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咨询 > 婚姻情感

爱情疲劳的心理学悖论

2018/8/14 9:31:31      点击:

为什么你最爱的人最可能让你发狂?心理学家将为你一一道来。


两个人相遇、相爱、步入婚姻的殿堂,并且一生相敬如宾。世界上的确有这样幸运的人,但生活在地球上的70亿人并非人人如此。


不论男人还是女人,他们常常将伴侣形容为“我生命中的挚爱”,但同时又可能是“世界上最讨厌的人”,这的确是一个令人困惑的悖论。让我们看看下面这个例子,它在很多聚餐场合中会反复地上演。


四对夫妇围坐在餐桌前。酒过三巡,其中一位男士开始讲笑话:

“话说,三根绳子到酒吧喝酒。第一根绳子对酒保说,‘我要一杯汤姆·考林斯。’”这位男士的妻子打断了他。“拜托,别再讲那个笑话了。”
他盯着她。“但是他们还没有听过。”
她低下了头。“我已经听过一千遍了。”

“但它很有意思。”

“那是你这么觉得。”

故事到这里出现了转折点。那位男士可以坚持讲完这个笑话,但这会惹恼他的妻子,或者停止讲笑话,但这让他自己感到非常愤怒。不难想象,回家后他们会有这样的对话:


“你为什么总是在我要讲笑话的时候打断我?我们刚谈恋爱的时候,你喜欢听我讲笑话。”


“但每次聚餐时你都讲笑话,即使在谈论政治的时候也讲那个愚蠢的绳子笑话。”


“你就不能让我在别人面前表达我自己的想法吗?你就不能让别人去决定他们想听什么或不想听什么吗?”

……

深圳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深圳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一对能理性调整情绪的夫妇会平息这场争论,但对一段充满矛盾的婚姻来说,这只会让夫妇积怨更深。黛安·费尔姆丽(Diane Felmlee)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的一名社会学家,她对造成夫妻矛盾的这种情况研究颇深。20世纪80年代,当她在印第安纳大学伯明顿分校做研究时,第一次揭开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她对那一天还记忆犹新。她正和她的一些女性朋友一起吃午饭,谈论的话题转向了伴侣关系。“一位女士抱怨她的丈夫周末从来不陪她,”费尔姆丽回忆道,“他总是忙于工作,她希望他能多陪陪她。我问她,一开始是她丈夫的什么特点吸引了她。”

费尔姆丽的朋友回答说,她和丈夫在高中时相恋,而她对他一见倾心的原因就是他非常努力。“我非常清楚地知道他会成为班中很有出息的人,”费尔姆丽的朋友这样说道。“另外一个女士说,她的未婚夫从来不和她分享他的感受。我问她,‘他的什么特点吸引了你?’她答道,‘他很深沉,有一种很深沉的气质。’我心想,‘深沉稳重的男士确实不会非常夸张地表达自己的情感,他们很少谈论自己的感受’”。在这些例子中,似乎一开始伴侣最吸引自己的品质,到后来却成了让自己讨厌的缺点。

致命的吸引力

当费尔姆丽决定研究这个问题时,她正在教授一门大课。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常常为新的心理学理论的诞生提供基础,所以她决定在她的班级中进行实验。“我让学生们拿出一张纸,想想自己的男朋友或女朋友,然后写下那个人最初吸引他们的地方”。

当你作为一名老师,让学生回答问题时,他们常常给出他们认为你想听到的答案。所以她接下来问了一些毫不相关的问题来掩饰她想得到的答案。“最后我问了他们最不喜欢那个人的特点是什么。如果他们已经分手了,我问了他们分手的原因”。

研究结果证实了她最初的假设,不论是正在恋爱中还是已经分手的学生,恋爱对象最开始吸引他们的特点,逐渐成为了令他们讨厌的特点,这种现象很普遍。在过去几十年中,费尔姆丽以夫妻为研究对象来探索这个问题,并将它命名为“致命吸引力”。“我们问一个男生喜欢前任女友什么,他列出了她身体的所有部位,包括最私密的部位。然而当他回答为什么分手时,他说这段关系只是建立在性欲上,没有足够的爱情。我想,‘好吧,他恰恰是得到了他最初想得到的东西’”。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费尔姆丽说,一开始幽默的人后来可能被认为是“不靠谱的”或“不成熟的”。一位女士报告,她最初被男朋友的幽默感所吸引,但后来她抱怨道,他“从来不认真对待他人的感情(开太多玩笑了)”。关心是另外一个有着消极一面的积极品质。费尔姆丽称,有一位女士被一个“非常细心”且执著的男士所吸引,但是她不喜欢他总是“试图去控制”。另一位女士将她的前男友形容为“关心的”、“敏感的”,并且愿意倾听别人。但让她受不了的是他很爱吃醋,并且“他非常讨厌她去和朋友聚会”。


几乎所有你能想到的积极品质,到最后都会变得非常讨厌:

★和蔼可亲的人随着时间的流逝会被看作是被动的;


★意志坚强的人,如果常常这样,便会成为固执和不可理喻的;


★外向健谈的人也可能成为喋喋不休的讨厌鬼;


★热切贴心的追求者变成了缠人的伴侣;


★一个富有激情的冒险者会成为一个不负责任的家长;

★一个美丽动人的目标可能成为一个供养不起的伴侣;

★悠闲自在让人成为一个懒散的家伙;

★有狂热的兴趣爱好可能被看作工作狂。


致命吸引力的概念在某种程度上很像另一个概念的反面,即快乐逆转(hedonic reversal)。快乐逆转理论认为,一些本来是不愉悦的事情,比如吃辣椒,经过反复的体验会变成一种享受。开始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伴侣身上一个吸引人的品质,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品质慢慢变得让人讨厌了。费尔姆丽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验证,得到了相同的结果。

另外,她经常发现,一个人越强烈地表现某一种特质,这种特质越可能成为让人讨厌的特质。这实质上可能是一个度的问题。例如,一个人如果极其搞笑,没完没了地讲笑话,这个人会很快地让自己的伴侣感到厌烦;但如果这个人只是偶尔给出一些诙谐的评论,就不会如此。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优点变成缺点,可爱沦为恼人?“我把它称为幻灭,”费尔姆丽说。她认为这可以用社会交换理论来解释。“极端的品质可以产生奖赏,”她说,“但也会导致损失一些相关的东西,这在恋爱关系中尤其明显。”


以独立性为例。“你的独立非常被你的伴侣所欣赏,这意味着你能够自食其力,”费尔姆丽说,“但如果你太独立了,你的妻子就会觉得她自己不被需要了。而这就是恋爱关系中的损失。”

费尔姆丽也想了很多方法,让夫妻有效避免这些问题。自我意识就很有用。她回忆一位男士抱怨自己的妻子太固执了。“但换个角度来说,他最爱的、让他一见钟情的就是她强势的性格。而且他说一定要娶她,并和她相伴一生”。这位男士似乎意识到了积极品质也有不可避免的消极面。“并且,他也认识到了自己的局限。他说,‘我也很固执,而她也要容忍这一点’”。


“你找到一个至爱的人,他或她的品质没有消极面,这是不可能的,”费尔姆丽说。

爱情疲劳的心理学悖论

社会过敏原

即使你的伴侣只是偶尔发型不整或边吃饭边说话,长时间的共同生活也会让你有大量机会看到这些行为。伊莱恩·哈特费尔德(Elaine Hatfield)是美国夏威夷大学马诺阿分校的一名心理学家,他认为“在婚姻中,同样的事情会重复不断地发生,因为我们都有愚蠢的小怪癖”。哈特费尔德认为,根据一种叫做等价学说的理论,这种讨厌的事会被放大。

这种观点提出,社会规范鼓励团体及个人公平地对待他人,并且个体得到公平对待时感觉最好。等价学说给出的解释是,如果你感到你们的关系失衡了,你会通过恢复心理上或实际上的平衡,甚至通过离开这段关系,来改变现状。但如果你是这段关系的受益者,你就会比较愿意忽略伴侣的“坏”习惯,较少地批评他的软肋。“但是如果你认为,‘那个家伙事事都占便宜,我得照顾8个孩子,哪都去不了,他竟然还在外面逍遥’,这只会让你更加生气,”哈特费尔德说道。


迈克尔·坎宁安(Michael Cunningham)是美国路易斯维尔大学的一名心理学家。他提出社会过敏原的概念:社会过敏原是指一些小事,一开始不会引起什么反应,但随着接触次数的积累会导致情绪的集中爆发。这种小事可以分为四类:


粗鲁的习惯,例如出声放屁或挖鼻屎,虽然不是故意要惹恼别人,但事实上的确惹到了;

不顾及他人感受的行为,尽管不是有意为之,也会惹恼某个人。例如,你的妻子说,她会去干洗店取衣服,然而她忘了一次又一次;


故意的冒犯行为,“有一个人总是将他的观点强加于你,不论你是否感兴趣,”坎宁安举例说;

破坏规范,他说,“并不是直接针对你,但违反了你的一些原则。例如,你知道一些人没有交税。虽然你没必要去监督他们,但是你交了税,那么他没交税就是非常恼人的了”。


总体看来,这四类社会过敏原为我们与另一个人共同生活带来了挑战。坎宁安认为,导致矛盾发生的不仅是重复接触。当恋爱关系刚刚建立时,情侣们处于热恋期,总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时候你并非没有意识到恋人习惯把指关节压得噼啪响,但你并不觉得那是什么大问题。慢慢地,当激情逐渐褪去——坎宁安将这一过程叫做去浪漫化(deromanticization),情侣间便不再愿意忽视这些粗鲁的行为了。

另一个造成这些社会过敏原会随时间变得越来越让人讨厌的原因是,它们在热恋过后会出现得更加频繁。美国萨姆休斯顿州立大学的心理学家罗兰·S·米勒(Rowland S. Miller)给出了一个非常好的解释:一旦恋爱期结束,步入婚姻的殿堂,人们通常不会再那么注意自己的形象。因此,恋爱期那个将胡须剃干净、喷着古龙香水吃早餐的恋人会变成穿着内衣,不梳不洗,并且抢走最后一块甜甜圈的老公。

男人和女人对不同社会过敏原的偏好以及讨厌程度不甚相同。随着关系的发展,男人倾向于将女人看作是不体谅、烦人、越来越野蛮以及操纵性强的人。不足为奇的是,女人则认为男人越来越粗鲁。当遇到违反社会规定的事情时,例如看到有人在禁烟区吸烟或者逃避停车罚单时,女人会比男人更生气。

大部分夫妻都有这样的体会,同样的行为如果出现在你的伴侣身上,你就会非常生气,而如果是其他人就(相对)容易忽略。坎宁安认为,这背后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如果这个人不是你的伴侣,你相信你是能够避开这种行为的。你能够忍受晚餐时坐在一个非常讨厌的人身旁,是因为你知道吃完饭你就可以解脱了。但如果你的配偶和那个人一样讨厌,那你不仅今天晚餐要忍受,第二天的午餐还要忍受,以后的痛苦将无穷无尽。


所以你该怎么办呢?怎样才能避免这些社会过敏原破坏你们的关系呢?坎宁安说,你应该试着去接受伴侣的那些令人恼怒的习惯,尽管这个建议的效果就像是“多吃水果蔬菜有益健康”的警告一样。“这些缺点就是这个人的一部分,”他说道,“想要爱其优点就必须接受其缺点。”

另一个稍微实用一点的方法是,试着将行为重新归类。“你可以将那些烦人的怪癖当作一种可爱的特质,”坎宁安说。不幸的是,这种重新归类常常发生在人死之后。你的伴侣过去总是将泡泡糖嚼得很响,这让你非常恼怒,但当你们在葬礼上追忆他时,这个行为似乎变得可爱起来了。“如果你能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就那样想,你便领先一步了,”他补充道。
爱情疲劳的心理悖论

解决办法


当然,还有一些因素可能被我们忽略了。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的心理学家亚瑟·阿伦(Arthur Aron)说,有时我们会有意无意地挖苦自己的伴侣。阿伦认为,有时我们有意识地去报复自己的伴侣,并且对方的软肋我们知道得最清楚。“当你和别人闲逛时,通常不会谈论某些敏感话题,即使谈论也不会抓住不放,”阿伦说,“但在夫妻之间,彼此知道敏感的问题是什么,所以当伴侣提起这些话题时,自己会尤其愤怒。”

行为的故意性可能是导致我们生气的重要因素。就像猛烈的风吹门不会伤害我们的感情,但愤怒的人关门却会。阿伦认为这种故意的“抓住不放”不仅仅出现在成人关系中。

孩子们故意不整理他们的房间,直接拿着牛奶盒喝牛奶,以及不交作业,这些都是他们用来惹怒父母的方式,因为父母让他们太早睡觉或是拒绝多给零用钱。和哈特费尔德一样,阿伦也认为当一段关系非常稳定时,这些反抗行为会被忽视,反之则会被夸大。冲突越来越多是关系出现问题的表现。深圳婚姻情感心理咨询

幸亏有办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阿伦认为,在夫妻关系中最好的办法之一就是,当你的伴侣遇到好事时要一同庆祝。“这比在他或她遇到困难时提供帮助更有效,”阿伦说。


另外一个小技巧就是,经常和你的伴侣做一些有新意、有挑战以及刺激的事情。当你做了有益于你们关系的事时,你的伴侣便不会那么生气了。


撰文:乔·帕尔斯  弗洛拉·利希特曼

翻译 韩晓春 韩世辉

来源:心理学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