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首页-学员感悟

什么是真正的善良

2017/9/19 18:21:43      点击:
       今天是九一八国耻日。我们应该从日本的侵华战争中痛定思痛,反思我们为何曾经受欺负,不贰过。在这个相对和平的年代来说,或许暂时不会出现什么大的战争。不过我想在这一天写这一篇文章,谈谈什么是真正的善良。


       以下文字转自赵燕程老师朋友圈:


       (1)刚才一个朋友在说,自己的孩子在幼儿园被人欺负,她的感受和做法,引起了我的反应,国与国其实有时候与家与家,人与人的相处方式是类似的:“让我想起我女儿小时候,在幼儿园被老师忽略而被小朋友欺负的经历,引起我极大的愤怒,当时怒斥了班级老师和听到动静/过来围观又想溜走的园长,第二天早上,又当着欺负我女儿的孩子家长的面,教训了那孩子,厉声警告他,“如果再敢欺负我女儿和其他小朋友,我知道一次,揍你一次”,这孩子仗着他爸是管机关幼儿园的,连园长都不敢说他个不字,但这事发生后,每天我去接女儿,他都会跑过来汇报说,他没有欺负我女儿,别人也没有,女儿心里感觉被保护了,至今我都没有再听说她被人欺负了的事,…。我知道我的做法行为过激,是与自己小时候被同龄孩子欺负没有得到父母及时的保护有关系的,我感受到的,都是父母的无力保护。但这会儿突然想起,小时候父亲曾经有一次遇到弟弟被邻居家大人欺负了,急了,行为反应和我一样,虽然之后的结果,并没有使我们作为孩子被欺负的际遇完全发生逆转,但在我心里,这种逆转的种子开始种下了,在我心里像是不断地在长着一个越来越有力量的拳头,示意给周围的同龄人“你再欺负我,试试…”,到我长大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

       (2) Y:那时中国人的国家认同很差,跟百姓有关的是各地军阀,哪儿有一个统一的"中国"概念。


       Z:嗯,是有国家认同的问题,也有深入骨子里的懦弱,否则就不会有后来的南京大屠杀。


       (3) X:确实厉害是能解决问题的。欺软怕硬是人的通病。以前我店铺租金拿不回也是我好大一顿发火,回了大半。
       Z:我们是讲理的,不会去欺负人,但是我们要有心理力量保护自己,不被欺负。
       X:学心理学的人如果还会欺负人,就不用学了。我倒觉得我学了以后,有的火自己憋回来了
       Z:那是心理学还没有学好…
       X:养孩子难题多得很,继续修炼
       Z:加油,我们在养孩子的过程中,自己也在成长。

黄金级意象对话心理师赵燕程老师
黄金级意象对话心理师赵燕程老师
       对这段话感触颇深。我想说一下对我人生影响颇大的一个情结: 小时候被冤枉。去逛百货大楼,自己在影视和vcd区玩。被人冤枉撕破了《名侦探柯南》的包装,被打了好几巴掌,硬拖走了,关到了小黑屋里。老爸老妈赶到后,陷入了愤怒的情绪,没人管我怎么样,甚至我跟爸爸说那个人打了好几巴掌之后,让他赔钱之后,爸爸生气的说:“他打了你几巴掌,让他赔你几分钱。”后来,爸爸去找百货大楼的经理,经理赔情道歉,送了一个好大的果篮给爸爸,爸爸就觉得这件事解决了。没人安慰我,没人管我被打了,也没人来给我赔情道歉,这件事情就完了。我心灰意冷,变成了一种木僵状态,不愿跟人交流说话,几乎成天成天的不理人,怕跟人接触,没有安全感。


       我从小就是一个特别敏感还有感受性特别强的孩子。我经常跟我妈说:“我觉得我没有父亲,家对他来说,就是个旅馆而已。”小时候很希望父亲陪着自己出去玩,可是父亲永远都是那句话:“我很忙,我很累,自己去。”偶尔少数出去玩,也是心事重重,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再大一点,就很愤怒地吼着我:“这么大了还让我带你出去玩么?自己去。”我慢慢地更加心灰意冷,我和他之间天天相见,可是我总觉得他远在天边,我从来没真正地了解过他,理解过他,接近过他。我们仿佛最熟悉的陌生人。


       直到前段时间,我才意识到,已经被意识“遗忘”的情结还深深地扎根于潜意识中,对我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我一直处理自己跟父母之间的情结。跟母亲的关系进步了很多,她学会了放手,不再干涉我的事情,甚至会跟别人说:“你们别看我儿子现在这样。将来数着他活的轻松自在。他会比家族里任何一个孩子都有出息。”可是,跟父亲的情结又开始缠绕我。以前,他在我的世界里是不存在的。现在通过一定的成长,他存在了,可是我对他的感情是完全的愤恨。愤恨的想杀掉他。也巧了,当我对他情绪最大的那段时间,他生病了。虽然只是一个小手术,但自始至终,直到他痊愈,我都没去看过他,陪过他,也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我执着于过去他对我的伤害,潜意识中冒出了这样一些话:“我要让你尝尝我当年的痛苦。你是活该。”那段时间我的觉知很差,我强忍住没跟他吵架,没把潜意识中这些话告诉他。我觉得让我去照顾母亲,我会很自然。让我去跟他亲近一点,我会很别扭,很难受。我甚至跟我朋友说:“我一定要去北京做出一番事业。我就偏不做心理学。我死到北京,我也不回来了,我不想用我爸的一分钱。”可是,身心状况前所未有的糟糕,最后只好作罢。我甚至觉得,一个男人这么没用,不如去死了算了。家族里一些亲戚背后对我指指点点,说我不孝顺,自私。可是,那段时间我就是不想去多看他一眼,跟他多说一句话。


       原型课上,跟讲课的男老师之间也是在“较劲”,把他投射成了现实的父亲。我那段时间就特别想攻击他,可是他很聪明,很温和,从来不给我这个机会。而且他一直对我很好,我也真的不忍心去攻击他。于是,四天的原型课,我睡了三天的觉。而且都睡得很香。可是他很包容我。一直都鼓励我,支持我,即使我睡觉,他也说这是成长的必经阶段,需要借此休养生息,借此,也能够更好地跟潜意识链接。他身上的温和谦卑而又有力量的感觉,让我第一次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男人,我愿意跟他一直学习,他相当于我精神上的父亲,我相当于,再重新长一遍。然后在朱老师的高级班上又被男性力量养到了。自己上完这两次课,回来非常用功,除了困得实在不行的时候睡觉,其他时间几乎都在拼命用功。解了很多很重要的情结,自己疗愈自己的同时,自体我稳定下来,有明确的边界之后,自己就开始也慢慢地理解了父亲。他也是一个饱经创伤的孩子,他也没曾被好好地养育过,爱过。他做到了他能做的最好。慢慢地开始和父亲和解,突然一瞬间很感动:原来他真的很爱我。我去哪里,他一句话不说,就把路费学费都给我。当我不执著于他是否用我期望的那样爱我的时候,我发现他其实很爱我的。在亲密关系和亲子关系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永远要放下改变别人的想法和念头。


       母亲及其家族对我施加了一些可怕的咒语。其中最可怕的一个咒语莫过于:你不能让别人不高兴,别人不高兴就是你的错。她们一再教育我说:“凡事都要忍让,能不计较就不计较。” 小时候出去吃饭,妈妈全程一言不发。可是回到家,妈妈马上就会数落我刚才哪句话说的不对,会让别人不高兴,说我不懂事,怎么能得罪别人,让别人不高兴。说我这样到社会上就是死吃亏一块。我就会和她吵架,然后全家人就会都说我不孝,不懂事。说我不能和我妈反嘴,因为那是我妈(多么可怕的逻辑)。还有一个咒语是:这个社会很黑暗,这个世界很黑暗。从小到大,母亲家族的某些女士就喜欢聚在一起,抱怨社会的不公,抱怨家族中的某某亲人的某个做法不对。现在理解到了,他们很多人都做公务员,确实工作压力很大。但小孩子有个特点,就是把什么都当真。比如我看过一个新闻。一个老奶奶跟邻居小女孩看玩笑:“你妈妈生了弟弟,不要你了。”于是,小女孩在巨大的恐惧中把她的弟弟从三楼推了下去。弟弟不治身亡。所以我没学心理学之前,一直认为,世界很黑暗,社会很复杂,人和人之间没有信任可言,充满了尔虞我诈和危险。没学心理学之前,我们常常会有一个误解:我们看到的世界是同一个世界,看到的太阳的是同一个太阳。其实,完全不是这样。就像有的人看到昙花,会去真的欣赏当下昙花的美(昙花真的很漂亮)。而有的人,马上就会触景伤情,想到美好的时光是短暂的,人生充满了悲哀和不幸。一个没有得过抑郁的人,无法理解抑郁症的人为什么要天天这么痛苦。他会跟抑郁症的人讲很多这个世界的精彩和美好,而这,又会加剧抑郁症病人不被理解的痛苦。


       于是,我一方面对父母极其忠诚:小学的时候,受了欺负从来不敢还手,因为我觉得我很弱小,没人会保护我。我觉得我不值得被爱。我觉得让别人不开心不快乐是我的责任。不还手的结果就是他们越来越放肆,我甚至受到了很多性伤害。初中高中依然如此。另一方面,我并没有变成一个完全讨好的人,或者丢掉自我的人。我总感觉,哪儿哪儿不对劲,虽然我说不上来是哪里,使不上力也无力去改变。在学校,我表现出一种“怂”和软弱,回到家后,我却极其叛逆和不听话。我时时刻刻有种撕裂感,就是一方面忠诚于父母,一方面又想活出真正的自己。虽然那时候,不知道怎样找到真正的自己,心理能量和身体状态都很不好。我被影响的,体育从来不及格。同龄人的嘲笑,不屑,加剧了我的自卑感。我不知道全世界我还能向谁求助。母亲和父亲完全是冰火两重天。母亲事无巨细,无微不至。父亲冷若冰霜。可是真正的我都没被他们看见,因为他们也没自我。


       上了大学后,情况更加糟糕了。其实我本来是想有所改变的,但我发现我依然被牢牢地束缚着。第一,大学的专业并不是我自己选择的,我十分讨厌数理化,尤其是物理。可是爸爸为了把我安排进他的公司,硬是给我选了一个物理专业: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我很难在我自己极其不喜欢的专业中获得任何快乐。所以也很难和别人相处好。第二,我发现自己还是没有方向。现实太残酷。大学里边的很多学生已经开始勾心斗角,为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还是依旧没有摆脱父亲的阴影和母亲的咒语。同宿舍的人,刚开始还都客客气气。后来,有人用我的东西不跟我打招呼。我一是觉得不想和他们发生冲突,觉得会产生很严重的后果(参见母亲的第二个咒语)。二是觉得这是小事情,要让着别人,就不计较了,这样别人就不会不高兴(害怕与别人的冲突)。我原本以为我的妥协和“真心”能换回别人的真心,可是我错了。当我一次次允许别人践踏和越过我的底线的时候,别人只会越来越不尊重你。之后,我的东西他们随便吃,不打招呼。两个人办了网,然后我们宿舍那个最爱赚小便宜的人说都不说就把网线接在路由器上,丝毫不提钱的事情。出门打车从来都是我出钱。最后,一个姓刘的班长居然为了打击报复我,把我的英语六级考试给偷偷改成了四级。他家有钱有势,导员把事情压了下来。换作今日,我必定不会妥协,一定要追回自己的权益。我发现,这类忍让并不是真正的善良:1.损己。自己长期讨好,心中压抑了大量的情绪,对自己的健康不利。如果有一天爆发出来,破坏性更大,这就是为啥有的看上去老实的人“一鸣惊人”杀人的原因。2.即使一直能够压下去,那么这些情绪也会伤害到自己和自己最亲近的人。3.助长了那些不遵守规则的人的气焰。有一天,他们的所有所谓的赚的便宜都会加倍的变为他的人生的苦难。因为,万事万物都是平衡的,你表面上是在忍让他,实际上,是在害他。

     
       何老师上次讲两性关系工作坊三阶段课程,讲到了性侵那一块。当时有个学员问:“老师,如果是我们的家人伤害了我们的孩子,那么我们要不要报警呢?多丢人啊。”还有的学员说:“如果报警的话,会伤害到我们的家人,也伤害到我们的孩子。舆论压力孩子有可能受不了,所以还是不要报警了。”还有的学员说:“如果那个人真的司法途径无法处理他的话,那我哪怕搭上自己的性命,也要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我当时非常愤怒,我对第一个学员说:“你这个问题还用问么?当然要报警。他是我们的亲人,就可以肆无忌惮地伤害我们的孩子了么?”可是实际生活中,这样做非常困难。我们自己的亲人伤害了我们的孩子或者我们自己,我们居然还要考虑我自己今后有没有面子,家族的名誉会不会受到损害。甚至,有的人的自我很强大,要去报案。可是他们的其他亲人会利用各种软的硬的手段去让这个人不要报警。他们觉得太丢人了,传出去都没法做人了。有的人从孩子的角度,说传出去对孩子不好。有的人用道德绑架和负疚感控制,说你要是报了警,他的一辈子就毁了,他是你的亲人,你忍心这么做么?你这么做你爹你妈我就不活了,等等。大体意思就是不让报警。而且在中国很有意思,即使是再严重的伤害,如果大家觉得这是家庭内部的事情,那么就会不自觉地有一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趋势。

       可是我说,一定要报警,讨一个说法。为何?第一,让孩子不要形成,我被性侵是我不好的潜意识观念。在性侵的发生过程中,很容易发生的一点就是强奸者为了减轻自己的罪恶感,把被强奸者说成是你自己勾引我,或者把她形容的很贱等等。被强奸者会无意识有种感觉:我不好,我才被强奸。如果我们做家长的或者我们自己作为受害人去讨一个说法,能够破除这种潜意识深层的观念。第二,即使对方有权有势,或者因为取证困难等没有什么结果的话,我们也要积极去做那件事情,即使没有结果,我们也能够给孩子一个坚定的信心:不论发生什么,爸爸妈妈都爱你,都是你坚强的后盾。这会成为孩子疗愈的最好方式,并且成为孩子一生面对艰难险阻却能够傲然挺立的精神力量。真正的舆论永远不在外界,而在孩子心中。如果我们选择不报警,选择了沉默,选择了妥协。孩子会一生背负着“我不够好”“我不论受到什么伤害,我都没有支持和帮助”等等信念,这将成为孩子一生的梦魇,这个“舆论”的声音,会一次又一次地在孩子的心底响起。

      很多的大学生,受骗,都是因为自己不懂得拒绝别人,没有边界,不分是非。可悲的是,很多的人都是被自己朋友和同学骗到传销组织里,或者被熟人性侵,伤害等等。为何会这样?因为我们不懂得拒绝,不懂得说不,我们甚至觉得别人因此不高兴了,我们有巨大的负疚感。在家族中,这种没边界感的事情更是比比皆是。哪个亲戚过得好,很多人就都来压榨他,甚至村里人都来压榨,还觉得理所当然,因为你过得好么。如果你不这么做,你的父母甚至也会指责你。很多人,牺牲了自己,去满足其他人理所应当毫无歉疚的要求,这样,真的是害人又害己。

黄金级意象对话心理师何明华老师
黄金级意象对话心理师何明华老师
      真正的善良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如果人以后敬我,我可以放下过去的仇恨和伤害。如果你继续侵犯边界,那我也绝不妥协。如果每个人都有边界的话,其实我们都能够活的很简单并且很快乐。我们要做的,是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尽可能的遵守边界,并且不让别人伤害到自己。如果我们做食品,我们就不要用地沟油。如果我们做建筑,我们就不要偷工减料。因为,我们是整体上一体的。你既要穿衣,也要吃饭,也要坐车,还要住房。为了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而去伤害别人,最终伤害的是自己。害别人就是害自己。古往今来,无不如此。

      真正的孝是一种子承老。是一种主动承担的态度。我们过去的事实无法改变。但是我们能够改变我们对待过去事实的态度。我们选择主动去承担责任,而不是找是谁的原因或者去抱怨谁。我们去自己为自己通过宣泄情绪、解情结等方式疗伤。当我们真的做好这些后,我们会发现,也许我们的亲人也是个受伤的孩子。他原来也有那么的的伤痛,他无法给到我们更多。他伤害我们也许是因为他童年受过同样的甚至更大的伤害。 但对待“孩子”,我们同样有说不的权力。因为他们是人,不是神,他们也有执念偏见和局限,我们不必事事都妥协。总是听妈妈的话(周杰伦这首歌听听也就罢了)并不是真正的孝。活好自己,活的精彩,自己主动承担,才是真的孝。

     特别赞同赵燕程老师的观点: X:学心理学的人如果还会欺负人,就不用学了。我到觉得我学了以后,有的火自己憋回来了

Z:那是心理学还没有学好。真的学好心理学的人,还真的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别人还真的不敢欺负她。(作者胡志轩授权转载,微信公众号:见证我的成长会之路。)


附:朱建军老师 《与人相处的一报还一报原则》