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时时刻刻》心理解读(二)

2018/8/8 11:17:00      点击:

剧情介绍:

     《时时刻刻》由史蒂芬·戴德利执导的剧情电影,戴维·黑尔、迈克尔·坎宁安担任编剧,妮可·基德曼、朱丽安·摩尔、梅丽尔·斯特里普主演  。影片讲述了三个不同时代的女人和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芙的小说《达洛维夫人》千丝万缕的联系。该片于2002年12月18日在美国上映,该片获2002年奥斯卡奖。

 

     这是三个女人的故事,虽然处于不同的时空,却都渴求更有意义的生活。除了各自的恐惧与渴望,把她们联系起来的还有这个名字:达洛维夫人。

弗吉妮娅·伍尔芙(妮可·基德曼饰演),住在1923年代的伦敦郊区布鲁姆斯伯利,开始

 写她生前最后一部小说《达洛维夫人》,被写作的天才燃烧的同时,游走在疯狂的边缘。



劳拉·布朗(朱丽安·摩尔饰演),一个生活在二战末期的洛杉矶的家庭主妇,正在阅读

  《达洛维夫人》,这本书使她的生活发生了重大变化。那天她正在准备她丈夫的生日派对,

    肚子里有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她却和弗吉妮娅笔下的达洛维夫人一样,萌生了自杀的愿望。



克拉丽莎·沃甘(梅丽尔·斯特里普饰演),现代版的达洛维夫人,一个女同性恋者。居住

  在2001年的纽约市,她深爱她的朋友理查德,一个才华横溢,却因艾滋病而濒死的诗人。

理查德给她起的外号也是达洛维夫人,因为她和达洛维夫人的名字一样,都是克拉丽莎。

         她们的故事交织到了一起,在每个时空,女人都被压抑,但更多的是抗争和自由的表达   。





      理查德说克拉丽莎就像小说达洛维夫人一样总是通过举办party来驱除寂寞......,我是为你而多活了10年,如果我自杀了你不会生气吧?这一席话直戳克拉丽莎的心窝,当克拉丽莎从理查德住处回来,很明显心情很糟糕,跟女伴萨莉的对方显得敷衍而无力。从电影镜头可以看到,她是坐在书房里面。书代表理智,书房就像一个理智的集中地,象征着她在用理智来压抑和化解自己内心的波澜。另外一个镜头,当克拉丽莎和理查德的前男友华特聊天的时候,打开水龙头,水喷涌而出,她迅速的拧紧水龙头。水通常代表情感,水的喷涌说明对情感的压抑非常大,拧紧水龙头就是对内在情绪自由流动的压抑。马上,她的情绪还是失控了,情绪化作泪水从她的眼里流出来了。这些都足以表明,她是一个理智化与极度压抑的女人。








     为什么理查德性格是如此的孤立,如此拒绝别人对他的关爱和照顾(房间墙壁灰色冰冷的色调也能看出),因为他失去了他所爱的母亲,他对母亲的爱在他童年时期就被拒之门外。通过拒绝跟别人建立关系,来避免自己再次受伤。也是通过这样的自我孤立,来完成与母亲同样被孤立状况的认同。




     理查德与克莱丽莎既然如此深爱,当初为什么会分开?试着说一下我的分析和理解:从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克莱丽莎是一个母爱很足的女人,而且对理查德颇为照顾和欣赏。非常像一个妈妈对儿子的爱。是克莱丽莎母性的部分吸引了理查德,这是他们在一起的原因,也是他们分开的原因。因为理查德的母亲在他小孩抛弃了他,他失去了心爱的母亲。潜意识中担心克莱丽莎像母亲那样抛弃自己,自己选择了先抛弃对方,他俩的分开是有抛弃和背叛成分存在的。同时,理查德通过抛弃别人完成了一次对母亲的认同。虽然对母亲充满愤恨,但更多的是爱与依恋,身边仅剩的朋友是克拉丽莎这个给她母爱般照顾的人,又通过这种关系保持着他对母亲劳拉的爱的链接。

 

     离开克拉丽莎后转而选择了同性恋恋人华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性取向上的转变?理查德从小就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小时候全程目睹了母亲与女邻居凯蒂的亲吻,他感受到母亲身上同性恋的倾向,但那个时代,母亲没办法真的出柜,因为对母亲的爱与认同,他帮母亲做了母亲想做但做不到的事情。这也是一种对母亲的爱与认同。选择男性伴侣,也表达了一种对女性的恨,是她妈妈这个女性抛弃了幼小的他,希冀着男人能给他带来安全感与稳定感,这些是爸爸布朗带给他过的。选择成为同性恋,既是对妈妈的恨,也是对爸爸带给他的感觉的认同。

     

      华特跟克莱丽莎说:跟理查德分手后,自己坐火车穿越整个欧洲,感受到这些年来前所有为的自由。从这句话里面我们可以感觉到,理查德对华特的强烈禁锢与束缚,因为被母亲抛弃的创伤,又让他不得不死死抓住身边的爱人,他不想再体会被抛弃的创伤。很显然,华特选择逃离是必然的。


相关阅读:

电影《时时刻刻》心理解读(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