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学员感悟

深圳心海湾郭筑娟情绪疗愈工作坊回忆

2018/7/5 12:01:35      点击:

      

        郭筑娟老师的情绪疗愈工作坊已经结束了几天,一直想先不写出来,直到朋友提醒我记录一下一些东西或许会更清晰一些才开始。


      一直想参加郭筑娟老师的情绪疗愈工作坊,但由于特殊时期资金缺乏一度以为只能遗憾错过,后来很幸运有了机会可以参加,特别激动,感觉一定要好好珍惜。



       我一直受情绪的困扰,有时候陷在一种莫名的情绪里,或无力,或悲伤,或自责,或恐惧......没有办法,无从下手。


       有时候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太把这些东西放大了,不去理它,爬起来做其他事就可以了,但是不久又出现了,一次一次的。很多人说没有事,微笑面对生活,勇敢前进就可以,但就是做不到。很多东西、很多别人的一些话,我很认同,也觉得应该如此,但就是做不到。为此,我常常心存愧疚,感觉不同于常人,甚至会批评自己、自厌自弃、痛苦不堪。



      

      我感觉自己一直在演戏,告诉别人我很正常,努力的去演。但总无法忽视厚厚的布下包裹的自己,感觉一定是丑陋不堪的形象,感觉从来没有穿对衣服,从来很难被人真正的认可,就算别人夸我我也在想,他可能只是客气,也可能只看到了一些表面的东西,所以面对那种把我说的特别优秀、美好,神一样存在的人,我总感觉压力很大。而直接说我不好的,我更是直接离开,我知道自己不好,不需要你一遍遍重复提醒我。




       幸运的我带着好奇与急切开始了工作坊。刚开始一个承载还是被承载的互动环节,让我看到自己日常的思维模式,习惯于去托着别人,让我可以有成就感,同时还有安全感,不用担心别人随时离开,不用期望,当然也不会失望。


        后来,我成了第一个做个案的人。有点忐忑,但内心的困惑又不容我退却,只能上场。找公仔的过程我有点不重视,随意的就选了,小鹿(鹿鹿)是第一眼就选择的,小女孩(小红帽)是我看到她的笑容以及被扔在一旁躺着望天空,就拿起了她,另一个是类似于人偶的玩具(木头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了。后来我发现看似随意的选择又有一种命中注定的感觉。


      再一次换动物的时候,他们都回答愿意换其他动物,我却感觉更想和他们呆在一起。每一次把木头人拿在身边总有一种难受,不舒服的感觉,我想可能也需要去多陪陪他吧。



2018年6月深圳心海湾郭筑娟情绪疗愈工作坊合影

       

      个案过程中,我找不到太多的感觉,但是它确实反映了我家庭的一些东西的存在。对于妈妈我心疼、自责、想要保护又有点无奈,对于爸爸我一直在追究他对我的爱是不是无条件的。更希望的是拥有足够的力量来守护家人,不让她们收到伤害。对于自己不优秀就得不到父亲的爱的这一认知让我感到委屈。委屈自己原来不优秀得不到父亲的宠爱,无力与自己的力量不够,腿的细小无法达到爸爸的要求。然后会有恐惧,害怕被爸爸抛弃。最后还是在力量的不足上陷入无力中,做不到,没有办法,得不到帮助。得不到父亲的爱看起来是顺理成章的。想要成为父亲眼中优秀的超过男孩子的女生,这个结似乎卡在了这里。但是我真正想成为的还是本身的那个自己。写到这感受到胸口有闷闷的微痛的感觉。

       

      随着歌声与郭老师的语言,从开始的没有感觉,坐在那里,一瞬间眼泪夺眶而出,是强化?自我暗示?还是触及情绪?不太确定,但后来被郭老师握住手和周围的人牵起手的时候,有一个强烈的情绪出来了。在我这么糟糕,这么差的情况下还被人接受的感觉,其实有对父亲的投射。在我这么糟糕的情况下你还愿意接受,我还愿意爱我吗?手被暖暖的握住的时候好像知道了答案,然后身体里有一种藏在深处的痛苦和委屈就出来了,记得当时感受到自己身体微微的颤抖又蜷曲的变化。当有人夸我时我总是会想:要不就是他不是真心的,只是礼貌性的回复,要不就是对我还不了解。然而这一刻,我得到的是就算知道了我的不好,还是被接受被爱的肯定的答复。





      中间陆陆续续的个案分析,有的时候自己都忍不住跟着落泪,有的内心伤感,感受不一样,但都有很深的感受。

      第三天里情绪的触发是我很确定的,感受也很强烈的。随着音乐想到很多童年的事,快乐的,恐惧的,伤心的,不安的……画面在播放,最后还有去年备考研究生期间自己看到的那一个越来越清晰的树影,孤独、绝望、无助的发疯的生病女人,还有自己总是做不到之后,对自己的自责、批判,甚至用拳头狠狠砸在墙上的场景。周围气氛开始走向欢乐,而我看到自己看起来明亮又薄弱的外墙被巨大的黑暗推翻、吞噬。我整个人都被那种悲伤的情绪包围着,一直一直在下沉,只想躺在那里。大家站起来开始跳舞,我勉强站起来就觉得整个人都在下沉,很想停下来,即使很与众不同也管不了了。一直有眼泪想涌上来,一直想停下来,快乐与我无关,温暖与我隔绝,我只属于无边无际的黑暗。后来我就这么做了,因为连装作快乐,装作没事,装作正常这一刻都让我觉得很累。最后我就抱着自己,任情绪翻涌,任泪水倾诉。后边的个案依然在说着他们的故事,我也在听在想,但感觉有些东西乱了套,我好像还在那个情绪里,抱着自己,悲伤、无助。有些东西有点明白,有些东西又很模糊。要完全解决这个很大的结应该会需要很长的时间。那一刻,我想我才会清楚自己为何而哭,为何无助,为何如此悲伤,为何如此绝望。

 




      本来不准备写的,有些排斥与防御在里面,总感觉一说就容易把一些不想暴露的东西暴露了。但是最近又有太多的事一直提醒我去解决这件事,很多重要的意象也提醒我,心底里的一些部分需要被看见、被了解、被疗愈。所以想,通过整理应该会对处理这些情绪有些帮助吧,虽然结果不一定会好,我也要去尝试,因为这是我目前能为自己做的一些事。回想四天的工作坊,确实看见了很多家族力量的延续,也看到自己一些被放在阴影里一部分自己,它们或许才是我一直无法做自己的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