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象对话治疗案例:想要杀死父母再自杀的小伙子

2016/8/11 10:44:01      点击:

      心海湾首席心理咨询师郭筑娟老师:意象对话心理治疗技术是咨询师引导来访者想像产生意象图画,通过意象直接交流,修改消极意象图画,从而转移消极情绪的一门心理学技术。它是由我国心理咨询与治疗学者朱建军博士创立的,对抑郁症、焦虑症和恐怖症有比较显著的疗效并可减少治疗过程的阻抗,也可运用于日常生活中,帮助调节情绪和人际关系。下面这个案例则是朱建军老师曾经做过的一个心理治疗案例,让我们一同领略一下意象对话心理治疗技术独特的风采。

案例如下:

  2006年10月,我接手了一个案例。
  案主是一个19岁的男生。当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简直难以相信他是一个孩子,倒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佝偻着身子,瘦骨嶙峋,面如死灰,毫无血色;说话艰难,吐词不清,思维较混乱,下句难连上句;手脚无力,肌肉有所萎缩,挪动一步,要气喘三下。原来,这名男生16岁时经历了一场人生磨难,已经让人当作“精神分裂症”患者被折磨了二年半了。他被关在精神病院整整74天,历尽了非人的折磨,出院后又被迫吃了二年多的抗精神病药物。在服药期间,他整天昏昏沉沉,厌倦生命,痛恨父母。他想出家当和尚,远离尘世;甚至想杀死父母,毁灭整个家庭。
  面对这么一个棘手的案例,在与他建立良好的咨访关系后,我运用意象对话技术与他的潜意识进行了交流,找到了问题的症结;运用多种技术和途径进行有效疏导和治疗,例如送他到殡仪馆做了一个月的义工(整理花园,维护环境卫生),让他认识到生命的真谛和意义;鼓励他自己找到酒店服务生的工作,干足一个月,认识到生活的不容易与知识的重要性,从而下决心重新投入学习;帮他找到一个教练,进行体能恢复训练;改善了与父母的关系,能够面对面地与父母平和地交流,重新享受家庭的欢乐。
  回顾整个咨询和治疗,4次意象对话技术的应用在打开男孩的心结方面起了关键性的作用。现将第一次意象对话全程记录如下,并作简要分析。
  首先,咨询师引导来访者把坐姿调整到舒服状态,闭上双眼,全身放松,进入浅度催眠状态,然后开始意象对话。
  咨询师:你看见房子了吗?
  来访者:没有。
  咨询师:再仔细看一下。
  来访者:看见了,是一个小平房,矮矮的,好像是木头的,墙壁是白色的,屋顶是黄色的。
  咨询师:你能够看见门吗?
  来访者:平房是一层的,好像没有门。
  咨询师:绕房子走一圈,看看有没有门。
  来访者:有一个小门,是拱形的。
  咨询师:门上锁了吗?
  来访者:没有。
  咨询师:可以进去吗?
  来访者:应该可以推门进去。
  咨询师:进去吧。
  来访者:我已经推门进去了。
  咨询师提示:来访者所进入的“房子”实际上就是他的“心房”。刚开始时,来访者有点阻抗,但在咨询师坚定的要求下,他顺利找到了“房子”和“门”。
  咨询师:看见什么东西没有?
  来访者:有一张床,床上好像有一个死人。
  咨询师:你认识他吗?
  来访者:不认识。是个男的,20多岁,跟我差不多(眼眶里有了泪水)。盖着被子,被子上都是尘土。
  咨询师:你还看见什么?
  来访者:有箱子,三个箱子是叠放的,棕红色。
  咨询师:想打开看看吗?
  来访者:不想打开。
  咨询师:床上还有什么?
  来访者:有蚊帐,是白色的,被头是白色的,跟死人很配。我一直在发抖,感到很恐惧。床前有一双鞋子,布鞋。
  咨询师:你想穿上布鞋吗?
  来访者:不知道(突然放声大哭起来,不停地哭,大概哭了5分钟)。还看见一个比较大的东西,看不清楚是什么。那东西上面有一个窗户,很亮的,看不见阳光。
  咨询师提示:这是来访者设立的“灵堂”。床上的“死人”就是来访者本人,他总觉得自己早已经死了。三个“箱子”是三副棺材,下面的二副是父母的,上面那一副是他自己的。他经常有杀死父母、然后自杀的念头。
  咨询师:你怕待在里面吗?
  来访者:不怕,光很亮,很亲切。
  咨询师:你觉得冷吗?
  来访者:里面的人不冷。我自己觉得冷。
  咨询师:你还看见什么?
  来访者:东边墙角有一个老鼠洞,很暗,不大。
  咨询师:洞能够通向外面吗?
  来访者:通不了。
  咨询师:地面脏吗?
  来访者:看去没有脏东西,不过,很灰暗,整个房子都很暗。床那边亮些,因为有窗户,窗户和床呈直角。白色的墙壁上没有一点光,很暗。
  咨询师:你站在哪里?
  来访者:不知道。觉得自己只有一个头,身体好像并不存在。头一直在看窗户,看窗户外面的亮光。
  咨询师:箱子还在吗?
  来访者:箱子还在,是叠放的,下面两个,上面一个,三个箱子一样大。
  咨询师:嗯。
  来访者:箱子旁边有一个鞋架,上面满满的都是鞋子。
  咨询师:有你的鞋子吗?
  来访者:应该都是主人的鞋子,没有我的(眼泪又流了出来)。鞋架旁边有一个珠宝箱,外面镶嵌着珠宝,我很喜欢。
  咨询师:你想打开看看吗?
  来访者:我打开了,里面空空的。
  咨询师:有你喜欢的鞋子吗?
  来访者:我喜欢死人的那双布鞋。
  咨询师:你想穿上吗?
  来访者:不想穿。
  咨询师提示:黑暗的“房子”就是来访者黑暗的心理状态。虽然“好像自己的身体不存在,就一个头”,但是“头一直在看窗户,看窗户外面的亮光”,希望自己“在亮的地方”。这也是成功咨询和治疗的希望所在。
  来访者:床底下有一把柴刀,应该很锋利。
  咨询师:你想拿起来吗?
  来访者:我已经拿在手上了。
  咨询师:你想拿刀干什么?
  来访者:不想干什么,只想拿在手。那个人头一直在看窗户。现在多了一个人了,有手有脚。
  咨询师:你怕吗?
  来访者:不怕,有刀在手什么都不怕。窗户下面好像有一块大石头,很大,形状很怪,一边很长地突出来,像牛角一样。
  咨询师:你想用刀砍它吗?
  来访者:我不想砍它,想摸摸它。
  咨询师:好,你摸摸看。
  来访者:摸起来很光滑,突出来的地方很刺人。
  咨询师:你想坐在上面吗?
  来访者:石头很大,坐不上去,爬也爬不上去,比我的头还高一点。门打开了,我走了出去。外面很舒服,有阳光,有草,有花,还有蝴蝶。我已经变得很大了,刀一直握着,在右手。我一个人在外面很快乐,一边唱很快乐的歌,一边手舞足蹈。
  咨询师提示:“柴刀”是来访者生存下去的勇气,有“柴刀”在手,来访问者“有手有脚”“什么都不怕”,可以“一边唱很快乐的歌,一边手舞足蹈”。“石头”是压在来访者心理的障碍。
  来访者:我想离开那房子,前面有路,一直沿着路走,前面是个隧道。
  咨询师:你怕吗?
  来访者:不怕,有刀在手。隧道里面很黑,墙上挂着一副骷髅。好像火车要开过来了。
  咨询师:火车里有人吗?
  来访者:火车里的人有许多张嘴巴,都被我砍得稀巴烂了。隧道通了,亮了,我走了出去。前面又有一个隧道,很黑,什么也看不见。有一双眼睛,黄色的,很亮,像魔鬼的眼睛。
  咨询师:你怕吗?
  来访者:不怕,跟我父母的眼睛差不多。眼睛会变化,一下子很凶,一下子很温柔。我站在铁轨上,隧道一个接一个,很长,一直延伸下去。隧道打开一道门,我走了过去。走过第三个隧道,后面的全通了。我一直往前走。
  咨询师提示:“隧道”象征着精神病院,来访者多次试图通过医院长长的走廊逃出来,“骷髅”是来访者自己,“火车里的人”是医院里的医生和病人。
  来访者:天黑了,我坐到一块空地上,点起一堆篝火。许多小猴子跳了出来,很高兴,和我一起玩火。空地突然飞起来,升得很高,下面的山都能看见。我看见原来那所房子,已经变得很大了。我已经飞到天上了,猴子也一起飞,一直在空中飘。有一条大蛇,绕在房子上,张开大嘴想吃我们,我们飞得太高了,它吃不到(笑,嘿嘿地笑)。那人头还在房子里,床上的被子掀开了。我穿上了那双布鞋,合脚,舒服,不过,鞋底有点儿硬,不那么舒服,还算好。
  咨询师:这些猴子你有认识的吗?
  来访者:那个大猴子像你,小一点儿的像我的同学。那条蛇变成两个头了,越来越多了,好像全都是头了,它和房子一起飞了起来,飞到我的上面来,在追我,我在逃,它追不上我。一个猴子都没有了,刀也没有了,火也熄灭了,空地还在飞。突然,空地被我一脚踩碎了,我掉了下去。
  咨询师:你掉到了什么地方?
  来访者:我掉到了一座寺庙里,那里有一个老和尚。我求他救救我。他摘下脖子上的佛珠朝蛇头打了过去,蛇头全部逃走了。老和尚把我领到寺里,收我为徒。有一个老乞丐来敲门,是个男的。我师傅要把他赶走,他不肯走,他一直要进来。
  咨询师:你认识那个老乞丐吗?
  来访者:好像是我父亲。那蛇又飞回来了,和老乞丐一起冲进来,把我抓走了,飞到空中又把我扔下来。
  咨询师提示:“蛇”是他父亲的化身。来访者认为他的一切痛苦都是父亲一手造成的,如果父亲能够尊重他,平等地和他沟通,他就不会产生严重的叛逆和对抗,他也就不会要学“禅”以平静自己烦躁不安的心理。如果父亲不把他送到精神病院,他认为自己本来是可以坐在大学的课堂里接受良好的教育的。
  咨询师:你摔坏了没有?
  来访者:没有,有一只乌龟救了我。我刚才是掉到了海里,乌龟把我驮到岸上。我看见一幢房子,是一幢别墅,屋顶是蓝色的,瓦是黄色的。门是开着的,我可以住进去。我住进去了,里面有一个仆人,这房子和仆人是专门为我准备的。房子很干净,里面什么东西都有。窗户是开着的,空气很新鲜。床上睡了一个人,起来了,我想和他讲话。
  咨询师:这个人什么样子?
  来访者:他穿着医院里的衣服。他想睡觉了,我走了,上了楼。楼上很好,铺了木地板,还有床,是席梦思,还有2个书柜,有许多书,我想坐下来看书。突然,蛇睡到床上,我飞到3楼。蛇也飞了上来,我被吓坏了,突然跌到在地。我马上往楼下跑,要去拿刀。房子变小了,我用魔法把它变大。我拿到了刀。人头还在那里,一动不动。床上有一封信。
  咨询师:一封信?打开看看。
  来访者:打开了,里面有两张白纸,一个字都没有。我去珠宝箱里找东西,还是没有东西找到。蛇头被树挡在外面,进不来(笑,哈哈地笑)。我走进原来的那所房子,上了床,睡了下来。星星、月亮都出来了,蛇头还是被树挡着进不来。我睡得好香,好舒服。有人来敲门了,是刚才睡在床上、没有和我说话的那个人。
  咨询师:嗯。
  来访者:这个人和我长得很像,肯定是我的兄弟。他告诉我隧道里面有一把红缨枪,还叫我去砍树。我砍倒了一棵大树,把它搭到隧道里。我从树上爬了过去,把挂骷髅的红缨枪拿到手。我拿刀砍蛇头,蛇头不知道哪里去了。屋里的人头长出来了,变成机器人,说要和我打一架。现在人多了起来,观音菩萨飞来了,猴子跳了出来。机器人怕了,跪下来求饶。我没有杀他,把他扔到海里。
  房子变大了,好像有三四层。珠宝箱里突然有了许多珠宝,我用一只破布袋装起来背到肩膀上。我走上一条公路,路上有许多车,一辆接着一辆。后面一个人赶着一辆马车追上来,叫我上车,说带我一程。路边风景很好。马突然陷进冰雪里,周围都是雪。赶车的人叫我下去推,我一推,马死了。我们就下车步行。雪很厚,过腰。我突然看见死人头,他不发火了,不凶了。他说,别怕,我没有恶意的,已经改好了。他递给我一根绳子,叫我拉住。他在前面拉,很用力地拉,拉,拉,拉┅┅
  来访者说话声音越来越弱,呼吸越来越均匀,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大约过了15分钟,来访者醒了过来说,好舒服,从来没有这样轻松过。来访者满脸兴奋,精神焕发,一改刚来时的一脸焦虑、疲惫和紧张。

意象对话创始人朱建军咨询手记
  聪明的读者会发现,意象对话治疗师是在充当挖掘者,好像要把来访者心灵深处的东西一一翻出来才罢休。其实,这些东西都是自然呈现的,在意象对话之前咨询师也不知道来访者会有什么东西冒出来,可是一旦冒出来,一旦哭出来,当事人在醒来之后对自己的心理问题就有了新的认识。咨询师和来访者在治疗目标、治疗过程、技术应用等其他方面就容易达成共识,效果就逐渐显示出来了。
  有些心理治疗方法并不关注当事人为什么会这样,只要改变就好了,只要认识到那些不合理的想法就好了,只要按照生活计划一步步来就好了,这也是一个思路。
  我觉得,作为心理咨询师,要注意“为什么”和“怎么办”相结合,在整个咨询过程中不仅要进行“心灵考古”,也要进行“此刻重生”,甚至“未来畅想”的工作,也就是关注“怎么做”,聚焦现在和明天,重构他此时此刻的生活。
  其实,只有过去的未完成情结解开了,过去没有愈合的伤口重新清洗了,当事人的内在力量才会真正发挥出来,才会像一棵树一样自然生长、自然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