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晨瑞:梦中飞侠

2018/9/13 17:36:08      点击:

 

 


穿衣吃饭、向左向右、伸胳膊踢腿统统由意识主宰,一旦天黑入梦,你可就管不了自个儿了。就像太阳管辖白昼,月亮笼罩黑夜,我们的梦境由那个我们不怎么了解的“潜意识”主宰。

虽然梦境虚幻飘渺难以琢磨,但释梦却是一件很现实的事情,经由精神分析法这个桥梁,我们可以走入潜意识深部,通过梦境了解自己的心理现实。如果你信服释梦者给出的解释,那再好不过,如果你还有些许的质疑或问题,嘿,我们可以继续探讨,直到“梦醒”为止!

解梦人:蔡晨瑞   黄金级意象对话心理师

 

 



 

之一:梦中飞侠

梦者:时光,男,36岁。

梦境:

我乘坐地铁,从北京来到西北甘肃,参观一处古迹(类似于敦煌),然后准备返回北京,但没有车。我居然飞起来了,有一个人想抓我的脚,我试图摆脱,但最后还是允许他和我一起飞。

我们飞到一处黄河的渡口,但轮船已经开走了。这黄河以及两岸景观不像现在,很像密西西比河或者欧洲的莱茵河,也像“静静的顿河”。轮船是那种很古老的,早期的轮船,推进器不是后置的螺旋桨,而是在船的两边,在美国西部片中能看到,就像现在颐和园中摆放的那种外国送给慈禧太后的轮船。我们沿着“黄河”继续飞,但还是没追上轮船。

不久,来到西北高原的某个地方,看到一处房子,据说我父亲住在里面。我父亲居然是俄罗斯作家拉赫玛尼洛夫(实际是音乐家)。我和父亲简单聊了几句,继续飞行,来到一处村庄,样子很像徽州民居,墙很高,看不到人。

释梦:

这个梦真可称之为“好梦一日游”。“坐地铁”,在这里象征着通往潜意识,“西北甘肃的古迹”代表潜意识的深度。“敦煌”和“黄河”都有智慧文化源头的含义。渡口的“轮船”在这里象征着将梦者潜意识深处的智慧带到意识层面(当然也可能会象征着母亲),但没有追上轮船。这个“没追上”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我们后面说。

梦者说没有车,在这里采取了“飞”的办法。梦见飞翔会有很多种含义,那么在这里,“飞”代表着想象,也有俯瞰的含义。就是说,用俯瞰的办法来看到自己内心的全貌,而不是真实地去体验。这个办法的益处是得到的信息广泛,缺点是都看到,但每一处都不能深入地去了解。所以,父亲的住所、徽州民居都是一带而过。

从梦者的飞行路线,可做两种解读,一是,梦者看到了自己心中的母亲(黄河、轮船)、父亲(俄罗斯作家拉赫玛尼洛夫)、自己(徽州民居);二是本来梦者的目的是看“古迹”(潜意识层面的智慧资源),但由于父母与自己关系上所形成的心理纠葛(即三个人三个地方,心理距离较远),使梦者偏离了初始的目的。

现在说“没追上轮船”的后果,即梦者没有能完成把“古迹”形成自己能够支配的资源,反而身陷其中。就好比说进了“芝麻开门”的藏宝山洞,本来是要拿一件宝贝,结果却让其它的宝贝搞得自己眼花缭乱,不知该拿哪一件,导致自己都出不了山洞。所以说,目前梦者最重要的任务是先“找车回北京”(小技巧,闭上眼睛,想象找到车回到北京,多想几次。这样做可增强梦者的现实感),而不是飞呀飞!

————————————————————————————————————————————————-

之二:花为媒

梦者:活动偶尔的,女,24岁。

梦境:

在野外,我从一个台面上跳到一个更高的台面上,好象是和我弟弟在一起,他先跳上去了,我也很轻松地上去了。可是在高台上很不舒服,向下看感觉很害怕,但是要跳下去的,很想下去。我知道跳下去没有危险,可还是无法克服恐惧。

后来有两三把梯子,其中有个稳固的是给我用的,弟弟上来接我,可是他的梯子不稳固,但是他不在意,终于折了过去。我很着急,心想你抓住我这个呀!可是没有。后来就是梦到妈妈在擦门框门玻璃。后来就是一句歌:“花为媒,花为媒,即时下希望。”

释梦:

这是一个关于梦者婚姻的心理故事。

梦的最后是一句歌词非常美好,描述了婚姻的浪漫。但妈妈在干活,就是妈妈的婚姻生活,很单调地在劳动,没有“花为媒”的浪漫。

在野外,这个地点代表着独立、无约束的环境;高台,代表着优越的、精神性的地位。弟弟和自己都上去了,代表着两个人都很有进取心,在这里还有超脱的意味。“不舒服”是脱离现实的感觉,就好像如果天天都谈佛论道,不食人间烟火也很没劲。“想跳下去”又很“恐惧”,说明梦者对参与现实(世俗)生活的害怕。

“梯子”在这里代表着异性,从梦境中看应该是弟弟先下去了,代表弟弟的婚姻,“折下去”似乎是弟弟的婚恋失败了。然后弟弟上来接应姐姐,说明弟弟在婚恋方面试图帮助姐姐,可姐姐在婚恋的表现虽然让人很担心,但实际上却很牢固(她的梯子很牢固)。弟弟“折过去”的时候姐姐又很着急,“你抓住我这个呀”,但弟弟没听姐姐的话。弟弟当然是对的,即使自己的婚恋失败了,也不能相互替代呀!

梦者和弟弟在心理上的连接很深,对弟弟有模仿的意思,但最终肯定是要各走各的人生轨迹,否则,梦者在婚姻上也会有“折”了的危险。梦的结尾就预示着这份危险,即梦者开始把婚姻变成了一道选择题,平凡普通或理想浪漫,真不知她会选哪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