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只有足够强大的信念才能改变人生

2019/3/24 15:51:08      点击:
只有足够强大的信念才能改变人生

如果我们看得远一点,就会发现决定我们今天的,是遥远过去的时刻、那时的人的一些想法:90年前,一些知识分子受到俄国革命成功的鼓舞,决定为共产主义而奋斗;再加上其他一些因素的共同影响,于是就有了1949年的新中国。100多年前,赫尔姆霍兹、韦伯、冯特等人在一起发誓,要证明决定人的心理活动的,只是物理化学的力量,于是直到今天心理学也还是在走这样的路。我们的父母在若干年前决定生孩子,于是有了我们……

在“信则灵”的那篇文章中,我说明了我们的命运,相当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自己决定信什么。我们相信自己是幸运儿,则我们很可能就真的成为了幸运儿;我们相信自己的倒霉蛋,则我们一生中一定会有比别人更多的倒霉事。读者也许会想,“如果是这样,我改变自己的命运也很简单啊,我只需要相信自己是‘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身,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幸运无双,财运无穷,将来事业不可限量,位高权重,一言九鼎,风靡天下少女(或帅哥),死后还可以青史留名’……这样是不是就行了。”

这个当然——不行。就算是做梦,我们也做不到这样顺心。虽然做梦并不耗费资源,但是我们在梦中也不可能要什么有什么,更不要说在现实世界了。


深圳心海湾心理(心理咨询&个人成长)


但是,朱建军这个蛊惑人心的家伙不是说过“信则灵”吗?

这个,我说的不错,信则灵。但是还有一些补充说明。

信会带来一种力量,这个力量会倾向于创造出你所信的东西。这个原则是对的。但是,是不是每一次的信都会灵,有多大程度灵,则要看一些因素。

一个是信的强度,你真的坚信不疑,还是半信半疑的信。坚信不疑比较容易有效,因为信的力量大,半信半疑就未必有效。比如我说我信任某一个人,如果我坚信不疑,那个人就很可能被感动,并决定不辜负我的信任。比如庞德本来是马超部将,马超后来追随刘备;而庞德却追随曹操去和关羽作战。大家都担心庞德会不会叛变,归顺刘备集团,但是曹操却对庞德深信不疑。庞德感动在心,于是和关羽拼力死战,最终战死也绝不投降。假设曹操半信半疑,庞德就不会这样坚定。西方圣经中强调信的时候,举出的例子很骇人听闻,说亚伯拉罕受到启示,上帝让他把自己的独生子烤熟了祭献给上帝。亚伯拉罕是铁了心信上帝的,他认为上帝既然这样要求,一定是对的。就把自己独生子洗洗涮刷,放在柴垛上,掏出刀子就打算放血。在这个时候,上帝感动了,于是弄来一只羊把他儿子给换了。这个故事相当可怕,假如上帝不在最后弄那只羊过来,亚伯拉罕就真的会把儿子杀了,这完全是邪教徒的行为嘛。当然,亚伯拉罕相信上帝,所以他不相信这对儿子不好。我坚决要求大家不能以他做榜样,但是作为一个寓言看,这个故事倒是说明了信就要坚信才行这样一个道理。我们不能信到这个程度,所以也不见得能“信则灵”。

所以,你说你现在信什么,是不是会灵呢?要看你是不是真的、由衷的、从内到外的信。如果你意识中信,而潜意识中不信,那是没有用的。

据说有个精神不正常的人,以为自己是一只老鼠。到精神病院治疗了一段时间后,他说“我可以出院了,因为我已经知道了,我不是老鼠”。医生同意了并让他办手续,正在这个时候跑来一只猫。这个人吓得掉头就跑。医生问他, “你不是知道自己不是老鼠吗,跑什么?”这个人回答,“可是猫知道吗?”

“猫”如果不信,你信也是没有用。



----------信----------

你说你要改变你所信的东西,从相信自己是个小可怜,变成相信自己是个才貌双全的幸运儿——你真的改变了你所信的吗?你觉得你改变了你的信念,你自己心中那只“猫”知道吗,相信吗?

曾经有人问我如何增长财运。我说,方法好几个,其中一个是要相信自己有钱。而表达自己这种信的最好方法,就是捐钱给公益事业。而且要无所求的捐,不要想着捐钱扩大影响改进企业的知名度什么的,就是捐。因为“你的财运好,捐了之后,还是会有机会赚到钱”。他当时有个很大的生意正在谈,如果谈成了会有很大的一笔钱可以赚,所以我建议他现在不妨捐一笔钱给公益事业——后来他捐了几十元,问我“是不是我会因此赚大钱”,我回答说,“不会,因为你捐钱的时候,心态如同做交换,你想到的是捐了钱能换来多少钱。这不是对财运有信心的人的做法,证明你没有信心”。他回答,“我如果有信心了,捐了,但是后面赚不到,那我怎么办?”

这就不是真信,所以不大会有用。这种情况下,还是想想退路为好。


深圳心海湾心理(心理咨询&个人成长)

还有,就是“灵”也不一定是马上灵。如果我们说“信”是种子,成熟要多少时间也不同,有的很快有的也许很慢。一个笑话:“某人问上帝,一百万年对你来说等于什么呢?上帝答,就像你们的一秒。某人接着问,一亿美金对你来说等于什么呢?上帝答,就像你们的一分钱。这个人要求,给我您的一分钱吧。上帝答,好的,请等一秒”。我们信的东西最后也许都会发芽结果,但是我们不知道是不是要等一秒。但是作为心理学家我的经验中比较常见的情况是,我们一生的命运,大多是人生第一年到第三年的“信”所带来的结果——这比“一秒”短多了,但是对我们人类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时间延迟。

也就是说,我们的命运,主要取决于在我们1岁到3岁前的某些时刻,我们信的是什么。

为什么那个时刻所信的作用大呢?因为那个时候,我们信什么不信什么,不是用一句话来记忆的,而且作为一种基本的感受,深深存储在我们潜意识深层的。在“信则灵”一文中,说有人相信“我不可爱”,这里所说的那种“我不可爱”的意识不是一句话,而且一种深深浸透在这个人心中的感受。也许,是他看到哥哥被人夸漂亮,而他自己被忽略在一边时的那种感受;也许,是看到父母不耐烦或者生气的表情时的感受;也许,这个感受是因为外公皱着眉说,“这个孩子长的太窝憋了”……这些深深触动了孩子的感受,带来极大的心理能量,储存在他的潜意识中,于是成为了他的一个信念。

而后来,他在人生中试图证实或者摆脱这个信念的过程中,所做的种种事情,又加强了这个信念。


深圳心海湾心理(心理咨询&个人成长)

这个信念很难被改变,一是因为它的能量实在很大,你的那些感受有多么强,它的能量就有多大;二是因为它似乎被一次次证明过,所以你很难说服自己改变;三是因为,它不是用语言的形式存储的,而是用感受,感受这个东西很难用语言说服来消除;四是因为,它存储在幼年的记忆区,除非你让自己内心回到幼年,你也很难影响到那个时刻留下的感受记忆。

所以,如果你现在能让自己,真的相信自己很优秀、很幸运、很幸福,你就会很优秀、很幸运、很幸福,但是难就难在,你怎么让自己相信。

让自己相信,这件事需要很长的时间去做,很大的努力去做,还要很得法的去做,才能有一点效果。

当然,这还是值得做的,因为,你可以改变你自己的人生。



-----------END-----------


以上内容选自朱建军先生未出版著作《信仰心理学》
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朱建军

中国著名心理学家。
意象对话疗法创始人。回归疗法创始人。
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教授。

中国文化传承与发展在当代的开拓者与践行者。著有心理、文化方面的著作40余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