不舒适的感觉转换成一些可以被定义、有界限,而且是每天生活里正常的一部分的东西。忿怒、忧伤及恐惧变成每个人都有的经历,而且每个人都可以处理的。

情绪的描述伴随着同理心。一位父母看到孩子在掉眼泪就说:“你感到十分的伤心,是吗?”这样,孩子不单得到父母的了解,他还可以以语言来形容这种强烈的感受。

研究表示,情绪描述的行为对神经系统有安抚的效果,能帮助孩子自不安的事件里较快地恢复过来。我们未确定这种安抚效果产生的原理,但我的理论是,在你体验情绪的同时进行对它的讨论,是牵涉大脑的左叶,即是语言及逻辑的中心。如此,或许帮助孩子专心并平静下来。如前所述,教导孩子自我慰藉其影响甚巨。那些在较年幼的时期就能平静自己情绪的小孩表现数项情绪智力的征象:他们较能专心、有较好的同辈关系、较优的学业成绩及良好的健康状态。

我给家长的建议是,帮助孩子描述他们的感情。这不是指告诉孩子他们应该有的感觉。这只是单纯的指帮助他们发展一些表达他们情绪的语汇。孩子愈能精确地以言辞表示他们的感受就愈好,因此,看看你能否帮助他们说中要害。譬如,当他生气时,他可能也感到失意、忿怒、混乱、被叛离或妒忌。当她难过时,她可能也感到伤害、被排斥、妒忌、空虚、沮丧。记住,人们常有混合的情绪,但这对某些孩子而言就可能造成烦恼了。

譬如,一个准备要去营火会的孩子可能对他的独立感到自傲,但也害怕自己会想家。“每个人对于要出远门都很高兴,但我却感到焦虑,”这孩子或许会想:“我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呢?”这种情况下,家长可以指导孩子去探究他情绪的领域,并向他保证同时有两种感觉是很正常的。

步骤五:设规范并帮助孩子解决问题

一旦你花时间倾听小孩的诉说并帮助她了解及描述她的情绪之后,很自然地你会发现自己被引入一个解决问题的过程中。这个过程也可以多至五项步骤:一、设规范;二、确定目的;三、思考可能的解答;四、根据你家庭43的价值观,评估所建议的解答;五、帮助孩子选择一个解答。

乍看之下,这个过程似乎颇难处理,但经过演练,它变得很自动并且通常很快就可完成。你也希望孩子能以这种简短的方式经常解决问题。你可以逐步地指导孩子。但不要惊讶,随着经验的累积,他会开始率先去做并渐渐自己去解决困难的问题。

·设规范

解决问题首先通常是父母对不适当的行为来设规范的,尤其是对小孩子。譬如,一个受挫的孩子以不适当的方式表达负面的情绪,如殴打一位玩伴、摔破玩具或谩骂。父母在了解这不端行为后面代表的情绪并帮他描述感觉后,就可以让孩子明白某些行为是不适当的,而且是不被容忍的。然后,父母可以指导孩子思考一些较适当的方法来处理负面的情绪。

“你对于丹尼取走你的电动游戏很恼火,”父母大概会说:“我也可能会这样。但你打他就不对。你想,应该怎么做呢?”或者:“你感到妒忌是正常的,因为妹妹比你先抢坐车子的前座,但你用难听的名字叫她就不对了。你能想别的方法来处理你的感受吗?”

按照金诺的教导,重要的是让孩子明白他们的感觉不是问题的所在,而不端的品行才是。他说,所有的感觉及所有的期望都是可被接受的,但并非所有的行为是可被接受的。因此,家长的职责是对行为而不是对渴望设规范。假如你认为要孩子改变对一种处境的感受是不容易的,那么这就合理了。孩子对忧伤、害怕、忿怒的情绪,不会因为父母说:“不要哭啦”,或者:“你不应该有这样的感觉”而消散。如果告诉孩子她应该有什么样的感受,这只会使她不信赖自己真正有的感觉,这种情况导致自我疑惑及自尊的丧失。相反地,假如我们告诉孩子她有权利拥有自己的感觉——但可能有较好的方法来表达这些感觉——孩子的性格、她对自尊的观念就不会受到伤害。同时,她知道有一个了解她的大人从她情绪激动一直到寻找出答案都在身旁帮忙协助自己。

家长到底要规范哪一种的行为呢?金诺没有提供可靠确实的答案,而这也是理所当然的;父母应该根据自己的价值观来给孩子立规矩。不过,他倒是对于宽容的程度作了一些指引,他称之为“接受小孩的孩子气”。他说,譬如父母应该接纳“一个正常的小孩,身上干净的衬衫很快就会肮脏,因为对孩子来说,正常的行动方式是奔跑而非走路,树是要爬的,而镜子是做鬼脸用的”。允许这类的行为,“带来信心并增强表达感觉及思考的能力。”相反地,过分宽容是接受不良好的行为如破坏性的行为。应该避免给于过分的宽容,因为它“带来焦虑并增加对无法给于的特权的要求”。

金诺也建议家长考虑使用三“区段”行为规则,它分为绿区、黄区及红区。

绿区包括被认可及合适的行为。这是我们要孩子采用的行为,所以我们允许他们去做。

黄区是不被认可的不端行为,但由于两项特殊的理由而被容忍。第一项是“学习的余地”,你4岁的小孩无法在教堂做礼拜时安静地坐着,但你期望随着年龄的增加,他会变得较好。第二项是“克难期的余地”,一个5岁的孩子害感冒时闹别扭;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在父母离婚时对母亲的职权视若无睹。你或许不会批准这种行为,所以你必须让孩子知道。但是你可以退一步容忍它,告诉孩子你如此做完全是由于情况特殊。
深圳儿童青少年心理咨询
深圳儿童青少年心理咨询
红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的行为。这些包括会危害孩子或其他人幸福的行为,也包括不法的,或你认为邪恶的、不道德的、或社会所不容纳的行为。

对不适当的行为设限制时,家长应该让孩子知道遵从或违反了这些规定的后果。良好行为的后果可以是正面的关切、赞扬、特权或奖赏。不良行为的后果可以是不予关切、特权的丧失或没有奖赏。假如后果是前后一致的、公平的,并与行为不端有关的,孩子反应的效果最佳。

对于幼儿——如3至8岁之间,“暂停”是一个很普遍的行为不端的后果。正确的使用法是,孩子被短暂地隔离,不得与同辈及照料者有正面的接触。假如正确地运用,这个方法可以很有效地帮助孩子停止不端的行为,平静下来,并有一个较正面的新开始。很不幸地,太多家长和照料者不正确地运用“暂停”,他们除了隔离,还加上粗暴的言行,让孩子感到被排斥和被侮辱。这种损伤人格的做法并没有带来多少的益处。我强烈地向父母呼吁要谨慎敏锐地使用“暂停”法。

另一个美国家长常用的不端行为的后果是打一顿。譬如,在1990年对高中的一份调查,显示百分之九十三在幼年时曾经挨骂,其中百分之十点六报告有严重的身体处罚以致留有鞭痕或瘀青。虽然在美国打孩子是很普遍但这不是全世界父母的标准。譬如在瑞典只有约百分之十一的家长报告打孩子——这数字让许多人相信与这国家普遍暴力事件偏低有关。

许多打孩子的家长解释他们这样做会使孩子服从。其实,许多孩子为了避免皮肉之痛而会遵从命令。但问题在于打孩子在短时间内马上见效:它不经过讨论,立即就制止了不端的行为,断绝了教导孩子自我控制及解决问题的机会。长远来说,打孩子可能一点效果都没有。打常常会造成反效果,因为它使孩子感到无力、对待不公平、并怨恨父母。打之后,孩子比较会想到报复而非自我改进。羞辱的感觉可能使他们否认做错事,或者他们可能计划如何避免在下次犯错时“被逮到”。

打也成为示范的例子,表示侵略的行为是你想要得逞时的一个合适方法。研究发现挨骂的孩子比较容易殴打他们的玩伴,尤其是那些较瘦小软弱的。打的效果也可能产生一个长期的影响。研究显示挨骂的小孩其侵略性与所受体罚的严重度是有关的。长大到少年后,他们比较会殴打父母;成年后,他们比较会变得暴力并且在人际关系上也会容忍暴力行为。最后,那些童年被体罚的人也比较不会照顾他们年迈的双亲,虽然极大部分的美国家长打孩子,我相信多数的人希望以其他较好的方式来处理孩子的不端行为。很有意思的是,研究有关父母接受对孩子管训的训练,显示一旦他们发现别种有效的办法,他们就不会使用打的方法。

允许孩子保留他们的尊严、自尊及权力,这样子的规范会让家庭的运作更成功。当孩子明白设定的规矩,同时又有控制自己生活的能力,他们一开始就比较不会犯错。当他们学会调整自己负面的情绪,就较不需要家长的规范及管训。在父母被视为公平、可靠的盟友下,孩子就比较能够与父母共同解决问题。

·确定目的

当父母可以抱持同理心去倾听孩子的诉求,对感情作描述,并对不适宜的行为设限后,下一步通常是确定解决问题的目的。假如这不太合乎逻辑,那么很可能你太仓促了;你的小孩大概仍需要一些时间来表达她的情感。假45如你觉得自己正处于这种状况,尝试不要打断她的话题。只要单纯地鼓励孩子继续谈论,抱着同理心、描述感觉,并不时地反映你的所见所闻。一些开放式的问题也有帮助,譬如,“你觉得什么事情让你伤心(或生气或焦虑)?”“是不是今天发生了一些事?”你可以提供一些假设性的想法来帮助孩子找出原因。最后,你的孩子很可能会达到这样的领悟:“现在我知道自己感觉糟透的原因,而且我知道引起这些感觉的问题在哪里。我该怎么去处理这个问题呢?”

要锁定解决问题的靶子,就要询问孩子关于眼前这问题,他想得到些什么。通常,答案是很简单的:他想调整好倾斜一边的风筝;他想解答一题复杂的数学题。其他的情况可能需要说明。譬如,在跟妹妹吵架后,他或许需要决定最好是报复,还是寻找避免以后争吵的办法。有时候,情况看似全无解决之道:小孩的宠物去世,他要好的朋友迁移他州,他得不到真正想要在学校戏剧社内主演的角色。像这样的案例,你孩子的目的可能只是单纯地接受失败或寻找慰藉。

·思考可能的解答

与孩子一起讨论解决问题的一些方法。家长的主意可能是一大帮助——尤其是对于年幼的孩子,他们通常苦无对策。可是,重要的是避免越俎代疱。假如你真的希望孩子能有收获,你应该鼓励她去孕育自己的想法。如何好好地处理这种动脑筋解决问题的过程,主要取决于孩子的年龄。大部分10岁以下的孩子都不善于抽象思考。

因此,同一时间内,要他们脑袋里拥有超过一种的选择是有困难的。所以,一旦你俩有了一个主意,这个年纪的小孩很可能就要马上尝试,而不会去考虑其他的途径。我记得当自己的女儿莫莉亚4岁时,跟她谈及如何处理她对恶梦中“一只怪兽”的恐惧的策谋。

“你可以将你的感觉画成一幅图画,”我向她建议。转眼间,她就去找她的蜡笔。由于你不希望销毁这股热忱,你可能要一个一个去尝试解答,然后征求孩子做决定,从所有尝试中选择最有效的办法。要向孩子表示另类的选择,假扮或幻想的游戏也可以是一个具体及便利的方法。你可以使用木偶、洋娃娃或自己本身去扮演对问题的解答。

由于小孩子通常是好坏分明的思想模式,假装两种情况对立的版本有助于解释——一个代表“好的”情况,一个代表“坏的”情况。

譬如,两个布偶为了一个玩具在争吵。在第一幕里,一个布偶未经过同意,擅自从另一个布偶处抢走玩具。在第二幕里,一个布偶提议轮流玩玩具。至于较大的孩子,你可以采用一个较传统的“绞脑筋”过程,如此,你跟孩子尽量努力思索可能的办法。为了帮助产生创意,一开始先告诉孩子没有想法是愚蠢的,而你唯有到最后才从所有的可能中除去一些选择。要向孩子表示自己对这过程的认真,你可以同时写下你俩想到的所有的办法。在你思索解答时,一个鼓励孩子发展的技巧是,将过往及未来的胜利之间的关系连系起来。

你可以提醒他们过去的成果,然后鼓励他们做新的尝试,并预测自己有类似的成功。最近莫莉亚在幼儿园的友谊关系上出了问题,使我有机会与她尝试这个技巧。那天她被这问题烦得不想上学。
深圳儿童青少年心理咨询
深圳儿童青少年心理咨询
我决定不告诉她怎么处理,而宁可在问她自己想法的同时,提供一些帮助她重新审视这个状况的信息。以下是我们的对话:

莫莉亚:我不想上学,因为游泳课需要一个搭档,玛格烈一直想跟我作伴,但我却想跟宝莉在一起。

我:我了解这问题真的使你感到很沮丧。

莫莉亚:对呀,真的烦死啦。

我:你能够怎么做呢?

莫莉亚:我不知道。我喜欢玛格烈但我已经厌倦了一直跟她搭档。或许我可以在玛格烈问我前先抓住宝莉的手。

我:好呀,那是一个办法。你速度必须真的要快啊,不过你应该做得到。这时候,我有冲动很想提出我的建议,但我了解为了莫莉亚的成长,最好是忍住自己,只是持续地辅导她,让她从自己的观点及经历来探究这个状况。

我:你还想到其他办法吗?

莫莉亚:没有。

我:OK,让我们再来谈一谈。你在学校感到烦恼及沮丧。你记得以前曾经有过相同的感受吗?

莫莉亚:有呀。多多少少。就像丹尼尔常常在拉扯我的头发时。

我:我记得那事。那你是如何处理的呢?

莫莉亚:我告诉他我希望他停手,否则我会去告诉老师。

我:有效吗?

莫莉亚:有呀。他就停手啦。

我:那件事有没有什么让你回想可以用在这件事上呢?

莫莉亚:啊,或许我可以跟玛格烈谈谈,告诉她这阵子我不想跟她搭档,但我仍然想跟她交朋友,而有时候我只是想做宝莉的搭档。

我:不错。现在你有了两个解答。我知道你还会有更多的好主意!

·评估所建议的解答

现在是检查你所引发的每一个解答的时候,决定去尝试一些或除去一些。鼓励孩子个别考虑每一个主意,提出一些问题如:

“这个解答公平吗?”

“这个解答有效吗?”

“它有把握吗?”

“我会感觉怎样?其他人又会感觉怎样?”

这种训练是你与孩子共同探究需要对某些行为设限的另一个机会。譬如,莫莉亚因为游泳搭档的问题而提出留在家里的建议。我可以指出事情的不可行,因为莫莉亚隔天还是要面对同样的问题。这类的对话也给家长增强家庭价值观的机会。我可能对她说:“我们认为你最好面对你的问题,而不是留在家中逃避它们。”我也可以利用这个情况来加强莫莉亚仁慈的道德观:“我很欣慰你考虑到告诉玛格烈你仍然想跟她交朋友。我认为能够对你朋友的感受有敏锐的感觉是很重要的。”
深圳儿童青少年心理咨询
深圳儿童青少年心理咨询
·帮助孩子选择一个解答

一旦你和孩子探究完各种分歧的意见,鼓励她选择一种或几种方法作尝试。虽然你想鼓励孩子自己思索,但这也是提出你的意见及指导的良机。此时,不必畏惧告诉孩子你年轻时如何处理类似的问题。你从经验中学到什么?你犯了什么错误?什么决策让你自豪?在帮助她解决困难中向她灌输你的价47值观,比单纯地讲解与孩子日常生活无关的抽象概念要来得更有效。虽然你想帮孩子做好决定,但切记他们从错误中也有所学习。假如你的孩子转向一个你知道是行不通但无害的主意时,你或许希望她无论如何也试试。然后如果失败了,就鼓励她朝另一个方向发展。

一旦孩子做了一个选择,帮助她达成具体计划。譬如一对兄弟为了家庭杂务吵嘴,则设法安排分工合作。鼓励他们达成基本规则的协议,指派任务并同意对调的时限。(杰克逊负责晚餐的碟子,约书亚负责午餐的碟子,两星期后互调。)另外,有一套评估成效的办法也是一个好主意。譬如,这对兄弟同意尝试一个月,然后讨论它的效果,如有需要再做修改。如此一来,孩子逐渐了解办法是可以一边进行,一边修正的。

当孩子选择一个行不通的解答,帮助他们分析失败的原因。之后,你可以重新开始讨论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样让孩子了解一个意见的取消并不表示这番努力是完全白费的。指出这只是学习过程中的一部分,而且每一次的调整只会让他们更接近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