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象对话

朱建军:沉溺与压抑

2017/8/29 10:27:46      点击:
       意象对话的根子是从心理动力学来的,我最喜欢和受影响最大的心理学家其实是荣格,心理动力学的一个基本思想也是意象对话很适用的就是心理能量学。

      我们的一些本能在受到触动以后就会从心里冒出来,如果能量做了它想做的事情,就完了,不会有什么心理问题,比如弗罗伊德所说的性能量,一个成年人碰上了一个对他有吸引力的异性,性能量就冒出来了,正常情况下不一定要有性行为,比如找异性聊天,去舞会跳舞,一定要消耗这个能量,把它用光就完事。

      但是假如这个能量被另一个能量所压住,比如一个中学女生,从小家教特别好,她就有一种想法作为一个好学生我就不应该有男女这方面的愿望,结果上了高中有了,在教室里看到一个大学刚毕业的特别帅的男教师,脑子里就产生了性的欲望,但马上就想我怎么能有这种流氓的想法,我本来是一个好学生,这就产生了弗洛伊德所说的性压抑,这就出问题了,一直在这里压着。

      弗洛伊德所说的性能量可以简单理解为水,从这里不断流出水,压抑就是用大坝堵着,这会产生什么情况呢,水越积越多,大坝就有决堤的危险,就得加大、加高,进一步加强压抑,结果水就更高,到了某一时刻就有出现大坝已不够结实了,太高了有倒的危险,结果她害怕,这就是钟友斌先生管它叫对人恐怖症,她害怕决堤,就会采取防卫手段,既然我看这个老师会有性的冲动,就不看这个老师,避开,但因为水积得太多了,就会往两边漫,行为主义叫泛化,看别的男老师也会产生性冲动,一开始不会但现在会了,怎么办呢,就不看男老师,接下来男同学也不能看了,光看女同学没事了吧,不行,怕女同学看出来我是一个不正经的女生,所以女同学也不见,那么就谁也不敢见了,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症状。

      这时来找心理咨询师请你帮助我加固这个堤坝,让我从此不会产生这么流氓的想法,这是她想让我们做的事情,当然我们不能帮她做这个事情,因为加固只是延缓,过几天能量继续增加,大坝还是会垮,所以我们就得一点一点把坝削低,把水释放出去,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朱建军:沉溺与压抑
朱建军:沉溺与压抑
互动交流

学员:你怎么削低她的坝?

朱:这就是要减低她的超我。比如钟友斌先生,他儿子手淫,在他多次启发之下终于坦白了,说我有一个特坏的毛病,就是有时候手淫。钟友斌听了说,你老爸年轻的时候好象比你还厉害。

学员:有没有可能导致他儿子天天手淫?

朱:有可能,但天天手淫有什么呢?又不会死人,也不会害别人,强奸妇女是不行的,他压着自己不手淫的时候其实还是手淫的,他一边手淫一边自我谴责,内心有很大的冲突,很焦虑,现在他手淫还手淫但没有压力了。我们削弱这个大坝不是削到零,完全没有压力了,我们可以告诉他有道德是行为上不做坏事,而不是脑子里也没有坏念头。钟先生这句话就是说你看我这样一个人,一个很权威的心理学家,受人尊重的人,一样年轻时有过手淫的经历嘛,有这个想法是正常的。

学员:有的来访者他不愿意这样做,他很恐惧。

朱:这实际是一个技巧的问题了,我今天不想多讲这个,简单点,对这类问题在你对他讲这些事情的时候,关键是咨询师的态度,她说她不行了,一天到晚想的都是那什么(她压抑得太厉害了,不会说性字),什么都能让她联想到那什么,我已经成为一个不可救药的人了,我在和她谈的时候用一种很轻松的语气,关键是语气,"哦,你现在一想什么都想到和性有关,是吧?"我这么说的口气,而且用了性这个字,你可以让她谈,谈出一点呢,"哦,你想到这个了啊"用一种很轻松的口气,让她从你这里感受到,这个东西不是那么有所谓,但也不是完全无所谓。

学员:很难把握的。

朱:这就是要咨询师不断去……,功力就在这里。这是最简单的。

学员:这需要时间,怎么削弱她的坝……

朱:我刚才讲的是理论,你说的是具体方法。

叶斌:这个坝是怎么筑起来的?是她生活中重要的人帮她筑起来的,你是否是她生活中的一个重要的人呢?你和她建立的关系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个很重要。你的力量不够强的话,效果就会差一点。我是讲影响力的,一定要有很强的影响力,才能做得好。建立良好的关系有多种方法,不一定是好的态度。

朱:对,不是说一个好的心理咨询师就要微笑着,前倾着,像书上讲的那样,不一定。人本是个好东西,但误会了以后很害人。要因地制宜地去表现,针对这个来说,如果你咨询师本身有一点情结在里面肯定不行,这些都很重要。具体说是神态,我一般在这种情况都是后倾着,(两手在脑后交叉),"你说什么,手淫啊,你都怎么手淫啊,一般你都喜欢早上手淫还是晚上手淫呢?一天几次?感觉怎样?"就问这些东西,很随便的态度。我本身就是她的一个很重要的人,比如一个对人恐怖症,总喜欢盯着异性的胸部,想我怎么这么流氓呢,我就说男人都喜欢这样做,你要让我看画报,一个胸部特丰满的我也特喜欢看,但我这不是症状,为什么呢,我内心没有那么强的冲突,我就用这种态度表示这没什么,那他的坝就会减低,那他以前为什么不敢减低呢,他感到一减低就完了,洪水猛兽。

学员:需不需要了解她的坝的建构过程?

朱:不需要。我不想谈这个了,因为一我们这样下去会太多地打破我的讲课结构,二你的提问让我感觉到这是一场智力竞赛,所以我打算退出这场竞赛,我们应该随时警觉的是我们要用感觉去体会,一旦我们用脑子想得太多的话就会丢掉很多感觉,我现在有点丢掉感觉的危险,所以我们先把它搁置一下。

      刚才说到压抑压到一定程度,水就向两边蔓延,这是水的特点,心理上也一样,也会向四周散,有时会是对象的改变,这就是迁怒,比如在单位本来是和头闹别扭,但我不敢和他发脾气,就回家和太太发脾气,太太也可能和我吵不了就去骂孩子,孩子去踢猫,这也是一种转移,转移对象。但还有一种转移不光转移对象还转移了性质,能量是守恒的,水量也守恒,水的方向可以转移,能量可以转变另一种情绪。

      比如一个妻子很希望得到丈夫的爱,她也产生了对丈夫爱的感受,她的丈夫对她比较冷淡,她的爱的感受突然受到压抑,"我为什么要对他好,我不能这么做",压抑了爱就可能变成另外一种情绪了,最常见是爱变成了恨,"你是什么人呀,你想和我离婚,我偏要拖死你",变成非常强烈的仇恨,水散到旁边后就变了,心理学管它叫原发的"爱"和继发的"恨"。

      就像我们原来说的秦香莲,我特为陈世美抱不平,秦香莲刚来的时候也是想给她点钱,让她回家,他这边也很为难,公主也不想得罪,到最后我们发现是秦香莲在逼他,最后痛下狠手,秦香莲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她可以签个离婚协议,好和好散,多拿点钱回家好好过日子,但她不会这么做,她说我爱他,我要和他在一起,她这时的爱其实已经转化了,秦香莲后来潜意识的冲动就是不放过这个忘恩负义的男人,就是恨。

       如果这种情绪完成了,也和原来的情绪完成的不一样,我说转移的情绪不可能完全释放,必然会有一点余留,秦香莲后传大家可能没有看过,包公铡了陈世美之后,秦香莲有一种什么感受呢?据我估计95%是突然觉得陈世美也挺可怜的,自己有点内疚,觉得还是我害了他,对他理解不够,内投;另一种可能是外投,包公也太不善解人意了,你可以给他留条出路嘛,何必把他铡了呢,我们会在生活中碰到这种事,当这种能量释放后,原发的能量还残留着,不彻底,但也还算好了吧,起码解了恨。

      如果连解恨都没有,比如碰到了李公,不是包公,李公说秦香莲你怎么这样,人家都不要你了,你怎么还死缠活缠,把秦香莲骂了一顿,假如李公也和包公一样正义凛然的,弄得秦香莲觉着也是啊,我怎么就不能对人家更善良更宽容呢,就会产生对自己的恨,如果这样了,这水还在这里还会往别处散,这时就会变成第三种情绪,大家猜会变成什么情绪?

学员:绝望、麻木、哀怨、快乐。

朱:会快乐吗?我的体会绝望之后不会很快感到快乐,你要用心去体会。这个能量释放掉了吗?没有,还要找一个出路,你去体会秦香莲因为人本主义要宽容要有爱心而放过了陈世美,这时她就会快乐吗?心里就没这件事了吗?想放下,但放不下。按照心理动力学和我的理论任何一种能量都不会想释放就释放,除非他用一个方法转化,所以有人失恋以后说我一定要忘记她,她不是什么好东西何必记着她呢?但永远不会忘,因为能量永远在这里,除非你能解决掉,我们体会这种时候会有什么感觉?也可能转移到孩子身上,憋着一口气一定要把孩子培养成什么,这就是中国应试教育不能解决的原因,因为中国有大量的女性在家庭中得不到爱的满足,就转化成对孩子的期望,一定要怎么怎么样。
朱建军:沉溺与压抑
朱建军:沉溺与压抑
学员:也可能陈世美是因为学习成了这样……

朱:所以一定不要学习,可能的,这也是一种期望,只是期望的内容不同。还有就是在古代不太可能,在现在容易,就是你可以找外遇,我就不可以吗?你找一个我找十个,在这种情况下倒可能产生另一种快乐,但快乐之后又会产生一种自恨"我怎么成了这样了",又不承认这种自恨,这有什么呀,我们新女性就在这样,就会有一种自欺性的快乐。所以她是可以转成快乐的,只是一定要经过这样一个过程,直接转成快乐不太可能。有的女性就是失恋后去找别的男人,或者有人抢了我的男人,我就去勾引别人的男人,到手后又扔掉,再找别的有妇之夫,人家离婚后她又扔掉,完全可能是无意识的,自己也奇怪,我一爱上一个就是有妇之夫。

学员:她为什么不会认为陈世美不值得她爱。

朱:可能的,但即使她这么想了,能量怎么办呢,他是不值得你去爱和恨,但现在已经爱和恨了,你现在去体会你这么说了,你的感受呢?

学员:心如止水。

朱:您说心如止水,你可能觉得你的能量就因为这一句话就没有了,但实际上这就是所谓的麻木。其实这个能量还在,只是你看不见了,在潜意识的深处。他并不是真的心如止水,而是在以后的某个时候会影响你。

学员:升华。

朱:怎么升华?

学员:秦香莲去写小说。

朱:这是你的想法。

学员:秦香莲还可能疯了,如果疯了,能量……

朱:这是可能的,无论哪种转化能量都不可能释放完,因为它不是你最原始的需要的满足,是溢出来的,但发发疯也可以释放一些,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疯子呢。癔症,很多青春期的孩子歇斯底里就因为能量没地方释放,哭一哭,闹一闹,踹踹桌子能量就释放一些。淫荡就是麻木的范例,试图骗骗你说我已经把他放下了,我已经不想他了,想开了,你就觉得心如止水,其实这时候她的能量就是另一种压抑。升华,可以,但有一个前提就是你一定要对你原来的情绪有了解,不见得知道到根上但至少要知道转化成什么了,才能升华,并不是想升华就能升华。

学员:心理咨询师的任务是引导他的能量还是让他体会他的能量呢?

朱:这就是我下面要说的东西,先让我把这点说完。假如她转变为哀怨,这是有的患者的方式,如果她哀怨,她就可以保持一种平衡,有时候连哀怨都会受到压抑,比如她回到家里她爸爸说,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呀,不就这么一个男人嘛,吹就吹了吧,何必这么垂头丧气呢?哀哀怨怨的,我就看不上你这种没志气的。

      女儿发现她连哀怨的权利都没有了,她连哀怨都会被压抑,你会看到它会往不同的地方变,如果不压,它就会从一个地方出来了,假如压得太狠了或压得太多了能量无论转多少个圈它都出不去,假如哪里都出不去,结果就会心如止水,这是最不健康的状态,但她自己觉得自己最健康,因为她已经完全没有消极情绪了。中国文化里"心如止水"特别象佛教里的一个特别高的境界"无欲无求",这时他会特别舒服,说我已经消灭了所有的情绪,已经无欲无求了,他会特别高兴地说我已经境界特别高。

     假如他信佛他会说我已经修到了"心如止水",假如是道家,他可能说我已经"得道"了,假如是其他什么,他就会说我已经是大师了。但实际上他是压抑最严重。我说真正得道了或者真正的高境界,是什么状态是我画这些之前的状态,他心里生出的每一个能量都能顺利地找到一个渠道出去,就是孔子说的"随心所欲,而不逾矩",没有任何压抑。别摇头,用心去体会,这是用脑思考的习惯,我要大家养成一个习惯,听人说有三种人:有一种人听人家的话后先点头然后再思考,一种人先摇头再思考,我希望大家是第三种人:在点头和摇头之前先用心体会,甚至连思考都不要,思考前先体会。

学员:有没有可能它突然爆发?

朱:有可能,因为这是一种不稳定的状态,这要看双方的实力的平衡了,可能上面压的力量减弱了,底下的东西冲出来,爆发出来,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平常特别善解人意、特别温和的人,有时会突然爆发。所以说监狱里杀人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平时就是小霸王,还有一种平时特老实,是人就敢欺负他,突然听说他把人杀了,啊?觉得我们满屋子都应该杀人也轮不上他呀,因为就是压得太紧、太多了。除了弗洛伊德的压抑说还有朱建军新发明的"沉溺",我的书里提到的,这是另一种情况,不见得是压住了,它在这里兜圈子,这个能量起来激发了另一个,那个能量起来又激发了另一个,最后形成了一个循环。

      也许是三个也许是一百个,形成了一个旋涡一样的在兜圈子,这也是一种挺常见的,比如抑郁症,有两种抑郁,一种是刚才说的有什么被压抑了,还有一种,实际上他的抑郁有时是一种瘾,他在屋子里哭你发现你很难把他从里面拽出来,说乐在其中不对,但他就是上瘾了。

      你说"你别天天在屋里闷着出去转转",他说"你说的挺对,我也知道出去转转可能会好点,可是,如果我出去了看见大家都那么快乐,我更会感到我是多么地悲惨,所以我还是不出去的好"。"那你做点你喜欢的事情也许能快乐点","是的,我也知道我应该做点喜欢的事情,可是,我又能做什么喜欢的事情呢?"然后你说"你去医院吃点药能好点","是,我也知道应该吃点药,但是我要是吃了抗抑郁的药我的智力会受影响,我将来会更惨"。

      总之不管你说什么你会发现他都有一个"但是"在后面等着你,这种人很多都沉溺在里边了,为什么呢,抑郁对他有一种诱发作用,抑郁会引起另外一个东西?自怜,我好可怜呀,我这么悲伤都没有人来帮助我,这种自怜又会带来另外的东西,比如有人来哄他,这是外在的获益,还有一种是内心的获益,放弃责任,比如大家让我下午再讲课,我说我好可怜呀,我去年那么辛苦,做了那么多工作,今天是元旦啊,这么好的日子,我就很有理由地放弃责任,下午就闷到屋子里,那又会导致什么结果呢,我会更抑郁。

       因为我们都知道抑郁的人闷在屋子里最容易抑郁,行动越多抑郁越少,然后继续想,我好可怜呀,虽然不用去上课了但我还是不快乐,本来我应该有一个快乐的元旦,都被我这个抑郁毁了,现在我虽然待在家里只能这样凄惨地生活,我这种自怜就又有理由放弃其他的责任,比如左辉让我陪她去逛街,我说你看我都这样了,你还忍心让我陪你去逛街吗?然后我就不用去逛街了,左辉一个人跑出去逛街,我一个人呆着,你看我都这么抑郁了,她一点都不知道安慰我,又自怜,我是一个多么惨的人,得不到爱,然后我就更需要放弃一些责任。

      你看它就这么形成一个循环。这种东西我管它叫沉溺,循环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这里面的压抑并不多,但他同样走不出去,象一个旋涡一样。对这两种我们的原则是不一样的,对于压抑我们是要解除他的压抑,对于沉溺我们是要打破沉溺。刚才叶斌说心理咨询师不一定对别人的态度都要好,对后一种我觉得有时候你对他太好,慢慢你就被卷进他的旋涡里去了,你成了他旋涡里的牺牲品了,具体怎么做以后再说。这是第二种产生心理问题的原因。

学员:如何区别这两种抑郁?

朱:一般我都是用意象来判断,在做意象对话时反映的这两种意象不同,我先说一下沉溺的意象,因为这书里没讲。沉溺在意象对话中经常能看到这么几种情况:一种最常见的食尸鬼,或者和它有关的意象,或者是吸血鬼,或者和它有关的意象,还有最近发现的蛔虫,都吃烂乎乎的东西。我先讲食尸鬼吧,做意象对话多了会碰到这样的人,或者在一些片子里看到类似食尸鬼的东西,它们的特点是吃很脏很恶心的东西,比如死尸、很烂的东西,这些人往往有一种沉溺。

       有一个片子叫《铁皮鼓》,美国还是法国的,故事大概是这样的,一个小孩,父母关系异常,母亲有一个情人,父亲也知道,但没什么办法,反正父母关系很差,他们家祖祖辈辈都这样,反正里面的人的生活都浑浑噩噩的,他爸爸就凑合着过,妈妈就一天到晚跑出去找情人,还带着他去,把他一人放街上,这孩子在这种氛围里特难受,等他长大结婚了,他爸又和他老婆发生关系,就是大家都活得很难受。

      片子里有一个特别有趣的情节,他爸、他妈还有他妈的情人带着他到海边去玩,撒网捕鱼,捞上来一个泡烂了的牛头,有好多烂了的洞,海里的鱼就在洞里钻来钻去,吃腐肉,这个意象就象食尸鬼,它从一种并不能真正满足人的需求的东西里获得对付的人生满足,一个人真正希望一个充满爱的两性关系,既有爱又有性的满足,得不到时就寻求低一等的,比如没有爱就去嫖妓,那里肯定没有爱,但我可以吹牛,至少我睡过100 个女人了,有些男人会这么说,但他内心并不真正满足,越不满足,越去滥交,这时心里获得了一点满足,但还是有不满足,我做人一辈子这样我是不满足的,他会有这种感觉。

       这时他会想也许是我找的女人太少了,现在我找了100个,我下一个目标是150个,他把这种不满足误以为是找的太少了,他就继续找,找了更多以后有种感觉我更不满足了,他不知道他实际上真正要找的是什么,他就又提高目标,这时我们就看到一个循环,不满足就找更多的,找更多的也不满足,就去找更多的,在这过程中他也得到了一点满足,但永远得不到真正的满足,这就是一个循环。

      刚才片子里的妈妈满足吗?不满足,无论丈夫还是情人都不让她有人生真正的满足,丈夫这方面好,情人那方面好,情人那里没有亲密的家庭的感觉,丈夫那里有得不到其他的满足,她不满足又没有勇气去突破,就在这么一种情形中混,他父亲也一样……,在意象中就是烂牛头,许多人在吃烂肉,任何一个电影中有食尸鬼,他的内心冲突就都是这样的,我可以非常有信心地这么说,除非拍得特别烂的片子。

学员:是不是导演或编剧自己有这种体会?

朱:有可能,但他们不懂意象对话。就像弗洛伊德的病人不懂梦的解析,但说出来的梦有太多的意义,其实那也一样,只要导演有这种体会,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意象就是这样。

学员:西藏的天葬是不是不属于这个?

朱:当然不属于,天葬它是另外的一个意义,是民俗,让鸟把你的尸体吃了以后让鸟把你带到天上去,你的灵魂也可以跟着上天空,跟这个完全不同。
朱建军:沉溺与压抑
朱建军:沉溺与压抑
学员:压抑和沉溺有没有可能混在一起?

朱:有啊,那是一种更复杂的东西。
……我觉着我们平常的习惯,用脑用心的习惯很重要,比如有人学意象对话学了很长时间的人,第一年就学会了三个字??"找感觉",我说行啊,没白学,如果你真的能找感觉,用处非常大,非常神奇,我总觉着平常大家用脑多,用心少,什么叫用脑呢?比如来了一个病人症状说我洗手多,这是强迫症的症状,还有没有其他症状呢。比如说谨小慎微等1、2、3、4,书上讲的治疗强迫症有什么方法,比如行为疗法、精神分析,这就是电脑能干的事,编个程序就可以了,不用人干。

      什么是人、是咨询师该干的呢,就是用心体会,比如来了一个人他说我的手不洗就特难受,我刚才在水管那洗了,回来我突然产生一个念头,那水是否干净,我就又要回去先洗水龙头,再洗手,他在这样说的时候,你要体会他的感觉是什么,他的心情是什么,我体会是一种不塌实的感觉,某个东西悬在那的感觉,总是不塌实,不是不洗腻歪的感觉,可能有三个人都是强迫洗手,但背后的每个人的感觉可能不一样。那种细微的差别是什么,我们要体会出来,从心里要能觉出来,这个是最重要的,这时候我们再去和他说和他反馈,用什么内容反映、结构反映,别管是什么反映,他会觉得这就是我的感觉,感到这个人挺理解我的,你下面做什么都好办,不然你做什么都不管用,这个是一个最关键的东西。

       为什么要用意象呢,用意象比用语词更准确,比如说愤怒,愤怒有好多种,不同的人的愤怒也不同,那意象就比用词好,有一种愤怒就象是一团火腾的就上来了,马上全身都是火,烧得我浑身都特别热,还有一种象烟,就象一股黑烟,大家体会这也是一种愤怒,还有一种不象火也不象烟,象呲牙咧嘴的鬼,这三种的愤怒是不同的,虽然都叫愤怒,但在意象上表现差别很大,它的行为反应是不同的。比如,我们大家想象我坐在这里,谁会突然急了和我打架,哪个会和我打架,象火的还是象烟的?象火的,那个象烟的不太可能和我打架,他可能会用一种更阴毒的方法来对付我,你可以去体会这种东西,你还可以继续找这种愤怒的原因、大小、表现形式。

      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在北京上课让一个人想象愤怒,他说他体会的愤怒象烟,就在这转,我问烟能不能冒上来,他说不能,有一块石板在这里堵着,我这时用了一个意象对话的技术,让他找意象的根源,想象有一股烟在这里,就看烟从哪里来的,他说在下面。我就让他再看,他说在肚子上,我说再看是什么东西在冒烟,他说是一堆烂树叶子,有一个技术叫倒带子技术,就像往回倒录象带,看是谁点着的树叶子,他说是一个男的,中年的,瘦瘦的,我说你在生活中见到过和他相像的人吗,他说挺像我们单位的处长。


      我说我换一个成语说有一些像树叶子一样的鸡毛蒜皮的事,让你的处长惹得你浑身冒烟,这就是你的愤怒,他说对,因为他的处长说一个男人一点不象男人,特琐碎,经常挑他的毛病在一些小事惹得他经常生气,又不能发,因为对方是领导,他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愤怒是怎么回事,来源是什么,性质是什么,意象比语词的优点。(朱建军在华东师范大学的讲座节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