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学员感悟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收获总结(一)

2017/6/28 15:14:00      点击:

      本文为意象对话学员胡志轩在上完赵燕程老师的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后的所写的感想感悟。还是非常值得一读,特此推荐给大家。感谢作者胡志轩对心海湾的支持与信任,授权发布于心海湾的网络平台。

      为方便不熟悉的读者阅读本文,先对文章中出现的一些词汇做一些解释和铺垫:


       意象对话心理疗法:意象对话心理疗法是我国著名心理学家朱建军教授于上世纪90年代创立的,意象对话经历了20多年的发展,在这期间他受到多种疗法的启发,其中受心理动力学的影响最大,和荣格分析心理学最接近,和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也比较接近。有些地方也跟人本主义心理学派,后现代心理学有一些交叉,如今意象对话心理疗法独成一派,成为符合国人心理特点的本土化疗法。意象对话心理疗法,是通过唤醒每个人潜在的形象思维和象征性思维能力,去发现调解人们的心理状态、性格以及心理问题的一种心理学方法。心理咨询师让来访者放松,然后按照心理咨询师的引导去想象,这种想象并不是自己可以完全控制的,想象的内容——也就是意象,他们仿佛自己有生命,它会自己出现、改变。来访者潜意识的心理问题会通过意象鲜明的呈现出来,在引导来访者对其意象进行体验、感受和面对等过程中,来访者对他的问题会有新的认识和领悟,潜意识的意象也会自发的发生转化,从而达到治疗效果。经过20多年的发展,意象对话已经成长为中国本土创立的最大的心理咨询与治疗学派。因为意象对话疗法简单易学、快捷有效,具有良好的广适度和处理深度等优势,得到越来越多心理咨询师和心理爱好者的认同和赞誉。
意象:“意象”就是主动的在人的头脑中浮现出的画面及画面中的具体内容。有时候,画面是人头脑中不经意出现的,当你主动去捕捉和再现它时,也可以视为意象。梦境虽然是自动产生的,但也可以视为意象。对于这些情形的出现,我们就说,你看到了意象。这是对意象狭义的描述。 

       原型:主要是瑞士心理学家荣格提出并且赋予了其心理学的特定意义。根据荣格的分析心理学理论,人们的潜意识具有两种层面:其一是个体的潜意识,其内容主要来自于个体的心理生活与体验;其二是集体的无意识,其中包含着全人类种系发展的心理内容。而原型,便是这种集体无意识的主要组成部分或构成要素。由于集体无意识具有这样一种普遍的表现方式,因此它就组成了一种超个人的心理基础,普遍地存在于我们每个人身上,并且会在意识以及无意识的层次上,影响着我们每个人的心理与行为。荣格研究确定的原型有:诞生原型、死神原型、魔鬼原型、阴影原型、英雄原型、权力原型、上帝原型、智慧老师原型、大地母亲原型等等。

       荣格用原型意象来描述原型将自身呈现给意识的形式。原型本身是无意识的,我们的意识无从认识它;但是可以通过原型意象,来理解原型的存在及其意义。于是,我们可以把原型意象看做是原型的象征性表现。通过其表现以及表现的象征,我们就可以认识原型。如在梦中或者意象中看到穿着黑色大麾,手拿镰刀的形象,就是死神原型的表示,死神原型也可能以阎王、黑白无常的形象出现在梦中或意象中。文中提到的魔鬼即表示魔鬼原型,内心中破坏性的力量。

       子人格:在人格意象分解中,哪些被分出来的“不同的自我”或“不同的灵魂”在我们的想象中出现的时候,都是像一个个独立的人(动植物、鬼神等)一样的形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相貌、服装特点、声音和它们自己独有的性格,我们把它们称为子人格,它们都是我们总体人格的一部分,而且它们自己像一个人一样的独立处在。(摘自《你有几个灵魂-心理咨询中人格意象的分解》)每个人都有很多不同的子人格也就是人格侧面,正常人都是可以自我控制的,不可控的话就成了多重人格障碍了,有兴趣的可以看一看《人格裂变的姑娘》和《24重人格》。


正文部分:

      这次课(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地体验工作坊)在深圳的杨梅坑举办,由深圳心海湾公司首推。说实话,跑的这么远,花费如此大的成本来上这7天课,确实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但上完课之后,就觉得一切都值了。赵燕程燕程老师教的意象对话心法类的东西,真的是修行的重中之重。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收获总结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收获总结
       首先整理下上课的理论部分。我=人格=子人格之和。正如电影《神探》一样,我们每个人身后,真的是跟着很多人的。每个子人格都仿佛一个鲜活的生命,具有自己独立的思想、意志等等。当我对自己的觉察不够的时候,我仿佛就有一种分裂感。这个子人格要往东走,那个子人格要往西走,我的内部,存在大量这样的矛盾的子人格。这样相当于我的内部在不断地争论、说服和战斗,我自己的大量的能量和精力就要内耗掉。燕程老师把我在形式上分为两部分。一个是自体“我”,一个是关系“我”。所谓的自体我,是指在每个当下,作为主体的我的原发感受。而关系我,往往是对主体我的一种应对。比如说,我们没办法面对原发的死亡恐惧,我们可能就会演化出一种对恐惧的恐惧,来让我们不用先去面对那个更深更大的感受——对死亡的恐惧。我们连对死亡恐惧的恐惧也面对不了,那么我们可能会衍生出一种模式。每次面对死亡恐惧的恐惧,我都在那个当下,变成了一个完全没有感受的冷冰冰的机器人,用这种极其麻木隔离的方式来面对死亡恐惧的恐惧。这就是面对死亡恐惧的恐惧时候的关系我,一个机器人及一种麻木冷漠的处理问题的模式。如果对种模式还没有办法承受,在这之前,我还可以用一招,就是愤怒。愤怒仿佛让我变得很强大。所以在那个当下,愤怒是用来应对冷漠麻木模式的关系我,或者说是继发的反应。

       首先详细说一下我自己对关系我的理解。当我们不能应对自体“我”,即当下作为主体的我的原发感受的时候,关系“我”就开始做反应和工作了。关系我做的反应有哪几种呢?第一个是拿头脑去思考。我发现,在中国,因为各种各样复杂的原因,拿头脑去做反应已经成了一种非常顽固的反应模式。而且很多人还很自恋地认为,我的头脑想出来的东西都是正确的。可是,头脑想出来的东西和分析真的是客观现实么?不一定啊。赵燕程老师经常拿自己的亲密关系做例子来给我们讲解一些很复杂的东西。比如她在初级班上讲到自己的老公每天都打电话跟自己说一会话。有一天晚上只发了一个短信,说我睡了。别的啥也没有。赵燕程老师的头脑中就瞬间升起了大量的念头:怎么这么不关心我?他是不是不爱我了?…………等等诸如此类的话。但赵燕程老师的觉察力非常强,她没有去认同当下的自己的头脑的观念,而是回到自体我的感受上,去体会自己是怎么不舒服了。在不舒服的感觉里待了一会,而并非着急去做反应。当那种感觉体会的差不多,比较透彻之后,赵燕程老师说自己突然想起了,前两天老公说过今天要赶飞机,赶凌晨三四点的飞机。所以早睡是应该的,是提前打过招呼的。我会发现,觉察能力比较高的人并非没有“贪嗔痴慢疑”,而是当贪嗔痴慢疑到来的时候,能够保持觉察,回到当下自体“我”的感受上,不被那些东西拉跑。我,经常容易被头脑中的这些执念给拉跑,并很自恋地把这些执念信以为真。然后就会依据这些执念去做更继发的反应,但因为这些都不是现实,所以最终很容易伤人又伤己。

       然后是身体的反应或者行动。比如一个人小时候有个被瞧不起或者看不起的严重的创伤事件,可能发生在这个人很小的时候,对这个人的影响很大。有一天,他在上班的时候跟一个同事打招呼,这个同事没有理他。这个人可能是个暴脾气,上来就产生了一个极大的愤怒,来不及对这个愤怒进行觉察,这个人已经出手把这个同事狠狠揍了一顿。或者这个人是个阳奉阴违,两面三刀的人,表面上不说什么,什么时候等找个合适的机会就对这个同事落井下石。但事实是,这个同事的老丈人生病住院了,那天早上那个同事的心思全都在住院的老丈人身上,并不是故意忽视这个人。

       一个原发感受,或者一个比较原发的子人格,可能会出现多种应对。这就是图中的a1到b1,b2,……,bn。当我们没有办法拉回到当下的原发感受的时候,我们会有很多的反应和应对。自己在做子人格图的时候,发现了这些应对性子人格、防御机制子人格还有反应模式子人格之后,发现人的花招居然如此多。不是说这些子人格没有用,只是我们过多地运用这些模式和反应的时候,会有一种比较大的耗竭感。你不断地把能量内耗在子人格之间的冲突上,把能量都耗在外界的反应模式上,而忽略了当下的自己。这样的话,人就仿佛只是付出大量的心力和能量但却不补充,这样的话就很容易精疲力竭。何老师上次工作坊,我问她怎么样做子人格的工作,何老师就回答了一句话,就是看当下的子人格。当时,觉得自己明白了,但其实并没有明白这句话。每个当下,觉察出现的子人格,慢慢地回到原发的感受和原发的子人格,才是我们真正地要做的。

       关系我还有个更隐蔽的一招就是意象化。这点和自发出现的领悟性意象或者原发意象或者自发的意象转变不一样。它也是一种应对。比如,当一个恐惧情绪我们没有办法面对的时候,我发现来访者的恐惧情绪还很大,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一片花园,花园里鸟语花香,百花齐放。这个时候咨询师就要小心了,是真的恐惧情绪过去了自发呈现的意象,还是对恐惧情绪的一种应对。这个时候真的要靠咨询师自己的功力和经验。这就是初级班讲的关键点出现的时候,你能不能“咬住”。咨询师的挑战性在于,有的时候自己的和来访者相似的情结没有处理好的时候,我们就仿佛镜子上有一大块雾。不但看不清来访者,自己和来访者很容易一同掉进情结的陷阱。同时,做咨询的时候,你的所有的模式,情结等等都会暴露无遗,特别是像意象对话这种深入潜意识的咨询方法。在这个过程中,当自恋受挫,受伤的时候,那种极度地不舒服,你是否能够挺过去,也是个问题。

       赵燕程老师上来就把修炼的心法的理论部分讲的非常的明白。首先,觉察自己每个当下出现的子人格以及这个子人格的情绪和感受。如同第二张图,这个情绪大体的强度感觉一下的话,如果10分是满分,高于5分的话,我们就很容易陷进去。陷进去很容易陷入那种情绪中,然后又出现很多更继发的反应。或者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根本就看不到当下作为主体的“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子人格)。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盯感受。一定要盯住。这个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一些更继发的情绪或者子人格,这个时候按照上边的方法继续做。高于百分之五十先处理继发。低于百分之五十回来处理原发。等情绪的强度低于百分之五十的时候,我们就不会去做那么多的反应了,往往这个时候,以前不能看清自己当下的主体是一个什么样的子人格,这个时候也能够看清了。这个时候还会发生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就是当下的自我会自动流变到一个更原发的子人格,出现了一种更加原发的情绪。

       流变这个词,是朱建军老师率先在《走出迷惘-增强你的人格魅力》一书中提出。朱老师指出,真实的自我是流变的。流:流动。变:变化。当我们一步步不断回到当下的主体我,去一步步从继发走到原发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好多好多地继发的子人格其实是对原发情绪的一个反应,一个应对,一种防御机制而已。就是这几天,我对一直困扰自己的一个问题终于有了一点点领悟,那就是:子人格越拆越多怎么办?大约在第六天的时候,我在朋友圈写了一段目前对这一块的领悟,摘录如下:

       (1)感谢同屋的天来兄。他各方面都帮了我很多。尤其是这三天晚上一直认真努力的画图,一直到晚上12点。我却优哉游哉地听课,晚上也不怎么做练习。今晚看他如此认真,自尊和自恋受到了严重的挫伤,自己为了面子也去做了子人格的功课。按照赵燕程老师说的步骤,把子人格图重新整理了一遍。结果,发现自己真的太年轻了,太浮躁了,这次整理,带出了我做子人格功课后的一个超级大收获。

       (2)一直在问老师们一个问题,子人格越拆越多咋办。何老师、赵燕程老师、曹老师都帮我讲了一遍,但我都没听懂。今晚整理时,发现了这样一件事情。我太注重子人格的相,太过于着急和焦虑,而忽略了子人格的本质和内涵。我发现比如一个防御机制或者一个行为模式,他们会表现为很多的子人格,但其本质上都是这一种防御机制和行为模式的体现和幻化。虽然情绪情感略有不同,但稍加区别,并且明白,从本源上本质相同的话,那就可以不纠结于子人格的多与少了。再比如一个情结,会幻化出多对子人格。每个子人格的愤怒,每个子人格的悲伤,都不太一样。但如果我们能够看到,他们的“根”部是一样的话,就不会那么乱了。整理子人格的目的不是刻意去整合,而是慢慢地通过整理,回到当下,增加自知,整合是个自然而然发生的无为过程。

       (3) 整合的过程刚开始会出现越来越多,越来越乱的现象。这3个月来零零散散地几乎每天都做一点子人格的功课。但觉得进步不大。今晚知道什么叫厚积薄发了。子人格寻根往根部走,就会发现越往上走,越整合,越清晰,仿佛所有的子人格,所有的情绪,所有的行为和所有的牺牲代价,都指向了一个主题,甚至一句话。《金刚经》里说的一切诸相,即是非相。原来真的越往里走,越简单,但是越深刻。当这半年所有的东西,意象,子人格都被串起来之后,自己感觉到,这半年的努力没有白费,最起码自己增强了自知,增强了自知就能越来越明白自己要什么,做出真正自由的选择,这才是真正快乐的事。很感谢赵燕程老师开发的寻根技术,也谢谢自己的努力。推荐更多的人来上寻根技术,太棒了。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合影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合影   

       所以归根结底,赵燕程老师的方法是不断地去觉察当下的流变性的自我。如果情绪在50以上就继续盯,情绪在百分之五十以下,就开始觉察当下的更原发的流变自我。这样做的好处是,相比其他的方法,这种方法会让你自己更加有条理,更加清晰。我们可能会发现,只要随时随地都能够安住在当下的流变的自体我中,子人格是多而不乱的。很多很多的子人格,可能就是一个防御机制的幻化。很多很多对的子人格,是同一个情结的不同的外显。就如同一棵大树一样,核心情结就像树根和树干。更加继发的情结像树枝,在继发的像树叶。再继发的像树叶上的脉络。虽然多,但是很清晰,多而不乱。这就像打蛇打七寸。这就像做烧烤的时候的烤签,不管你上边穿了鱿鱼,韭菜,鸡翅等等多少的食材。只要我掌握着烤签,他们就会被提纲挈领,作为一个整体被烤熟,而我不会有杂乱感和不知所措感。这个过程中,如同图中所示,当我们安住在当下的流变的自体我中时,自体我和关系我会不断地发生一个合一的过程。我们会明白这些都是我,虽然多,但是不乱,因为不同的相很有可能说的都是同一件事情。从更大的角度上来说。更大层次的自体我和更大层次的关系我也在不断地发生整合。整个人就会越来越有整体感,越来越接近自己的心,越来越接近真实的自我。在整个过程中,整合是个自然而然发生的无为的过程,而并非一个有意而为之的做法。

       赵燕程老师讲的这种方法,让我们不断地安住在当下流变的自体我中。当我们能够稳定在自己的不稳定当中,我们就会感觉到自己的状态是越来越稳定的。仿佛抓住了大树的根和树干一般。赵燕程老师的这种方法还有一个好处是就是非常实用。尤其是有的时候我们会很自恋地觉得我们自己已经修的很好了。但修的好不好其实是需要进行现实检验的。现实检验的很重要的标准,就是关系。特别是我们的亲子关系和亲密关系。 我觉得我们碰到的每一个人都并非无缘无故的,他往往是我们内心某些部分的幻化,特别是阴影的幻化,来帮助我们修行和提高的。当现实中人际关系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特别喜欢去做反应,做的反应往往和七伤拳一样,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去看一下。当下想去做反应的是哪个子人格?什么感觉?对方又是哪个子人格?这两个子人格在内心是怎么互动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很有挫败感。第一,我们太习惯去作反应了,太容易趋乐避苦了,让我们拉回来,去感受自己的不舒服,去自己为自己负责,会非常的难。第二,你会发现,自己的反应模式,居然如此多,如此隐蔽,如此的顽固。往往会出现“b1,b2,b3,b4……bn。再一次简单的互动中,如同电影《神探》一样,七八个子人格搅在一起,场面混乱不堪,边界不清。自己为了不面对一种原发感受的不舒服,居然用了这么多花招。刚开始做的时候会很慢,而且因为自己反应模式的如此顽固,自己会很有挫败感。但当自己不断地去通关每段关系中的冲突去觉察的时候,去回到流变主体我的时候,会感觉自己越来越稳定,越来越灵活,越来越流变,一切的工作和努力,都是不会白费的。

       在图中,还有一个模式是“a1-a2-a3-……-an。当把当下的自体我和关系我体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自体我会自动地发生流变。走到更深层次的自体我。同时,前边的一些比较不成熟的防御机制和应对模式的子人格可能会消失,也可能会发生融合。在更大层次上,再去慢慢地体会的时候,更大层次的自体我会发生自发产生更深层次的合一过程。这样,状态就越来越稳定,越来越好。

       在赵燕程老师讲解这幅图的时候,我问了赵燕程老师一个问题,我问老师,是不是当我们在做意象的时候,要留一部分能量和注意力在觉上。就是要看着整个画面在发生什么,所有的子人格在干什么?这就是觉?赵燕程老师说:“这好像是觉,但其实不是真正地觉”。因为当我看着整个画面的时候,仿佛我能够清楚明确地知道所有的人事物发生了什么,一切都显得那么清楚明白。但其实当下的自己是一个观察者,是一个掌控者,他是因为害怕面对背后的失控感,而用这种方式掌控了全局。这个劲是很隐蔽的,如果不仔细觉察,自己很难去觉察到这一点。还洋洋得意地觉得自己已经觉察地很好了,自己已经是一个“觉者”了。赵燕程老师还说到,很多的人的成长就是卡在了这一点上,觉得自己修的很不错了,觉察力很高了。有些飘飘然,但实际上,如果一直固着在这个掌控者的子人格的状态的时候,自己其实当下不流变了,自己变得僵硬和僵化,这就很难取得继续的进步。所以,在《金刚经》中有这样的一句话,“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遵循着如是的原则,就是在每时每刻安住在每个当下,觉察着流变的自我,觉察着自己的每时每刻出现的子人格和他的故事,经历,他的情绪,他的反应。我们可以很惊奇地发现,我们总是固着在几个常见的子人格状态,往往还是一些不成熟的防御机制的子人格状态,我们沉溺于几个子人格,其他的子人格都被忽视了,都被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他们也渴望被看到,被理解,被回应。所以,他们会用自己的方式不断地去提醒我们注意到他们。这个时候就会有几种感觉,一个是拉扯感和分裂感。我们心中好像明白该怎么做,但仿佛有好几个声音在角力,在争辩,在往几个不同的方向走,在往几个不同的方向去拉你。第二个感觉是耗竭感,这样的内心冲突往往会消耗掉我们大量的能量,我们其实本来可以去做更多的事情。但我们把大量的经历都用在内耗上了。当能量不够的时候,我们更难回到当下的如是状态,做出的选择往往会付出更大的代价。付出了更大的代价之后往往就会更消耗,形成了一个很隐性的恶性循环。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收获总结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收获总结
       图一基本上说明白了。下面说一下图二。图二有一个脱钩的过程。那么什么是脱钩呢?就是,当我自己开始回到自己如是的状态时,回到流变的主体我的感受的时候,当这种感觉体会的比较通透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一个现象,就是我们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感受,感受到自己处于哪个子人格状态,但同时会自发的一种清明的不在连着的感觉。很清楚的能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然后主体我又自动流变到更原发的感受和更原发的子人格。这样的话就会发现,我们就会越来越清明,越来越稳定,我们能够清晰地做到仿佛真正的“旁观者”清。这个“旁观者”是自发出现的,和上一段说的有目的有意识地设立的旁观者是不一样的。这样我们通过这种方法去不断的做的时候,就会发现,所有的情结开始慢慢地串在了一起。自己的某个情结弄得清楚之后,再看来访者的时候,自发的就能够分辨出哪个是自己的,真正的共情。哪个是自己的反移情。我们在不断地向老师去提问如何更好地辨别的时候,实际上是我们自己在抓方法,源自于我们自己的担心和焦虑。当慢慢地脱钩之后,自发地就能够明白哪些是自己的,哪些是别人的。

       在这里有个很重要的一点是一次一个。先说一下理论部分吧,理论部分源自于邱老师的意象建构:
       一次一个:
       (1)一个,如一个问题,一个主题,一个创伤,一个关系圈,一个情结,一个链等等。
       (2)一次,也可能是一个阶段。
       (3)如何确定一个或一次(一个阶段)可参考:
       主要的环境、情绪、主要的子人格及重要关系或主要关系、主体、氛围、关系圈特点、躯体、防御或应对方式、对现实的影响等。


       更深入地体察,才设计:情绪主体,情结链、脚本等。


       在我成长的这个阶段,我会发现一个现象就是我自己总是处在一种水深火热的状态当中。为什么处在水深火热的状态当中呢?以前的时候,习惯性的用自己的防御机制去不面对内心的各种各样的情结和不舒服。现在不能逃了,要真的面对了,仿佛自己以前不存在,要进行自我重构一般。发现,自己的情结如此之多,如此之深,刚刚解完了一个还不是那么原发的情结,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发现前边还有更大更难处理的情结在等着自己。自己仿佛一个溺水的人,刚刚被救上来,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结果又掉在了一个更深更大的水坑当中。所以,每次学员哭诉:“我已经付出了这么多,这么努力了,为什么还是这样?”还有的人甚至觉得不成长的话,也没这么痛苦,成长纯粹是没事找抽,找罪受。但问题是,你真的愿意回到没成长之前的状态么?我扪心自问了一下,不愿意,一百个不愿意。我们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我们以前的模式是作反应,无觉知地用各种防御机制去作反应,把能量全都耗在了反应上,没有回到当下的自己,能量会不断地外耗和内耗。同时,内在的情结变成了阴影,影子的驱力是无限大的,是千方百计的。比如我有一个情结不解决,我特别怕这个情结中的这一类人,结果我就会发现,我总是碰到这一类的人,总是碰到这一类的事情。逃无可逃,避无可避。这是因为情结也有被看到的需要。这样的模式,我们越不接纳,就会越受伤,在现实世界和心理世界同时受伤。受伤到一定程度还不自知,这一世,你就再也没有补救的机会了。

       这个时候一次一个就显得非常的重要。一次,只处理一个情结。甚至一个感受。最好是当下出现的情绪,子人格感受。顺着上边的脉络,一点一点地顺藤摸瓜的去体会,去找。刚开始会有很深的绝望感,和无力感。拿我自己做例子吧。当下的现实中出现了一个现实的事件,是一个现实中的人际关系冲突。然后我会发现我有一个恐惧在。恐惧断掉和这个人的链接。我很惊奇又绝望地发现,为了抵御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我居然用了7-8种防御机制。同时出现了7-8个子人格,来抵御这种不舒服的感觉。还有这个情结还没等处理好,发现自己又有个情结出来了,没完没了。但不论怎样,先按住一个,慢慢地去体会,慢慢地去解,就好了。因为不同的情结会幻化出大量的相来拉走你,让你无法安住在当下。如果定不住总是在不同的相中来回摇摆的话,那么成长就很容易事倍功半。比如我有个被遗弃的情结,我发现现实中a今天我跟她说话,她没理我。我就去看a是谁,我当下是谁。但现实中突然又出现了一个事件,我有个硬撑的情结。我发现b又开始挑衅我了,我一定要证明我比b强,我又做了很多反应。过了一会我又觉得我应该觉察一下b是谁,我那个当下又是谁。过了一会,c情结又开始出现……很多时候,盯住一个,定在一个状态里特别重要,否则会被无限幻化的相给不断地拉走。很多学员上了很多的课,进步却不大,也是这个原因,从来没有好好地盯住一个,定在一个状态里去做功课。总是不断地去抓老师,希望老师来疗愈自己。去享受和展示自己的痛苦,去享受那个痛苦被疗愈后的舒服的感觉。

       在把基本的理论讲解完之后,赵燕程老师领着我们进行了深度体验。类似于深度体验班的内容。这次的场动力非常大,非常深,来了一个黄金,两个水晶,一个珍珠,两个准珍珠。剩下的学员中,好像就我成长的年数最少,两年半。赵燕程老师也是你多深,她就陪着你走多深,功力深不可测。轮到我做个案的时候,我一直在笑,说的很开心,逗得大家都在笑。赵燕程老师就一直听着我说,貌似我一直很开心很坚强地说了很长时间,赵燕程老师就一直听着,一直拿笔记着我说的内容。中途一句话都没有说。等我说完之后,赵燕程老师只是很坚定很温和地说了一句话:“你太辛苦了。”然后静默了几分钟又补充了一句:“你想让爸爸妈妈看到你的辛苦,你的努力。”听到第一句话的时候,内心还在不断地克制,想着,自己要坚强,不能哭。结果听到第二句话,自己内心感觉到被理解到了,那种委屈,那种心酸,那种硬撑的感觉,一下子涌上心头,开始放声大哭,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自己一开始是一个比较表演的子人格在说话,在不断地向大家展示着自己的乐观,自己的坚强,自己的努力。却忽视了,那个需要被心疼的比较柔弱的自己。我开始说一些心里话,我怕爸爸妈妈承受不住我的情绪,他们担不住的。但我有时候自己也实在承受不住之后,就会把积压的长久以来的情绪一次全部爆发出来,更加伤人伤己。自己通过老师不断地陪伴,有觉知地宣泄了大量的情绪,自己感觉到好轻松。同时感叹道:越厉害的咨询师和老师,真的是非常有耐心和定力的。他们会一直非常有用耐心的去等待,等待一个最适合的时机。等待来访者最柔弱的那一部分,最需要被看到被理解被回应的那一刻的出现,然后给予最温暖的抱持和最深刻的共情。而像我一样的新手咨询师,总是希望快很准地切中来访者的问题所在,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恨不能的一股脑全说出来,很着急去帮助来访者来“解决问题”。还很自恋地觉得自己全都是为了来访者好,其实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自恋,弥补自己的自卑。真的感叹,在这条路上,终身学习,终身觉察很重要。稍不注意,就会偏离本心,坠入每个阶段成长过程中的心魔的陷阱中无法自拔。

       说到心魔,最近觉得自己有点自恋,觉得这个阶段的心魔好像被我“征服”了,不会影响到我了。然后最近上使史晋老师的督导课的时候,一盆冷水迎面泼来,史晋老师说:“别高兴的太早了。每个阶段都会有每个阶段的心魔。”瞬间觉得自恋受挫的感觉,那种看不到成长的头的绝望感和无力感又出现了。后来又去觉察为啥自己老是觉得成长看不到头呢?  是因为自己有一个贪念,总是希望自己能够通过成长,上课老师的帮助来完全地离苦灭苦,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那纯粹一种很大的自恋而已。最好的做法还是赵燕程老师讲的这些心法类的东西。 就是拉回到当下去觉察去体会这些苦。这样虽然苦还在,但是觉察和定到了一定程度之后,自己就会发现,苦虽然还在,但影响不到自己了,于是,苦又仿佛不在了。邱老师分享过一个故事,令我非常动容。他说,他现在每次出去,他的笑容都能够迷倒很多人。那种发自内心的笑的感染力是很强的。但其实,他的身体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只是外人完全看不出来。他之所以能够承受这些痛苦还能够展露出这种微笑,是因为他真正地面对了痛苦,真正地对痛苦有了觉察,有了很深刻的到根上的觉察。这样痛苦就影响不到自己了。原来,很多东西只要面对了,就不会成为你的障碍了。越逃避,他对你的影响就会越大。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收获总结
意象对话中级班后续督导——子人格深度体验工作坊收获总结
       在我的个案中,我的另一个收获是, 要去理解,而非对抗。再帮我处理了一个极大的情结带来的情绪之后,燕程老师带我看了磨盘。我发现,在当时那个场景下我的磨盘转的飞快,逆着转,转的飞快。磨盘里磨的物质是一种黑色的,粘稠的,热的,具有吸附性的物质。赵燕程老师让我去试着讲手轻轻地放在磨盘上,试着让磨盘转。我发现,当我试图用一种对抗的劲去让磨盘正着转的时候,磨盘反而变本加厉地开始用更大地劲逆着转。赵燕程老师这时候让我试图去理解磨盘和里边的黑色的物质,因为我之前就做了一些工作,当时也在用心地体会,我很震惊地发现,如果自己小的时候,不是这些劲的保护,那么我就会死掉,真的活不下去。我对磨盘还有灰色物质说:“谢谢你们,曾经保护过我。如果没有你们,我在很小的时候真的是活不下去的。”这个时候,我很惊奇地发现,在意象中,磨盘哭了。之前的一个意象,被冰封的一个成为冰雕的小女孩,那些冰也自然而然地化开了。我自此相信了,万事万物的存在都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尤其是对于我们不喜欢的人事物来说,我们如果只是以一种对抗和不接纳的态度来对待这些事物的话,那么他们对我们的影响就会越来越大。我们试图真的去用心理解他们存在的价值和意义,那么他们最终会转变对我们的态度,甚至变成我们的资源和朋友,为我们所用。理解,面对,和接纳,是很重要的,也是修行的重要的功课。

       这之后,赵燕程老师还专门总结了一下磨盘意象的意义。磨盘意象有两个意义:1.看沉溺。2.看驱力。磨盘的大小代表的沉溺的心理能量有多大,或者是驱力有多大。  磨盘正着转,还是反着转,代表的是我们是否是以面对的态度来面对当下的问题,或者是代表的我们当下用的驱力是否是正向的,还是一种带有魔鬼劲的毁的驱力。磨盘里边磨的东西,往往象征的是我们沉溺于什么东西,或者是我们的驱力的象征性的代表。比如说我上段说的黑色粘性吸附性热的物质,其实是死本能的代表,代表着一种毁的劲和放弃的劲。磨盘掀开后的看到的东西,往往是更原发和源发的动力因素和心理成因。在我们感觉情绪快要hold不住的时候,我们往往会失去觉察,失去对染的分辨,在现实中做一些很冲的事情,伤人伤己。我们这时候一个很好地方法就是观呼吸加看磨盘。一遍觉察这自己的呼吸,一边去看磨盘。尤其是当我们发现磨盘逆着转的时候,其实就是自己用反劲了。这个时候,回到当下的流变的自我,去觉察自己出现的各个子人格极其感受,慢慢地,磨盘会自发的回到正转的状态。这个时候,人处在一种清醒的状态,他就可以做出比较符合三赢的决定(我好,你好,世界好)。而当我们被情绪控制的时候,处于不清醒的状态的时候,我们做出的决定往往会被魔鬼所诱惑,害人又害己,我们还觉得很委屈,付出了很多,都是出于爱和自己的善良。磨盘,这的是一个好意象,带我们走向清醒。当清醒的觉知到自己的情绪的时候,觉知到自己想要毁灭的时候,就会如同前文所说,这个劲就不勾着自己,不粘着自己,当下的流变自我就和这个劲脱钩了,我们反而就清醒了。

       当不连着,不勾着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慢慢地获得更大程度的自由,这也是成长虽然很痛苦,尤其是前几年,仿佛天天处在水深火热当中一般,但我仍然可以继续坚持下去的原因。就是我可以慢慢地更大程度地选择我想要的生活。我曾在朋友圈里发过这么一段话:

       我的魔劲一直都在。今天跟老妈聊天,觉察到一点,我东西,好像坏的是比别人要快的。而且每次都被无意识地破坏的七零八落的。这也是一种毁的魔劲,只要我看到一点,我就会做出自己的选择,不再用它。虽然,仿佛不用它我就会自我碎成一片一片的。虽然不用它,我就仿佛体会到一种巨大的恐惧感虚无感和不存在感。但我依然选择不用。魔诱惑佛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我想,每个阶段都会有每个阶段的心魔,只要看到一点,我就不会再用。这样,我也许会越来越自由。自由意志是比魔更强大的东西。只要你想达到什么目标,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始终不为所动,你就能达到什么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