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中家长的立场

2015/10/25 17:14:22      点击:

文/心理咨询师:沈扬道

级辩、辩、辩”or“超级变、变、变”or“超级辨、辨、辨”!——变化的立场

《奇葩说》是一个如此有意思的节目,我喜欢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的辩论节目,里面充斥思辨精神、社会良知、奇葩思维、严谨逻辑,最重要的是那一段段充满“知智性情”却又于情于理的表达,里面有着一群真实鲜活的人,讲着各种的话,表达着各种的观点,组成一个“奇异”的小社会。

其实,“人心”亦是如此。
    我们的内心深处其实住着无数的“小人”,这些小人每个都属于心灵的一部分。其中有些小人早在我们咿呀学语时已经住进我们的心房,比如我们的父母;有的随着我们的成长、我们的学习,逐渐占据着我们心房的位置,比如我们的导师、同伴;有的甚至不会以“人”的形式存在,比如童话里的精灵、时常劝导或诱惑你的天使与恶魔、还有动物或上帝。然而每个小人都有着其独具一帜的特点(注2:按照意象对话心理学的观点,他们是个体成长的各种心理经验的组合),立场鲜明,正是这些无数的小人,构造出一个更奇妙的内心世界,形成一个属于“我自己”的自我。
    有趣的是,这些小人平时都相安无事地待在属于自己的位置,没事也不会找事,毕竟“世界和平”他们才有他们存在的空间,“大人”不能有事。但有些时候生活就像打辩论,即使私底下是再好的朋友,但到了辩论场上,一个辩论选题里只有正、反两方的立场,如果正好都是同一立场,那就是相互理解、相互扶持、相互协助,共同进退的完美局面;但是要是不幸出现立场不一的情况,很有可能就会出现针锋相对、非此即彼,非要争个你死我活,划清楚河汉界的地步,而我们内心的小人们亦是如此。比如说在大学念书期间,我就在选择专业上犹豫过,“究竟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还是选择易找工作、能赚钱的专业。虽然自高中以后,现实中的父母就很少给我意见,但我现在依旧记得那时我脑海里最常出现的一句话是父母常挂在嘴边的,“我们不求你能有多大出息,只希望你把大学念完,能找份工作,成家立业”,这似乎听起来并没有错,像是父母对孩子的最低期盼,但这里面似乎忽略了我内心其他“小人”的想法。我心里的爱因斯坦告诉我,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爱迪生说科学很有趣,鲁迅说人生并不是只有苟且,李小龙也跳出来,说我爸妈读得书少,让我不要被他们骗了……
    最后,在我内心强大的小人们支持下,我最终选择了可能目前来说最没有职业前景的专业--心理学(注3:既使在高度重视心理科学的美国,心理学博士的收入也是排在众多专业的末端)。(注4:好吧,我好像又举了一个教育失败的例子。然而我更愿意为这个“失败”打上引号。)

在家庭教育这个话题里,我们的立场是否有那么坚定,其实我们应该给自己打个问号的?

比如说,在孩子衣服“多穿点”的话题上,在老一辈的养育观点中,从小到大,无论什么季节,父母们似乎总怕孩子冻着。然而“想要小儿安,三分饥与寒”,孩子穿得过多,束缚了行动自由,减少了活动量,不但会阻碍骨骼生长发育,还会导致肥胖等问题,同时也会降低孩子的抗寒能力不利于孩子健康,这是现代科学告诉我们的一些客观事实,以及目前倡导的健康育儿观念。但这仅仅是一个观念,要落到实地,你得看过不过得了你自己内心的那些个“小人”。简单地做个假设,当一个母亲尝试着坚持让孩子的坚强地结实成长,在微凉的秋风中,孩子在公园里愉快地玩耍,看上去其乐融融。但在她的身后,却莫名地站着四位老人,他们以诧异及惊悚地目光注视着她和她的小孩儿,仿佛一不小心,他们的掌中宝、心头肉就会离他们远去,而“那个母亲”就成为了罪魁祸首。这时候,“那个母亲”心中或者会涌现出一大堆“小人”试图说服她,“你看他们都那么大把年纪了,就不能顺顺他们意?你念那么多年书,白念啦,知道什么是孝道不!”,“什么先进的科学知识和理念,等真正得病的时候还不是照样麻烦我们,再说你小时候还不是这样被带大的,这不都是活好好的吗!?”,“你看看,老人们看着高血压、心脏病都犯了,你忍心吗?”,“你跟你婆婆关系都那么紧张了,你就不能息事宁人,你老公在外面打工都那么辛苦了,你不能替他减减压?”……于是乎,这位妈妈便像《大话西游》里面的孙悟空一样,遇到了会念紧箍咒的唐僧。当一个新兴的观念要对抗传统的、根深蒂固的观念时,就像一个初来乍到菜鸟小人那样,他如果没有诸葛亮舌战群雄的能力,它就无法在取得它立足的“空间”,更莫谈付之于行动。这是目前家庭教育常常遇到瓶颈,某个单一的观念并不能撼动固有的互动关系,而这仅仅只涉及到老人与家长,还有夫妻之间的,老人与孩子之间的,父母与孩子之间,孩子与其他人之间的,这里面编织着更错综复杂的系统,那个系统带来的冲突更不是三言两语能辩得明白的。

    但好在一点,辩论告诉我们一件事,一个人要选择不做一件事的理由其实跟他去做的理由一样多。每每当我们心里的内在小人用各种方法告诉他们要我们去做的理由时,我们的立场往往就会变得没那么坚定。可能我们被一件裁剪靓丽的时尚衣服吸引的时候,我们会告诉自己,“胖子,该悬崖立马了,赶紧减肥。”可隔天以后,面对形色各异的佳肴美食时,我们身体的那个“胖子”就会跳出来说,“老子今天就是要敞开着吃。”

我们其实都有权利让那些左右着我们的小人“滚”到一边去,让他们在“你的面前”消失。但作为一个心理学者,我希望呼吁大家,是否可以不让他们“滚”,因为他们已经安家在你的心房,要是“滚”了,他们就没安家之地了。即使他们永远地消失在“你的面前”,但是或许在未来的某个时候,他们突然会出现在“你的身后”,而且那样会更让你感到不知所措,你看不见他们,他们却无所不在——因为当初无论是你的有意或者无意,他们都已经走进了你的心灵世界,他们是你的一部分。其实,我们更多的时候只需要好好地说话,停下来,听听他们要说些什么。这样我们才能看清、我们才能懂得分辨,才能明白我们自己在想什么、在做什么,最终明白他人在做什么。

识辨蒙面者——你的立场并不那么重要

古希腊有位哲人做过一个有趣的实验,在一个年轻人面前站着一个蒙着面纱的人,然后问他一个问题,

“你能够认出你父亲吗?”,他当然会说:“能”。

然后问他,“你能够认出这个蒙着面纱的人吗?”,他会说:“不能”。

接着,揭开面纱,面纱后面就是那个年轻人说能够认得出的父亲,但却最终没认出来。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我们一开始认为对的事实,后面可能被认证其实并不然。但那样并没有这么重要,事实本该如此。重要的是,我们在面对这些变化后态度,还有最终学会思考的深度。

这会儿我们可能觉得,做这样的事对孩子们好,可能下一时刻就会有人跟你说,这样做难免有偏颇。我们的人生将会面对着无数这样的场面,但我们真的不需要太多对错,固定的答案会让我们头脑变得封闭,会让我们只听从一个小人的意见,会让我们变得狭隘,变得分辨不清事实的真相。真理随时随地都在发生变化,无法越辩越明,出现即是合理,看到即是合理,存在即是合理的。只有学会分辨,学会看到,我们才知道事实无分对错,不同的选择有着不同发展,盒子里的猫不打开,“没人知道它是死,是活。”

“有人说一个辩论节目,辩来辩去也没个答案,还有什么意思,答案不重要,问对的问题永远是最重要的。”——蔡康永

所以,面对家庭教育,我们需要做得的是让更多家庭成员参与和加入,共同学习、共同成长,学会聆听,用平稳和谐的态度接纳“未知”的变化。(注5:关于内心里的小人,推荐看一部好莱坞电影《头脑特工队》)


注:本文为心海湾咨询师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