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和解,我才活出我自己——《玻璃城堡》电影赏析

2018/8/17 14:54:19      点击:

  




     《玻璃城堡》的女主角珍妮特·沃尔斯有一个拥有价值百万美金的土地却坚持流浪街头的画家母亲罗斯,一个魅力超凡才华横溢却酗酒嗜赌的天才父亲雷克斯。父母的空想主义和特立独行的生活态度给全家带来了灾祸,也带来了救赎。他们在美国西南部的矿镇度过了纯真快乐、充满冒险而又满怀希望的流浪生活,孩子们学会了如何勇敢地拥抱生活。但是当经济越发拮据、流浪的热情逐渐减退时,孩子们只能互相照顾,并忍受着父母对他们不经意的伤害。他们努力地存钱,相继离家去了纽约,开始了各自想要的生活。该片讲述了女主角长大成人后,如何学习接受自己的过往和父母的所作所为的故事。


 

      每当父亲雷克斯陷入强焦虑的时候就会开始构想玻璃城堡,玻璃城堡其实也是雷克斯用幻想逃避现实的一种自我防御模式。我们可以从玻璃城堡的结构看到雷克斯希望自己成为的样子:四壁和屋顶都是厚厚的玻璃,敞亮通透,思想自由开阔,自我边界明确实际却有些不清且脆弱;房子是太阳能的,说明雷克斯内在是向往光明和能量感的;有着各种玩具的游戏室,一个旋转滑梯从孩子的房间直接连着客厅——这些都表明雷克斯内在有一个需要却从未被满足的充满童真的孩子;中间一根大柱子,强有力地支撑起整个家,我们也可以把这个大柱子想象成人的脊椎,坚挺的脊椎表现出雷克斯希望自己有自信有担当;重中之重在于玻璃城堡有着坚实的地基,自我是稳定的。可惜之处就在于,雷克斯自身的地基是不稳定的,这也是为何玻璃城堡一直只是个空中楼阁。



      现实中雷克斯的房子是个暗沉破旧的木头房子,门口还有个原本想挖来做地基最后只能做垃圾堆的坑,象征着雷克斯自我转化负性情绪的能力是很低的,他无法合理地表达自己的情绪,只能向外发泄。可内在常年累积淤堵,所以他常出现突发性地暴怒等极端情绪并不自知;门常常是坏的,代表他的心理边界感很差;房子很空基本没有什么家具,冰箱里也是常年空空如也,代表雷克斯内在的匮乏感;屋内终年阴暗,说明雷克斯内在其实是很抑郁的;屋内墙壁剥落,可以看出其实雷克斯内心是很自卑的。

 

 

 

      雷克斯一生都没有和自己的母亲和解(这里我们所说的和解是在心理层面的。现实层面厄玛所做的事触犯人伦底线,完全不可原谅),他对母亲有着极大的恐惧和愤怒,可是没有得到合理的宣泄。心理层面雷克斯必然无法选择地内化了母亲的形象,成为终生纠缠着他的阴影面。

      在强控制父母的养育下,很难出来有独立主见、行动力强的孩子。雷克斯虽然有强大的理论和思想体系,却很难将之付诸行动。虽然他四肢强壮发达,但是每当他要行动的时候,内在总会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我是不行的!” 长期的强控制环境,也使得雷克斯不能正常地表达自己的情绪,在母亲面前他是强压抑的。而在他人面前,雷克斯常常陷入暴怒之中。

      同时,被父母性侵的孩子会有强大的焦虑和撕裂感,在孩子时期他们是无法理解自己最依赖的养育者为何如此对待自己。乱伦恐惧和被吞噬的感觉使得他们陷入巨大的痛苦之中。正如雷克斯幼年时所写的:“当你深陷在一堆屎里的时候,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呼吸。”这类孩子的自我是很不稳定的,长大后很容易抑郁甚至躁郁。或者需要通过酗酒、赌博、毒品、滥交等方式来麻醉自我以逃避这种痛苦。

      我们很遗憾地看到,内在阴影的力量是多么强大。当雷克斯终于下定决心戒酒并慢慢承担起一个父亲的角色时,儿子的遭遇使得他再次被黑暗吞噬。那个终身未曾摆脱的恶魔再一次发声:”我是不行的!无论如何我都无法摆脱母亲的掌控。“创伤再一次印证了他的脚本,这一次,谁都无力再把他拖出黑暗。即便厄玛死了,他爆发出极大的愤怒,只是更多地把冲突放到了自己身上而已。

 


      而作为妈妈的罗斯,充满浪漫主义幻想有独立思想,现实中却始终懦弱依附于他人;她不愿意承担起作为母亲的责任,遇到问题首先想到如何让别人帮忙;遇上实在无法接纳的问题,不去想了就好了……


      简而言之,这是对不靠谱,想靠也靠不住的父母。并且这对父母还时不时吵得天翻地覆,一会又亲密得如胶似漆。生长在这种匮乏不稳定环境下,孩子长期处于紧张、恐惧的情绪之下,很难有稳定的自我,和建立良好的两性关系。珍妮特虽然表面上准备踏入婚姻的殿堂,可不论在卧室还是餐厅都和未婚夫隔着很远的距离;住着豪华的大房子,自己的物品却始终装在行李箱里不收拾。妹妹莫林也是,会因为对方养猫就直接分手;受不了家人了,就跑到美国的另一端。

      那么,女主珍妮特是如何奇迹般地活出自己的呢?

      当家长自己作为孩子的部分没有长大,同时身边又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成人(往往是他们的父母)时,就会把自己的孩子推出去成为家长。珍妮特正是扮演了这个角色:从很小开始为家里准备饭菜;替父母照顾弟妹;为父母拌嘴游说;鼓励父亲等等。同时,还代替柔弱无主见的母亲扮演了父亲阿尼玛的角色,唤醒雷克斯戒酒去现实中自我实现。这也是为什么雷克斯最喜欢珍妮特这个孩子的原因:珍妮特有他所向往的强大、有勇气、思想独立和行动力。可是,当珍妮特身上表现出他不能接纳的阴暗面时,雷克斯就特别无法忍受。比如当珍妮特害怕下水游泳,雷克斯就一遍又一遍地把她扔进水里;当得知珍妮特要离开他去纽约的时候,他就果断地把她推给了一个陌生男人。

      在雷克斯再次酗酒之后,珍妮特对父亲彻底地绝望,而软弱的妈妈又指望不上。对父母不再抱有幻想的她与姐弟妹结成了同盟,发誓一定要摆脱这个梦魇般的家庭。因为曾经苦难的生活境遇不得不培养起来的坚强和独立,成为了珍妮特内在的资源,使得珍妮特成为了一个强大充满勇气的女生,为她改变自己的脚本活出自己提供了可能。

      影片的过程,穿插着珍妮特的现实和回忆,这也是珍妮特重新正视自己过往经历的过程。我们可以选择抓着过去被伤害的伤痛执着不放,也可以选择面对它,坦然正视过去是自救之路的起点。

 


      同时,在订婚典礼上珍妮特的大爆发,将她多年来累积在心中的愤怒、委屈倾泻而出。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常强调要去爱、感恩与包容,可在内在充满委屈和怨怼的时候,我们是无法去真正这么做的。许多人会压抑自己的感受去表现得他可以很宽容地爱,其实他内在的冲突一点都没有减弱,反而成了对自己的伤害,同时对现实中的关系实际上也没有真正地助益。

      童年时期,我们不可避免地将父母内化成自己的一部分,其中包括了光明面和阴影面。当心理能量固结在过往父母带给我们的种种痛苦中时,人们很难看到他们同时带来的积极、光明面的。正是因为珍妮特把多年淤堵在内心中的负性能量宣泄出来,她在内心中与父亲的和解才有了真正地可能。她才有可能在内心中唤起生活中曾有的美好:不论多苦多难父母亲始终坚持一家人在一起,父亲曾经给她的支持和勇气,父母传授她的智慧,面对生活永远保持童真……
 
      当真爱升起,在心中与父亲和解便成了可能。

 


      一直到影片的最后,现实中的玻璃城堡都没有建成。但是珍妮特和爸爸回到了一开始他们想建玻璃城堡的初衷:一家人一起构想玻璃城堡时的快乐。若我们始终保持着赤子之心,玻璃城堡已然巍立在心中了!

 

 

后记:


      这篇文章写到一半的时候,我才记起今年父亲去世已经十周年。过去我一直没有和爸爸很好地告别,内心与爸爸的和解之路也才刚刚开始。此文献给一直鼓励我写作的爸爸!我爱你,爸爸!


      愿每个人都能走上自我实现之路!



转自意象对话官方微信公众号:ImageryCommuni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