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自我——从诗词大会说起

2017/2/13 16:26:47      点击:

      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结束,给春节的电视屏幕带来了一股清流,16岁的武亦姝摘得桂冠。诗词大会比拼的主要是记忆力,18岁左右是人类记忆力的顶峰时间,所以武亦姝夺冠应该算正常。如果比拼的是诗词创造,估计夺冠的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因为这个时间段是人类创造力的巅峰阶段。


      问题来了,古时的文人以文会友,比拼碰撞的是记忆力还是创造力?显然是后者。如果在古时组织中国诗词大会这样的活动,真正的文人会参加吗?真正的文人会作为嘉宾列席吗?感觉答案都是否定的。


      对古时的文人而言,诗词就是他们的生活方式,是自我表达和交流的一种主要方式,比如苏洵苏轼苏辙举家迁往都城那年,从四川老家先坐船到湖北,“到了江陵,苏家弃船登陆,乘车起早,奔向京都。江上航行完毕之日,兄弟二人已然做了诗歌百首。”(见林语堂《苏东坡传》第五章)。说实话,读到这里时我真的太惊讶了,这和我们现代完全是不同的生活方式。这百首诗歌不一定有流传千古的佳句,但却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深圳心海湾心理咨询

深圳心海湾心理咨询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诗词这种表达方式,不仅表达了意识层面的自我,更是表达了潜意识层面的自我,包含了情绪、情感、期盼等等丰富的内容,是对自我的全方位的表达。诗词的创造,是对自我的真切的探索,是感受自我、发现自我的精神历程,这些正是现代人缺乏的东西。诗词大会能补全这种缺失嘛?显然不能,背得再多的诗词,那都是人家的诗词,是人家的“自我”,永远都不能替代自己的“自我”。


      现代人面对的一个很大的压力是知识的大爆炸,不管是有用知识还是垃圾知识,都已经汗牛充栋,太多需要记忆和学习的东西;而另一方面,现代的社会是一个功利的社会,外部的成功是首选的人生目标。双杀之下,还有谁有精力和资源去顾及“自我”在哪里?连诗词这种最接近“自我”的东西,都被包装成了这样以比拼记忆、以输赢为目的的活动,而且大获成功,只能说,现代人注定离自己的“自我”越来越远。


      下一版的诗词大会,建议可以让竞赛的形式更丰富一些,不仅仅是比拼记忆,也可以进行诗词朗诵的比赛。诗词朗诵的过程,能够让参赛者全方位地体悟作者的“自我”,或者把自己的“自我”真正带入到朗诵的诗词中。有那么多的唱歌比赛、才艺比赛,为什么不可以有诗词朗诵比赛?这个可以有,这样才能真正把诗词的人文价值体现出来。


      其实还有一种更好的关爱自我的方式,就是通过心理学来促进自我的成长,只是需要的资源和时间就更多一些。


      对现代人而言,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整天忙忙碌碌,但是,“心”在哪里、“自我”怎样?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这是我们的生活模式决定的,也许是到了改变的时候了。


作者:伍闲闲

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

现任深圳市心海湾心理咨询公司心理咨询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