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而不笑,为何?——抹不去的心理阴影与说不出的内在感受

2015/9/9 15:33:15      点击:

文/心理咨询师:沈扬道

    笑一笑,世界更美妙。

我是一个喜欢电影的人,我们经常把创作电影的人比作把梦想照进现实的人,把他们制作出来的电影比作是如影似幻的梦,正如我现在的工作,把每个人内心的“梦”意象化,让它们成为“现实”的可能。

在电影的世界里,充满着各种各样的奇迹。比如说,人能变成妖,妖也能被人吃;亦或让一个小孩完成自己童年时期自恋的“梦想”,成为一个超级英雄。所以最近有两部很火的电影,据说创造了奇迹,一部叫《捉妖记》,一部叫《煎饼侠》。

做为一个心理工作者,有幸地成为了这两部电影创造的奇迹的一部分,同样的,还包括了我的家人——我家中六十多岁的老父和三岁大、今年夏天后开始上幼儿园的侄女——即使他们都是被“骗”去影院的。

——而且必须说明一下,对一向畏惧“妖怪”的父亲和对超级英雄完全没有概念的侄女来说,观看这两部电影,简直就是遭罪。

但是这种遭罪却让引发我了另一般思考。

“可怕”的妖怪不可爱

前一段时间,小姨从老家来深圳做客,闲下无聊便约爸妈去观看电影。对于《小时代》、《栀子花开》这类小清新类电影,老人们固然兴趣不大,但暑期档国产电影保护月,必然是孩子和年轻人的天下,总不能让三个加起来岁数超过150的老人看《猪猪侠》和《大圣归来》吧?然后,我就帮他们定了《捉妖记》,想着怎么也是定位在成人市场的电影。

然而意想不到的结果出现了,到剧终人散后,相对捧腹大笑的小姨和老母,父亲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心跳加速、大口喘气、冷汗直冒,还说整部戏开始到结局都没敢睁开眼。弄得小姨都心生愧疚。

正如“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老父的眼中,获得亿万粉丝的丑萌界新宠“胡巴”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正当我哥和嫂子略带不解地怀疑着父亲是否有点反应过度时,我突然醒悟自己的粗心大意。作为的一个意象对话心理学工作,我怎么可以忽略父亲一直“怕鬼”这个事实,而放心地让他去看“妖”呢?

在意象对话心理学当中,人所恐惧的各种鬼怪都来源于人的内心环境,通常这些鬼怪由构成人内心的不同类型、不同层次的消极能量混着而成。比如说,抑郁的、哀愁的情绪会形成白衣女鬼;愤怒的、怨恨的情绪会形成厉鬼;怯懦的、自卑的情绪会形成胆小鬼等。虽然我从来没问过我爸,他心里的“鬼”是长什么样子的,但是他却从来无法掩饰他对它的“怕”。

“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要说老父一辈子老实人,烟、酒、赌别说沾边,基本连碰都不碰,按本土方言是“担屎唔偷食”的奇葩,怎么还会做亏欠人的事呢?然而,“亏”心的事也不一定要自己做出来的,但却能深深地印记在我们的脑海里。记得父亲曾跟我分享他心中的苦难日子,在他年轻的时候恰逢动荡时期,十三、四岁便要上山下乡,那时他有一份工作,就是夜里要挑着灯看守县里河道出水口的水闸,那是让永远令人生畏的“鬼门关”,因为“一打三反”,大量的人民群众受到迫害,为了省时省力地及时处理尸体,尸体被随意地扔在河里,但这恰恰都会经过老父看守的水闸。

一个心智未成的懵懂少年,每天夜里面对一具具冰冷的、已经被河水泡得发烂的,被鱼虾咬碎皮囊的尸体,甚至里面还有隔壁的邻居、儿时的玩伴和未足月的婴儿。虽然我没去验证——但我能感受到,在我爸的心里,他每一次打开水闸的阀门,让这些尸体放任自流,他都觉得对它们有所“亏”欠。

这就是我们心理工作者时常所说的心理创伤,老一辈的人之所以时常被我们年轻人误解为难以沟通,是因为他们的伤痛埋藏的年份得足够久远,甚至连他们自己都难以觉察。然而却仍旧会被一些不经意间的刺激所唤醒,例如这次的电影,或者说平常的柴米油盐。他们经历过的,我们无法经历,加上他们对伤痛的处理方式通常是压抑、隔离、逃避等效率低下的防御方式,他们无法说出“我当年有多难受”忆起当年的思绪,他们无法将深入骨髓的伤口拿出来与人共享,也许他们会用很不屑的语气地告诉我们下一辈“生在福中不知福”,但他们绝不会表露他们经历的“苦”是多么的痛切心扉,因为他们已经没有更多地心力和勇气再去面对那个曾经的伤痛。

其实每个老人心中都可能住着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每一个都可能是我们所无法理解的奇葩,与其让他们面对遗忘的伤痛、清扫前尘、治愈伤口,倒不如谅解他们坚守生命的不容易——或许正是这种来自生命的沉重和真实,人才能继续活着,要不这样,就不可能有现在埋怨父母的你我了。

所以,尽管《捉妖记》整部片都洋溢着轻松、愉悦的气氛,但心中之“鬼”难除,千万不要责备我们的父母不苟言笑

不打坏人的“超级英雄”

至于另外一个感悟,是与前面相反,对于老人家来说,有些记忆叫积重难返。但对于两三岁的小朋友来说,大人们的梦想可是与他们毫无相关。

导演大鹏在《煎饼侠》里面说,煎饼侠其实是他从小到大的一个超级英雄梦。当然,这个夏天,打着“拯救不开心”的名义,这个超级英雄成功了。

但对于我们家菇凉来说,这位怪蜀黍有够无聊的,因为他都不打“坏人”。

作为一个影迷,先不论架构、编排、效益如何,《煎饼侠》好歹是一部带着情怀的电影,一部讲述面对成人现实的大起大落却还依旧抱怀梦想的电影。导演用自己的方式,讲述着一个小人物式的励志过程。而里面最令人捧腹大笑的方式,就是来自于各路明星敢于自嘲。

虽然,在心理学词典里,没有自嘲这个名词,但我们却会把将自身焦虑、冲突以另一种带有轻松、愉悦氛围的形式表现出来的现象叫做幽默,而自嘲则是幽默的最高境界。

然而,小朋友却无法理解大人的“幽默”。

心理学家认为,早期的儿童还处在自我中心期,这个时候的儿童会只顾自己、只爱恋自己,不会关心他人。加之幼儿的 “自我界限”尚未形成,常轻易地否定、抹杀或歪曲事实,而儿童幽默的产生,需要配合“儿童”所知,即他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比如说,如果故事一开始就能标榜一个“坏人”——比如动画里的“灰太狼”,那么“坏人”做的事情就应该是坏事儿——总要吃羊,做坏事儿会引起孩子们的内在焦虑——羊会被吃,而英雄的出现把坏人赶跑——是的,虽然每次都伴随着那句经典的台词,“我还会回来的”,但儿童的内在焦虑已经消除了。

所以,孩子们都喜欢故事里的英雄。

     但如果“坏人”展现出来不坏的形象,这反而会引起小孩的混乱。不是打坏人么?怎么刚才英雄还跟坏人们有说有笑,而且英雄打完坏人一点都不开心,还哭了呢?然后,这一连串疑问会形成孩子内在冲突和焦虑,在各种焦虑的叠加过后,孩子们无法用他们已知的语言描述内在的难受。所以他们会采取孩子们最常用的防御方式,拒绝、转移、反向形成等,当这个情形出现在电影院里,他们会吵会闹,会觉得荧幕上的怪蜀黍不是“英雄”;会跟父母一会儿说上厕所、一会儿要饮料、一会儿说身体哪儿哪儿不舒服;有一些社会功能好一些的孩子,会主动跟你提及电影的内容——

      试想一下,这样的场面:

电影放着放着,孩子突然提着嗓门跟你说,“妈妈、妈妈,你看,煎饼侠扔鸡蛋了,坏人跑了。我明白了,鸡蛋是煎饼侠的超级武器,坏人们都怕鸡蛋。”在大人的眼中的,孩子只是在阐述自己理解的逻辑,简单得让人感觉荒谬,心想:“宝宝,你说的不就是‘花是花’、‘蛋是蛋’的问题吗,你懂就好,有必要再说一遍吗?” 

然后作为父母的会马上给自己安慰的理由,“算了吧,毕竟是小孩儿嘛。他不懂……”接着,会给予孩子们无可奈何的反应。“是是是……”

当然,也有耐心的父母会很积极地回应孩子们的问题。“嗯,是的。煎饼侠在打坏人呢~煎饼侠是不是很帅呢?”

然而,这只是家长噩梦的开始,无论你给予孩子怎样的回应,你会发现,孩子还是表现得无比亢奋,不但不会安静下来,反而会提更多问题,嗓门提得更大。

 这时候,电影剧场观众眼里的“熊孩子”便自然形成了。鉴于要维持剧场氛围,你不得不将孩子领出影院,然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你会发现孩子一下子就老实下来了。祝贺你,传说中“坑爹”或“坑妈”的孩子出现了,好不容易跟老婆(老公)一次二人世界,结果爸爸却在影院里面捧腹大笑,妈妈却屁颠屁颠跟在孩子后面打滚——紧接着,是另一场家庭矛盾的开始,然后,你懂得。

      但作为一位心理工作者,我得恭喜那样的父母,因为他们得到了一个颇为聪明的孩子。通过这样的方式缓解焦虑,他们(孩子)不会感到一点儿压力。然而,即便如此,跟“幽默”比起来,这还是逊色不少。心理学家认为,幽默是一种高级的缓解个体内部焦虑情绪的反应模式。但对于孩子来说,这些幽默的逻辑关系却是让人难以理解。因为,幽默有时候是不合乎逻辑,也常出现与现场语境不符合的现象,而且必须延伸和发散个体的自我思维和经验。比如,《煎饼侠》里,角色杜潇潇用各样的表演方式去演绎卖煎饼的过程,在去理解这个设定时,其实电影里的真实演员袁姗姗确实是在现实世界遭遇过网络语言暴力,要求“滚出娱乐圈”事件。但戏中的演员却用戏剧的表现形式告诉我们,其实这样的压力她已坦然接受。我们之所以能由衷而笑,也许并不是来自演员多么浮夸的演技,或者戏里戏外对“话题”的炒作,而是一个真实的人,坦然地去面对这世界给自己内心带来的冲突和矛盾,然后接纳与释怀的轻松,才应该是幽默的“本质”。所以文学作品有句话,往往用最不靠谱的方式演绎最真的感情,幽默却能自然显现。当然幽默的话题,也说不完,我们可以另开一期详细介绍。

      但是我想在这里强调的,孩子让大人觉得不能省心,是因为孩子的世界,大人不懂。但是大人也不要妄想自己的世界一下子能灌输进孩子的内心,大人觉得有趣的事,也许对孩子来说就是灾难。至今有多少孩子都蒙受过,“你是从垃圾堆捡来”所带来的恐惧,内心怀想着“我到底是不是你们的儿子(女儿)”度过青春期。所以,开玩笑请慎重,不要轻易地开小孩子的玩笑。有些时候,孩子难受了,不要期望他告诉你为什么,不是他不想告诉你,而是他们自己都没明白怎么一回事儿。 

      站在心理学的立场,无论是“可怕”的妖怪还是“不打坏人”的英雄,我们都会保持一个中立的立场,从事物外部表象了解其内在真实。我们希望这个世界充满欢乐,我们期许这个世界减少一些不公,我们希望拯救这个世界的不快乐。所以,如果你身边真的出现无法获得快乐的人,请寻找身边的心理咨询师,让他们陪你寻找真实的答案。

 

注:本文为心海湾咨询师的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