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之路(四)

2019/7/8 16:39:19      点击:

第四篇   镜映


某日晨醒,我有交流的愿望,讲了头天晚上做的个案。老公一一作反应,但只是对我话的内容作延伸。我听着觉得很有道理,但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好像回应不給力。


聊完以后我们各忙各的,可我心里那股劲儿没过去,那是什么呢?再用心体会,哦,我需要的是回应,仅对我的话做出镜映式的回应。如何让他理解我这种需要呢?我想起他以前体验到的一个意象:一个躺在摇篮里的宝宝,先是无人问津,自己独自难过;后来来了一位老太,摇着摇篮。宝宝开心了,依依啊啊起来;老太也笑眯眯地依依啊啊全然回应;宝宝更开心了。我感觉自己这会儿有像宝宝那样的镜映需要。


整明白了,与他分享。他又延伸,我感觉那个需要还是没有得到准确回应,很难把我的感觉意象化,但可以借助他的意象使他理解我。我又提到他另一个早期意象:一个婴儿躺在角落里,身边无人,从孩子的视角只能看到房顶一个高大空旷的屋角。这个定格画面令他懂了我心里的婴儿此刻的状态和需要。他小心地说,我可能还是延伸了:“像是天坛回音壁的感觉?”嗯,虽还有点延伸,但是比较意象地形容出了我内心的需要。


我体会,婴儿是通过镜映(被回应)来确认自己的感觉,进而建构自我的。感觉如果不能被确认,就无法聚拢成形,好像总在漂移流动,也就无法聚拢成一个“我”。镜映需要缺失过度,可能是无法形成“我感”的一个原因:婴儿发出去的信息没有回应,被空荡荡的外界吸收掉了,等于他建构自我的努力(发出信息)落入虚空,他会非常痛苦,甚至觉得人生毫无意义。这样的经验多了,是很难建构起健康的自我的。不能有效地建构自我,婴儿还会体验到巨大的恐惧。我的一位来访者最近呈现出婴儿期曾有过镜映严重缺失的经历,直接唤起的就是死亡恐惧。当然,毫无回应是一种极端情况,更多的是回应不足,我的镜映缺失显然没那么严重。镜映的缺失受影响的主要是创造力,婴儿发现新大陆的能力没有及时被确认、被欣赏、被鼓励,反而被扼制了,情绪体验是非常伤心。


这些整明白了,我心里踏实下来。


次晨,我有兴致写申请黄金的论文了。老公有些意外,“你不是不想写了吗?”我回说,“不知道。感觉不是被他(编者注:朱老师)要求而写,我就又愿意写了。”他说,“那就奇怪了,毕竟还是他要求过的呀。”


的确,我在这件事上有个很大的起伏。去年春天,当我初次体验到黄金的感觉时,很兴奋,与朱老师作了分享。那时我真的很想申请黄金,但后来我却渐渐失去了兴趣。当朱老师提出今年评黄金时,我当时没表态,感觉还是没什么兴趣,甚至不参评的趋力更大。这让我自己都很意外。我当时对自己的解读是,新鲜劲过去了,黄金状态有了就有了,没啥。这事就放下了。我的行为变化老公都知道,但心理过程是什么,他就不知道了,因为我自己也不清楚。现在不能再放下了,我必须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当我跟朱老师分享了我体验到的黄金状态后,在我最需要回应的时候,他却毫无反应,准确地说,以没有反应的方式做出反应。我跟他分享了我的新奇、我的欣喜、我的体验、我的发现、我的创造,我觉得那些感觉只有他明白,我多希望能够得到他的回应。这是我的镜映需要,可是却没得到满足,于是自恋受伤并暴怒了。我有自己的自恋暴怒模式,我在心里说,“这样的体验我有得是,不稀罕你做不做反应。”当时没有意识到后边还有一句话,“你不回应我,我还不跟你玩了呢。”当然,能说出此番话的已经不是婴孩,至少是学龄儿童了。我曾试图猜他为什么会如此反应,马上觉察到当时太难受了,我是想用猜测缓解这种难受,是一种应对,便不再猜他。从此我不想再提此事,一切到此为止,我还有很多体悟、体验,但不再想跟他交流分享,“潜意识这东西我也可以自己慢慢深入,慢慢体悟”;“不靠谁,也没啥”。就像早期也会有缺少母亲回应的时刻,靠着已经形成了的自恋,可以自己和自己玩了。我又意识到,如果我不参评,不对朱老师的提议做反应,他会不会也很难受,和当初他带给我的感觉一样呢?他也不会表达的,因为那会伤自恋。我有很多类似的内部语言,无形之中,在心里很深的地方,与他人的连接中断了。这或许就是自恋型人格形成的机制吧。搞清楚来龙去脉,难过突然从心底里涌出,十分难过,泪如雨下。


借助此事,我看到了自己的自恋以及对自恋暴怒的应对。


早期镜映反应真是太重要了,依依啊啊,那有节奏、富韵律的声音对婴儿来说就是创造,是婴儿第一个自主的、有意识的创造,客体的回应帮助她确认自己拥有这种神奇的创造力,对婴儿建构自我具有不可估量的意义。可惜的是,这一点还未引起抚养人的足够重视,因此每个婴儿在这方面都是有缺失的、不足够的,于是成年的我们是那样地渴望被确认、被肯定,因此那样容易被控制。难怪老公感慨,人世上永远有马屁精的生存空间。


由于这一层被意识化了,固着其上的能量松绑了,我也从那个婴儿和学龄儿童状态走了出来,写申请黄金的论文就成了我自发、自愿的事。我完全可以以一个成人的方式对待这件事,清楚地知道做这件事的意义,第一,它是我成长的一个见证。我喜欢意象对话,希望通过自己的体验,不断见证和完善它;第二,它有益于他人。成长路上总要有人领跑,我愿意做这样一个领跑者;第三,能给工作带来便利。不了解我的人借黄金这一标志,能大致知道我的专业水平;第四,有利于朋辈竞争。就像森林里的大树,良性竞争会使彼此相互刺激,不断成长,是很快乐的。


有趣的是,不久老公也做了个跟镜映有关的梦。因为他很少能记住梦,一听说他有梦,我就很努力、很隆重地对待他这个梦。梦中有玉米,我说,“不会是在说性吧?”他有点懊丧,还有些别的,总之显然我没说着。然后用自由联想,就像我前边说的那位老太跟婴儿互动一样,镜映般地依依啊啊。就这样,我俩一来二去,一点一点对上了他的感觉,他自己就把梦解了,大概有五层意思,很好玩!他很兴奋,因为读懂了自己的梦。


这种能力在我看来就是创造力。成人期的镜映反应仍然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因为它能激发出我们婴儿期就已具有,但被潜抑了的天赐的无限创造力。这也就是潜能开发。


这也是咨询中我们可以送给来访者的厚礼。“包容性替身”、共情、镜映反应,我们借助这些方法修复来访者早期养育中镜映反映的不足够,满足他们被确认、被肯定、被欣赏、被回应的需要,他们的“存在”无形之中得到确认和肯定,帮助他们体验到胜任感,形成健康自恋,唤醒他们的潜能和创造力。


一位来访者说,心理咨询使自己的情商和智商都提高了。我相信,这其中就有镜映的莫大功劳。




本文节选自赵燕程老师2011年8月在意象对话年会上的黄金级评审论文,为第四部分:镜映。

文中图片图片由琛视觉授权提供给心海湾使用,版权与拍摄服务可联系微信号: photocc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